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橘子

上一章:第32章 橘子 下一章:第34章 橘子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低沉暧昧的嗓音,轻揉唇角的指尖带着调情的力度,些许是因为吹了空调,捏着她下颚的手温微凉。

冷和热的碰撞,起了奇妙的化学反应。

她觉得不仅是快跳出嗓子眼的心脏,就连耳朵尖都快冒出鸡皮疙瘩了。

“你……你……”姜如羽连话都要说不利索了,声音里染着无法抑制的颤音:“你怎么不用纸巾……”

怎么说直接用手也太……

毕竟他们现在什么也不是啊啊啊啊啊!!!

傅意坐回原位,听到这话勾起唇角,一双桃花眼跟含了情似的,直勾勾望着她:“纸巾太麻烦了。”

要不是怕吓到她,他还想直接用嘴的呢。

“傅、傅意……”姜如羽垂在腿上的手用力攥成一团,磕磕巴巴地说:“我觉得你这样不太好……”

“嗯?”他手轻轻扣着桌面,闻言哼笑一声:“怎么不太好?”

“我觉得就算是给我上课,也不要这么亲密吧……”说到后面,她的声音越来越小:“……不然会让人误会的。”

后面那句话傅意没听见,只觉得光是看着小姑娘紧张到不知所措的模样就觉得心情大好,故意极其轻佻地说:“如果不实践,怎么算是手把手教?”

“理论课也行的。”她手中的筷子无意识地戳着盘中的肠粉。

知道自己的脸肯定都红透了,姜如羽垂着脸,不想让他看见自己的失态。

傅意盯着她通红的耳朵尖好一会儿,才用指节叩了叩桌面,轻笑道:“你要是再不吃完就该迟到了。”

姜如羽最终还是迟到了。

傅意执意要送她去教室,她好说歹说,最后干脆用跑的才摆脱他。

结果到了课室,刚好撞上点名点了一半的系纪检,铁面无私一点通融都不行,非要给她在值班本上记了笔迟到。

气喘吁吁地在梁熙给她占的位置坐下,她恨恨将课本砸在桌上,发出一声不大不小的闷响。

趁着教授回头板书,梁熙凑近她耳边问:“怎么啦?跟傅学长闹不愉快啦?”

姜如羽气鼓鼓道:“你现在别跟我提他!”

就在十分钟前,姜如羽提着包准备往教学楼冲时,被傅意拦下来,非要她答应中午跟他吃饭才放她走。

要不是他这突然之间的拦人,她就不会被纪检记迟到,一想到这个,姜如羽连杀了他的心都有。

他们系里的规定,就算只是一次违纪,都要罚抄学生手册,抄多少遍根据周数决定。

姜如羽想到这个规定,顿时面如菜色;用手肘怼了怼梁熙,小声问:“今天是第几周?”

“第9周。”梁熙看了看手机课程表。

姜如羽表情瞬间僵住,许久,从抽屉里拿出手机,打开傅意的聊天框,绷着脸拉黑。

她以后要是再答应跟傅意吃饭,头都割下来给他当球踢。

罚抄九遍学生手册这个打击对于姜如羽来说无疑是巨大的。

下课后,她让梁熙给她打包,而后风一般冲出了教室,甚至没看到倚在课室外的傅意。

梁熙慢吞吞收拾完东西出门,看见一脸迷茫的傅意,目光格外幸灾乐祸:“学长,九遍学生手册。”

傅意:“???”

