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奋的沈娟

上一章:很有内容的摄像机 下一章:简庆林动手了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玄幻、言情、乡村香艳等小说一览无余!吴雪梅想了想道:“我觉得不能简单地放过车永安,否则会激起更多的这类人搞事,不搞则已,

一搞就要搞得车永安翻不了身,以起到警示的作用,同时也是给简庆林一个警告。”

陈子州心里早已存了这样的决定,目光就透着一股寒冷:“既然要搞我,那我绝对不放过他!我

们干脆将计就计,逼他出手,到时候抓住他搞事的证据,把他给灭了!”

“嗯,”吴雪梅眼睛放出光彩,这样才是有发展前途的官人。

“先看看里面有没有东西?我们再想个办法,”陈子州指着摄像机,就让吴雪梅把摄像机打开,

自己就坐在哪里思考着对策。

吴雪梅按了几个按钮,把东西倒回来,就开始播放,刚开始看着,眼里露出惊讶,看了一阵,就

突然蒙住小嘴啊了一声,惊愕无比地睁大眼睛,看着陈子州,脸儿绯红一片,小嘴尖叫道:“羞死人了

!”

“怎么了?”陈子州看道她的表情,居然连粉脸都红了,跟她在床上的时候一样羞涩动人,就奇

怪地问。

吴雪梅开始以为陈子州看了,是故意调戏自己,现在才明白他根本就没看,就把摄像机朝他面前

一推,眼神复杂地看了他一眼,嘟嘴道:“你自己看吧。”

陈子州微笑着拿过摄像机,低头一看,猛地就是一惊,怪不得她要红脸羞涩,原来这里面是一对

男女正在床上翻腾欢叫,那姿势那样貌是那么的赢荡,自己跟几个女人都没那么做过。

“对不起,我也没看,”陈子州本就好色,底下那物被刺激的就有了反应,但这是办公室,不好

有什么表示,不好意思地笑一下,就伸手要关掉。

吴雪梅急忙一把抓住他的手,急忙道:“别关!”

陈子州就十分惊愕地看着她,继而双眼放光,赢笑道:“哟,你舍不得关,想看不是啊,那晚上

我们去河边野战,让你边看边做。”

“你乱说什么呢?”吴雪梅就羞得不行,脸红到了脖子,这才发现自己刚才的话没说完,引起了

误会,娇嗔地打了一下他的手,白了他一眼,急忙道,“你好好看看里面那个男的?”

陈子州就急忙认真看上去,一看到那露脸的男人,啊的就是震惊无比,道:“居然是林文光!”

看到男主角是林文光,陈子州就好奇地又看了下去,当那个女的崛起屁股,回头朝林文光媚笑的

时候,陈子州眼睛顿时睁得老大,那女的不就是专门陪自己的小丽吗?口中不由冒出了一句:“奶奶的

臭女人。”

吴雪梅就嗅觉灵敏地道:“你认识这个女人。”

陈子州急忙摇头:“不认识,是觉得这些小姐挺不要脸的,怎么会有林文光这东西呢,应该是车

永安意外拍到的,可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嘿嘿,这事有意思。”

“我想也是,那我们把着东西拷下来,以后有用的,”吴雪梅也是精明人。

陈子州摆摆手:“不用,、这个摄像机和我买的那个一模一样,我把它换了,这样吧,”于是,

陈子州就把自己突然想到的办法给吴雪梅交代了一遍。

稍后,两人就相视一笑,笑得那么开心又那么赢荡。

********************************************************************************

躲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车永安侧着耳朵,聚精会神地听着旁边陈子州办公室的动静,吴雪梅都进

