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简庆林对上了

上一章:中了林文光的圈套 下一章:又要来阴的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玄幻、言情、乡村香艳等小说一览无余!“陈书记,你看啊,林文光的后台是市政协主席,虽然表面上不是白廷贞的人,但跟赵部长和曹

市长更不是盟友,林文光一到我们县,就对你格外关心,也表现出一副兢兢业业为民办事的模样,但我

觉得这只是他装出来的,因为刚才我瞧见他看车总的眼神是色色的,而且,看到你签字了,他嘴角还偷

偷地笑了一下,所以,我感觉今天他来,是精心为你设计的一个圈套。”

分析得如此细致,陈子州就半信半疑的,突然林文光在商正清的圈子里,跟那些美女搞得风生水

起,再看他平时道貌岸然的样子,就猛惊,也许吴雪梅说的不错,还真是太会装了。

吴雪梅越发担忧地道:“你想啊,这种验收工作,一般是不需要镇里签字的,可林文光为何点名

要你签字,这是要抓住你的把柄,一旦把这事透露出去,引发舆论,给你安上伙同企业多报土地骗取国

家补助的罪名,就这一条就足够毁了你的前途!”

“真的这么糟糕吗?那马亮是方长东的人,应该不会设计我啊,”陈子州还是有点不相信。

吴雪梅急了:“马亮应该也不知情,林文光那么提出来,他肯定是顺水推舟,给你一个人情,宁

愿信其有,也不能让这事发生,子州,你不如打听一下林文光跟简庆林的关系,就清楚了。”

对呀,这林文光在县里跟简庆林根本不在一起,处处表现出与简庆林不对路的情况,要真的是装

着对自己好,设计这么一个圈套,那他一定暗地里跟简庆林是勾连着的。

陈子州马上就拨通了赵泽江秘书的电话:“曹哥,有个急事,我想想你打听一下。”

“你说,我们兄弟之间,有什么事你尽管问,”曹河道。

陈子州道:“林文光跟简庆林之间的关系怎么样?我觉得有点奇怪,他们都是市级部门空降下来

的,怎么成对头了?”

“不可能呀,在市里的时候,他们俩的关系虽然不是很好,但也经常在一起,市足协主席跟白廷

贞的关系也不错,都是本地势力啊,”曹河就颇感奇怪。

“谢谢曹哥,我明白了,改日上来请你喝酒,”陈子州心里一沉,就急忙挂了电话,又打欧平贵

的电话,问道:“欧大秘,请你帮一个忙,林县长刚刚从我们镇考察回城,我想知道他是不是回办公室

了?刚才有点事忘记跟他汇报了。”

欧平贵很快去查看一下,就回电话道:“听他秘书说,没回办公室,直接去简庆林副书记的办公

室了。”

啊,陈子州这一下完全清醒过来,挂了电话,猛地一拍脑门,大叫道:“我太大意了,林文光这

家伙太阴了,雪梅,谢谢你,但这事很棘手啊,把柄已经被他们拿去了,要是真被你说中,他们可能马

上就会找人曝光,到时候找个替罪羊出来就打发我了,怎么办呢?”

原本以为林文光是想要回扣,没想到他却是如此阴险,现在一切都真相大白。

林文光应该和简庆林早就是接到白少的任务而来,但来的时候就商量好了,一个明一个暗,潜伏

在暗中的林文光装出一个大好人,一步步拉拢陈子州的信任,再那么设一个圈套,让自己大意就钻了进

去。

好厉害的手段啊!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立刻拿回,或者毁掉那份签了字的验收材料,子州,刻不容缓啊!”吴

雪梅是真的急了,要是陈子州完蛋了,那自己也就跟着完蛋了。

“还来得及吗?要想拿回来,也不容易啊,那该怎么拿呢?”陈子州也着急起来,皱着眉头就快

速地思考。

********************************************************************************

“必须赶在林文光给我曝光之前,抢回签字的材料,可是我们直接去要很不合适啊,”陈子州快

速思考着对策。

“我去,”突然,吴雪梅自告奋勇,她是最担心陈子州出事的人了,大声道,“虽然不合适,但

只要能拿回来,保你无事,我做什么都愿意干,何况我就是把那纸撕了,也够不上处分。”

陈子州摇摇头道:“这个不太好,这样,我马上去接车欣妍出来,让她去要,你等着。”

“怕来不及了,子州,再说车总已经喝醉了,”吴雪梅无比焦急。

陈子州脸色一沉,道:“好,我们走,我就不信马亮投到了林文光一边,我就直接找他要去。”

立刻的,陈子州就带着吴雪梅直奔县城林业局,风驰电掣,整个小车全速运转,车轮一路扬起一

股高高的灰尘。

进了县城,陈子州就给马亮打电话,可没人接听。

一下车,哐当一下关上车门,两人就一路快跑着,蹬蹬蹬地上到五楼局长办公室,陈子州手指很

用力地敲门,又快又急。

“马局长,我是陈子州,找你有点急事,”陈子州一边敲门,一边大声喊道,可屋里还是没有反

应,难道马亮是配合林文光下圈套,故意躲了?