从没受过罚抄屈辱的傅家小公子傅意,成为大三学长后,黑着脸借遍了整个宿舍,最后花钱在大一手里买到了复印本。

接连后面三四天的局,傅意没有一场参加过,每天勤勤恳恳在宿舍抄学生手册。

抄得他天昏地暗,抄得连乔琛都以为他要从良了。

直到他顶着能拖到下巴的黑眼圈,亲手把一打原稿纸交给梁熙、连客套话都说不出打算找个地方发泄一下时,梁熙叫住了他。

“学长。”梁熙眨巴着大眼睛,眼神极其无辜:“前两天我帮羽羽在代课群里问了一圈,代抄十遍学生手册只要85块。”

傅意:“……”

-

姜如羽找了辅导员两天,后来才知道辅导员出差去了,周四才回学校。

这件事搅得她今天中午同乔琛和梁熙约饭时都吃得心不在焉。

中途梁熙去洗手间时,乔琛问起她同傅意的事时,姜如羽走着神,下意识就应了他。

当时乔琛挑着眉跟她说傅意曾跟她说过她喜欢自己,姜如羽越想越心烦,干脆一五一十招了,只最后拜托他不要告诉傅意。

一连几天的心神不宁,一直到今天下午,听舍友说辅导员回来了。

她听人说他们这届的辅导员人挺温柔的,没去办公室时心里还抱着一丝侥幸。

结果,辅导员人温柔是真温柔,就是扇着她老长的假睫毛一脸和善地对她说:“这位同学,我真的不能因为你坏规矩,咱们系的院长说了,就是迟到一秒钟都要罚。”

出了办公室后的姜如羽心如死灰,给梁熙发了个结果后,刚打开代课群准备找个代抄,就收到梁熙的回信。

内容是一张照片,上面拍了一叠原稿纸,标题上‘学生手册’四个大字十分明显。

姜如羽发了个‘?’给她,然而一直等到她选修课上完梁熙才回她。

【你的傅学长亲手给你抄的。】

她脚步一顿,十分疑惑地把梁熙发的十一个字外加一个标点符号里里外外上上下下看了好几遍,然后问。

【你确定不是他85块钱买的吗?】

这回梁熙回得速度倒挺快。

【我确定哈哈哈哈哈!你是没看到他刚刚听到我说买一份85块钱时的脸色,我真差点以为他会把我杀了再碎尸的!我本来打算回宿舍亲自给你的,没想到你先给我发信息了。】

她愣愣盯着屏幕看了半晌,蓦地笑了。

将傅意从黑名单里拉出来,姜如羽正踌躇着给他发个什么回回温,倏地被同班同学喊住:“姜如羽,楼下有个学长在等你。”

她眼神暧昧地在姜如羽身上打转:“长得不止一点点帅哦!”

姜如羽怔住,接着立即就想到了那位‘长得不止一点点帅’的学长是谁。

雀跃一点点从胸腔内燃起,她飞快朝楼下跑去。

教学楼下是宽敞的空地,两边种植了厚厚的植被,其中一条开了小路,能弯去饭堂。

姜如羽跑到楼下,在周边环视了一圈,都没见到熟悉的身影。

这周围人虽然多,但以她对傅意的熟悉程度,基本上能一眼认出来。

原先萌生出来的雀跃与欢喜逐渐退却,失落感慢慢浮现在脸上。

是不是等不及她就走了啊?

她有些失落,极其不开心地腹诽他没耐心;在原地傻呆呆站了会后,姜如羽拿出手机,愤然往饭堂走。

本来她还在纠结要不要那么快把傅意从黑名单里放出来,现在好了,纠结个屁,他就在里面躺着永远都别出来了。

盯着屏幕上的黑名单退出来,还没过拐角,就被人一把拉住,还没来得及看清是谁,那人就格外着急地拽着她往教学楼里面走。

姜如羽踉跄几下,这才看出这个后脑勺是谁的。

扯着她往教学楼深处走,她的手腕被他的力气桎梏地有点疼,然而她刚想开口让他松点气,傅意脚步一滞,踹开一间教室的门。

一阵天旋地转间,后背被人猛地抵在关紧的门上。

“老子辛辛苦苦帮你罚抄,你就这么报答我?”他嗓音里含着沉沉怒气。

面儿上染着明明白白的冷然,眼底的戾气也毫不遮掩,眉头紧锁,与平时见到的他大相径庭。

没等姜如羽回答,他压着嗓子冷嗤了声:“小妹妹,把我当备胎呢?”

