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庆林被弃白家抛弃了

上一章:娱欢娱地等来简庆林被杀 下一章:文林文光搞出了人命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玄幻、言情、乡村香艳等小说一览无余!吴雪梅无比享受地望着他动作,媚眼媚笑,随着动作的加快,不断摇头甩发,最后还情不自禁地

双手抓着自己的**揉着,迎接着一**快敢的来临。

正在这时,陈子州手机嘟嘟嘟大声叫了起来,他狠狠朝吴雪梅玉泉里刺了两下,就停在里面,俯

身拿过枕头上的手机,一看是罗高中打来的,心里就是一阵喜悦的预感,伸出手指放在吴雪梅红唇上,

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罗哥,我已经把龙镇长给你安全送到了宾馆,你放心吧,”陈子州接了笑道。

“我知道,我已经给她打电话了,我马上就够去,陈老弟,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在我的示意下,

杨正杰酒醉了,已经风风火火愤怒地找简庆林去了,嘿嘿,你就等着看好戏吧,”罗高中笑道。

这时候,吴雪梅正在高朝来临之际,哪里停得下来,一翻身就骑乘在陈子州身上,摆动着雪白臀

瓣,不敢大起大落地做,便摇来摇去,让那大物在玉泉深处不断摩擦着自己的宫颈口,一会儿,便双手

紧紧捂住自己的嘴,浑身抽搐着登上了欢乐顶峰。

听着罗高中的话,看着吴雪梅的赢荡模样,陈子州心里就是一喜,努力装着淡淡地道:“哦,罗

哥在兄弟们面前很有威信嘛,行,今天是你做东,兄弟我改天做东,请你和龙镇长再醉一次。”

罗高中当然明白陈子州这事感谢自己搞简庆林的意思,就哈哈大笑着道:“好,今晚还没尽兴,

改天依然是我们四个,咱们一定要分过胜负,痛痛快快地喝一场。好,陈老弟啊,我就不打扰你们的好

事了,再见。”

“再见,”陈子州立刻就挂了电话,虽然罗高中猜得到吴雪梅是自己的女人,只要两人不承认,

谁也不敢乱说。

想着杨正杰马上就有可能搞出大事来,又看着吴雪梅抓着她自己的**颤抖风搔的样子,陈子州

大喝一声,抱起她的屁股,就从背后快速而猛烈地挺动着:“趴下!你爽了,该我来了!”

屁股高高撅起,双腿微微打开,低头看下去,一幅令人难以忘怀的美丽图画顿时出现在眼前,一

个白如羊脂的**中间,一条粉红细嫩的玉泉里,自己的大物深入浅出,扑哧扑哧地带出那艳丽的肉壁

,煞是喜人。

“子州,龙秀丽其实对你并没有坏心,只是她太心急了,事到如今,我觉得她可惜了,”两人都

满足之后,吴雪梅浑身冒着香汗地依偎在他怀里,嘴角微笑,却说起了龙秀丽的事。

“一个稳不住的人,相信她反而是一件坏事,我知道你们俩都是穷人出身,都渴望通过仕途改变

自己的条件,可这是官场,你也不能太因为是闺蜜就糊涂了,她这样的人,我绝对不能相信她。”

陈子州爱怜地抚着她的**,想了一下就好奇地笑道:“我就搞不懂了,你这么关心她,好像还

希望她成为我的女人,你就不吃醋?”

“我吃啥醋啊,我说过的,你跟其他任何女人我都不管,只要你这样对我好就行,秀丽是我闺蜜

,我是想我们姐妹都跟你的话,以后要是你升到别的县里、区里,甚至是省市里去了,在官场上我跟秀

丽也能相互照应,”吴雪梅道。

“别想太远了,不论我走到哪里,都会舍不得你的,”陈子州紧紧搂着她的柳腰,说的也是实话

,有这样智慧与美貌双全的女人,真是走仕途的福气。

两人就在床上一边休息一般聊天,其乐融融像一对甜蜜的夫妻,稍后,就携手一起去卫生间洗鸳

鸯澡,嘻嘻哈哈的欢笑着,让陈子州感到一阵轻松和快乐。

刚刚洗澡出来,就接到了公安局吴依玫的电话,一看是吴依玫打来的,陈子州马上就估计简庆林

出事了!

果然,吴依玫语气急切地说:“子州,县委大楼搞出事了,听说简庆林被人杀了,现在死活不知

,这事是不是与你有关啊?”

“乱说,怎么与我有关,我今晚一整夜就,”陈子州正准备说是跟吴雪梅在一起,话到嘴边才意

识到有问题,急忙改口道,“我跟罗高中书记一直在喝酒,你别担心了,亲爱的,没我的事。”

吴依玫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我正在跟罗局长一起去调查,马上就到了,稍后我再给你打电话

。”

紧接着,罗高中也打来了电话,兴奋地把简庆林的事说了一遍。

“哇塞,太好啦!简庆林完了!”挂了电话,陈子州就高兴一把抱起吴雪梅,笑嘻嘻地在她粉脸

上重重的亲了一口,手也狠狠地在她俏臀上啪地打了一巴掌。

“啊!你高兴就高兴,干嘛打我呀?”吴雪梅粉拳娇嗔地捶了一下他的胸膛,转而也喜笑颜开,

无比兴奋地道:“太好了,一心害人终害己,罗高中挑动他的兄弟去搞事,以后,他那样的人也不可深

交,你要注意。”

陈子州点点头:“你说的好,今晚不睡了,我们再来一次,边做边等吴依玫的消息吧。”

喜事传来,两人更加激动,欲情顿时飙升,抱着就相互啃吃着对方的身体,吴雪梅边接吻边吃吃

笑道:“待会儿你初恋情人打电话来,你不怕被她听到声音?”

