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有内容的摄像机

上一章:怎么还在硬 下一章:兴奋的沈娟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玄幻、言情、乡村香艳等小说一览无余!陈子州好几天都没做爽快了,一下子就老情人这熟妇风情搞得火热,下面那物朝她小腹上一挺,

紧紧抓住她的一对**,张嘴跟她吻着,两人就那么全方位的紧紧贴在了一起。

今晚的吴依玫很是疯狂,她饥渴的吸着缠着,檀口大张,粉舌不受控制跟他迎来送往,纤纤玉手

一边摸着他雄壮的身体,一边帮他解除衣物。

“我爱你,子州,我爱你,给我吧,”吴依玫娇喘咻咻地呢喃着情话和渴望,热吻了一阵,就抱

着他的头,示意他往下。

吴依玫还从未这样骚清过,陈子州陡然感到刺激,就吻过她发烫绋红的脸颊,吻过细腻白皙的脖

颈和香肩,最后大口舔在了她**上。

经历过男人长期滋润的女人身体,会越来越变得丰润性敢,吴依玫就是这样,她酡红的**坚挺

丰满,手感结实绵软而舒服。

陈子州用手时而握抓,时而摸她粉红的乳豆,来回磨擦,不多久,内心泛滥的吴依玫乳豆变硬,

那一圈粉红色的乳韵更加鲜艳。

“老公,给我吧,我受不了啦,”吴依玫突然自个儿褪去自己的白色小裤裤,大张开双腿,露出

那溪水潺潺的粉嫩玉泉,隔着睡裤握住陈子州那物,捏了两下,就要拉下裤子,朝自己的玉泉里顶进去

就在两人情急情动的这时,砰砰砰,门被敲响了,敲了很急的一阵有一阵,陈子州跟吴依玫一惊

,急忙鸣锣收兵,胡乱穿好睡衣裤,也顾不得那物还高高翘起,就赶紧去开门。

从猫眼里一看,是徐红晴,就急忙开门,奇怪的问:“晴儿,你怎么回来啦?”

“今晚你还没给我说明天的股市呢,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我只好来了啊,”徐红晴起初没大注

意,进了屋关上门,弯腰低头换上拖鞋,这才突然看见了陈子州裤裆里那高高支起的帐篷。

啊的一声尖叫,徐红晴就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嘴,粉脸通红,惊讶而羞涩地望着陈子州,一看卧室

的门开着,就明白了,小嘴一嘟,蹙着秀眉,伸出玉手拉着陈子州胳膊道:“你这坏蛋,你跟我来。”

陈子州欲情大发,没有得到发泄,一下子没法平复下去,只好苦笑着跟她进了另外一件卧室。

那边的吴依玫,听到是徐红晴的声音,也是一阵心慌羞涩,急忙起身把卧室的门关了,返身缩在

被子里,却无法压住那滚烫的欲情,只好咬咬牙,把洁白修长的玉指轻轻地伸进了玉泉里掏着。

“晴儿,我马上给你看股市,看完了,你就回酒店吧,”陈子州还真是太想搞吴依玫那美艳矫躯

了,就急忙打开电脑,想催徐红晴走。

徐红晴在一旁抱着他的胳膊,嗔怨地道:“我才不去酒店,你就知道陪依玫姐,就不陪我,明明

我在酒店,就是想你单独陪陪我,你却走了,哼。”

陈子州这才明白这丫头过来的真正目的,想起这一个星期来,自己太忙了,还真没空好好陪她,

就有点内疚,但嘴上还是道:“你不是跟你爸爸在酒店么,我在那里不方便。”

“切,陪我不方便,陪依玫姐就方便了,”徐红晴突然又瞧了他裤裆一眼,居然还在那样高高翘

着,芳心怦怦一跳,想着那是因为吴依玫而翘起来的,而不是因为自己,就吃味地道,“我看你根本就

不想陪我,想跟依玫姐做那个爱爱差不多。”

小女人只能哄,再说,这么可爱漂亮的未婚妻,能够容忍自己有其他女人,已经是很大度了,陈

子州心里惭愧,就伸手揽过她的柳腰,拥抱着,嘿嘿笑道:“晴儿,别乱说,我没想那事,今晚陪你就

是了,来,亲爱的,抱一抱。”

徐红晴被他这么一哄,小嘴微笑了一下,心里就和甜蜜,可被他一抱,就感到他那物硬硬的热热

的顶在自己的小腹上,顿时触电一样颤,有些地方就酥麻酥痒的十分舒服。

虽然知道这是男女之事才有的美妙感受,但突然受到如此感受,徐红晴轻叫一声,粉脸通红,不

由激动地朝陈子州那物啪的打了一下,娇嗔道:“还没想那事,你这里都还硬着的,刚才一定跟依玫姐

在做,你就别骗我啦。”

陈子州看她吃醋的样子,又被她戳穿事实,只好更加温柔地哄她:“晴儿,我现在不想了,只想

你,行了吧?”

