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要来阴的

上一章:跟简庆林对上了 下一章:第18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玄幻、言情、乡村香艳等小说一览无余!张洪云躲躲闪闪的,知道陈子州的厉害,根本不敢反抗,可这是林县长交代的,又不敢拿出去,

就很着急,突然看到林文光走出来,就以为找到了救星,慌忙大声道:“林县长,林县长,陈书记硬要

抢这文件,我不干,他就逼我。”

奶奶的,真是好秘书啊,这就告上状了。

吴雪梅在一旁就很担忧,原以为在林业局撕掉那材料就是了,可没想到竟然要跟林文光争抢材料

,这样硬对硬,要是惊动了县委县政府,不知道对陈子州有没有影响。

“张洪云,你乱说什么!”只是短暂的呆了一下,林文光就满脸笑容起来,依然是那副从容和谐

没有一点害心的样子,在他看来,即使陈子州察觉到了危险,这事自己也办的冠冕堂皇,多搞300亩,在

外人眼里,这就是照顾,陈子州也没办法找自己说事。

林文光就想继续装,只要拿住那材料,再翻脸就不怕他,一个断了仕途的人,没什么可怕的,谅

他武功再高,也不敢对自己下手。

“子州啊,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打个电话不就得了,张洪云,把材料给我,给陈书记泡茶去

,”林文光走到两人身边,佯装着笑眯眯的说话,伸手就要去拿材料。

“慢着,林县长的好意我可不敢要,我就要材料,”陈子州猛地伸手就抢在林文光手的前面,可

那张洪云小子也挺精明的,一缩手就又藏在身后了。

“搞什么搞?一个小小的乡干部跑到县委县政府来闹事了,陈子州,你好大的胆子啊!”突然,

背后一声大喝,简庆林走出来,双手叉腰,板着脸,就很威严地大声斥责陈子州,一下子就把这一层楼

的干部们吸引了出来。

简庆林与林文光对这个圈套精心运作了好久,还故意表现出两人不对路,林文光装得很到位,终

于让陈子州钻进了圈套,取得了把柄,此刻把柄已经到手,煮熟的鸭子怎么能让它飞了呢。

一切都已经和白少联系好的了,只要把那签字的材料传真过去,市上就会有人运作,网上立即就

会铺天盖地爆出陈子州骗取国家补贴的舆论,那样一来,陈子州这辈子的仕途就完了。

一切都很顺利,尤其是在大家都酒醉的时刻,这小动作把精明的陈子州和明亮都瞒过了,林文光

和简庆林就很得意,两人潜伏了三个月,谋划终于去的成功了,就在办公室里很得意地跟白少汇报。

可没想到的是,陈子州居然醒悟过来,还感到县委县政府拦住了张洪云,要是没有了那签字的材

料,精心运作的这一切都是枉然。

所以,此刻,简庆林觉得只要拿出自己县领导的威严,斥责陈子州无规矩无纪律,就估计他不敢

动手硬抢。

陈子州冷哼一声,既然是对手,就没瞧他上眼,也大声道:“这事关系到我们镇的退耕还林,有

一个数据报错了,我来纠正错误,怎么就成闹事的了,简书记,请你说话要注意措辞。”

“你还嘴硬,这是上报给县政府的文件,纠正错误,你应该按程序向林县长请示,怎么能够拦劫

张秘书?我看你是没把领导放在眼里,越来越放肆了,今天不跟你计较,还不快滚,”简庆林气势汹汹

地大喝着。

陈子州听得火冒三丈,奶奶的,算计了老子还如此嚣张地责备自己,只要张口说话,林文光摆摆

手,呵呵笑道:“简书记误会了,子州也误会了,这没多大的事,不就是一个数据嘛,走,到我办公室

去,我们好好谈谈。”

顿了一下,林文光拉着陈子州的手,轻轻拍了拍,凑过来悄声道:“是不是嫌报少了?那你想报

多少?走,我们悄悄说去,为了金银花产业带农致富,我都支持你。”