这声小妹妹没了平日里调笑的意味,有的只剩下瑟骨冷意。

“你什么意思?”姜如羽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他,像是久被关押著的野兽有朝一日终于被放出来,也像是伪装到如今再也压抑不住自己本性,打算撕开面具让她认清自己是怎样一个人。

她有些茫然,努力回忆自己这几天除了拉黑还有没有对不起他的事儿。

然而愣是姜如羽把她这几天过的日子全面横向竖向各种深入拆分回忆了一遍,都没能想出自己其他对不起他的事儿。

还有这个备胎,又是个什么玩意儿?她全身上下到底哪一个零件告诉傅意她把他当备胎了?

许是觉着她这一脸无辜碍眼,傅意在她身上一直吊着的耐心终于消失殆尽。

他划开手机,从里面拉出一个对话框,举到她面前。

姜如羽艰难地往后靠了点,才勉强能从快要怼到她脸上的屏幕光里发现傅意想让她知道的事儿。

那是陈彦跟他的聊天记录。

【我想了一整天都没明白,你前两天不还开开心心跟磕了药一样罚抄呢?怎么刚刚来上课时一副被查出阳/痿的样子?】

【今天中午我终于找到答案了。】

【你这是老婆被兄弟抢了?】

配图是今天中午她和乔琛梁熙吃饭时的照片。

拍照的时机恰好是梁熙去上洗手间的时候。

少女穿着小裙子,垂着脑袋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而对面眉目清秀的男人笑得如沐春风。

像极了告白的画面。

见她目瞪口呆,傅意只当是被拆穿后的震惊,语气越来越冷:“你跟乔琛在一起了?”

可姜如羽的注意力完全被陈彦最后一句话给吸引过去:“陈彦说的老婆是什么意思……?”

他只觉得姜如羽到了这个时候还在装傻,心里发凉,哂笑:“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这句话成功将姜如羽的理智从‘老婆被兄弟抢了’中扯了出来。

这不过扯出来并不能让她的情绪好上多少,反而开始了新一轮的愤怒。

深吸一口气,她学着傅意的样子冷嘲回去:“我记得好像我一开始就告诉过你我喜欢的人是乔琛学长。”

姜如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同时也觉得难以置信。

这不过就是一张照片,他就不能问问乔琛或者梁熙吗?退一万步来说,她跟乔琛单独吃个饭,就算是男未婚女未嫁,也不能说明他们有什么实质性的关系吧?

他怎么能什么都不问清楚,就跑过来质问她?

还有陈彦这个王八羔子。

好好学习不可以吗?搅什么浑水装什么好兄弟???

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冒上心头,她面上不可避免地染上一层烦躁。

姜如羽这句话就像一盆冷水,朝着傅意冒火的脑袋当头浇下,冷水混着冰块,扎地他脑门间都在发疼。

抓着她手腕的力道忽的松下来。

傅意的表情一点一点收拢,到最后一点表情也不剩。

“你的意思是我上赶着犯贱了对吧。”他声音里不带一点儿情绪:“是我主动对你好,主动通宵帮你罚抄,一切的一切都是我主动的。”

“好像也是。”傅意唇角扯起一个自嘲的弧度:“一直以来都是我在招惹你,明明你都跟我说你喜欢乔琛了,我还天真的以为我能把你掰回来,以为我在你心里或许会有个不同的位置。”

他往后退了一步,望着她的桃花眼里再没有熟悉的笑意,只剩下无尽的漠然:“现在我明白了。”