“好呀,只准想我,那你这家伙怎么还不软下去,哼,我打死他,”想起他是为别的女人硬起来

的,徐红晴虽然表面大度容纳,可碰上他们真的在做这事,心里还是不大舒服,就生气地一下一下打着

那物。

可是奇怪的是,越打却越硬,就是软不下去。

“说了不准硬,怎么还在硬?”徐红晴觉得怪了,顿时好奇起来,那轻轻打着的玉手,就变成了

握,颤抖着伸过去,想握住那物,看看到底是怎么样的?

虽然在书本上看到过,可那毕竟不是实物,大学里,姐妹们都对男人那物很熟悉,常常取笑自己

还是初,现在虽然羞涩,但好奇心还是很大的,就想感受一下。

陈子州本来想压抑的想法,现在被徐红晴那玉手打着握着,那柔柔嫩嫩的手,反而更加刺激得暴

涨,又从徐红晴那弯腰低头的领口,看到露出来的小桃乳,那雪白肌肤那鼓鼓的肉,体内火热再次冒出

来。

“晴儿,”陈子州压不住欲情了,猛地一把就抱住了她,她也是十分漂亮的女人,近在咫尺,又

是自己的未婚妻,陈子州就大了胆子,抱着她就张嘴咬着她的红唇,双手就在她秀背上开始了游走。

啊,徐红晴惊叫一声,樱桃小嘴已是被攫住,小粉舌立刻被陈子州吸着舔着,一阵阵美妙的触感

传遍全身,矫躯一颤,手就不禁用力握住了那物,顿时手感滚烫,庞大!

“唔唔,唔唔,”徐红晴娇喘着,很快也情动,就跟他热吻起来,玉手怎么也舍不得放下那物,

越握越觉得雄伟舒服,越握越觉得自己下面一阵阵酥麻的舒服。

“晴儿,我的好晴儿,”陈子州欲情来的很猛,光是吻已经解决不了问题,大手猛地掀开她的上

衣,伸进去抓下胸衣,一把就握住了左边那只小桃乳,刚好够一巴掌,盈盈一握,与吴依玫丰满硕大的

奶峰手感各有千秋。

“啊,不要,子州,我、我还没准备好,不要,”徐红晴突然受惊似地小兔子,按住陈子州的手

,惊慌的摇着头。

陈子州被她这一声叫住,也清醒过来,不好意思地笑道:“对不起啊,晴儿,那我帮你看股市吧

。”

徐红晴粉脸通红不好意思地点点头,不敢再握着他那物,就跟陈子州很快搞定了明天的股票交易

方法。

“那我走了啊,你们自己继续吧,我没其他意思,子州,你别多心啊,”徐红晴最后和他拥抱了

一下,娇柔地解释道。

“傻丫头,你太可爱了,我爱你的,晴儿,你放心吧,”陈子州说完,突然想起今天的事,问道

,“你今天怎么叫依玫去吃饭,有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的情况?”

徐红晴想了想,就恨恨地道:“是简庆林和我聊天时说的,叫我把吴依玫一起叫上,我没多想,

就叫她了,后来才知道他是有阴谋的。”

“嗯,这事搞清楚了就好,以后简庆林和林文光的话,你什么都别听,没事的,去吧,路上小心

,”陈子州就送她下了楼。

简庆林既然步步紧逼,那就得想法把他搞下去,陈子州眼神一凝,心里就下了决定,回身推开卧

室,看到床上的旖旎风光,脸上顿时惊喜无比。

********************************************************************************

推开卧室的门,陈子州为啥又惊又喜?因为他看到了床上无比激情的一幕,吴依玫正扭动着身子

,张着香檀小嘴嗯呀嗯呀的,一只玉手正在她湿漉漉的双腿那里,狠狠地来回自卫着。

好赢荡的画面!好浪好搔好性敢的女人啊!

从未见过吴依玫自卫过,此刻,陈子州像被磁铁吸引了一样,觉得此刻自卫的吴依玫是那么的美

,那么的诱人。

“老婆,你这样子好性敢,好爽啊,”陈子州快速脱着自己的衣服,几大步就扑上了床。

啊!吴依玫正沉浸在自卫的快乐里,突然被陈子州看到,就羞得无地自容,赶紧缩回手蒙住自己

的红脸,吞吞吐吐地道:“老公,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是太想你了……”