“是陈书记啊,你好你好,马局长当从你们镇回来,醉了在里面睡觉呢,请问陈书记有什么事?

能够做的我为你代为转达,”一个林业局办公室模样的干部,就呵呵笑着走过来,对陈子州,大家都认

识,知道这是一个文武双全的大人物,都很想拉好关系。

陈子州更着急了,道:“能不能请你把门打开,我有很着急的事找他,耽搁不得。”

“行,有陈书记在,我想马局长不会怪罪我的,”那干部就回身拿来钥匙,打开了门。

果然,马亮已经喝醉了,正在办公室沙发上呼呼大睡。

陈子州走过去,用力在马亮肩膀上狠劲拍了几下,一边大叫马局长,可土酒太厉害了,根本叫不

醒。

“这怎么办呀,要不,找小刘,那个负责验收的刘科长?”吴雪梅焦急的道。

陈子州本想用点穴神功,帮他弄醒,可想想这事很着急,就是弄醒马亮也要解释半天,干脆先拿

回那张签字的纸再说。

“马局长醒不来,那麻烦你帮我们找到刘科长,我们有点急事,”陈子州就对那干部道。

“好,请陈书记跟我来,刘科长就在隔壁,”那干部就带着两人宠爱隔壁走去。

吴雪梅一眼就瞧见那刘科长靠在椅子上,酒气熏天地呼呼大睡,跑过去就抓着他的胳膊摇:“刘

科长,刘科长,你醒醒!”

“谁呀,没见我在睡觉吗?滚开!”刘科长被惊醒,迷迷糊糊地眯着眼睛,摇头晃脑的,以为是

手下的人,冲口就骂道,可是另外两个年轻人就围着看热闹。

吴雪梅啪的一下就重重地在他肩膀上拍了一掌,大声道:“刘科长,我们陈书记找你有急事,刚

才那个签字验收的材料在哪里去了?”

“啊,是、是陈书记啊,嘿嘿,不、不好意、意思,”刘科长一惊,急忙吞吞吐吐地道歉,想站

起来,可一屁股又坐了下去,明显醉的太厉害了。

陈子州按着他的肩膀,道:“你就说那签字的材料到哪里去了?”

刘科长打了一个饱嗝,手勉强抬起来虚空一指,道:“在,在小王哪里,林县长指示,立刻形成

报告上去,”话还没说完,又一头睡过去了。

“在我这里,陈书记,请问有什么事吗?”科室里那叫小王的道。

陈子州急忙问道:“报告打上去了?把报告给我看看。”

小王道:“已经打上去了,林县长的秘书刚才亲自过来拿的,说是对这样的民生企业要及时落实

,不能拖拉。”

哦,陈子州就跟吴雪梅面面相觑,动作太快了,现在,陈子州肯定林文光这是给自己一个圈套,

要拿把柄搞事了,而且还打了自己一个措手不及。

吴雪梅急忙道:“有一个数据出错了,请你拿出来,我们改改。”

小王从存档材料里抽出那份报告,就递了过去,吴雪梅飞快地翻出那张签字的原件,哗啦一抓就

撕烂了,道:“这个亩数有问题,才500亩,多写了300亩,麻烦你改过来。”

小王和那干部们就惊呆了,从未遇到这样大胆的事,那小王就着急的道:“可这是林县长和马局

长吩咐的,何况,那霉素已经复印一份送过去了。”

“你就改成500亩吧,事后,我向马局长解释,你放心,没有你的责任,谢谢你们了,我们快走,

”陈子州朝吴雪梅一偏头,两人就快速朝偶下跑去。

那秘书刚刚才去,应该是送到简庆林的办公室,林文光在哪里,两人可能正在得意忘形地哈哈大

笑呢,陈子州急中生智,立刻拨通欧平贵的电话,道:“欧大秘,兄弟现在有个急事,务必请你帮一把

。”

“什么事,陈书记你尽管说,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能做的绝不推诿,”欧平贵对陈子州是十分

敬畏的,他明白得很,陈子州发展比方长东以后还长远,所以一直地陈子州很客气,这样能够帮忙的机

会肯定不会错过。

陈子州道:“林文光秘书刚从林业局拿走了一份报告,那报告对我很不利,麻烦你先把他拦下来

,他可能去简庆林的办公室,欧大秘,拜托你了,我立刻就赶过来。”

