文林文光搞出了人命

上一章:简庆林被弃白家抛弃了 下一章:胜利之后胜的警告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玄幻、言情、乡村香艳等小说一览无余!“我才不要呢,子州哥,我告诉你,不到洞房花烛夜,你别想得到我,嗯,今晚睡不着,你陪我

说话就行了,”徐红晴娇滴滴地在他手背上掐了一下。

陈子州故意哎哟一声,坏笑道:“不破你的处,那其他的事情总可以做吧,这里我摸摸没关系吧

,”说着,陈子州就调戏地隔着睡衣抓住她的小柠檬乳。

“放手,你这流氓,哪里也不准摸,”徐红晴乳上被抓,浑身触电一样酥麻,粉拳打了他一拳,

道,“子州哥,我刚才听到你们说谁把谁杀了?怎么回事啊?”

“哈哈,今晚发生了一个好事,”陈子州就把杨正杰跟简庆林发生的那事说了一遍。

“子州哥,你运气真好,现在没人打压你了,白家的人出了事,上面就不会再让白家的人到酉州

,太好了,”徐红晴开心地咯咯笑。

“好了,都大半夜了,我到沙发上睡去了,”陈子州跟她拥抱了令一下,就要走出卧室。

“别,你就跟我一起睡吧,不过,你可不许乱动,”徐红晴粉脸微红,就低着头拉他到床上。

陈子州笑笑,看出徐红晴想那事可又不想这么快给自己,也不勉强,刚才跟吴雪梅已经做了两次

,现在还真是只想睡觉,脱了外衣,就抱着她很快睡过去了。

第二天,简庆林的丑事是传遍了全县,陈子州想先纪委书记秦志坚打了一个电话:“秦书记,简

庆林的事听说区纪委已经来人了?”

秦志坚是赵泽江的人,和陈子州已是很熟悉,就恭喜道:“子州,恭喜你不动一兵一卒就胜了,

区纪委决定对简庆林杰实行双规,白家已经抛弃了他,连医院都没来看他一眼。”

“我知道了,谢谢秦书记,”陈子州笑了,简庆林还真是活该,像白家那样的无情无义之人,一

旦你没用,就会马上把你抛开。

现在只剩下了林文光,陈子州就觉得不值一提了,他一个副县长而已,受到简庆林这事的警告,

聪明的话就应该不敢搞事了。

下午时分,陈子州没事,想起上次跟紫雨涵没做完的事,就兴致勃勃地朝紫雨涵家里走去。

打车到小区,步行上楼,刚到楼梯口,就碰到杨伟笑眯眯地下楼来,陈子州皱着眉头盯着他,这

小子又来缠紫雨涵了。

见到陈子州,杨伟似乎认识他似地,浑身一个颤抖,眼露紧张和惊恐,就急忙下楼快步溜了。

怎么见到我就那么惊慌呢?难道是怕我,陈子州不解地摇摇头,就朝紫雨涵家里走去。

********************************************************************************

“子州哥,你来了!”紫雨涵打开门,见到陈子州走进来,顿时惊喜无比,笑盈盈地就扑进他怀

里,美眸深情地望着他。

“我来看看我的雨涵妹妹,哟,打扮得越来越漂亮了,”陈子州抱着她的腰,把她整个抱起来,

旋了一圈,笑嘻嘻地逗着她。

紫雨涵粉脸飞红,上次没有跟他做成好事,今天下午就想献出自己的宝贵处女身,于是主动求爱

道:“我这么漂亮都是为了你,你亲我一下嘛。”

看着递上来的喇叭花一样的艳艳红唇,陈子州低头使劲吸吻的一口,想起刚才遇见杨伟的事,就

问道:“我刚才在楼下碰到了杨伟,你怎么又让他进屋来了?”

紫雨涵担心误会,脸色无奈,急忙解释道:“他还是天天缠着我,自从上次之后,我坚决不许他

到我屋里来,可今天他说他上次有个东西忘记在我屋里了,没法,我只好让他进来拿,他拿了后就走了

。”

“拿东西?什么东西?”陈子州凭着官场斗争的经验,立刻警惕起来,不由抓着她的香肩,用力

一摇,急忙问。

紫雨涵没想到陈子州反应那么大,一双美眸闪了闪,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道:“我也不知道是

什么东西,他拿了我就让他赶快走。”

“那东西他是放在哪里的?”陈子州大声问,这事预感到越来越不简单。

看着陈子州那瞪着的眼睛,紫雨涵就不敢大意了,急忙带他进卧室,指着衣柜上道:“就放在这

上面,一个黑色口袋装着的,我没看。”

“坏了!”陈子州大叫一声,就敏感地意识到那东西一定是摄像机,上次自己跟紫雨涵光溜溜的

做,虽然最后没有做成,但那东西爆出去眼睛足够说明问题了。

“你这老师啊,够单纯的,雨涵,快点打电话给杨伟,不要惊动他,问他在哪里,我带你过去找

他,”陈子州面色凝重,急忙吩咐。

紫雨涵此刻也预感到闯祸了,粉脸由红变白,要真是对陈子州不利,那自己以后肯定就会失去这

个英雄,这个无比崇拜的大男人。

她急忙拨通杨伟的电话,压住自己的担忧,声音甜美地道:“杨老师啊,你刚才说要请我吃饭,

我想通了,我愿意跟你一起去。”

