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橘子

上一章:第46章 橘子 下一章:第48章 橘子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南方的冬日是湿冷的,虽然没到下雪的程度,准确来说应当是几年都见不到一次雪,尽管太阳依然高高挂在空中,但深入骨髓的冷意仍是无孔不入,伴随着空气从四面八方钻入裹得严实的身体中。

包厢里开着空调,暖气顺着排气孔蔓延至整个房间,不一会儿便让人觉得燥热。

傅意进包厢时顺手脱掉了自己的大衣,随手搭在沙发上,在桌上拎了瓶酒后没骨头似的瘫在沙发上。

没一会儿,乔琛把手上的牌扔给别人,也拎了瓶酒在他身边坐下:“女朋友查岗?”

“嗯。”他跟乔琛碰了下瓶颈,仰头喝了一口。

“怎么?”乔琛笑了笑:“心情不好?”

“没。”傅意垂头看着来电记录好一会,顿了顿,问:“她跟我说在海湾城,但是那背景音乐挺耳熟的……”

摸了摸下巴:“好像在哪间酒吧听过?”

“去海湾城录制视频?”乔琛想了想:“好像商场偶尔放酒吧的音乐也正常吧?更可况她们还是去拍视频的,什么背景音乐都有可能。”

傅意没吭声,若有所思了一阵,起身往牌桌那边走:“去跟他们玩两把。”

晚餐是在会所里吃的,吃完后一行人又玩了会牌,而后直接去了以前聚会时常去的酒吧“肆”。

这家酒吧年头不小了,是他们圈子里一个朋友玩票开的,完全按照他们几人的喜好装修,不计盈亏,实行会员制,只能由会员带新会员进。

吧里的多的是站台,卡座不多,但一圈卡座也能坐下十来个人。

各种酒都叫了一圈,片刻后,那帮二世祖叫的公主来了。

傅意刚好坐在正中间,一边把玩手机一边听着这帮子人抱着女伴吹牛逼。

几口酒下肚,他听见有人问:“乔琛去哪了?”

另一人笑道:“这要问意哥。”

傅意耸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有人开了个头,很快便有人接着话头开他玩笑:“意哥这段时间是怎么了?这几年跟我们出来时都斋地一批啊。”

“嘿,你可别说,这段时间我连叫都叫不出他来。”坐在傅意身边的是酒吧老板孙期昀,拍了拍傅意的肩膀,手指往侧前方舞台一指:“我让经理今天请了几个小网红来助兴,待会让她们过来打声招呼,你看看有没有能看上的?”

傅意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几个大概二十出头的女人站在台上,其中几个背对着他们不知道在干什么,另外个正跟经理在手舞足蹈地比划。

他并不感兴趣,象征性地瞥了眼后道:“以后这种事不用预我,我有女朋友的。”

这话一出口,在场人接连开始吹口哨起哄:“什么时候找的女朋友?怎么都瞒着兄弟几个?”

“我就说,怎么今天临江迪王明知道要蹦迪还穿这么正经,原来真是从良了啊?”

“行,既然意哥从良了,待会那几个里面最漂亮可就归我了。”

傅意随口应了句,桌上有人组织牌局,叫了他一声。

他随即往前靠了靠,等人洗牌发牌间隙,孙期昀凑过来,好奇地问:“真吃斋了?有女朋友也可以浪的嘛。”

“不浪。”他接过牌,看都没看孙期昀一眼,懒散地倚在桌上。

“走心了?”孙期昀讶然。

“嗯。”

这真不怪他大惊小怪,他们这帮子人除了乔琛身份特殊行事低调以外,谁不是随心所欲?网红模特明星天天换着玩,从来不见谁真走过心。

孙期昀了然,拿起桌上派好的牌,换了个话题:“听他们说去年我被我爸扔去澳大利亚那段日子,你老马失蹄了?”