起初刚收到陈彦信息时他正赶着给梁熙送罚抄,只来得及匆匆扫一眼,没在意。

就算是听到梁熙口中明显幸灾乐祸的话后,傅意也没往这方面想。

结果就在回宿舍时,听黄霖说起乔琛又去跟梁熙吃饭后,脑子里有那么一刹那的空白。

接着不可置信地拿出手机,打开陈彦给他发的信息。

脑子里不停地闪过,姜如羽告诉他喜欢乔琛的语句。

觉得这一切,既讽刺又可笑。

乔琛什么都知道的。

他也不是什么矫情的人,确定了就不会否认。

乔琛不仅没说什么,每次见面时还装模作样给他俩留二人空间。

只可惜自己就像个被溜的傻子。

像条被偷偷背叛的兄弟和喜欢的女人溜了好长一圈的狗。

再然后,有什么东西,在就快跳出胸膛的时候,掉了回去,然后碎成一块一块。

他最后看了眼还傻站在原地的人,转身离开。

他傅意,本来就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

没想到还没能走上几步,身后突然传出乔琛的声音。

姜如羽不知什么时候拨通了乔琛的电话,还摁开了免提。

“学妹?”乔琛熟悉的嗓音在空旷的教室里响起。

“嗯,是我。”姜如羽的声音有些沙哑。

傅意转回身,冷眼看她还要做什么戏。

“有什么事吗?”

“我想问你个事儿。”天色渐渐变暗,她的眼睛却穿过一切黑暗,直勾勾看向他:“今天中午我是不是跟你和梁熙吃饭了?”

“是啊。”电话那头笑了声:“怎么了嘛?”

“学长你还记不记得你问了我什么?”

许是因为教室里安静,乔琛以为姜如羽一个人待着,当下也没有避讳,直言道:“我问你到底是喜欢我还是阿意,为什么阿意会跟我说你喜欢我。”

“那你还记得我怎么回答的吗?”

“嗯,记得。”乔琛大概终于是明白过来出了什么事,敛了笑意认真道:“你说你喜欢傅意,虽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但一直都很喜欢很喜欢。”

他话头顿了顿:“你还说你知道傅意不喜欢你,只是把你当做妹妹。”

沉默片刻,姜如羽沙哑着嗓子道:“谢谢你。”

乔琛没再说什么,把电话挂了。

随着电话挂掉的那一瞬间,嘟嘟声从扬声器里传来,傅意觉得自己脑中那根弦,骤然间断了。

碎成好几瓣的心脏被人一片一片拾起来,严丝合缝补回去,再瞬间击碎。

痛得厉害。

……

姜如羽鼻子酸涩地厉害,委屈感汹涌扑来。

泪水模糊掉视线,她用手背胡乱擦着泪水,心中还有力气庆幸傅意应该离开了,不会看见她的狼狈。

下一瞬,肩膀和擦着泪水的手被人同时禁锢住,唇上蓦地被什么压住。

温热柔软的,还带着一股不轻不重但有点儿好闻的烟草味。

像是被猛力克制住,却又毫无作用,他的舌尖撬开她的牙关,汹涌往里进攻。

试图将她占为己有。

她有那么一瞬间忘了呼吸,就在她以为自己快要窒息时,唇上一松,压着她的人忽的放开她。

黑暗中,他的眼眸显得极为深邃,盯着她时想是要把她拆吃入腹。

“姜如羽。”傅意轻声唤她的名字,说话间喘着粗气。

“今天。”他的声音透着各种糅合在一起的复杂情感:“哥哥教你怎么接吻。”

话音落下的同时,他的唇再次吻了上来。

作者有话要说:呜呜呜傅意这个狗男人终于把羽妹骗到手了

里里今天!好!粗!长!呢!!!

那啥,就这个文啊,十万字了终于……

吻也接了人也追到手了——

所以里里决定明天就完结了呢姐妹们qwq

(没有要完结。。你们见过才亲就完结的吗。。。

(顺口提一嘴啊就是平时急着更新所以贴上来可能会比较糙,如果有时候破JJ提醒你们这个文儿有啥变动,都有可能是我在捉虫QAQ

推荐热门小说橘子味喜欢,本站提供橘子味喜欢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橘子味喜欢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2章 橘子 下一章:第34章 橘子
热门: 戏精初恋指南 这个干部懒到出奇 乡村荒唐情事:偷香小农民 反派重生成病弱白月光 深宫谍影 温香艳玉 玄学老祖穿成假孕炮灰后 听说你喜欢我 交手 豪门宠文炮灰重生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