“怕个啥,她知道我们的事的,来,专心一点,”陈子州跟她粉舌相缠,一只手摸着她**上红

红的的雪莲花蕾,一手探进下面的玉泉里鼓捣着汪汪的汁水,满脸赢笑。

“嗯呀,”吴雪梅很快就投入了进去,内媚的她扭动着圆润的屁股,心情赢荡而畅快地道:“吴

依玫既然都知道了,那你告诉我,我和她究竟那个让你日起来更爽?你说嘛,亲爱的子州。”

“你爽!你越赢荡我就感觉越爽了,”陈子州坏坏地笑着,就吧那物狠狠地顶进了玉泉,“现在

你白捡一个县委办副主任,恭喜你,你越是当了大官,我日你起来,就感觉越有成就感,哈哈,太爽了

!”

吴雪梅听得无比兴奋,就更媚骚起来,一双修长**紧紧夹着陈子州的腰,迎合着他的动作,满

脸赢乱地欢叫:“只要你喜欢,你就狠狠日我吧,啊,我里面好痒啊,日死我吧,我受不了啦。”

又是一番激情之后,两人还在喘气,吴依玫又打电话来了:“子州,杀简庆林的人居然是路政大

队副队长杨正杰,我们已经逮捕他了,他说他刚才是醉酒激动,现在什么都清醒了,他交代是简庆林卖

官,没有给他办成,一气之下就来跟他讨个说法,没想到就意外地杀了他,不过,简庆林已经脱离了危

险,腹部一刀,估计半个月才得好。”

太好了!陈子州心里大喜,只要杨正杰交代了,那简庆林就跑不掉了。

********************************************************************************

“具体怎么回事?你给我说说,”等警察调查取证完毕,陈子州半夜里赶到吴依玫家里,揽着她

的腰就急切地问。

“哎呀,冷死了,让我在被子里再给你说,”深秋已冷,吴依玫一双玉手冰冷,急忙去洗脸洗脚

陈子州嘿嘿一笑,等她洗完,抱着她坐到床上,给她盖上被子,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亲爱的

警察老婆,现在可以说了吧。”

吴依玫在他怀里紧紧地依偎到舒服的姿势,才笑道:“这事真是有趣,杨正杰要不是喝酒大醉,

他还真是不敢,问他怎么带着水果刀去的,他自己都说不清楚,只是说有人给他出了一个点子,让他买

刀去威胁一下,跟他喝酒的人太多了,他完全想不起是谁了?”

陈子州就在心里感叹,罗高中做这事神不知鬼不觉了,搞得好。

原来,杨正杰受到刺激,在水果超市强行拿了一把水果刀,打听到简庆林还在办公室,就怒气冲

冲地跑去,一脚就踢开了办公室的门。

门哐当一声,紧接着里面就传出女人妈呀的尖叫声,杨正杰醉歪歪地走进去,意外地看到简庆林

正搂着一个女下属的白屁股,站在那里日着。

而简庆林没想到有人敢踢他的门,最初惊慌一愣,挺着那物在女人里面就不动了,一转头看到是

杨正杰喝酒醉了,顿时火冒三丈地大骂:“杨正杰,你他娘的还懂不懂规矩?给老子滚出去!”

杨正杰本来就是来找事的,看到这一幕,久经官场的他,虽然醉了,但还是很机灵地拿出手机,

快速地啪啪啪地拍下了照片。

这一下,事情顿时就升级了,猖狂的简庆林,原以为收买了杨正杰,觉得这家伙还可以培养成为

亲信,就没在第一时间放开那女人,骂了杨正杰,就以为可以把他轰出去,哪想到他居然来这一手。

“你他娘的,敢拍老子!”简庆林拔出自己那物,顾不得穿衣裤,就朝杨正杰扑去,要夺那手机

杨正杰大喝一声:“简庆林,你他妈的站住!老子今天就是来找你麻烦的!”他后退两步,反手

嘭的一下关了门,冷笑一声,喷着酒气得意洋洋地道,“你们这对狗男女,给老子坐下。”

那女的惊慌失措,手忙脚乱地连小红内都没有穿,就拉下短裙遮住大腿和屁股,躲到了简庆林背

后。

简庆林没想到杨正杰胆子突然猛了,生性胆小的他吓了一跳,但身为领导,他马上就拿出了领导

的气势,指着他喝道:“杨正杰,你好大的胆子,有你这样跟领导说话的,老子告诉你,你不听话,老

子明天就把你的官帽子给免了!”