说着,林文光就拉着陈子州要走,一副很亲热的样子。

陈子州冷笑一下,心想,你这奶奶的林文光,你他妈的装得真好,你就继续装吧,总有一天让你

原形毕露,把你打回原形。

“谢谢林县长的好意,谢了,可天上没有白掉馅饼的事情,要是被某些人炒作出去,那林县长对

我的关心可就变成了一把锋利的刀子,子州承受不起!”陈子州猛地就甩开了林文光的手。

就在这时,张洪云看到简庆林的眼神,飞快地就溜了过去,企图把材料送到简庆林手里。

陈子州一看他想钻空子,就不顾了,要是真到简庆林手里去抢,就真有点大不敬了,于是闷哼一

声,闪电般的一闪身,就站到了张洪云面前,高大威猛地树立在那里。

张洪云刹不住脚,一头就撞在了陈子州身上,痛得大叫一声,捂着撞扁了的鼻子,惊恐万状地望

着陈子州一眼,就反应挺快地大叫道:“哎哟,陈子州你敢撞我,简书记,你要为我做主啊,”他趁势

一扬手,就想把材料甩过去。

啪的一声,陈子州铁钳一样地抓住他的手腕,就抢过了材料。

费尽心机拿到的把柄,岂能这样被夺回去,简庆林猛地跑到陈子州身后,就一把朝那材料抓去。

陈子州听得动静,就想暗暗给他一点苦头吃,手肘子抬起来轻轻朝后一顶,就听见简庆林妈呀一

声,抱着胸口就痛得龇牙裂齿。

哗啦几下,陈子州两手微微用力,就快速地把那材料撕成了碎片。

吴雪梅心中悬着的石头这才落了地,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太快了,林文光还没反应过来,那把柄就没了,他此刻就傻愣了,刚才还跟白少保证了的,又想

起空降下来之前的谈话,心里就发抖,搞不倒陈子州,自己就得完蛋。

而简庆林更是气得发疯,还当做那么多干部的面,这面子丢的太大了,就指着陈子州暴怒地大骂

:“陈子州,你太无法无天了,你顶撞领导,目无纪律,撕毁公文,我要在常委会上告你,你必须停职

检查!你、你、你气死我了。”

简庆林也是气急了,才说出这样的话,因为没法向白少交代啊。

“请简书记随便,我随时奉陪你!”陈子州根本不怕他威胁,县委常委会不是他说了算的,再说

,这事自己也有理,本来就与简庆林无关。纠正数据错误,实事求是地上报,在哪里都说得过去。

“吴镇长,我们走!”陈子州朝吴雪梅轻轻叫了一声,就大步下楼而去。

吴雪梅第一次亲眼目睹陈子州的强势和霸道,心里钦佩极了,这才是男人啊,自己的男人就是要

这样棒!嘴角浮起一丝微笑,就跟着走了下去。

干部们都看的傻眼了,完全搞不懂怎么回事?只感到陈子州的强势,简庆林是白家专门派下来对

付陈子州的,大家心知肚明,谁也不敢议论,担心简庆林发飙,赶紧缩回办公室去了。

林文光呆了半响,当看到陈子州背后跟着那个绝色美女副镇长时,他的眼睛就是一亮,凭着多年

的官场经验,能够跟着一起来的女下属,肯定不是一般的关系,那是不是可以从这女人身上入手呢?

抓住机会,林文光赶紧就朝陈子州追了下去,这也是一个极品男人,为了往上爬,也顾不得面子

了,即使被戳穿,也还得装。

“子州,等一等?”林文光喘着气追到陈子州,大喊道。

陈子州跟吴雪梅停下脚步,两人就惊讶地对视一眼,这家伙还想玩什么花样?冷冷地道:“林县

长,你还有什么事?”

林文光呵呵一笑,又叹了一声:“子州啊,你误会了,你想如实报就如实报吧,我马上让林业局

重新报过来,不过,你今天也太冲动了,简书记再不对,毕竟是领导,你也不该顶撞他嘛,唉,不过这

事我也没说清楚,都怪我,走,我请你们撮一顿。”

“林县长,你是领导,你的盛情太大了,我再也承受不起,”对于这个阴险的家伙,陈子州再也

不敢大意,既然开始搞事了,自己也不怕他,但想着这事是自己大意,也不好撕破脸皮,要是再闹,对

自己影响也不好,就客气道:“请林县长止步,今天得罪了,改日有空向你赔罪。”

“子州,你真棒,是真男人,”车子开出去,吴雪梅就粲然而笑。

“要不是你提醒,我还蒙在鼓里呢,今天也是没法,只能这样了,”陈子州觉得做的虽然有点过

,可事关自己的前途,只能这么强硬了,要不就三五下就被那些阴险的家伙搞完蛋。

吴雪梅道:“没事,只是很多人不明就里,你只要向方书记和商县长汇报一下,相信他们会明白

的。”

陈子州点点头,事不宜迟,就立刻向方长东和商正清做了汇报。

方长东和商正清都是明白人,听到事情真相后,不好说什么,只说一句知道了,挂了电话,两人

都好笑起来,这是他们之间的斗争,自己管不了,也不敢去插手,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

“雪梅,今天既然下来了,那我们就不回去了,走,我请你吃饭,”事情解决了,陈子州心情高

兴,朝吴雪梅高高耸起的圆乳望了一眼,就神秘地笑道。

吴雪梅当然听出了话里的含义,又看到他望着自己胸儿的眼神,就嘻嘻一笑,妩媚撩人地道:“

好啊,今晚我要大吃你一顿!”