傅意先是茫然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才想起来,冷嗤了声:“乔琛这狗东西给我下套。”

“你失手可真是千百年难得一见。”他兴致勃勃地问:“你们赌什么了?”

修长的手指捏了几张牌甩出去,傅意语气不咸不淡:“输的人去给一高中生做家教。”

“哦,做家教啊。”孙期昀点点头,看了眼手中的牌,正准备规划规划顺序时猛然反应过来什么,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站起来,惊恐地重复了一遍:“做家教?”

整个卡座被他这一巴掌给拍懵了,听见孙期昀的话后,十几个人眼神齐齐聚在傅意身上,搂着女伴的连情都不调了,接了一半的吻硬生生停下。

“……”傅意睨了他一眼,接着跟没事人似的,从手中抽出两张牌来:“一对三。”

……

网红给她们买了款式相差无几但颜色不同的队服,是她们前几天一起去挑的。

跟傅意打完电话后,白鲸把她那套递过去:“赶紧把衣服换上吧,我们要先上去拍特辑。”

她接过拆开,拿出里面的衣服抖了抖,目光忽的滞了下,问白鲸:“我买的不是中码吗?”

白鲸茫然:“是啊,怎么了?”

她摇摇头,到换衣间换衣服。

结果把衣服套上去以后,果真应证了她的猜想:上衣短了一截。

黑色的背心这会儿穿在她身上压根就不是露脐,而是跟胸衣的长度差不多,只稍稍长了一点点。

短裙也短了许多,是一蹲下就会走光的长度。

思忖片刻,姜如羽跟其中一个比她矮的UP主换了裤子,因为其他几个的上身体型跟她不是那么地相像,且大家的衣服都是自己选的,不太愿意同她换,姜如羽只能就着这个长度硬套;好在大家还一齐买了一件飞行员夹克,拉上拉链后能遮掉露出来的所有部分。

只不过等上台时,她还是必须将拉链拉开,露出里面的背心。

今年的新年特辑,几个女孩子意见一致地拼了好几支男团舞,演出的则是选了欧美那边一首比较嗨的歌曲。

拍新年特辑时她们因为身高不一,动作不是很齐,再加上要补拍中近景和特写镜头,反反复复拍了好多遍。

最后一遍结束,姜如羽只觉得浑身上下的力气都没了,跟着看了一遍全景的视频,独自一人先回了化妆室休息。

在里面跟梁熙大概聊了半个钟,又打了半个钟游戏,网红回来叫她们一起上台。

“肆”里没有舞池,在后台等待时,姜如羽瞥了一眼台下,大部分人都拿着酒在站台边舞。

心里感叹了句,肆不愧是上流圈里有名的酒吧,就连买站台的人看起来都比Sky Garden那边有逼格。

台上一歌星接连三首歌嗨完,趁着灯光暗下,姜如羽跟着大家一起小跑到台上。

中间走位的空隙她们排了个动作来引燃氛围,果不其然,她们将夹克脱掉一半时,尖叫声此起彼伏;当她们甩外套时,几乎全场都沸腾了。

场面上一嗨,除了她以外,台上几个女孩子也嗨了起来,动作做得比排练时要大、要有激情地多。

倒是姜如羽,外套甩掉时,尽管开了暖气,可倏然间传来的冷空气让她直打了个哆嗦,裸/露在外的皮肤全起了鸡皮疙瘩;有时眼神不可避免地往台下看,总会想他们会不会觉得自己穿得十分不知廉耻。

她人生中就没有在台上这么尴尬过,就连笑容,都相当僵硬,像是有人拿着枪逼她笑出来一样。

好不容易熬到下台,姜如羽想着迅速冲回化妆间换衣服,谁知还没走出后台就被酒吧的经理给叫住了。

“小然。”他叫了声网红的名字:“孙少让你们下台后去找他。”

小然脸上即刻露出兴奋的笑容,忙不迭地应下:“我们现在就去。”

“等等——”姜如羽哪里有心思去见什么‘孙少’,急忙叫住经理:“我可以不去吗?”

