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橘子

上一章:第54章 橘子 下一章:第56章 橘子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姜如羽自诩家里算是有点钱的,起码她从不会因为钱的事情烦心,想买什么奢侈品只要说一声就会有。

直至亲眼见到傅意家的房子,她才知道什么叫做有钱人。

还骗她说跟她家差不多。

姜如羽看着眼前那副法国大师的名画,是前两个月竞拍会上姜云智打算拍下来送给林巧妍做周年礼物的,结果横空出现个不知道是哪家的管家,以当场出价最高价五倍的天文字数拍下。

她对姜云智那天的话仍然记忆犹新。

她向来温和波澜不惊的爹,摇着头长叹,真想知道到底是哪家人扔钱跟扔垃圾似的,一副根本就不值这个价的名画居然能出这么高的价格买下来。

这家产迟早得给败光。

然后姜如羽就看见她的傅·把钱当垃圾扔·迟早败光家产·男朋友·狗男人·意,背着光朝她走来,面儿上挂着吊儿郎当的笑,到她面前伸出手。

“你可真慢。”

“我总要重新化个妆吧。”姜如羽将手放进他掌心,乖乖被他牵着往前走:“我今天可真的丢死人了。”

“没事。”他停下步子,空着的手亲昵地刮了刮她的鼻子:“只要是你,再丑我都喜欢。”

在傅家,姜如羽见到了帮了自家亲爹很多的傅老爷子,性子温婉对年轻人的世界充满新奇的傅妈妈,看上去沉稳内敛的傅爸爸,还有传说中的傅意的“堂哥”,也是姜云智的学生、咖啡店老板及自己原本的相亲对象傅玺。

傅玺见到她后先是一愣,而后恍然大悟地笑了,朗声道:“我那天就看出来了,这小妹妹肯定跟你有什么不一般的关系,原来是弟妹啊!早知道那天就跟我未来弟妹先问声好了。”

姜如羽呆了呆,被他说得有些不好意思,有些别扭地叫了声:“堂哥好。”

她这话说出来时正好被傅意的妈妈谢清澜女士听见,端着水果的谢女士步子猛地止住,诧异地问:“堂哥?”

姜如羽理所当然地点头:“我之前去过他的咖啡厅,傅意跟我说这是他堂哥。”

“……”

堂哥和始作俑者没忍住,噗笑出声。

“这两个小兔崽子逗你玩呢。”谢女士瞪了傅意一眼,指了指傅玺:“他是我大儿子,阿意的亲哥傅玺,玉玺的玺。”

姜如羽缓慢地眨眼,迷茫渐渐转化为不可置信和恼怒。

紧紧憋出一个咬牙切齿的笑,声音像是硬挤出来的:“哈哈哈,名字好特别。”

……

傅老爷子跟傅铮两父子几乎是如出一撤的样貌,虽然年纪大了,但傅老爷子看上去仍有当年掌管偌大一个财团的上位者说一不二心思深沉的气场在。

“爸,阿意把女朋友给您带回来了。”谢女士笑眯眯地向傅老爷子介绍。

傅老爷子正在跟姜云智谈话,闻言抬眸瞥了姜如羽一眼,嗓音听上去有些沉:“女朋友?”

望过来的眼神有些锐利,紧随而来的打量令她动都不敢动一下。

许久,傅老爷子收回目光,问姜云智:“云智,你有没有觉得我孙子这个女朋友有点眼熟,总觉得在哪见过。”

姜如羽被他盯得无所适从,这会儿听到这个话也没觉得有哪里不对,甚至还能分神去分辨傅老爷子的语气是不是对自己不太满意。

然后就听见她爹无比自然地接话:“嗯,是挺眼熟的,好像跟我老婆18年前生的那个孩子有点像。”

姜如羽:“……”

林巧妍:“……”

其他人:“……”

傅老爷子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他朝姜如羽招了招手,示意她过去。

姜如羽求助地望了傅意一眼,后者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笑容。

她只能硬着头皮站到老爷子面前。

又是一阵打量,不过这次很快,老爷子拍了拍身边的位子:“坐。”

姜如羽乖乖坐到了他身边,而后傅意也跟着坐了过来。

下一瞬,不断给姜如羽带来心理压力的老爷子目光瞬间变得柔和,拍了拍她的手,露出感动的表情来:“闺女儿,你长得真好看。”

姜如羽:“???”