两人心知肚明地对视一眼,都神色赢荡地笑了起来。

********************************************************************************

找了一家档次较高的火锅店,陈子州就打电话把欧平贵请出来一起喝酒,在这空闲里,陈子州觉

得有些事要跟吴雪梅说一说。

“雪梅,我的情况你是了解的,现在到了我人生比较关键的一步,有个事情我要告诉你,希望你

能理解,”虽然吴雪梅最开始都表示甘做底下女人,但陈子州觉得还是应该给她说清楚,怎么一个聪明

漂亮的女人,跟着自己完全是受了委屈。

吴雪梅微笑道:“你说吧,只要是有利于你前途的事,我都支持。”

陈子州道:“是我个人的婚姻,现在已经基本定下来了,未婚妻是市里鑫辉摩托车公司徐辉的女

儿,徐红晴,她跟我来县里搞房地产投资了,其中也有许多无奈。”

“恭喜你,相信有这样一个婚姻对你帮助很大,你不要对我有什么顾虑,我这辈子说好了的,只

有你心里有我就好,”吴雪梅早已对这事看得很清楚,只有徐红晴这样的大家闺秀,才能帮助陈子州早

日上位,自己也才能坐上顺风船。

这话就说的陈子州很是感动,歉意地道:“还是委屈你了。”

这话也说得吴雪梅很是感动,觉得跟着这样一个有情义的男人,也不冤枉一生,何况他能主动告

诉自己这些事,充分说明他对自己还是有感情的,日久生情,两人日了这么久,他对自己有感情,以后

就不会抛弃自己。

“谢谢你,我很开心,哦,我想起来了,徐红晴是不是就是那个美女记者?”吴雪梅迷人地笑道

“对,i记忆蛮好的嘛,”正说着,陈子州的手机就响了,看了一下来电显示,笑道:“说曹操,

曹操就到。”

“晴儿,这两天跟方书记谈得怎么样?”陈子州接了电话问道。

徐红晴娇笑道:“谈得很好,方书记很欢迎我来投资,明天,我爸妈给我组建的精英团队就过来

正式工作,到时候再跟县里把项目定下来,我们就可以开工建设了。”

“先说好了的啊,这是我俩来投资,可以借用你爸的员工,但别让你爸的资金进来,我们要自己

创造属于我们的事业,”陈子州叮嘱。

徐红晴娇滴滴地说:“好的,亲爱的,我听你的,今天我们又赚了十一万,现在是一天比一天赚

得多,嘻嘻,好开心啊。”

“所以啊,嫁给我算你有眼光,怎么都会让你幸福的,好了,我晚上看了股票图,再给你打电话

,”陈子州道。

徐红晴撒娇道:“好嘛,你要想我啊,过两天周末了,你要下来看我和依玫姐,我们都想你的。

“行,后天我就下来看你们,好,亲爱的拜拜,”陈子州挂了电话,就看见欧平贵走了进来。

吴雪梅听着陈子州跟徐红晴的亲密对话,心里还是很吃醋,一个女人,谁不想成为陈子州的老婆

啊,可自己是草根女,没法,能够成为他的情妇已经不错了。

像闺蜜龙秀丽千方百计想做他的女人,都做不成,现在只得做了罗高中的情妇,还想跟自己比一

比今后谁爬得更快,她就替龙秀丽担心,罗高中那点能耐哪能跟陈子州比,她就为龙秀丽没有耐心而惋

惜。

“欧大秘,快请,我们镇的副镇长吴雪梅同志,大家都认识,我就不介绍了,”陈子州急忙迎出

去。

今天能够帮到陈子州,欧平贵也是大喜,后来跟方长东谈起,听说了事情原委,心里也不得不叹

服陈子州的果断和杀伐力,自己要是碰到这样的事,哪敢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子州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吴镇长请坐,谢谢,”欧平贵看见吴雪梅

为自己倒茶水,就朝她淡淡一笑。

吴雪梅也是淡淡一笑:“早就想为欧大秘做点事情,今天可是搭着陈书记逮着机会了,为两位领

导服务是我该做的事。”

陈子州嘴角就是微微一笑,这女人天生就是能说会道,完全是混官场的好材料,要是给她一个好

位置,她必定能做出许多事情来。

欧平贵只是微笑着点点头,夸奖了一声,就和陈子州聊开了,对于官场中人来讲,他是完全猜得

出吴雪梅跟陈子州有一腿,越是这样,越是要装着不知道。

三人很快就喝开了,气氛很是开心,喝得十分痛快。

喝完酒已是晚上八点,陈子州到一家网吧看了股票,跟徐红晴交代之后,就回到车上,抱着吴雪

梅亲吻了一下,才把车停好,两人一前一后住进了宾馆。

( 空房少妇 )

推荐热门小说空房少妇,本站提供空房少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空房少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跟简庆林对上了 下一章:第189章
热门: 机械降神 噩梦执行官 酒撞仙 乡野小农民 我真的是炮灰[快穿] 乡间轻曲 艳满杏花村 青龙图腾 分久必合 夜半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