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橘子

上一章:第27章 橘子 下一章:第29章 橘子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名单册子其实并没有多厚,然而就在前台那头终于有了动作、姜如羽以为能拿到结果时,其中一个服务生电话响了,她对着话筒喊了句‘主管’,而后一直不停地应声。

半分钟后,她挂断电话,问同事:“你看到哪了?”

同事埋着头:“最后两页了。”

她应声低下头,跟着同事一起看。

很快,接电话那人出声道:“小姐,不好意思,刚刚是我们的疏忽。我们这里的确有个叫傅意的兼职生,但他前不久离职了。您的东西可能要亲手转交给他,抱歉。”

话到这里,姜如羽只好收起充电宝:“那麻烦你们了。”

她拿着小巧的充电宝往回走,走到半路时一直握在掌心的手机震了一下。

指尖划开,是傅意的微信。

【我上周就辞职了,等节后你再还我吧。】

姜如羽不疑有他,回了个表情包;正好这时回到了包厢门口,她刚想把门推开,厚重的木门就自己从里打开了。

出来的是他们班的一个同学,见到姜如羽,焦急地扯住她的衣袖道:“羽妹,怎么办啊,林宇跟杨荔她男朋友打起来了!”

她一愣:“打得很凶吗?”

“林宇把里头的玻璃桌都给砸烂了!”那人之前也是杨荔的小姐妹,跟姜如羽关系还可以,这时候看起来急坏了,完全没了主意:“要报警吗?”

“是谁先动手的?”姜如羽问。

“是林宇先动的手……本来大家真心话大冒险玩得好好的,不知道怎么地就打上了……怎么办啊那张桌子看起来真的好贵……”

她吸了口气,逼自己冷静,然后拍了拍她的肩膀:“先不要报警,把他们拦下来再说。你去找Once的经理,就说我们打闹时失手把桌子砸了,等我给你发微信时再把人带来看看怎么赔偿。”

说完,姜如羽推开了包厢的门。

里面的情况比她想象中要好,起码战局已经停止了。

林宇和人间派大星分别坐在包厢内两头,林宇身边围着班里的同学,都急成了一锅;人间派大星那头情况惨一点,只有杨荔一个人在那头的软座上哭,中间跟他隔着大概能坐三四个人的位置。

她坐到杨荔身边,揽过她的肩膀,示意她靠着自己。

泪水很快沾湿了她的雪纺衬衣。

等杨荔哭得差不多,姜如羽把人轻轻推开,柔声问:“我刚刚出去了一会,发生什么事了?”

“羽妹……”她抽噎着抽噎着开始打嗝,一个接一个根本就停不下来:“林宇……嗝……林宇嗝他居然……嗝……”

姜如羽安抚着轻拍她的背,莫名觉得她这嗝打得有点喜感:“要不你休息一会,等停下来再告诉我?”

杨荔又打了个嗝,然后点头。

过了几分钟,杨荔终于止住了嗝。

姜如羽看着她喝下一杯水,尔后才问:“到底怎么了?”

她双手攥着衣服边,揉捏了好一阵,抬起头,带着哭腔对她道:“羽妹,我觉得自己好渣呜呜呜……”

姜如羽:“……?”

杨荔捏着衣边的力道一紧,脸上露出下定决心的坚毅,嘴里喃喃着“算了做渣女就渣女吧人生就他妈这一次了”起身。

紧接着,姜如羽看到她走到人间派大星面前,声音里染上十足的愧疚:“对不起,我觉得……我们还是分手吧,我爱的人是林宇。”

姜如羽:“???”

怎么就变成八点档十年前的韩剧了?

人间派大星先是愣住,接着难以置信:“原来你之前一直用我来气他?我不相信,荔荔你是这种人!”

杨荔流着泪后退:“对不起,伤害到你真的对不起。”

姜如羽:“……”

原来狗血剧真的源自生活。

姜如羽没眼看下去了,给同学发了条微信,让她赶紧麻溜地把经理带过来,自己则走到包厢门口等人。

等待期间,她点开微信聊天框,犹豫片刻,问傅意。

【你们经理好说话不?】

傅意很快回了她个问号。

姜如羽把事情经过一五一十地跟他说了一遍。

这回傅意没再秒回她,而是过了十分钟左右才回复她。

【我们经理人挺好的。】

她这头刚收到信息,那边同学就把经理给带过来了。

经理是个瘦瘦高高的中年人,戴着眼镜,长相古板,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个KTV经理,反而更像个高中理化生老师。

到了作案现场,他查看了一圈情况,接着才对众人说,因为班长今晚刚升级成为Once的高级会员,所以可以免去升级当晚的所有消费,包括这张被打烂了一块的玻璃桌。

经理问是否需要给大家换个包厢继续嗨,但经过这一场闹剧,大家都没了玩的兴致,最后还是拒绝了他的好意,相互告别离开。

姜如羽去了趟洗手间,离开地晚,出来时恰好看见杨荔搀扶林宇离开的背影,不由得一阵唏嘘。

她打了辆出租车回家。

上了车后,她脑袋顶着车窗,望着窗外的车水马龙,在路上往来的行人,还有手里拿着根冰棍相互打闹的学生,静静出神。

不知道是不是凑巧,KTV升级高级会员当晚免单的规矩不是没有听说过,但是连着打烂的桌子都一起报销了,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真是活久见了,毕竟那张桌子看起来不是一般的贵,材质什么的摸上去都能感觉出不是便宜货。