没理会她过于惊诧的神情,老爷子连连点头,颇为感慨:“还好你出现在阿意的身边,不然我都以为阿意是个……你们年轻人怎么说的来着?”他顿了顿,想了一会儿,恍然道:“哦,盖!”

傅意:“……”

-

寒假统共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姜如羽和傅意也回到了生活的正轨,像一对普通的大学生情侣,每天上完课后一起吃饭或是约会,到了考试期一起去图书馆学习。

大二下学期,傅意离校,在傅老爷子的安排下回傅氏实习,两人过上了只有周末才能见面、宛如异地恋的生活。

到了大三,姜如羽没能坚持住自己的原则,成功被傅意骗去他从傅家搬出来后新买的房子同居,过上了没羞没臊的二人世界。

日子一天天过去,看似什么变化都没有,他们的生活无波无澜,循规蹈矩地往下走。

可以说,除了大三下学期那年,梁熙跟乔琛分手以外,一切都照着他们预想的轨迹在进行。

大三的课业是整整四年来最忙的,尽管姜如羽觉得还能应付,但也免不了会有身心俱疲的时候。

回到家时黑灯瞎火的,傅意还没回来,早上离开前放在桌上的牛奶没动过,盖着的煎蛋倒是不翼而飞了。

她脱了鞋,也没开灯,疲惫地倒在沙发上,给傅意发了到家信息后打算小憩一会,等他回来了再一起吃饭。

这学期有一科水课的论文过于变态了,一门就算是闭卷考试都应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水课,平时作业的论文查重率居然不能超过百分之十,让她足足在图书馆花了两天才勉强应付过去。

约莫着实在是累过头了,姜如羽没能等到傅意回家,就先沉沉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只觉得唇上覆了层温热柔软的东西,轻轻吸/吮着她的唇瓣。

她迷蒙地睁开眼,先是看见墙上的挂钟指向数字十,接着果然瞧见那双熟悉含情的桃花眼。

几乎是本能地,姜如羽伸出手环住他的脖子,懒洋洋地回应他。

结果她这一回应,事情就开始变得不受控制起来。

等姜如羽真真正正脑子清醒不再迷糊清晰感受到她现在在干什么的时候,人已经被傅意压在沙发上了。

唇上吻得难舍难分,手顺着衣摆往上摩挲,在她的腰腹间流连忘返。

姜如羽被他稍凉的指尖温度一惊,抖了一下,手按在他胸膛推他:“吃、吃饭先……”

“不想吃饭。”他声音喑哑:“想吃你。”

这时候她才隐约嗅到他身上漂浮着极为浓厚的酒气。

“你喝酒了吗?”手开始用力,她挣扎着起来:“我去给你煮醒酒汤。”

只瞬间又被他压回去:“不需要,我没有醉。”

额头抵着她的轻蹭,手伸回去,这次从腰间一直抚到背脊中央,摸到那块凸起,熟练地一挑,那块仅剩的布料崩开。

她浑身僵住,说话都不利索了:“傅、傅意……”

“嗯?”他抬眸,分明是做着最不清心寡欲的事情,泛着酒气的眼底却含着几分勾人的慵懒。

不是第一次了,从她答应搬过来住开始,情侣之间该有的动手动脚一直都会有。

每一次到了快无法控制的时候,他总是会主动停下,抱着她重重的喘息;她向来是放心他的,只要她不松口,傅意就绝对不会越矩。

可是这一次她委实不敢确定,因为以往的每一次,两人都是清醒的;但这一次,她明显感受到了他眸子里不一样的情绪。

占有欲。

占有,和,欲。

“你要不要去洗个澡?”她咬着唇,小声问他。

傅意没说话,只是手从后面绕到了前面,继续探索。

“傅意……”她被他的动作惹出了哭腔:“今天不可以……”

“有什么不可以?”他不知道到底喝了多少酒,说话时酒气喷洒在她脸上,浓郁熏人,手下力道却一分不减:“反正你只会是我的。”

她咬着唇瓣的力道下意识加大,在他指尖往牛仔裤里探时倏地用力,痛得她倒吸一口冷气,抽抽噎噎地往上缩,空出来的手试图去扯他的:“不行的……今天真的不可以……傅意你喝醉了……”

男人恍若未闻,往更深一处探去——

“我来姨妈了!!!”

