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橘子

上一章:第43章 橘子 下一章:第45章 橘子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傅意是不知道姜如羽在房间的,见了人后,擦头发的动作顿住,表情略显迷茫:“你怎么来了?乔琛呢?”

“他来我房间找熙熙了。”姜如羽老老实实答道:“然后熙熙就把我给赶出来了。”

“那刚刚给我送衣服的也是你?”

“嗯。”

姜如羽看着他走过自己身边,到梳妆台的抽屉里拿了吹风筒出来。

她默了默,问他:“傅意,你不遮一遮吗?”

“遮一遮?”傅意刚扯下脑袋上的毛巾,闻言疑惑地转过身,下意识地把毛巾拉开遮在自己胸前:“这样吗?”

还没等姜如羽回答,他又自言自语地摇摇头:“那也遮不住啊——”

瞟了她一眼:“你还是能看到我的肉/体。”

姜如羽:“……”

她一点也不想看,谢谢。

姜如羽着实有些郁闷。

她觉得今天一整个晚上自己都在被傅意调戏。

她觉得自己不太甘心。

她决定调戏回来。

“……傅意。”她盯着他浑身上下打量了半晌,视线突然在他的胸肌上停住,有了灵感,叫了他一声。

“嗯?”傅意拿起搁置在桌上的吹风筒。

“你不觉得你这个毛巾裹在胸上。”姜如羽认真地点评:“就有点像女孩子的内衣吗?”

傅意“???”

她又打量了一圈,略显嫌弃地补充道:“就Z杯吧,我觉得不能再小了。”

傅意:“……”

这小姑娘,可真是,什么都敢说。

“很闲?”他懒懒斜她一眼。

“废话,乔琛抢了我房间。”她愤愤不平地拍被子投诉:“说不定还占了我的床位!”

她刚才是被梁熙连推带拽拖出去的,就差关门时给她补一脚了。

傅意拿着吹风筒在她身边坐下,就着床头的插座插上电,见小姑娘激愤拍着被子的模样着实可爱,忍不住逗她:“那你想不想报复他?”

“怎么报复?”姜如羽满脸好奇。

他勾起唇角,屈起食指朝她勾了勾,示意她凑过去。

姜如羽刚凑过去,就听见傅意说:“你睡他的床,让他今晚没床睡。”

姜如羽‘啊’了一声。

睡乔琛的床,那不就是——

跟他睡一张床?

“你可做梦吧。”姜如羽面无表情地坐回去:“他怎么可能没床睡?我房间是双人床。”

“你清醒一点。”傅意好心情地提醒她:“第一天交往的情侣哪有睡一张床的?乔琛不是躺地板就是睡厕所。”

“好像是这个道理。”姜如羽缓慢地眨眨眼,语气可劲儿无辜:“那你今晚打算躺地板还是睡厕所?”

“……”

傅意平静地把吹风筒递给她:“我的女朋友可以帮我吹头吗?”

“你是小朋友吗?”姜如羽无语地望着他:“是手不够长摸不到脑门还是怎么地?”

“我手断了。”小朋友非常理直气壮。

她接过吹风筒,半跪在他身后,十分忍气吞声地给他吹头发。

心里默默腹诽,今晚他来救她了,就当给他个福利什么的。

傅意头发短,很快后脑勺和头顶就吹完了。

她按了暂停键:“你转个身,我帮你吹吹前面。”

他听话地转过身,任她摆弄自己额前的碎发。

手指时不时抚过额头,带来微凉的触感,让人心痒地起鸡皮疙瘩;因着姿势的关系,两人靠得极近,他的鼻尖顶着她的上衣,能闻到淡淡的沐浴露香味。

“你用的什么味的沐浴露?”他又闻了闻,没闻出来。

“气味实验室的柑橘味沐浴露。”姜如羽手指轻轻拢着他的头发,检查还有没有地方没吹干:“初中的时候试过一次,觉得很喜欢,然后就一直用这个了。怎么了,你不喜欢这个味道?”

“没有不喜欢。”正好姜如羽收起了吹风筒,他双手撑在身后,姿态慵懒:“很好闻。”

她下了床,穿着他的拖鞋,将吹风筒放回梳妆台的原位,想了想,问他:“要不要看电影?”

这家酒店的电视屏幕还挺大的。

“好啊。”他欣然答应。

姜如羽就着里面自带的电影选了许久,最后挑了一部集惊悚喜剧《忌日快乐》。

这部电影讲的是美国的一个大学生不停地重生在自己死去的那一天,只有找到凶手才能破解这个局面,重新开始她的人生。

故事梗概挺简单的,姜如羽本来也不算太害怕鬼片的人,更何况这部片子也不算恐怖,只是氛围渲染地比较阴森。

她和傅意两个人缩在床上,盖着同一张被子,关了灯,只剩电视屏幕在亮。

这个位置和地方确实是暧昧了点,姜如羽刚开始还觉得不太自在,结果电影开场没几分钟,整个人都被剧情给吸引过去,就连自己跟傅意躺在一张床上都没能让她有什么别的想法了。

傅意倒也没打扰她,安安静静地陪她看电影。

电影很快过了三分之二,女主角开始跟父亲吃饭,也发现了自己的心意,就差抓住凶手结束这一切了。

姜如羽原本是抱着枕头靠在床头上的,保持了一个多小时没动过,她觉得有点累,想把枕头放回背后。

结果刚一侧身,就瞧到明明刚才还同她一起靠在床头的傅意不知何时滑落下去,看样子已经睡着了。

睡着后的傅意少了平日里的懒散和吊儿郎当,鸦羽似的眼睫毛垂下,看上去比大多数女孩子的还要长;他面向她的腰侧,规规矩矩的睡姿,就连呼吸都是细微绵长的。

他极为乖巧的样子,令她的心瞬间便软地不像话。

轻轻拂开他的碎发,她在他额间落下轻轻一吻。

“晚安,男朋友。”

