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橘子

上一章:第48章 橘子 下一章:第50章 橘子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时隔一个晚上再次见到傅意,第一次让姜如羽产生了一种‘我是不是在做梦’的感觉。

出现在夹缝里的脸看着有些苍白,眉眼间皆是冷霜;寻常见她时常带着的笑意半分不剩,像是卸下了面具,露出了本来面目,面上只剩下骇人的阴翳。

姜如羽下意识就去扒他的手,拎着外卖袋子的手握成拳抵在门把手往回拉。

她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傅意。

谁知一触上他的手背,即被这冰凉的触感吓了一跳,手蓦地往回缩。

然而,就是这往回缩的短暂时刻,给了傅意空子,猛地一用力,彻底将她的门给拉开。

完整的他出现在她眼前,不仅让他看见了她狼狈的模样,也让她看见了他不堪的模样。

倘若姜如羽没记错的话,傅意这个人,无论何时在她面前出现,都是一副意气风发器宇轩昂的模样。

何时有这么令人心酸过。

方才门缝里瞧见唇上血色苍白,这会儿看着脸却是红的,不是那种有血色红润的红,看上去更像是被寒风剐地通红;全身上下就穿了件银灰色的衬衫和长裤,加之他本来就瘦,这时候更显单薄;头发有些乱,薄唇紧紧抿着,眼下青黑比她更甚,一贯含情的桃花眼此时冷得渗人。

“你……”

“姜如羽,我算不了。”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他的话成功止住了姜如羽的声音。

许久,她才喃喃出声:“什、什么叫算不了?”

“我们不能就这么算了。”他低哑的嗓音夹杂着风霜,咬着后槽牙说出了这句话。

见他这副模样,纵使姜如羽心肠再硬,这一刻也软了下来。

“要不……你先进来再说吧。”

事实证明一时心软让傅意进门这个决定就是个错误。

她甫一让开身子,就被傅意一把扣住,脚一伸将门合住,再把她紧紧抵在门上。

姜如羽觉得自己真是中了毒了,就在现在这种时刻,还能分出神想,怎么这人浑身都是冰的。

脑子里这么想着,不知不觉间便问出了口:“你在我家门口站了多久?”

两人的脸离得急近,傅意盯着她看了几秒,开口时带着自嘲。

“一个晚上。”

他语气极淡,像是想到了什么极其好笑的事情,短促地笑了一下:“姜如羽,你可真行,我还是第一次遇到敢让我干等一晚上的女人。”

“……我没有非让你等我。”她小声道,话里有略微的指责。

这句话成功让傅意憋了一晚上的火气再燃,他冷嗤一声,望着她的眼神冷如冰窖:“是老子贱的心甘情愿,行不行?”

姜如羽好不容易停下来的泪腺,在他这句话出来后,又隐隐有了要迸发的趋势。

从傅意出现到现在,他的每一句话都格外尖锐,每一句话都极其难听,不知道是不是她意会错了,好像还有隐隐约约的高高在上。

吸了吸鼻子,姜如羽说话间染上了哭腔:“你凭什么这么跟我说话啊?”

“我又没有对不起你。”

“是你自己要等我一晚上的,你没有手不会按门铃吗?”

“什么叫我真行?我到底做了什么你才能这么理直气壮地指责我?”

眼角渗出泪珠,挂在边缘要掉不掉的,让傅意更加烦躁。

可是骨子里的那份高傲,只会让他的情绪更加恶化。

他所有的第一次,所有从前不屑去做的、所有轻蔑的事情,因为面前这个女人,他都做了。

她现在问自己凭什么。

他气笑了,指尖轻浮地从她额头侧往下带,一直到下颚线,拇指贴着她的下颚骨摩挲。

“姜如羽,你是不是根本就没有心。”

指尖冰凉,顺着脸上的肌肤传进心脏,最后贴着她下颚骨打转时,将她脆弱的防护墙彻底击碎。

他极尽嘲讽的语气,居高临下的姿势,和咄咄逼人的态度,仅一句话,就让她本就处于崩溃边缘的那根弦,啪一声断了。

“我没有心?傅意你能不能讲讲道理?”

她气急败坏,又拿眼前这个男人无可奈何,只能逼着自己冷硬下态度。

“我们不过是交往了两个月,没有到现在这种要生要死的地步吧?”她竭尽所能地往外吐狠话:“你凭什么一副被我绿了好几年回来找我算账的样子?……”

姜如羽不敢看他越来越冰凉的眼神,可再开口时还是没忍住,崩溃地闭上眼,抽抽噎噎道:“我一点都没有心安理得,一点都没有……你知道吗,昨天发现那个人是你的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就像是供人玩笑取闹的小丑,我觉得我跟带我过去的那个网红一点差别都没有。”

“我喜欢了你那么久那么久,高三到现在,那么久……我从来就没有那么喜欢过一个人,可是你就给我一种,我不过是你,一时兴起所以才想,耍些手段得到的战利品的感觉。”

泪水噼里啪啦往他手上砸:“我想及时止损的,我真的想及时止损的,可是你今天为什么要来找我……为什么要等我一个晚上……为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还要凶我?”