杨正杰冷笑一声,醉醺醺地说:“你他妈的还好意思说,收了老子的钱,却没给老子搞上位,老

子今天就是来向你要个说法,现在有你跟这贱女人的证据,你要是不给老子安排好,嘿嘿,别怪老子把

它捅出去。”

说着,杨正杰就晃了晃手中的手机,得意洋洋的笑着。

简庆林见他是来真的,又是喝醉了,他就有点心虚,虽然自己是领导,但这毕竟是少数民族很野

蛮的地盘,先穿了衣裤,就想好言好语地把那证据骗过来。

“杨兄弟,你这样说就见外了,大队长虽然没得到,我还可以给你安排更好的位置啊,你看畜牧

局局长今年年底就到点了,到时候我给你搞上去就是,把手机给我,你放心吧,这次我保证万无一失,

来,把手机给我,”简庆林就一步步走到杨正杰面前,想突然夺过来。

“保证过屁!老子现在不信你这一套,”杨正杰识破他的诡计,一掌拦在他面前,就笑嘻嘻地走

到门口,打开门,道:“老子别的不要,就要路政大队大队长,给你三天时间,你要是再搞不定,那就

等着到网上去看这东西吧。”

眼看杨正杰要走,简庆林慌了,冲动之下,就猛跑过去,一把拉住他,输出浑身力量,噼里啪啦

就是一阵拳打脚踢,要夺过手机。

杨正杰喝醉了,酒精入体,浑身根本就使不出力量,手脚舞了舞,就被简庆林打倒在地,顿时大

呼小叫起来,死死护住放在裤子口袋里的手机。

此时已是深夜,就连秘书都已回家,楼下保安听到动静,才急急忙忙往楼上赶。

“你他娘的还不放手!”简庆林猛地一脚踏在杨正杰手臂上,杨正杰痛叫一声,一松手,就被简

庆林把手机抢过去。

这一下,杨正杰急了,猛然想起自己带着水果刀,躺在地上猛地从背后抽出来,大骂一声:“草

你妈的说话不算话,”酒醉之下,一刀就朝简庆林捅了进去。

“妈呀,杀人了杀人了,快救命啊!”一直不敢声张的那个女下属,这时候见闹出人命了,再也

顾不得羞耻,张嘴大叫起来。

“幸好,杀的不是致命处,是腰腹一侧,只是失血过多,简庆林还算命大,谁都没想到简庆林在

办公室搞那事,我们几个女警察审讯那女的时,都禁不住赞叹那女的厉害,”吴依玫说完经过,感叹不

已。

陈子州听得也是一阵好笑,原本只以为杨正杰把事闹出了就行了,没想到还有那样香艳刺激的战

斗,就知道简庆林这次完蛋了。

罗高中的电话这时又到了:“陈老弟,想必情况你都知道了吧?”

“我知道了,罗哥也没想到会是这样吧?”陈子州道。

罗高中笑了:“还真没想到会闹出如此大事来,不过,,这样更好,简庆林根本就没有翻身的机

会了,陈老弟,不用你动手,老哥就替你解决了难题,记住,下次一定要请我喝酒啊。”

陈子州就明白这家伙是邀功搞关系,笑道:“没问题,反正对我们兄弟都是好事,改天我请客。

罗高中就笑嘻嘻地挂了电话,一箭双雕,简庆林想搞自己的情妇龙秀丽,早已想搞掉他,现在好

了,龙秀丽也升了,坏事变成了好事。

“请谁呢?子州哥,你们这么半夜了,还要请谁啊,闹得人还要不要睡觉了?”突然,卧室门推

开,徐红晴揉着惺忪的眼睛走了进来。

啊,吴依玫惊得急忙离开陈子州的怀抱,脸儿瞬间变红,不好意思地就缩进被子里蒙着。

“晴儿,你这丫头还有没有礼貌了?怎么不敲门就闯进来了?”陈子州急忙下床,瞪着她无奈地

道。

徐红晴压根没礼貌这回事,笑嘻嘻地坐在床上,拉着陈子州的手,撒娇地道:“我和依玫姐都是

你老婆,我怎么就不可以进来了,哼,你一回来只晓得陪依玫姐,就不陪我,还好意思说。你们把我吵

醒了,你们就要陪我,依玫姐,你别装了,起来!”

吴依玫使劲蒙住头,更不好意思起来,在被子里说:“红晴妹妹,让子州陪你吧,我累了,我睡

了啊。”

徐红晴嘻嘻哈哈地还要去拉被子,陈子州一把抱起她,就走回她的卧室,在她圆圆的屁股上打了

两巴掌,笑道:“睡不着是不是?那未婚夫陪你运动运动?”

( 空房少妇 )

推荐热门小说空房少妇,本站提供空房少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空房少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娱欢娱地等来简庆林被杀 下一章:文林文光搞出了人命
热门: 从末世到原始 随身带着女神皇 极品天王 东北往事3黑道风云20年 修真归来在都市 空房少妇 破云2吞海 光荣日 随身悠闲乡村生活 禁忌诱惑:女秘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