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上一章:又要来阴的 下一章:寝室被安了暗箭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玄幻、言情、乡村香艳等小说一览无余!“雪梅,今天真是谢谢你,今晚我要用大**好好谢谢你,喜不喜欢啊,”等吴雪梅一进门,陈

子州就抱着她,手摸进她的裙子里,嘴巴咬着她嫩柔润的耳垂坏坏地挑豆道。

“当然喜欢,我最喜欢你的大**了,好几天都没得到它了,想死我了,”吴雪梅早已情动,玉

手已是拉好陈子州的拉链,捉住了那庞然大物,像她这样内媚的女人,在晚上只要跟自己喜欢的男人在

一起,就很疯狂。

抱着吴雪梅,只见她吐气如兰,娇靥若花,闻着乳方上一股体香沁入心脾,陈子州就热血上涌,

一低头,就从衣领口舔着那深深的白嫩乳勾。

吴雪梅顿时娇媚赢笑起来,解开自己的上衣,完全露出一对饱满的浑圆乳锋,抱着他的头狠狠压

胸上,同时,感到一只魔手从她高耸娇挺的乳锋向下,经过自己柔软纤细的腰肢,抚到浑圆细滑的大腿

,摸进了那酥痒不已泥泞不堪的小逼。

“子州,别摸了,快点给我,”吴雪梅浑身滚烫,多日积累的欲情渴望倾泻,不自禁的大开双腿,

捉过那庞然大物,就挺起小腹,吞了进去,才那么充实舒服地一声欢叫。

“想不到你是闷骚型女人,雪梅,才开始的时候,被你冷冰冰的外面迷惑,以为你性冷淡呢,嘿

嘿,看来对女人不能以外表来判断,屁股抬起来,我全部进去了啊,”陈子州一边动作,一边跟她相互

吻着舌头交流。

吴雪梅欢愉的喘息着,吞吞吐吐地道:“女人不同于你们男人,男人可以肆无忌惮的好色,但女

人外表总要矜持一点才好,否则是个男人都来骚扰你,烦都烦死了。其实啊,女人比男人还好色,你现

在日了那么多女人,你应该知道,女人只要对你不反感,你大胆地缠着她,你越坏,她就越是喜欢被你

征服,女人就是这么怪。”

“哈哈哈,我受教了啊,以后我要是看上哪个美女,就对她动手动脚去,”陈子州把她的屁股撞

得啪啪直响,搞得结合处汁水涟涟。

吴雪梅耸动着小腹,小逼包裹着那物很舒服地欢叫:“你现在哪用得着去动手,美女都会主动送

上门来,恐怕你吃都吃不过来呢。”

两人说说笑笑的赢荡大战着,良久都还不满足。

在陈子州和吴雪梅高朝不断的时候,林文光和简庆林却在一起愁眉苦脸,喝着闷酒。

“草他妈的,怎么就那么倒霉呢,只要张洪云再快一两分钟,就传真过去了,唉,现在前功尽弃

,再想获得陈子州的信任是不可能的了,”林文光喝了一口酒,摇着头叹息。

简庆林干完一杯,把杯子嘭的一下砸在桌子上,气鼓鼓地道:“算他妈的运气好,老子就不信整

不了他,今天的仇必须报回来,这次他躲过了,下次老子们来更阴的。”

刚才两人都被白少一顿臭骂,都感到再搞不倒陈子州,就会失去白家的支持,那时候,自己头上

这顶官帽随时就飞了。

特别是林文光,一提到白少就恐惧,那是个歹毒的恶少,办好了事他舍得扶你,办不好事,杀了

你都有可能。

才到酉州县的时候,白少并没有逼他们,让他们慢慢做,企图一举打趴陈子州翻不了身,两人才

密谋了这个圈套,谁知现在形势变化。

那陈子州把徐红晴搞成了未婚妻,白少这次就大怒了,几次打电话催他们动手,更是要求他们不

择手段搞事,可陈子州在工作、经济上做的很好,无懈可击,根本抓不到他的错误。

现在,林文光暴露了,想再设计圈套圈住陈子州已不可能,唯一的就是阴招,只要让陈子州搞出

事来,就能够取胜。

“庆林兄,来阴的你看怎么搞?我们可不能亲自出手,那样容易被陈子州识破,我建议找几个代

言人,只要我们许诺下去,不怕找不到人去搞事,”林文光想到那美艳性敢的吴雪梅,脑袋里就有了阴

招。

简庆林今天被丢大了面子,虽然放话要上常委会停陈子州的职,可后来想想根本动不了他,就窝

了一肚子气,听到林文光的办法,就嘿嘿笑道:“女人!听说他跟吴海龙的女儿有一腿,我们干脆找人

拍下他俩赢乱的照片,你看如何?”

“不行!”林文光急忙摆摆手:“这样做很危险,不仅难以搞得到手,就是成功了,以吴海龙的

势力,他能放过我们?要是突然搞掉我们的帽子,白少也帮不了我们。”

简庆林道:“那你说怎么搞?”