她哭得难受,原本就肿的眼皮此时更是红得吓人,手指蜷缩着,就连阖着的眼睫毛都在抖。

傅意满腔的怒火早在她提到高三时就如同被戳破的气球,一秒瘪了气,看她如今委屈至极的模样,只觉得心都揪了起来。

“……”他叹口气,微低了头,唇落在姜如羽额间,凉意未褪去的触碰令她不禁打了个哆嗦。

“我……没有想凶你。”

“我也没有在玩弄你感情的意思。”

“如果我真的只是把这段感情当成玩的,我现在就不会来找你了。”

听到这里,姜如羽倏地睁开眼,看见了他眼底恼意未完全褪去的万般无奈和复杂。

他将她拢进怀里,头埋进颈窝,沉默了许久,闷闷的声音才传进她耳里。

“我不敢给你打电话,也不敢给你发短信。”

“是不是挺可笑的,我也觉得自己特别可笑。”

“我怕你一接电话,就会冷漠的对我说。”

“傅意,我们已经结束了。”

“以后都不会有开始了。”

他的声音低地不能再低,透着些许的卑微。

“我以前是交过不少女朋友,可是真心以待的,只有你。”

“昨天是我错了,我不应该说气话的。”

“小羽,不分手好不好。”

他不知道原来高中她就对他动了心。

不知道她原来喜欢了自己那么久。

他现在觉得自己就像个混蛋。

怎么可以,这样对他的小姑娘。

如果知道有今天,他当初一定不会这样骗她。

不会一而再再而三找借口为自己圆谎。

一定会,从见到她的第一面起,就好好爱她。

爱他的小姑娘。

爱姜如羽。

只要是她,什么都可以。

-

姜如羽把煮好的热水倒进杯里,端给傅意,想了想,又去姜云智的衣柜拿了件外套出来,打开了客厅的暖气。

她走到鞋柜上拿回自己的手机,正巧看到被她扔在地上的外卖袋子,于是问他:“你吃早餐了吗?”

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人家都在她门前站了一晚上,哪来的时间吃早餐?

果不其然,傅意摇了摇头:“没吃。”

她打开外卖软件:“那我再叫一份?”

傅意又摇头:“不用了,外卖太慢了。”

“那……”姜如羽把手中的外卖袋放在他面前:“你吃这个吧,我等就行。”

有了暖气,傅意看起来终于像是回了血色,他把外卖推回她面前:“你吃吧,我不想吃东西。”

“不吃早餐会得胃病的……”她脱口而出,抿了抿唇,扔下句“那你等等”后,转身进了厨房。

傅意靠着沙发背,疲惫地合上眼,没一会儿,果真听到了热锅的声音。

他也不是没睡,靠着墙壁还是能睡一小会;只不过姜如羽家的楼梯口窗户很大,不知是不是坏了,合不上去,冷风一直灌进他裸露在外的脖颈,再从脖颈钻进身体里。

冷得他睡不着。

也怕,自己睡着了,就会错过她离家。

舔了舔干燥的下唇,傅意又喝了口热水。

真是栽在这小姑娘手里了,他想。

约莫过了十分钟,姜如羽端了碗热腾腾的面条出来。

她把面条放在傅意面前,打开了外卖盒,把里面的皮蛋瘦肉粥和咸鸭蛋拿出来,问他:“你要吃哪一个?”

傅意不可置否地用下巴指了指面条。

挂面没煮开,糊在一起,里面下了个鸡蛋和午餐肉片,汤的颜色略深,看得出来她是第一次下厨。

他挑了几根夹进嘴里,满口都是酱油味。

“好吃吗?”姜如羽坐在他旁边,一瞬不瞬地凝着他,看上去有些紧张,说完后自己又觉得不太对,换了个说法:“能吃吗?”

他用力咽下糊成一团中心有点不熟的面条,点头:“好吃。”

就是太咸了。

好像还没熟。

思忖片刻,傅意还是没憋住,善意提醒:“以后还是我煮给你吃吧。”

“……”姜如羽即刻俯身去抢他手中的碗:“你别吃了,你喝粥吧。”

他眼疾手快地把碗往旁边拿,举高了,确定她够不着后,才含笑道:“我不是说面条难吃,是舍不得我老婆沾阳春水。”

姜如羽不动声色地把身子缩回去,小声道:“我不是你老婆……”

听到这话,傅意高举着的手缓缓回伸,而后将碗放在桌上。

他侧过身面对着她,默了默:“我以为我们说清楚了。”

明明刚才他尝试着亲她,她都没有把自己推开。

还问自己要不要先进来休息一会。

他以为这就是默认的意思。

“是说清楚了……”她声音很轻,垂着眸:“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现在脑子有点乱。”姜如羽撇开头,看着墙上的挂钟,嘀嗒嘀嗒过了五下,轻呼出口气:“能不能给我考虑一下?”

“多久?”他问:“我在这里等你。”

姜如羽:“我不知道。”

说完这句话,客厅再次陷入沉默。

初晨的阳光透过纱窗,一点一点为客厅镀上颜色,打在墙上、时钟下方,是金黄而淡的光影。

一片静谧中。

她的衣袖倏地被人捏住,轻扯了扯。

然后听见他略显卑微和嘲意的嗓音,轻柔地。

“就当可怜一下我,可以吗。”

作者有话要说:唉意哥可太惨了。

对不起大噶里里看不得他们分手超过两章,写这两章的时候我自己都挺难受的,就当提前看个甜饼吧毕竟霸总乔那本他们就要分手几十章了qwq

我还是希望我滴文给我读者带来的都是美好qwq

今天抽5个小可爱买咸鸭蛋

谢谢宝贝儿们的营养液qwq

solar 5瓶;莹酱不加糖 3瓶;

推荐热门小说橘子味喜欢,本站提供橘子味喜欢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橘子味喜欢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48章 橘子 下一章:第50章 橘子
热门: 黑卡 我被三日抛男友包围了 偷花小神医 百年家书 女心理师之江湖断案 病娇狐仙别黑化 气运之子的炮灰师兄 折兰勾玉杏向晚 再见野鼬鼠 和渣前任她姐HE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