近乎是惊恐的尖叫,如同给了傅意当头一棒,顷刻间清醒。

动作陡然停住,一寸一寸撤出来,眼神逐渐恢复清明。

喘息还未停下,虽然没有之前那般重,却是在提醒着两人,刚刚险些发生的事情。

片刻后,他起身,压着嗓子道:“我去洗个澡——”

傅意在浴室里待了半个钟。

姜如羽回了卧室,整个人都如同要烧起来了一样。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的。

大一那会儿,刚跟傅意交往的时候,她就知道,如果傅意一定要,她是愿意的。

可是现在不行,起码这几天不行。

一想起半个钟前两人亲密的触碰,羞耻感就从脚底冲上脑壳顶;姜如羽咬着唇在床上翻滚,正胡思乱想地兴起,熟悉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朝着卧室来。

她立刻停住动作,抱着被子,

几秒钟之后,被子被人一把掀开,她仰面躺着,对上他似笑非笑的眼:“刚刚吓到你了?”

姜如羽摇摇头,犹豫了下,又重新点了点头:“有一点。”

亲了亲她的鼻尖,他声音染上了点愧疚:“今晚被灌了很多酒,推脱不了……是我的不对。”

他换了居家的睡衣,没了平日穿着西装时的冷凛气质,这时候满心满眼都是她。

揉了揉她的发顶:“饿了吗?我去给你煮点吃的,你先去洗澡。”

她顺从地起身,像条小尾巴似的跟在他后面,跟着他进了厨房后,自己才慢腾腾地翻了衣服出来去浴室。

-

或许是因为这一次的失控,后来几天,傅意当真只有规矩的亲亲抱抱,偶尔摸一下这里那里,也能适可而止。

周五下午,姜如羽上完最后一节课,没有直接回家,反而是打车去了城南区。

到了店里,服务员将她提前几天就订好的拿给她之后,她又马不停蹄地赶回家,把蛋糕冻进冰箱,拎着早就买好的菜冲进厨房开始做饭。

平时做饭这种事情都是傅意做的,她也没有想到像傅意这种看上去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居然能把饭做的那么好吃。

两个人的份量不大,所以姜如羽也没有买很多菜,跟着视频把龙利鱼切好后拿去腌,然后再把番茄放进煮沸的锅里泡着。

等她手忙脚乱地弄好一切时,恰好听见玄关处的合门声。

“你回来了呀。”她手扒拉在厨房门边,探出一个脑袋来望着傅意:“很快就可以吃饭了!”

傅意脱下外套,随手扔在一边,闻言挑了挑眉,单手松着领带往厨房走:“你做饭?看来我要给我家厨房厨房做个体检才行。”

“哪有那么夸张啊?”她垮了脸,不高兴地挡住他的路:“你别进来,我现在把它炸了你再进来给它收尸。”

傅意笑出声来。

“怎么突然想着给我做饭?”他倚在门边看她笨拙地在厨房里炒菜。

姜如羽其实很喜欢傅意给她做饭,无论是西式还是中式,只要是他做的,她都特别赏脸。

她知道他肯定会问这个问题,也没藏着掖着,扔下锅铲关了火,蹦跶到他面前亲了他一口:“因为我男朋友今天23啦,我打算让你尝试一下做小公主的滋味。”

“小公主?”他嗤笑了声:“我可是个男人。”

“就是打算让你今天好好休息的意思。”她笑嘻嘻地把菜端出去:“反正意思差不多就行啦。”

其实也没有做什么特别的。

番茄龙利鱼,青椒炒蛋,打了个紫菜蛋花汤。

傅意在自家女朋友的期待下,夹了一块鱼肉咬了口,酸酸甜甜,带了点黑椒味。

他有些惊讶:“你是不是偷偷练过了?”

“没有哦,我这可是第一次做。”得到想要的答案,她心满意足地开始给自己夹菜。

除了紫菜蛋花汤稍微有些淡以外,另外两道菜都出乎意料地好吃。

饭后,姜如羽又主动去洗碗。

傅意没跟她争,嘴角噙着笑看她穿梭在餐厅与厨房之间忙上忙下。

身影轻快,莫名的欢乐,像个小傻子。

洗碗倒是很麻利,不过也才两个人的碗筷,十分钟就搞定了。

然而她从厨房出来时,傅意还没来得及叫住她,就又见她一溜烟地蹿回冰箱前,从里面端出来一个包装精致的小盒子。

“我给你订了个蛋糕。”小心翼翼地把蛋糕从盒子里拆出来,她开始捣鼓小盘子和蜡烛,嘴里絮絮叨叨:“唔……给你插一根蜡烛吧,23根太多啦……”

巴掌大的小蛋糕,精致又漂亮,份量不大,正好够吃完饭的两个人吃。

点完蜡烛,她蹬蹬蹬跑到玄关把灯给关了,然后凑到他跟前一脸期待地催促他:“你快许愿呀。”

应着姜如羽的要求,傅意在她柔柔的生日快乐歌中许了愿,吹灭蜡烛,看着她打开灯,给他切好蛋糕,心情也变得如她一般愉悦。

听着旁边的小姑娘为喜欢的甜食发出满意的赞叹声,傅意顿了顿,声音带着些许的调笑:“你想知道我刚刚许了什么愿吗?”

