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橘子

上一章:第38章 橘子 下一章:第40章 橘子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个打击对于傅意来说无疑是比较沉重的。

这是他第一次,被人问候自己,是不是个姐妹。

超越了他有史以来的记录,比跟人打架时被人用最脏的话国骂还要有力度。

他犹记得上初中那会儿,他妈领着打架被投诉的他回家时对他说过的话。

那时候她刚怀傅意时可高兴了,那会儿还不能投机取巧去验性别,见肚子里安安静静,不踢不闹,心里想着这一定是个女孩儿。

结果等他们把公主床和粉粉嫩嫩的娃娃装买好了,把肚子一剖——

怎么又是个带把的?

不过傅意小时候倒是秉承了还在妈妈肚子里的性格,大抵是因为懒,不会同院里其他同龄小男孩一样拿着模型假装电视剧里的角色打打杀杀,觉得人生值得就是睡。

小傅意模样生的好,五官精致,小鼻子小嘴水灵灵的,初见雏形的桃花眼笑起来会眯成一条缝,加之小孩儿年纪小不一定分得出性别,偶尔抱出去逛街时会给人叫成妹妹。

那时候的傅妈妈还是能偷着乐的,甚至还在他不懂事儿时尝试着给他穿蓬蓬裙拍照。

后来傅意上了幼儿园,傅妈妈因为工作在国外待了挺长一段时间,等她回到家后,她漂漂亮亮闹起来也只是小女童玩闹程度的儿子不知怎么了,像是性别意识觉醒地比常人要更加迟缓似的,终于也开始拎着把宝剑追着家里的狗子鸡飞狗跳打打杀杀了。

以前还处在婴幼儿时期,傅妈妈无意中夸他长得像个小姑娘时,小傅意是没什么意见的,开心的话还会给傅妈妈展露出一个漂亮的笑容;自那次出差回来之后,小傅意再也听不得自己说他像个女孩子。

开始渐渐野成了小男孩儿最凶猛的样子。

其实真正的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

傅意记得那时班里半大不大的男生特喜欢围着他,说他娘娘腔,像个女孩子一样眼睫毛可长;他们取笑他,推搡他,伸脚绊他,有时候还会藏他的作业。

其实他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懒得在跟他们一起打闹,喜欢在自己的座位上睡觉,或是做点别的事情,觉得他们像个智障似的玩些觉得自己好像很特立独行实际上幼稚得要命的玩闹,跟傅妈妈带他去看的马戏团里的小丑没什么区别。

他倒也不是个安静的主,就是这些个小屁孩,玩闹起来的时候真挺傻冒的。

反正他是没什么兴趣同他们一起,围在走廊里假装自己是奥特曼,逮着另一个假扮小怪兽的同学玩‘奥特曼版过家家’的。

然而有些事物尝多了是会上瘾的。

就像烟草,抽着抽着,瘾就上来了;或者说是毒/品,有了第一次的经历,以后只会用的越来越多。

当然也不算是觉醒地十分缓慢,也就短短上了一个幼儿园的时间,傅家多了个日天日地的小霸王。

当他发现自己一拳就能让人家闭嘴的事情真没必要一遍又一遍跟人解释时。

当他发现从前围着他喊他娘娘腔以增强自己优越感的幼稚男孩涕泗横流喊自己爸爸有多痛快时。

渐渐尝到了甜头,并发现自己好像真挺适合这种生活方式的。

再加上原本不太懂事的傅意知晓了自己家好像不是一般能纵容他作以后。

于是再也没了顾忌。

可是吧,且不论梁熙是个小姑娘。

她还是自己女朋友的舍友,看样子还是个小闺蜜。

就这两层关系糊在这儿。

自己也不能用老办法直接一拳招呼过去。

可是什么都不做吧,又不太解气。

咬了咬后槽牙,傅意动作缓慢地脱下外套。

外套搭在姜如羽肩上,傅意转身,转了转手腕;男人半张脸隐在黑暗中,脸上没含着笑意时确实有些慑人。

“姐妹?”他冷笑了声。

“不不不是姐妹!”梁熙瞬间给吓破了胆,往乔琛身后钻:“我开个玩笑!”

“不是姐妹,那是什么?”尾音稍稍拉高,故意吓人时当真是半分表情都不带。

梁熙求助似的望了眼乔琛,后者耸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这人想听什么。

想了老半天,她极其忍辱负重颤颤巍巍地扯出个尊称:“姐姐姐姐姐夫……”

“嗯。”傅意这才满意地应了声。

“你可别吓她了。”乔琛带着梁熙上前,肩膀撞了下他的:“也就小姑娘才会信你。”

听到这话,傅意一直绷着的表情立即松懈,恢复了一贯懒散的语气:“我哪知道你家小姑娘这么不禁吓。”

梁熙从乔琛身后探出个头来,愤愤不平道:“你问问羽羽嘛,你刚刚就是很吓人,才不是我不禁吓。”

“?”傅意哼笑了声:“我只凶别人,我哪舍得凶我女朋友。”

“凶。”他话音未落,身后的女朋友也探出个小脑袋,煞有其事地跟闺蜜告状:“他以前来我家给我做家教时还把我给吓哭过。”

傅意茫然:“什么时候?”