车子离开中心商区,弯进高架桥,两边是暗沉而寂静无波的湖水。

她亮起手机灯,里面的对话框依然停留在她和傅意聊天的最后一行,傅意告诉她他们经理人挺好上面。

手上摩挲着充电宝的外壳,姜如羽低头看了眼。

干净的外壳,荧光绿的颜色,不知道是几年前流行的充电宝款式,只有5000毫安。

姜如羽转了转脖子,许久没活动的骨头发出了‘咔咔’声响。

果真是太久没练舞了,骨头都跟退化了似的。

她上A站翻了翻首页推荐的视频,然后在自己的主页上发了一则文字回归预告,盘算着是时候更新了。

-

姜如羽没想到林巧妍的动作那么迅速。

国庆7天,不记得是第几天了,反正又是在一次饭桌会议上,林巧妍有意无意地提到了给姜如羽相亲这个事。

那餐饭姜云智不在,林巧妍随意下了个面,接着就开始把话题往这个方向上引。

“你爸之前提过的傅家你记得吗?”她似是随意地提起。

“唔?”姜如羽嘴里塞着个牛筋丸,迷茫地抬头看她。

“就是你爸那个学生,傅家的大公子,之前好像还托你爸给你带过礼物的。”

给林巧妍这么一说,姜如羽总算有了点印象:“是不是送我限量版玩偶那个哥哥?”

“难为你还记得他。”林巧妍嗔怪道:“还是托了限量版玩偶的福。”

“哎呀从小到大见过那么多男的我哪记得哪个跟哪个。”她吸溜着米丝,觉得味儿不够,又去厨房拎了瓶凉拌汁来往里倒。

“傅家哥哥的爷爷在你爸刚创业时帮过他不少,年前他从国外养病回来,咱们一家子要去拜访拜访。”林巧妍道。

姜如羽:“哦,就过年那段时间吗?”

“应该是的。”林巧妍咽下一口面,漫不经心地补充:“傅爷爷家两个孙子都挺出色的,到时候你好好挑一挑,挑中了妈妈看看能不能给你牵线。”

这话的意味就足够明显了。

“……”她一口面条噎在喉头,呛了好几口:“感情您这是要给我相亲啊?”

“这算什么相亲?就是介绍你们年轻人认识认识。”林巧妍颇为责怪地瞪她一眼:“傅家这两个小孙子妈妈见过几眼,都长得挺不错的,到时候说不定你还要求着妈妈给你牵线。”

……她实在是不明白林巧妍为什么会对这个事儿如此执着。

就不能顺其自然吗?

她才18岁。

18岁!!!

就筹谋着怎么给她相亲了!!!

“妈妈。”姜如羽放下筷子,一本正经:“我很矜持的,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的。”

林巧妍用十分慈爱的语气道:“话别说的太早,你现在年纪到了,该来的都会来的。”

姜如羽:“???”

“对了妈妈,你说的是哪个傅家呀?”她埋头吃几口,随口问道。

“还有哪个傅家,咱们临江有名的不就那一个傅家。”

她又不关注临江的圈子,哪里知道是哪个傅家?

“哪个傅?”她有点吃不下了,用筷子搅和着剩下的半盆汤粉。

“服气的服,你妈我一碗都吃完了,你看看你。”林巧妍把最后一口面吃完,看了眼她的碗,冷笑了声:“你要是动作再慢点就自己洗碗。”

“哦,那我不吃了。”她推碗的动作自然而熟稔:“我饱得快吐了。”

……

国庆在家里闲了七天,每天趴着吃坐着吃躺着吃,直接导致姜如羽回到宿舍时被舍友嘲她胖了一圈。

街舞队的面试短信很快发到她手机上,听说系街舞队对基础没太大要求,于是她便随意挑了两支拍过的舞练了几遍,并靠着这两支舞轻松过了初试和复试,成了街舞队二十名新队员中的一员。

街舞队的学姐们训练很严格,基础动作错一次罚一百遍,饶是姜如羽这种相比起其他队员来说经验足够丰富的,每次训练完感觉手脚都不是自己的原装货了。

梁熙在各种纠结过后,也跟着她进了街舞队;比起姜如羽她算是零基础,每次训练完连走路的力气都没了。

好在街舞队训练的场地附近有间带空调的奶茶店,每次训练完之后两人都会进去坐一会。

街舞队每逢一三五训练,到了十一月,为了准备下个月圣诞晚会的演出,有时候周末也会加训。

十一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三,姜如羽和梁熙下了训练后,边说笑边往熟悉的奶茶店走。