“好,我马上就去,”欧平贵就意识到白家的狗犬对陈子州的斗争开始了,反正这事只是拦一下

而已,倒也牵扯不到自己身上,但这可是让陈子州欠了自己很大的人情,以后他上位了,自己就有了本

钱。

欧平贵丢下手中的工作,向方长东说有点小事,就急急忙忙飞快地小楼,刚下楼来,就看到林文

光的秘书张洪云手里拿着一摞文件,急匆匆地朝简庆林的办公室走去。

“洪云兄弟!”欧平贵朝他背后大叫一声,把张洪云吓了一大跳。

“欧大秘,嘿嘿,你找兄弟有事?”张洪云一看是欧平贵,急忙折返过来,对县委书记的秘书,

他可不敢怠慢,就满脸堆笑,表现出一幅谦恭听话的样子。

欧平贵一把拉着他的手,就朝拐角里拉,呵呵笑道:“洪云兄弟,来来来,我那里有新来的毛尖

,到我办公室坐坐。”

张洪云哪里受到过如此待遇,心里大喜,脸上就笑得很灿烂,道:“谢谢欧大秘,兄弟我哪敢蹭

您的东西,我那里有新来的碧螺春,我马上拿来孝敬你,不过,等我先把文件给林县长送进去,催的急

得很。”

“什么文件,哪有那么重要的,走走走,我们兄弟还分什么你的我的,坐坐就下来,耽误不了事

的,”欧平贵拉着他的手就不放。

张洪云就为难地皱眉道:“欧大秘,这文件真的很急,我去去就来,嘿嘿。”

说着,张洪云的手机就响了,还真是林文光的电话,他只得接了,嘴脸赶紧道:“是,林县长,

我马上就到,马上就到,”挂了电话,张洪云就陪笑道,“欧大秘,你看林县长在催我了,我进去就来

,马上要下班了,兄弟请你喝两杯去。”

“洪云兄弟,你着急什么呀,喝酒是晚上的事,来来,哥就问你一件事,”欧平贵硬是拉着张洪

云不让走,到了墙角,故作神神秘秘地问,“听说你在追政府办新来的美女杨巧,怎么样?”

张洪云就尴尬的笑笑:“哪有的事,人家老爸是人大副主任,我算哪根葱啊,欧大秘,你可别听

有些人瞎说。”

“你小子不老实啊,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有才有能,也是政府办堂堂秘书,你怕个啥,哥支持

你,给哥说个实话,搞上手没有?”欧平贵就故意扯着,尽量拖延时间。

张洪云这才嘿嘿笑道:“还真瞒不过欧大秘,我正在追,不过很困难啊,人家是大家闺秀,又是

高材生,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戏?”

“不行就死皮赖脸的,女孩子最怕这个,保证有戏,”欧平贵微笑着,心里却道,就你这小子,

没钱没才没样貌,还一副阿谀奉承的嘴脸,别个美女瞎了眼才会跟你演戏。

就在这时,陈子州带着吴雪梅飞快地跑上楼来了,一看见两人,就心知肚明地朝欧平贵使了一个

感激的眼色。

“哟,陈书记,你来了,快请到我办公室坐坐,”欧平贵故意道。

陈子州呵呵一笑:“欧大秘客气了,我今天是来找林县长有点是汇报一下,改日再来,唷,张秘

书也在这,我正要找你呢。”

“那你们聊,我先走了,”欧平贵就趁机溜了。

张洪云搞得有点糊涂了,怎么一下子这两个红人就来找自己了,急忙陪笑道:“陈书记你好,有

啥事情你尽管吩咐。”

“把你手中的报告给我,里面是关于我们春江镇金银花基地退耕还林补贴的事,有个数据错了,

要重新改一下,”陈子州也不客气,不容置疑地道,就向他伸手过去要。

张洪云惊得猛地把报告往身后一藏,林文光可是交代了的,这报告要赶紧送给他,谁也不能动,

就微微哈着腰道:“对不起陈书记,林县长交代了的,这文件要亲自送给他,要不,我去请示一下,你

跟林县长亲自说。”

“说个屁!拿来!”陈子州被林文光玩了这一手阴的,再也不想客气,就大声喝道,一下子就把

张洪云吓了一跳。

吱呀一声,就这时,简庆林办公室的门开了,林文光边走出来边大声道:“张洪云,你奶奶的,

早就说到了,怎么还不给老子拿来!”

啊,转过身,林文光才看到陈子州正拦着张洪云,顿时就惊愣得一呆,脸色就很尴尬,毕竟心里

有鬼,张嘴呆着就不知道说什么。

********************************************************************************

“拿来!”陈子州双眼如炬瞪着张洪云,根本不理会林文光,在他看来,林文光既然要搞事,那

自己也不必客气。

( 空房少妇 )

推荐热门小说空房少妇,本站提供空房少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空房少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中了林文光的圈套 下一章:又要来阴的
热门: 不朽神王 山村多娇 团宠不好当 庄稼地里的诱惑 时光旅行者 再生在机甲帝国 女人的背叛:一个美体师的奋斗史 炮灰Omega辞职不干了 破云2吞海 同萌会的一己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