“真的?”杨伟追得那么辛苦,一直被拒绝,此刻就听得很兴奋,可想起刚才碰到了陈子州,就

马上不信地道,“你不会是骗我的吧,我刚才碰到陈子州了,他难道没去找你。”

“他找我干什么呀?我是帮他照顾一下他的两个学生妹妹,他让我把生活费转给她们,就走了,

哎呀,你在哪?到底要不要请我吃饭啦?”紫雨涵还真是机灵,谎话也说得很圆,陈子州在一旁仔细听

着。

杨伟立刻呵呵笑了起来:“那好,雨涵妹妹,你知道我好爱好爱你的,只要你答应我,我保证照

顾你一辈子,我要到家里,这样吧,我一会儿来接你。”

此时,杨伟大步朝家走去,要是摄像机里没有她跟陈子州的那种事,他还真是对她动了真情,能

够找到那么一个大美人做老婆,对他这种穷书生来说,就是做梦一样美。

要是她跟陈子州真有那种事,那自己这辈子就飞黄腾达了,搞倒了陈子州,以后就把紫雨涵玩玩

,毕竟,对于极品美色,他当然也想占有。

“你家是不是在城西老锅骅厂附近?我一个人无聊得很,要不,我来你家找你,好不好嘛”紫雨

涵语气很柔,对男人很有杀伤力。

“别,我家就一木房子,不好意思让你看见,你等我一下,我马上过来接你,”杨伟家穷,就怕

被紫雨涵瞧不起,急忙阻拦道。

陈子州立刻示意紫雨涵挂电话,紫雨涵说了一声等你啊,就挂了电话。

“走,我们快去他家!迟了生变,”陈子州一拉紫雨涵,就朝楼下跑去,叫了一辆出租车,很快

就到了城西已经破产的老锅骅厂。

下了车,紫雨涵愁眉苦脸地道:“我只是听同事说他家住在这里,我没来过,找不到他家啊,怎

么办?”

“别出声,我有办法,”陈子州把她拉到一偏僻的墙角,快速运起拈花神功,顺风耳就查探着周

围的响动。

一番查探没发现,换了一个地方,终于查到了,只听到左边100米处传来杨伟的惊愕和愤怒的声音

:“草,你这装纯的贱女人,跟陈子州的传闻原来是真的!哼,好漂亮的身材,好白的乃子啊。”

咕噜一下,陈子州就听到了杨伟喉咙里吞口水的声音:“紫雨涵,老子一定要干了你,让你一辈

子成为我的玩物!”

奶奶的,陈子州骂了一声,果真如自己所预料的一样,幸好今天来得及时,要不然可就栽了,没

想到林文光连紫雨涵也盯上了,因为林文光和教委涂主任都是商正清圈子里的人,陈子州就猜测是林文

光搞的。

林文光这家伙太会装了,比简庆林那样明着搞的更难对付。

“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去把他带出来,”陈子州给紫雨涵说了一声,就展开身形,飞快地朝百米

开外那幢木房子跑去,哐当一声踢开门,就看见杨伟坐在屋里,正口水滴答地欣赏着陈子州跟紫雨涵那

香艳激情的一幕。

“谁?”杨伟听到门响,转头一看到是陈子州,顿时就吓得七魂出窍,张嘴就要大叫。

噗的一下,陈子州二指内力快速出击,准确无误地点中他的哑穴,再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涌泉穴,

厉声喝道:“乖乖跟我走,否则,我让你永远都成为哑巴,明白吗?”

陈子州的武功高强,全县谁人不知,杨伟吓得尿哗啦一下就打湿了裤子,浑身颤抖着直点头,与

当官、金钱和美色相比,还是自己的命重要。

杨伟手腕被拿住,十分疼痛,浑身根本使不出一点力量。

“走快点!”陈子州喝了一声,把摄像机揣进怀里,带着他大步走出去,不想让他的家人和邻居

看出异样,看到紫雨涵有点目瞪口呆的样子,吩咐道,“打个的,把他带到你家里再说。”

很快到了两紫雨涵家里,陈子州嘭的一脚就把杨伟踢得跪倒在地,那家伙吃痛,张着大嘴,睁着

眼睛,就极其恐惧地一个劲摇头,又点头,求陈子州饶他一命的意思。

“子州,到底怎么了?”紫雨涵还不知道实情,就问道。

陈子州严肃地把摄像机拿出来,递给她道:“你自己看看吧。”

紫雨涵接过来一看是摄像机,顿时就明白了大概,急忙打开一看,果然是那晚自己跟陈子州在一

起的视频,脸色顿时惨白,万分担忧地望着陈子州道:“子州,我不知道会是这样,对、对不起,求你

相信我好吗?”