去半个小时了,还没出来,车永安就嘿嘿笑了,心里就肯定他们一定有奸晴。

良久,才听到门吱呀一声,吴雪梅那咯噔咯噔的高跟鞋,很有节奏地踏响而去,车永安急忙跑到

门边伸出脑袋,就看见吴雪梅扭着一双雪白美腿,袅袅婷婷地走向宿舍楼。

咦!才刚天黑,就去宿舍楼,肯定是刚才在办公室挑起了肉火,吴雪梅这是先去床上等陈子州,

车永安这么猜测着,就注意着陈子州的动向。

果然,吴雪梅走了一会儿,陈子州就出了办公室。

车永安看着陈子州很警惕地左右瞧瞧,才快速向宿舍楼走去,他心里就确定两人偷件去了,车永

安急忙悄悄跟了上去,上了楼,就看到陈子州走到他自己的寝室,然后站住,很警惕地四周看看,便推

门快速闪身进去了。

嘿嘿,车永安嘴角欢快地露出一丝奸笑,今晚之后,明天老子就可以拿着摄像机向简庆林请功去

了。

在墙角里躲了一阵,车永安真想过去听听声音,吴雪梅那么漂亮的女人,他偷偷地也是yy了好多

回,每次躺在床上飞机的时候,眼前就浮现出吴雪梅那双光溜溜的美腿。

但这是木板楼,脚走上去吱呀吱呀的,要是被陈子州听到打草惊蛇就不好了,车永安只得退下楼

去,无比得意地笑了。

两个小时后,想着那对男女搞完事了,车永安才走回宿舍楼,回自己的寝室准备睡觉,上了楼,

刚一转弯,就被一个人撞着了,接着,那高跟鞋一下子就踩到了自己的脚背上,啊,车永安痛叫起来。

也是啊的一声,吴雪梅神色慌张地赔礼:“车镇长,对不起对不起,”然后就匆匆忙忙地跑回自

己的寝室。

车永安忍住疼痛,望着吴雪梅那慌慌张张的背影,奸笑一下,就脚步轻松地会寝室,美美地睡了

一觉。次日上班后,趁着陈子州下村指导产业的时机,迅速拿出摄像机,看也不看,就心情急切地向简

庆林邀功去了。

“你他娘的,你忽悠老子啊!你自己看看,这是他妈的什么东西,有用吗?”简庆林看了摄像机

里的东西,气得对车永安破口大骂。

车永安被骂得脸色惨白,急忙拿过摄像机一看,奶奶的,竟然不是搞男女那事,两人是在那里谈

炒股的事情,车永安就傻愣了,胆怯的望着简庆林,一句话也不敢说。

想到搞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搞到陈子州,简庆林就气得踹了一脚车永安,骂道:“你他娘的是猪

脑子啊,老子给你一个摄像机,你就盯着它,难道你就不会从其他方面帮他搞点事出来?”

“我、我搞不到啊,他根本就没什么污点,”车永安无奈地抽搐着嘴角说。

“草你妈的,没污点,你就给他搞些污点嘛,不要只盯着吴雪梅,其他女人呢,他不贪污,你下

村里去,找个村干部克扣点老百姓的补贴,想办法把帽子戴到他头上,不就是污点了吗?”简庆林骂道

车永安眼睛一亮,急忙鸡啄米似地点头。

简庆林最后厉声道:“限你一周之内,给老子把事情搞出来,要是再搞不出来,你他娘的这副镇

长就别干了,滚!”

车永安窝着一肚子气灰溜溜的出来,嘴里骂骂咧咧,陈子州你狗日的,你们昨晚怎么就不日呢?

他赶回镇里,把摄像机重新放到陈子州寝室,然后到镇上的小饭馆吃午饭,边吃边按着简庆林说

的思路想着办法。

突然,他看到对面的利通公司收购站,一个十分青春美丽的大姑娘正在给群众发白术苗子。

睁眼仔细一看,咦,那不是沈娟吗?这丫头的老爸是黑社会,已经被打死了,原来跟陈子州十分

暧昧,上街就勾勾搭搭的,现在还帮陈子州搞起了财务,他们俩人难道没有一点关系,说不定其中还有

经济关系,否则,陈子州这么越来越有钱了呢?不会是私吞了利通公司的建设款吧?

把脑门一拍,有了,车永安嘿嘿一笑,便对老板大声道:“给我再吵两个菜,端到包间去,再打

一斤白酒。”

迅速回到寝室取了2万块,车永安就歪歪斜斜地走到收购站,对沈娟说:“丫头,忙累了吧,走,

叔请你吃午饭。”

沈娟知道车永安原来跟死去的老爸很熟悉,关系挺好的,就跟着他进了小饭馆,望着一桌子的酒

菜,吞了吞口水,奇怪的问:“叔,你今天这么客气,干嘛请我啊?”

“你爸去了,我也没得空去看你,今天看到你在哪里忙着,就请你吃一顿了,没啥的,来,吃吧

,秋天来了,也喝点酒热热身。”

“呵呵,谢谢叔,”少数民族都有喝酒的习惯,沈娟也没推辞。

先是说了一些闲话,等酒喝得差不多了,车永安才道:“沈娟啊,我看你在收购站给陈子州打工

,那么累,他给你一个月多少钱啊?”

“2000块,”沈娟微微醉笑道。

车永安很可怜地谈一声:“那么少啊,你这么漂亮的大姑娘给他打工,他也太抠了,他建了这收

购站,把所有小商贩都赶走了,利益可大了,听说你们曾经是耍过朋友,现在他有了富家千金的未婚妻

,把你甩了,就给你一个月这么点钱,太不够意思了……”