“我说你像电影里的变态。”姜如羽好心提醒。

“谁让你骂我。”给她这么一说,他也想起来了,旋过身捏她的脸蛋:“还猥琐大叔?油腻?嗯?”

“再说了。”他话音一转,手下劲儿也不自觉加大了些:“你哪有哭啊?”

“……我在心里嚎啕大哭。”她话说的含糊不清:“骂你不是人,连学生都不放过。”

傅意:“……”

傅意作势要亲她:“你现在胆子肥了啊?”

姜如羽马上捂住嘴,他又笑着用手去扯她,就在快要成功时,倏地被人给打断了。

“行了行了。”乔琛轻笑了声:“现在快十二点了,别腻歪了。”

一旁的梁熙应景地打了个哈欠。

一场闹剧这才散了伙。

挽着梁熙的手上楼,她一只手还在不停地跟傅意发微信。

直到梁熙忽的停下,一巴掌按在她的屏幕上,遮住她的视线。

姜如羽茫然地侧头看她。

梁熙思忖片刻,问道:“羽羽,林学长下周生日,问我能不能去他生日会,你陪我一起去吧。”

林建是他们班的带班学长,有点儿微胖,看起来像是那种好人卡领了个够四年后出去还是老老实实相亲的人种。

她这么一说姜如羽更加茫然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林学长好像对你有意思?他的生日会叫你去的话……”

“嗯。”她的样子看起来既纠结,又染上了种‘死了一了百了’的神情:“我直觉他是要给我表白了。”

其实姜如羽说是‘好像有意思’并不太准确,因为这个林建对梁熙有意思是从一开始,军训时就写在脸上的。

各种献殷勤,包括现在,被梁熙拒绝后还不死心,隔三差五想把她约出去。

大概是憋了好多年不能谈恋爱的新生初入大学校园坠入爱河坠地特别快这个现象给了他很大的信心,从表露内心算到现在,他坚持不懈追梁熙也有3个月了。

所以给梁熙这么一说,姜如羽刹那间就反应过来:“你想用林学长来刺激乔琛?”

“对。”梁熙声音有点郁闷:“我觉得他是喜欢我的,可我意思都明显成那样了,他还是没什么动静。”

“那你试试吧。”姜如羽挠挠头。

-

一周时间一晃而过。

过了圣诞,临大又迎来了元旦。

姜如羽本来想趁着元旦三天假跟傅意到周边城市玩一玩,谁知临出去玩的前一天接到父母的电话,要带她回外婆家。

最后,三天假期都窝在外婆家的田园小院里度过。

假期返校,这学期水课的期末论文都布置下来,忙忙碌碌一阵子后,林建的生日会如期而至。

出发前两人在宿舍化妆,梁熙一边往眼皮上抹着眼影一边嘱咐姜如羽:“你记得跟姐夫说一声,别忘了无意中提一嘴林学长对我很有意思这事儿。”

“好嘞。”姜如羽噼里啪啦打着字,给傅意汇报今晚的行程,再‘不经意’透露这个学长对梁熙不怀好意,追了她三个月,今晚好像会有什么大动作。

“我就差一笔……OK了!”梁熙细细打量了镜中的自己一圈,满意地点点头:“咱们出发吧。”

姜如羽不是今天的重头,随便打了个底套了件衣服就完事儿了,这会儿已经等了她好久,早就有些不耐烦:“你都化了快一个小时了。”

“四十分钟而已好不好!”

……

两人吵吵闹闹的,很快就到了跟林建约好的地方。

林建其实外表看起来挺憨厚一人,要不是梁熙给她科普过林建追她时的骚操作,这会儿是绝对不会相信他会把生日趴定在城中一家闹吧的。

这间闹吧“Sky Garden”有好几年来头了,虽然以前有听说过,但姜如羽是第一次来。

舞池很大,男男女女跟磕了药一般摆动他们的肢体,走了不到一圈,她就看见至少有2个男的在找机会揩油。

胃里泛着恶心同梁熙走到一处卡座,那里已然坐了有不少人了。

不过除了林建,她一个都不认识。

就是林建,这也是她这两个月第一次见到他。

他看起来瘦了些,做了一头脏辫,额头那一圈带了条头巾,大概是想要效仿地下rapper的专属时尚,奈何配着他这个圆不隆冬的头型看上去愣是像带着拖把头套的大土豆;灯光不亮,但能依稀看见他上身穿的蜡黄色卫衣,中间印着的外国黑人对着她们嚣张地比中指。

见到她俩,林建殷勤地站起来,笑成一朵花。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设定傅意这个人设的时候我想了很久。

因为他有一个简单的家庭出身和背景,但却拥有一个不简单的过去。

到这里你们应该能慢慢拼凑出来了,你们的意哥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

从他的不知道,到了解,到意气风发到疯狂,再到最后被压制住,成了现在你们看到的傅意。

(当然如果get不到,确实是里里笔力不够……在这儿道个歉……没能给你们呈现最好的效果

推荐热门小说橘子味喜欢,本站提供橘子味喜欢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橘子味喜欢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8章 橘子 下一章:第40章 橘子
热门: 工具人小弟觉得不行[快穿] 我画的港黑找上门来了! 重生在漫威里的道君 女人的手 致命邂逅(又名掮客) 穿成极品的丈夫后[穿书] 遛鬼 身份号019 大漠谣(风中奇缘1) 香色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