“你这当老师的,还真是单纯得很,我要是不相信你,我还会让你站在这,记住教训了吧,”陈

子州瞪了她一眼,心想让她害怕也好。

紫雨涵这才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眸子里就有泪水在打转,怯怯的道:“我记住了,我再也不让任

何人知道我住这里了。”

“记住教训就好,雨涵妹妹,你很单纯,你要学机灵一点,好了,没事,我还是很爱你的,”陈

子州抱了抱她,安慰一番后,就望向了杨伟,肩颈上重重地一拍,解开他的哑穴。

杨伟扑通一声就跪倒在地上,磕头如捣蒜,满脸恐惧地道:“求求你别废我,我说,我什么都说

!”

“算你着小子识相,说!”陈子州估计他也是被人收买利用,也不想太折磨他,毕竟是穷人家出

生的,对他还有点怜悯。

杨伟就急忙上气不及下气地,吞吞吐吐地道出了实情:“是林文光有一天到学校,看到我在追紫

老师,就把我叫到外面喝了一顿酒,给我这摄像机,说我只要搞倒你们的那东西,就把我调到县教委当

科长,还给了我五万块钱,我家里穷,一时鬼迷心窍,就答应了他,陈书记,我知道你是好人,是大英

雄,求求你饶了我,我上面有两个老人,只要你饶我一命,我以后做牛做马报答你,保证再也不敢来缠

紫老师了,求求你。”

这一席话还真是说得陈子州有些心软,本来想点穴废了他的记忆,那样的话,他就没法工作了,

就犹豫着想个什么办法?

这时,陈子州的手机就响了,一看,居然是林文光打来的电话,惊异了一下,就接了。

林文光在电话里笑道:“子州啊,好久不见,大家都想你了。”

陈子州不客气地道:“林县长说笑了,你想我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呵呵,子州见外了,上次那事的确不是我的错,我也没法解释,现在商县长召集大家聚一聚,

商正清吩咐我,请你过来喝杯酒,你在哪?我过来接你吧,”林文光装得就很谦虚很低调很委屈的样子

“不敢劳驾林县长,老地方吧,那我马上过来,”陈子州就想去看看着林文光想搞什么名堂?

嘭的一下,陈子州突然点了杨伟的睡穴,杨伟就一头栽在地上睡过去了,陈子州就转头对震惊无

比的紫雨涵笑道:“你别担心了,没事的,我先去会会林文光,暂时就让他睡这里,我不给他解穴,他

就永远醒不来,要不,你先回学校去吧。”

“嗯,子州哥,谢谢你,我差点把事搞砸了,你还这么关心我,我好幸福,”紫雨涵感动地扑进

他怀里,泪花花地抿嘴笑着。

“我的女人,我当然要让你幸福,我散场后就回来,”说完,陈子州亲了亲她的小瑶鼻,就拉开

门,快速朝顺风楼走去,就要看看林文光今晚到底有什么行动?

********************************************************************************

“子州啊,就差你了,快快,小丽美女可一直等着你的,”林文光见陈子州到了,笑眯眯地拉他

过去,亲热得像两兄弟,那装样真是一级牛皮。

顺风楼里,商正清和核心里的那几个人,和上几次一样,抽周末这点时间,正打着麻将娱乐。

“陈书记,你都好久没来看我啦,小丽天天都想着你呢,嗯,今天我要你好好陪我一次,”小丽

向陈子州抛了一个媚眼,笑盈盈地过来挽着他的胳膊,浑身扭着,就很骚媚地用身体摩擦着他。

陈子州一阵哈哈大笑:“好啊,有林县长和小丽美女想着,那我以后天天来,可是啊,我知道林

县长是真想我,可小丽嘛,我不在的时候,说不定早就想别的男人去了。”

大家听的就是一阵大笑。

听出陈子州是讽刺自己,林文光脸色尴尬地一变,飞快地隐去,重新笑眯眯地跟大家说笑着,就

开始了打麻将。

“商县长,听说简书记今天已经转院到区里治疗去了,唉,本想去看看他的,可又见不着人了,

”陈子州边打着麻将,边故意提起这事,想看看林文光的反应。

果然的,林文光脸色瞬间就是一丝恐慌,虽然一晃而过,但还是被陈子州偷偷看出了他的惊慌,

还看见他悄悄地恨了自己一眼。

“简书记已经被双规了,到区医院是因为区纪委方便工作,子州啊,这事不要到处去说,我们干

部内部知道就好,这是前车之鉴,你们可不许搞简书记那样的歪门邪道,”商正清就貌似很正直地说道

( 空房少妇 )

推荐热门小说空房少妇,本站提供空房少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空房少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简庆林被弃白家抛弃了 下一章:胜利之后胜的警告
热门: 乡村如此多娇 玉都花少 浩荡 乡村寡妇 非常女上司 黑牛岭情事 仙路争锋 猜猜[娱乐圈] 韩娱之名侦探 电影巨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