经理回过头,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孙少吩咐的是所有人都要过去,建议您还是亲自过去比较好,免得让人押过去太难看。”

无奈之下,姜如羽只能跟着小然她们一起往卡座那边走。

“经理刚刚说的什么‘孙少’是谁?”

经理和小然走在前头,姜如羽跟在白鲸身边,悄悄问道。

白鲸:“我也不太清楚。”

她望了一眼前头,附在姜如羽耳边耳语道:“听说是小然的男朋友?不过你也知道,他们这种有钱人找网红,就是图个新鲜而已,哪会真当做女朋友?”

姜如羽点点头,心里大概有了个底。

经理将她们带到一桌靠里的卡座,冲着捏着牌坐在中间的男人恭敬地喊了句‘孙少’。

姜如羽抬眸看过去,被称作‘孙少’的男人穿得一身花里胡哨的名牌,左边一人搂着个穿着艳丽的公主,右边的男人垂着头把玩着手机,面前扔了一桌的牌;他头上的灯光被孙期昀遮了大半,看不清面貌,只能看见他嘴里咬着根烟。

见到孙期昀,小然脸上堆出灿烂的笑容贴上去:“昀哥,我还以为你今晚不来了。”

孙期昀粗鲁地推了把还在跟公主调情的男人,给小然腾出个位,尔后嬉笑着问她:“这些都是你朋友?”

“是呀。”小然接过他递来的香槟,用腻死人的撒娇语气道:“是我姐妹叫来的,有几个还是A站舞蹈频道的扛把子呢。”

说完,小然朝着她们几个招手:“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也是‘肆’的股东,你们叫他孙少就行。”

孙期昀朗声笑道:“既然是小然的朋友,那酒都是我的朋友,都坐下吧,今天你们的消费都由我包了。”

姜如羽拘谨地跟在白鲸身后,紧紧拽着她的手,掌心都渗出了汗。

她很不喜欢这种场面,也很讨厌这种应酬,要不是被经理那句话给吓到,这时候早就逃跑了。

只可惜事与愿违,她眼睁睁地看着其他几个女的插着卡座里的空子坐下。

她和白鲸躲在最后,这时候想走也走不了,只能硬着头皮跟着往前。

然而,就在白鲸拉着她的手准备坐下时,桌上忽的有人调侃似的叫了声:“意哥,我看阿昀她女朋友带来的妹妹们人又漂亮,舞跳得也好,真没一个能看上眼的?反正女朋友不在,偷个腥没关系的。”

不等他回话,那人突然站起来拍了拍手,对着桌上几个人道:“给大家介绍一下咱们圈里——”

一声闷响。

他的话戛然而止,没能介绍出个所以然来。

咬着烟的男人将手里的酒瓶重重往桌上一砸,掀起眼皮淡漠地瞥了他一眼,话语间透着极重的不耐烦:“老子偷你妈的腥?”

边上。

姜如羽听着这嗓音有些耳熟,可说话的语气和态度又莫名地陌生。

她下意识抬眼望去,恰巧一束灯光自舞台那头转来,打在男人身上,将他脸上的每一个部分都照的格外清晰。

作者有话要说:狗男人完了。

那啥我嗦一下,狗男人掉真正的马不在这里,之前评论区有猜出来的,不过也很快了,就这个寒假的事儿。

里里鸣谢!

00姐姐 14瓶;莹酱不加糖 4瓶;

推荐热门小说橘子味喜欢,本站提供橘子味喜欢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橘子味喜欢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46章 橘子 下一章:第48章 橘子
热门: 相遇 我欲天下 小狼狗只想混吃等死 山楂树之恋2 假正经男神 穿成被影帝抛弃的炮灰 梦的衣裳 竹书谣 白莲花校草alpha装O后[穿书] 忘川茶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