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橘子

上一章:第24章 橘子 下一章:第26章 橘子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姜如羽曾经天真地以为,上了大学后就可以摆脱数学。

起码坚持不下去时,她都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那时候的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会被经济学这个专业录取;而这个专业有门课的名字叫高等数学。

领到教材后,姜如羽看着课本上密密麻麻的数字和公式,一度认为自己可能还要再请个数学家教。

开学一个月,临江大学的社团开始招收新血液。

高中的时候,临江一中的社团也是丰富多彩的,只不过那时候林巧妍不允许她参加,每当同学朋友手拉着手去参加社团活动时,她只能孤零零地抱着课本在教学楼里看着。

不过现在上了大学,就算林巧妍要管她,也找不到借口了。

星期一下午到晚上,各社团在临大图书馆后面的广场摆摊。

下课后,梁熙迫不及待地拉着姜如羽过去凑热闹。

她们两人去的晚,这会儿空地上已经围满了人,有震耳欲聋的音乐,有拖着音响唱歌的,有打跆拳道的,还有摆了简陋的舞台在上面演话剧的。

姜如羽跟着梁熙走了好一会,陪她去好几个感兴趣的社团报名后,又一起去经贸系的学生会填了报名表。

经贸系学生会的帐篷在最边边,紧接着一条街下去都是经贸系的系队,姜如羽听见熟悉的音乐,急忙扯着梁熙过去看。

果然是街舞队在跳熟悉的歌曲。

姜如羽瞬间找到了组织,迫不及待到街舞队的摊子上填了表,然后又回到人群中看她们跳舞。

街舞队的学姐们化着漂亮的舞台妆,眼底腮边贴了星星点点的亮片,跳舞时手腕带着的荧光手环在黑夜中闪闪发光。

连带着姜如羽许久没上过台的心,都被激起了好大一层浪。

很快,街舞串烧结束了。与此同时,人群中传来一阵不小的躁动。

然后听到街舞队的学姐齐齐喊了句:“学长好。”

姜如羽倒是没太在意,侧头跟梁熙咬耳朵:“要不要去外面喝奶茶啊?就那个小洋什么的,我看见有西瓜茶……”

等了好一会儿也没等梁熙回她,姜如羽正想纳闷地推她一把时,梁熙先戳了戳她的腰,下巴朝着前方扬起。

她转头,猝不及防对上一张熟悉却久未相见的脸。

他站在乔琛后面一点,扫视她的目光似是漫不经心,又似是有意为之。

身边梁熙已经红着脸跟乔琛聊起来了,姜如羽抓抓脸颊,有些扭捏地喊人:“乔学长好,傅……老师好。”

乔琛笑眯眯的同她打招呼:“小羽学妹,不是说想天天跟我聊天么?也没见你天天给我发微信啊?”

“我……我……”他倏然这么提起来,姜如羽脸上顿时浮上一层红晕:“我就有点忙嘛……这段时间……”

她有点不好意思,悄悄瞄了傅意一眼,傅意正在跟街舞队的学姐说话,看样子并没有注意到他们之间的交谈。

姜如羽松了口气,同时又觉得这人怎么能这样,都走到她面前来了,理都不理她。

她明明都主动跟他打招呼了。

到底是有多记仇,才可以理都不理她一下?

小姑娘心里藏不住事儿,时不时瞟一眼傅意,再竭力作出毫不在意的样子,实际上失落一览无余。

乔琛心里叹口气:“阿意。”

傅意漫不经心回头:“嗯?”

他这音节极其敷衍,甚至头都只回了一半。

听得姜如羽本来就憋着的气瞬间上头。

嗯?

傅意你就可劲儿装吧你!

你这个,臭不要脸的。

狗!男!!人!!!

那头傅意像是扯起嘴角,低声说了句什么,回过来的半张侧脸能看见他扬起的嘴角。

过分了,真的过分了。

十分钟了,还假装她不在。

还敢撩学妹。

是孔雀吗您到处开屏的?