“傻老婆,老公怎么会怪你!这种事天经地义,老公最喜欢你自卫的样子,现在老公了,就让老

公来满足你吧,”陈子州赢笑着。

吴依玫美腿早就是打开着的,陈子州提枪上马,哧溜一声,就在盈水里滑溜进去,缓缓动作起来

“啊,老公,你真的喜欢啊,我好幸福,好幸福,再深一点,对了,就这样,用力啊,”吴依玫

听到那么甜蜜的话,也就放开了做事。

富有弹性的**,坚挺微翘雪白粉嫩,滑不溜手,陈子州用力的抓紧乳锋的根部,把它们从左右

向中间推挤,弄出了一条深深的乳勾。

随着手上的动作,粉红色的乳豆,像两粒小巧可爱的花生米,正在害羞的轻微颤动。陈子州

一边用力挺动那物,一边把乳豆都含进了嘴里,用牙齿轻咬细嚼,开始热切的吸吐。

吴依玫抱着陈子州的屁股,使劲按着,让那物太圆鼓鼓的直入那狭窄多汁又肉香四溢的迷人玉泉

,而且尽根顶入,又出来,再顶入。如此反复动作,吴依玫越来越大声地欢叫,全身如触电般软绵

绵地娇喘连连,神态是那么享受又性敢**。

满满足足地爽了一夜,第二天,陈子州送走了徐总,又陪徐红晴看了一遍公司的工作,跟精英团

队一起吃了午饭,就赶回镇里了。

最近的白术和金银花产业工作已经进入热烈阶段,陈子州批完了各种文件,就把吴雪梅叫进来,

提取了工作汇报。

正在汇报的时候,门外,车永安副镇长走过去,一会儿又走了过来,他斜着眼,查探着屋内男女

的情况,他们俩接触那么频繁,又都是青年男女,正是火热的年龄,怎么那摄像机里没有内容呢?

昨天,趁陈子州进城的时候,车永安拿回摄像机,满以为有内容,可除了陈子州,根本就没有吴

雪梅的身影,就很着急。

已经一周了,简庆林一天一个电话催着,说是白少已经发怒了,再不搞到东西,就撤了他的职,

车永安被逼得心急火燎的,这时看见两人在办公室里说话,就忍不住悄悄查看一下情况。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车永安就纳闷了,明明看到吴雪梅有时候看陈子州的眼神不一样,尤其是吴

雪梅当上副镇长那天,刚散会的时候,竟然悄悄的给陈子州抛了一个媚眼,车永安是暗地里捕捉到了的

不信他们没有一腿?车永安就期盼着今晚他们睡在一起。

陈子州办公室,吴雪梅把工作汇报完,突然轻悄悄地道:“子州,我发现车永安最近有点异常?

“发现什么了,你说?”自从简庆林企图收买吴雪梅以后,陈子州就对镇里的反对派格外留心。

吴雪梅道:“最近几天,晚饭的时候,他总是最后一个去,而且,赵秋菊看见他慌慌张张地到过

宿舍楼,不会是被人收买了,要搞什么鬼吧?”

陈子州立刻就想到了,点点头赞同道:“也许你说的对,今晚我查看一下,你让那赵秋菊多注意

一下这家伙。”

“嗯,我明白了,”吴雪梅微笑一下,就扭腰扭臀出去了。

在厨房里晚饭的时候,陈子州果然发现车永安一个人没有来,于是端着碗,故意走到屋外来吃饭

,却悄悄地运行起拈花神功,用顺风耳查探着情况。

果然,宿舍楼就有一阵轻微的快速跑动的脚步声,在某个地方停了一下,然后就匆匆下楼了。

刚收起拈花神功,回到厨房,就看见车永安气喘吁吁地跑来了。

陈子州坐在门边,看他跑进门来,就故意伸出一只脚伴了他一下。

扑通一声,车永安就扑倒在地。

“哎哟,车镇长,不好意思,我刚准备起来,没想到就拌着你了,快起来快起来,”陈子州就伸

手去扶他。

车永安摔得很痛,正要发怒,一看是陈子州,马上就堆笑道:“嘿嘿,没事,没事,我自己跑急

了一点。”

“就是呀,又没做亏心事,不就吃个饭嘛,至于跑得那么着急吗,快去吧,菜快凉了,”陈子州

故意试探着笑道。

车永安瞬间就呆了一下,马上想起并没有被陈子州发现,但心里有鬼,就尴尬地笑道:“就是有

个文件在办,搞得差点忘了吃饭时间。”

奶奶的,明明是去了宿舍楼,还办文件,这一下,陈子州肯定这家伙在搞鬼,吃了饭,就回到自

己的寝室,关上门,仔仔细细地检查起来。

很快,他就在衣柜上的杂物堆里,找到了那个打开着的微型摄像机,心里就骂了一声奶奶的,这

样的下流手段,自己曾经搞过周文平,怎么能够逃得过自己的眼睛。

仔细想了想,陈子州觉得这事不要草率行动,就把微型摄像机收到怀里,坐到办公室,就打电话

把吴雪梅叫了进来。

“把门关上,”看到吴雪梅微笑着进来,陈子州就轻轻地让她关门,然后指着对面的椅子道,“

坐着说吧。”

吴雪梅就很好奇地问道:“逮着他了?”

陈子州点点头,拿出那个微型摄像机放在桌子上,脸色严峻地道:“他在我寝室放了这个东西。

吴雪梅脸色就是一变,这东西放在寝室,不用想,就知道是用来偷偷的拍自己跟陈子州赢乱的,

幸好,那两晚警惕着没去。

“我觉得这事不简单,他没这个胆子,说不定真的就是简庆林在指示,你觉得这事怎么解决?”

陈子州问道。

( 空房少妇 )

推荐热门小说空房少妇,本站提供空房少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空房少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怎么还在硬 下一章:兴奋的沈娟
热门: 借种:玉米地里的女人 五行元灵 旅游真人秀不是相亲节目 贩罪 光荣日 霸上留守村妇:桃色满乡春 心给他,钱给我 都市无上仙医 宁愿 佳丽三千 乡村小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