听着车永安越说越离谱,还把那2万块钱拿出来递给自己,沈娟酒就渐渐醒了,她是到大城市混过

的人,立刻就明白了车永安的意思。

“你只要一口咬定陈子州强健过你,再按照我给你说的,搞些假账,到时候搞到了陈子州,我在

给你2万,而且,我请简书记把这收购站给你经营,一年赚几十万,怎么样?”车永安看到沈娟动心了。

这家伙是要搞陈子州!沈娟眼睛乐凯就恨着车永安,自己父亲死了,家里再也没有钱了,全靠陈

子州关心,虽然自己还没有成为他的女人,但她现在懂事了,知道该怎么做,她相信自己今后一定会感

动陈子州收了自己。

女人都是感情的动物,尤其是对心爱的男人就很拼命。

既然车永安要搞陈子州,那我就先把他搞臭再说,悄悄的,沈娟就把手机录音悄悄打开了。

于是,在小饭馆里,很快就出现了令全镇老百姓都痛恨的一件事。

“救命啊,救命啊,车镇长要强健我,救命啊,”突然,小饭馆里沈娟急切地呼叫,一会儿,她

边从包间里冲了出来,上衣撕烂,裙子撕烂,就露出了那粉红的胸衣,眼泪婆娑地大哭着。

镇街本来就很短,这事一闹,全镇的人们呼啦一下就为了进去,都是镇上的闺女,有几个正直的

大叔大伯猛地冲进去,逮住了车永安。

车永安以为沈娟禁不住钱的诱或,不仅答应搞陈子州,还媚笑连连的,要以身相谢,就很激动,

抱着沈娟就要来事,可没想到事情急转直下,他顾不得提裤子,就惊慌地去抓沈娟的裙子。

刚好这一抓,就被冲进来的人们看个正着,只见他醉醺醺上身赤露,皮带解开着,裤子都松了。

人们一看,什么都明白了,根本不听车永安的解释,顿时就朝他一顿拳打脚踢,还大骂他猪狗不

如。

随后,浩浩荡荡,二十几个群众就把车永安押到了镇政府,吵着闹着,强烈要求镇政府给大家一

个说法。

接到唐华生的电话,说了车永安跟沈娟的事,陈子州就惊讶得不得了,自己还没开始动手,他却

搞出来这事,眼睛一亮,好啊,这事既然出了,那就把他搞掉得了。

在车上,陈子州就好笑地把事情跟吴雪梅说了一遍。

“老狐狸遇到了会装羊的小狼,活该,这事来的正好啊,”吴雪梅也立刻想到了这事可以来得及

时。

回到镇政府,院子里已是吵吵闹闹,沈娟哭得双眼通红,泪流不止,她妈妈杨艳群拿着菜刀,大

骂着要去砍杀车永安,幸好被人们拉住了。

车永安早已吓得手脚发软,别看他是个男人,可杨艳群的性格他了解,要真是被人拦着,铁定被

砍断了手脚,这时候看得陈子州来了,就拼命大喊着:“陈书记,救我啊,我是冤枉的。”

“冤不冤枉,调查后就清楚了,要真是你干的,你就等着法律的制裁,这事必须要给群众一个交

代,”陈子州正色道。

群众就欢呼起来:“陈书记做事公正,我们相信你,今天就要把这猪狗不如的东西给废了!”

车永安眼神顿时就黯淡了下去,一种恐惧立刻涌上心头。

陈子州做了一个手势,等打击安静了,大声道:“这事一定会办的公平公正,唐镇长,就请你把

派出所的通知请来,当做大家的面,公开审理吧。”

很快,派出所的同志来了,由唐华生主持,一场别开生面的公审就上演了。

陈子州和吴雪梅在一旁看着,看到两人的对质,就相视一笑,这下子,车永安完蛋了。

********************************************************************************

“车永安,你死不承认强健沈娟,那你给大伙说说,你的衣服和裤子是怎么脱的?”派出所的同

志厉声问道。

车永安急得脸红一阵白一阵,支支吾吾地说不清楚,最后指着沈娟道:“是、是她沟引我。”

沈娟哭红哲言道:“不是,是他威胁诱或我,他说他得到了县里简书记的支持,授意我控告陈书

记,还要我在收购站搞些假账,冤枉陈书记,到时把陈书记拿下之后,镇里就是他说了算,他就给我2万

块钱,还说要把收购站拿给我经营。”

“沈娟,你胡说,你、你血口喷人!”车永安急了,得到简庆林授意的事情一旦暴露,那自己就

完了。

沈娟朝他呸了吐了一口口水,装着可怜兮兮地望着陈子州,道:“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用手机把

经过录了下来,请陈书记和唐镇长给我做主!”

“你!”车永安恐惧万分地指着沈娟,惊愕一下,就浑身无力了。

唐华生跟陈子州会意一眼,唐华生就大声道:“事情已经清楚了,为了沈娟姑娘的清白,这录音

我们就不当场放了,请大家放心,我们镇里绝不姑息这般披着羊皮的狼,他不仅犯了强健未遂罪,还诬

陷县领导简书记,我们马上就把他交给县委县政府处理。”

陈子州看了看沈娟,暗叹一声,幸好这丫头不是那种坏女孩,不仅不害自己,还这样帮助自己,

觉得自己以后还是应该多关心一下她。

( 空房少妇 )

推荐热门小说空房少妇,本站提供空房少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空房少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很有内容的摄像机 下一章:简庆林动手了
热门: 又是崩花瓶人设的一天 权力征途:特种兵穿越抗日 偷艳乡村 九阳医仙 天宝伏妖录(谁还不是王子了咋地?) 星照不宣 人生规则 致命偷窥:耕不完的女人地 荒原闲农 何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