他们的训练场地在学生活动室的阳台,贴了几面镜子,没有风扇没有空调,就连音响都要自备。

也不知道今年的气候到底是怎么了,都十一月份末尾了还没能有凉意,太阳大起来时跟七八月份有得一拼。

走到半路时经过教学楼,正好是最后两节课下课,学生从教学楼蜂拥而出,冲向饭堂和校外的美食一条街。

姜如羽和梁熙差点被人群冲散,后来不得不找了个角落等人都散的差不多了,再慢慢沿着原来的路线前进。

结果没走两步,就看见两个熟悉的身影跟散步似的慢悠悠晃荡出来。

“傅学长,乔琛学长。”两人乖乖叫人。

她们今天都没有规规矩矩穿运动服,反而是穿了一起买的无袖短背心和工装裤,这会儿汗流浃背,背心黏在身上,将纤细的腰线一展无遗。

“你这是干嘛去了?”傅意瞥她一眼,嘴边噙着笑:“怎么从头到尾都是湿的?”

“街舞队训练。”她老老实实回答:“训练的地方没风扇没空调,又超级热,就这样了。”

“你俩现在是去吃饭吗?”乔琛问。

梁熙:“不是的,我们打算去前面那家奶茶店坐会儿,学长你们要一起去吗?”

乔琛似笑非笑睨了傅意一眼:“你怎么说?”

傅意不置可否。

四个人并排走在一起的时候还是蛮显眼的,特别是有乔琛和傅意这两人在,还带着俩身材挺好颜值还高的妹妹,引来不少人注目。

当然更多还是看两个男人的。

刚开始姜如羽还没太大感觉,走着走着就觉得不太对劲。

总觉得那些视线不太友好,看得她心里也不太舒服。

诶不是,为什么那些个视线,扫完俩男的还要连带着她一起扫啊?

男的看她就算了,女朋友也看她是个什么意思?

走到奶茶店门前时,乔琛和梁熙率先进去。

傅意给姜如羽拉着门,她单脚踏上台阶,停了两秒,又撤回来,仰着头问他:“傅老师,你下次出门能戴眼镜吗?”

“为什么?”傅意挑眉:“我戴眼镜比较好看?”

“不是。”姜如羽慢吞吞道:“因为你戴眼镜就显得特别土……”

傅意:“???”

这是个什么道理?

结果就在他想反驳下这口直心快的小姑娘时,小姑娘嘟嘟囔囔地开了口。

声音挺小,怕他听见可又不得不说似的:“……这样就没那么招蜂引蝶了。”

“嗯?”一时之间,傅意竟以为自己听错了:“你再说一遍?”

“我什么都没说!”她立即反驳道:“你听错了!”

下一秒,傅意同样用不大的声音喃喃出声:“招蜂引蝶?”

他大概是思考了一会儿,才懒懒勾起唇角,瞥着她时眼神里染着十足勾引意味,嗓音压着浓浓笑意:“小妹妹,你这是吃醋了?喜欢哥哥啊?”

姜如羽以为自己声音很小,傅意绝对没可能听见自己在说什么,没想到居然全被他听了去。

更要命的是——

他末尾那句话,同她国庆走神时说的一模一样。

“就这么喜欢阿意哥哥啊?”

刹那间面红耳赤,连嗓子眼儿都在发烫。

姜如羽憋红了脸,甚至还有点手足无措,像是自己的小秘密被发现了一般。

半晌,她艰难地回应:“谁、谁喜欢你了啊?你照照镜子,不可能的……”

反驳地毫无力度,腔调软绵绵的,如同撒娇一般。

“不喜欢?”傅意轻笑一声,伸出食指点了点她的脑门:“哥哥怎么看你喜欢得很啊?”

“你放屁!”她梗着脖子,觉得自己快撑不下去了:“你能不能不要总是……”

话音未落,傅意倏地用手将她两瓣脸颊挤压在一起狠狠蹂/躏几下:“哥哥老早就跟你说过,不许讲脏话。”

他手温滚烫,揉着她脸时一度让她觉得肌肤要着火了,与她对视时,看着他眼瞳里自己的倒影,含羞带涩又惊惶无措的眼神,让她觉得异常地难以忍受和羞耻。

心脏也痒得出奇。

如同有什么东西在心窝处啃噬,心痒难耐,到无法控制。

作者有话要说:姜如羽:你放屁。

傅意:嗯,是我放的屁,你喜欢就好。

——来自不知道咋写作话的里里

今日份的里里!晚!且!长!

照例求个作收!还有!微博关注!给小宝贝们啵啵叽了!

最后鸣谢一下包养里里滴宝贝们!

感谢夕颜的地雷*3、念。的地雷、久欢的地雷、gay里gay气的南叶的地雷以及亲爱的月酿的地雷!!

感谢亲爱的月酿、久欢、皮卡皮卡皮卡丘和贪欢小姐姐的营养液!!

晚安!!

推荐热门小说橘子味喜欢,本站提供橘子味喜欢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橘子味喜欢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27章 橘子 下一章:第29章 橘子
热门: 请和危险的神明谈恋爱 琉璃般若花 头号新宠:最佳娇妻送上门 七芒星 从零开始当国王 艳刺 东京警事 寒烟翠 师尊大人要逼婚? 月光满满预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