林文光嘿嘿一笑:“我看陈子州今天带了吴雪梅一起来,吴雪梅肯定知道他的许多秘密,我看出

那女人权利欲很强,我们不如把她悄悄请来,许以高官厚禄,加上威胁,不怕她一个女人不屈服。”

“嘿嘿,”简庆林跟林文光对视一眼,纷纷奸笑一声,就狼狈为奸地干了一杯。

********************************************************************************

吴雪梅疲惫了一夜,次日清晨是被陈子州抓着两个粉嫩红乳摇醒的,见她睁开了惺忪的眼睛,低头在她

微笑的红唇上亲了一下,道:“快起来了,吃了早饭,我去给马局长解释一下,然后我们就回镇里。”

“哎哟,被你搞的太没力了,睡着舒服都不想起来了,抱我一下嘛,”吴雪梅知道这男人既然对自

己日久生情了,就要适当的撒娇一下,男人都喜欢那一口,越有女人味越能拴住他的心。

陈子州一个熊抱,把她整个人都抱起来,双手就抓住她的两片美臀,狠狠揉着坏笑道:“是不是还

想再爽一次?”

“不要啦,都有点弄痛了,”吴雪梅娇媚地把粉脸跟他脸庞摩擦着,这时,吴雪梅的手机就响了

,一看来电显示,是办公室一类的陌生号码,就手指放在唇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接了电话,吴雪梅就道:“你好,我是吴雪梅,请问你是?”

陈子州看着吴雪梅葱白玉指放在唇上的动作,犹如日本片子里那些女优,这个动作特别的性敢撩

人,没在意她的电话,伸出舌头就在她耳垂上舔了一下,手指也伸到她的臀勾里勾着。

“啊!”吴雪梅突然檀口大张抑制不住尖叫,急忙用手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巴,美目圆瞪,就急急

地摇头,示意陈子州别动了,蒙住电话惊讶地轻声道:“是简庆林。”

陈子州也是一惊,放她到床上,愣了一下,就洗漱去了,简庆林给吴雪梅打电话,自然有他们的

事。

“是简书记啊,您好,有什么事请您指示,”吴雪梅也搞不懂简庆林为何给自己打电话。

简庆林大声道:“吴雪梅同志,你现在是跟陈子州同志在一起吧,请你把电话拿给他,我找他有

事!”

吴雪梅一下子就懵了,简庆林怎么知道自己跟陈子州在一起啊?美眸就很惊讶地望着陈子州,一

时不知道该怎么答话,突然一低头看到自己光溜溜的身子,她立刻就明白了,简庆林这是讹诈啊。

心里冷笑一声,吴雪梅就微笑道:“简书记,对不起,我一个人在家里,陈书记一会儿来接我去

镇里上班,请您直接给他打电话吧。”

难道真的只是传闻?

简庆林和林文光昨晚谋划好了之后,就由简庆林来实施,毕竟林文光和陈子州还没有撕破脸皮。

得到传闻,吴雪梅跟陈子州有一腿,简庆林猜想这对年轻男女昨晚应该睡在一起,就很早地打这

个电话,料想吴雪梅一个女人脑袋没有那么机灵,突然直接的讹诈之下,说不定她惊慌就露馅了,录音

笔在一旁开着,那就轻松地拿到了乱搞女下属的把柄。

可听着吴雪梅的回话,不像是撒谎,简庆林就怀疑那传闻不是真的,但即使不是真的,只要把它

搞得像真的,同样威力无穷。

“既然你们不在一起,那我就以副书记的身份跟你说话,你今早上9点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有重要

的工作要交给你,这事你要严格保密,明白吗?”简庆林道。

“是!请简书记放心,”吴雪梅挂了电话,皱眉百思不解,究竟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自己做,还保

密,奶奶的,铁定不是好事。

陈子州洗漱出来,笑道:“快去洗澡吧,我们还要赶路呢。”

“子州,刚才是简书记打电话来的,我觉得这事很蹊跷,你琢磨一下,”吴雪梅是个聪明人,这

事不能瞒着陈子州去见简庆林,就把简庆林的原话,跟陈子州说了一遍。

陈子州很满意吴雪梅跟自己说了这事,再一次证明这女人铁了心跟自己,想了想道:“他那样讹

诈,说明我们之间的传闻他是听到了的,甭管他有什么阴谋,你去就是了。”

随着斗争的白热化,陈子州以为还有很多暗箭,就存着对吴雪梅进行更高的考验,如果在强权面

前她背叛了自己,那不如早一点摊牌,要是禁受住了考验,自己以后就可以放心了。

原本想陈子州点破一下,可他什么也没说,吴雪梅点点头,就思索着洗澡去了。

吃了早饭,两人就各自离去,吴雪梅带着忐忑不安的心走进县委县政府大楼,到了五楼,就见简

庆林的秘书严松笑嘻嘻地迎了出来:“吴镇长你好,快请进吧,简书记已经等着你了。”