-

当晚姜如羽睡得极好,一夜无梦,直接到天亮,然后被没拉上的玻璃窗外的光亮照醒。

“唔……”她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打算伸个舒服的懒腰。

谁知懒腰还没伸到一半,手臂就触上了什么毛绒绒而柔顺的东西。

她浑身一僵。

毛绒绒似乎是被她这一手臂给打醒了,往她这边拱了拱,紧接着她的腰骤然间搭上个温热的长条的东西——

姜如羽一个激灵,差点没屁滚尿流地从被窝里爬出去。

为什么说是‘差点’。

因为她给人抱了回来。

“现在才几点?”许是刚醒,男人嗓音沙哑,格外的性感有磁性;他另一只手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才七点呢,再睡会。”

脑子逐渐清醒。

姜如羽任他搂着自己,整个人都呆滞了。

昨天他们干嘛了来着?

难道不是看完电影以后,她就回房间找梁熙睡觉了吗?

可无论她有多努力地搜刮记忆,都没能找到自己昨晚回隔壁房的片段。

倒是记得她跟傅意窝在床上,然后她发现傅意睡着了,然后她亲了他一下,然后……

然后她好像因为太困,爬不回隔壁,倒头就睡了……

姜如羽的表情有点一言难尽。

她觉得这个事态的发展不太对劲。

明明说好不要跟他睡一张床的。

怎么就。

这个进展好像有点快。

还不到两个月。

就睡在一张床上了。

姜如羽有点头皮发麻。

深吸一口气,她轻轻推了下再次睡过去的男人:“傅意。”

没醒。

“傅意!!!”姜如羽又推了下。

这回他终于悠悠转醒。

睁开眼,一双漂亮的桃花眼里闪烁着迷茫和不耐烦,在起床气就快发作时,他看清了眼前的人,一肚子火气顷刻间憋了回去。

他往前挪了挪,凑上她面前,轻吻了下,惺忪着睡眼开口:“早安。”

“……”心脏柔软的那一块瞬间塌陷,姜如羽讷讷回道:“早安。”

“还想睡吗?”他指尖触碰她的脸,半张着眼眸,随即打了个哈欠。

姜如羽:“不是很困了。”

长臂一揽,她被他按在胸前,他慵懒的声音响在耳侧:“再陪我睡一会。”

很快,头顶上的呼吸变得均匀绵长。

姜如羽靠在他怀中,听着他心脏十分有力、存在感极强地跳动。

像是在宣告,是在为谁跳动的一样。

算了,她想,放纵就放纵吧。

反正自己也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人。

……

再次醒来已经是上午十点半了。

姜如羽这次是被饿醒的。

手在床头柜上胡乱摸了一把,划开屏幕,最上面的就是梁熙的微信。

【你们起床没?】

【要不要跟我们去吃早餐?】

时间显示是九点半。

抓了抓头发,她从床上坐起来,这才发现旁边不知什么时候空了。

被子被掀起来一块,她伸手摸了摸,凉的,应该起床有一会儿了。

又打了个哈欠,姜如羽翻身下床,决定先洗漱完再去找他们。

她昨晚嫌麻烦没洗头,刷牙时对着镜子里乱蓬蓬的自己有点看不下眼,于是随手揪了一撮放在鼻子前闻了闻。

女人果然是不能超过两天不洗头的。

冲进淋浴间对着脑袋一阵稀里哗啦,当她裹着毛巾出来后,发现房间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三个人。

梁熙和乔琛坐在窗边的小椅子上谈情说爱,傅意站在床边,看见她从浴室里出来,自动自觉去梳妆台前拿了吹风筒出来:“过来?”

姜如羽自然是知道他打算做什么,只不过梁熙和乔琛都在这里,她略微有些不好意思,到他面前后小声说:“我自己来就行。”

“不饿?”傅意痞气地笑了下,把早上打包的早餐拎到她面前:“你吃,我帮你吹。”

“我可以吃完再吹的。”她坚持道:“我这头发也没有很着急干的意思。”

“行。”傅意对着镜中的她抬了抬眼皮,把吹风筒放回了桌上:“你要是害羞就算了。”

金属吹风筒与木质桌子相撞,发出一声脆响。

作者有话要说:呜呜呜大噶我家鸡鸡老师开新文了!有兴趣的宝贝去看看呀!!

《白夜甜》by宠袂

用朋友的话说,沈家铭要什么有什么。

颜值爆棚还多金,家里给的生日礼物是全市最豪华的网咖,连养的猫都身价几万。

就是野性难驯。

并且搞不明白一个问题——

女朋友是什么。

直到巡礼市的某个夏夜,晚风微凉。

月光倾落,梨树兀自轻摇慢晃,团团花苞像一盏盏小月亮。

他的猫儿在网咖门前溜达,为他引进来一个小姑娘。

一个看起来很丧很丧、小狐狸似的小姑娘。

后来,会考完后,列锦被小姐妹叫去职高玩呲水枪,不小心呲了沈家铭一身水。

明明什么脏东西都没有,却被他逼着洗校服。

列锦有点委屈,把沈家铭校服带回家。

却看见上面写着丑丑的四个字。

——“我喜欢你。”

推荐热门小说橘子味喜欢,本站提供橘子味喜欢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橘子味喜欢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43章 橘子 下一章:第45章 橘子
热门: 大国医 撒娇第一名[快穿] 我在星际养熊猫 强占:女人猛于虎 大叔好凶猛 玉氏春秋 小教师的亮丽青春 雀登枝 山村风流:娇娘很疯狂 荒野求生直播间[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