“我不想。”小姑娘眼皮子都没抬:“你要是说出来就不灵了。”

“不可能的。”他哼笑了声:“这个愿望是一定会实现的。”

他嗓音笃定,把姜如羽搞得有些迷惑,转过头来问:“为什么不可能?”

“因为我许的愿望很简单。”他伸手将她含进嘴里的发丝撩开,捏了捏她的耳垂:“我希望姜如羽小朋友可以快一点儿嫁给我。”

“喔。”她早就习惯了傅意时不时的骚话,更何况严格意义上这句话还算不上骚话,只是笑得见牙不见眼:“那可不一定,说不定过几天我就反悔了,一脚蹬了你。”

揉了揉她的脑袋,傅意嗤了声:“一天到晚就知道小奶狗,下次你看中哪个小奶狗,我就去把他的脸给刮花。”

两个人待在一起,时间偶尔会被拉得很长。

吃完生日蛋糕,看着姜如羽把桌子收拾干净,趁她路过时,傅意长臂一伸,将人拽进怀里,把玩着她的手臂,懒着嗓音问:“现在才9点,要不要陪你看电影?”

姜如羽向来是喜欢他陪她看电影的,傅意总是能够很认真的陪她看她喜欢的,就算他不感兴趣,也会认认真真看。

结果这回姜如羽摇头:“不看。”

“嗯?”他挺意外,缓了缓又不确定地问了遍:“真不看?”

姜如羽没回他的问题,反而是从他怀中坐起来,侧着身子睨他:“你忘啦,你今年的生日礼物我还没有给你。”

“还有礼物?”他扬起眉尾,凑上前亲了亲她的唇角:“我还以为就到此为止了。”

“不行的。”小姑娘格外严肃:“今天可是你二十三大寿,哪能就这么草草过了?”

“好,那我倒要看看你今年为我的大寿准备了什么礼物。”他笑。

环在腰上的手松开,傅意示意她去拿礼物。

谁知这小姑娘动也不动,沉默了几秒,忽的彻底掉了个头,面对面坐在他怀中。

“傅意,虽然我今天说过要让你做小公主,但这个小公主也不能完全不干活的。”她的神色比刚才还要严肃上几分,就像是在跟他谈论什么,国家大事。

“那我今天需要干什么?”他很配合地敛起表情,甚至还抱着她坐得更正了些,一本正经地问她。

小姑娘回家后一直在忙,还没能洗澡,身上穿的是黑色的露脐小吊带,贴着细长的腰身,包裹出优美的曲线和弧度。

也不知道是灯光问题,还是怎么地,这样再普通不过的一个问题,竟硬生生让她从腮帮子到耳朵根红了个通透。

傅意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什么。

但还没等他理清,小姑娘忽然动了。

她伸手环住他的脖子,将他往自己怀中,用力压下。

凑近他耳边,鼻尖触碰,唇瓣哆嗦着舔了舔他的耳垂,大着胆子说了两个字。

刹那间,傅意浑身上下的所有火气,都在这一瞬点燃,四处流窜,最后蹿上脑门,将他所有的理智烧得一分不剩。

作者有话要说:傅意:这个老婆看起来不太对劲?会不会是变种人来谋杀我……?

羽妹:所以你他妈到底做不做……?

下一章正文完结嗷,别等了你们赶紧睡吧~

(Weibo私全订记录再夸一下我,你里考完试写出来就发:-D)

(那啥,其实没有很想看我就懒得写了...毕竟我没啥技术...只能给你们搞点车尾气凑合...)

里里鸣谢!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夕颜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夏也 1瓶;

推荐热门小说橘子味喜欢,本站提供橘子味喜欢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橘子味喜欢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54章 橘子 下一章:第56章 橘子
热门: 史上第一混乱 他和她的猫 我在原始做代购 和女二手拉手跑了[穿书] 将嫁 大魔王等待向导的第九年 桃色漩涡 睡服BOSS:老公,躺下! 把老攻搞到手前人设绝不能崩 官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