“谢谢松哥,”吴雪梅心里其实对严松吐了一口水,平时眼睛朝天,今天对自己这么好的态度,

就很厌恶。

“吴镇长来了,请坐,”简庆林微笑着朝吴雪梅做了一个手势,那做派就恰到好处的既热情又有

上位者的气势。

吴雪梅也微笑一下,恭敬地道:“简书记你好。”

原来没多注意这女人,现在面对面坐着,简庆林才突然发现吴雪梅漂亮得不得了,比自己在市里

的两个女人漂亮多了,现在来了酉州县,虽然几个老板都跟自己送过女人,可那毕竟是欢场。

既然陈子州没收这个女人,自己要是把她收了,既可搞倒陈子州,又得了如此尤物,一举两得,

岂不乐乎。

这样想着,简庆林目光就有些火热地看向吴雪梅,嘴角也不由浮起一丝赢笑。

领导没有发话,吴雪梅自然不敢说话,对这个简庆林怀着戒备,就更不想说胡,眼睛虽然向下平

视着,可暗暗观察着简庆林慢慢变化的眼神和微笑,吴雪梅心里一惊,就看出了简庆林对自己有**。

“吴雪梅同志,果然是长得如花似玉,我很惊艳啊,不过,在那么偏僻穷困的乡下工作,辛苦你

了,”简庆林笑眯眯地道,他想女人都喜欢赞美,尤其是渴望上位的女人,得到领导的赞美一般都很激

动,再透露出一些关心的味道,说不定就对吴雪梅有了诱或。

完全想不到简庆林居然来这样暧昧的开场白,吴雪梅更加确定了他对自己不安好心,干脆问道:

“简书记说笑了,在那都是工作,请问简书记今天找我来,有什么事请指示。”

吴雪梅没有一点上钩的表情,还一副端端正正的样子,简庆林觉得这女人不简单,要下重药才行

“呵呵,吴雪梅同志不要着急嘛,今天找你来,是有很多事要给你交代,我们慢慢谈,”简庆林

发现自己开始对这尤物有点着迷了,呷了一口茶,很关心的问:“雪梅啊,你才参加工作,工资不多吧

,现在一个月多少?”

领导怎么谈话,自己一个下属也没法,居然还那么亲热的叫自己的名字,吴雪梅心里就很厌恶,

没再微笑,完全恭敬的样子:“是的,一个月才一千零点。”

“才那么一点钱啊,太少了,太少了,还不够买一件像样的衣服,雪梅啊,像你这样漂亮的女人

,应该穿高贵一点时尚一点的,更有气质,”简庆林使劲摇着头,仿佛很痛心的样子。

吴雪梅就搞不懂了,简庆林找自己难道仅仅是看上了自己,难不成还会拿钱给自己用?就道:“

谢谢简书记关心,比起那些老百姓,我的工资已经足够了。”

“不够不够,远远不够,雪梅啊,你看你身上这套裙子,明显的地摊货,很不适合我们领导干部

的穿着嘛,再说,你家里在城西农场,父母靠种菜为生,日子也过得很艰难吧,”简庆林叹了一声。

吴雪梅更懵了,连自己的家庭情况都摸清楚了,简庆林这是要干嘛,就没说话,只是点点头。

简庆林看铺垫得差不多了,就从抽屉里摸出十摞钱,放在桌子上,眼睛热切关心地看着吴雪梅,

微笑道:“雪梅啊,今天找你来,第一件事就是要关心一下你家的生活,你都当镇里的领导干部了,家

里怎么能那么寒酸呢,这是十万块,你先补贴家用,等新城建设好了,我再给你买套房子,来,收下吧

。”

吴雪梅目瞪口呆,看着桌上的十万元,心里翻江倒海,家里一直都很穷,她连一万块都没见过,

一下子看到十万块,眼睛就亮了一下,再望向简庆林,就见他朝自己微笑着点头。

好多钱啊,吴雪梅脸色快速变化着,就猜简庆林今天完全是想收买自己做情妇,要是放在没跟陈

子州之前,吴雪梅肯定动心了,不仅可以让父母不在辛苦,跟着副书记仕途也会很快发展。

“简书记,这不太好吧,这是您的钱,我不能要,”吴雪梅虽然对钱很渴望,但还是理智着,作

为官场中的女人,只能跟一个男人,何况这又是两个死对头的男人。

简庆林呵呵笑了笑,道:“先放这里吧,雪梅啊,我知道你是去年参加工作的,才一年多就当上

了副镇长,你的能力很强,是我们县最优秀最年轻的干部,我很欣赏你,现在县里准备建设一个工业园

区,我看党组书记人选很适合你,希望你为组织肩负更大的责任。”

党组书记,那可是二把手的位置啊,还是在县城,这是用进步来收买自己的身体了,吴雪梅心里

咯噔一下,不得不说这诱惑巨大。

( 空房少妇 )

推荐热门小说空房少妇,本站提供空房少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空房少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又要来阴的 下一章:寝室被安了暗箭
热门: 和影帝互粉那些年 小圆满 咬上你指尖 你的选择是?? 重生之官道 一把手 这个家我付出太多了 大明星爱上我 我的游戏果然有问题 头号新宠:最佳娇妻送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