忍一时越想越气,姜如羽默不作声地朝前走了几步,至傅意身后停下。

腰腹间蓦地被人戳了戳,痒痒的。

傅意自然知道是谁,杵着没动。

下一秒,一阵不大不小的力道自身后传来,揪住他身后的布料;傅意本就没设防,这会儿直接被她扯着转了个圈。

“小气鬼。”小姑娘绷着张脸,嘴撅的老高。

“说谁小气鬼呢?”傅意一听乐了:“哥哥可还什么都没跟你计较。”

“你能跟我计较什么?啊?”姜如羽一听这个就来气,手指毫不客气戳他的腹肌:“还假装不认识我。”

身后跟傅意聊天的街舞队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周围的人都被话剧社的临时舞台给吸引过去,周围静悄悄的,只能偶尔听见乔琛和梁熙聊天的声音。

“非要计较是吧?”傅意俯下身与她同高,尽管人还是笑着的,可眯起来的双眼盯着她,能让姜如羽看清从他眼缝里散发出的危险的光:“行,那哥哥一件一件给你数出来。”

他抬手捏住姜如羽的脸蛋,正巧这时乔琛过来跟他说去接个电话,傅意极其不耐烦地把他打发走。

“第一,来临大也没跟哥哥打声招呼?还骗我说报了晋西大学?”

“第二,你那天怎么回事啊?什么叫“一见到你就想天天跟你聊天”?只看得到我舍友,还撩我舍友,全程当我是死的是吧?”

他也同样带着气,自然手下也没太过留情,没一会姜如羽白皙的皮肤就留下两道绯红的指印。

可这跟他恶人先告状相比,什么都算不上。

几个月不回她信息不接她电话,她就是发点小性子而已,这狗男人怎么还敢有理了?

不接电话不回信息,见到她时一点醒悟都没有,还要假装自己超级超级超级惊讶,现在还要反过来先生她的气,作出高人一等的样子。

她就是脾气再好,也不是随随便便可以当包子欺负的。

‘啪’一下打掉他的手,姜如羽恶声恶气:“你谁啊你,你又不是我男朋友,我凭什么事无巨细都告诉你啊?”

“就当我一年的家教而已,你别把自己看的那么重好不好?”姜如羽攥着衬衫角的力道越来越紧:“查户口是男朋友才能做的,你是吗你?”

把他曾经调戏她时说的话,一字不差扔回给他,只不过换掉了那种调笑的语气。

处于愤怒时的人,性格无论再怎么理智,也难免会说出一些收不回且过于伤人的话。

比如说此时此刻。

缓缓收回笑容的傅意,直起身,望着她的目光慢慢染上冷意。

“你真是这么想的?”他的话很轻,听起来似是随意,可姜如羽还是听出了里头参杂着的怒意和失望。

“是。”鼻头开始发酸,她干脆破罐子破摔:“你说过不会再不回我消息的,两个多月,我给你发高考成绩不回我,我给你发临大的录取通知书也不回我。”

好像说这个有点幼稚,如果他真的是在忙。

可是他又能有多忙?

想到收到自己信息的男人说不定就是轻飘飘望一眼,然后就接着像刚刚一样跟学妹谈天说地,姜如羽心口就涩得要命,像是有什么要喷薄而出,又不得不憋回心里。

“我想给你一个惊喜的。”说到最后,她嗓音里已经带上了哽咽。

她没抬头,也不想看头顶上的男人是个什么情绪。

然而刚才还攥着一把火气的男人,不知在听到哪一句时,陡然没了声响。

“算了。”突如其来的沉默让姜如羽觉得一点意思都没有,只觉得他又是在想什么理由糊弄她,握了握拳道:“你别解释了,反正你上次解释过,一点用都没有。”

她转身想走,谁知还没能走几步手腕便被一股极其大的力道拽住。

还没能反应过来,刚才跟哑了似的男人已经站到了她面前,手上的力道丝毫未减。

他身后是灌木丛,灌木丛前的小吊灯被他宽大的身影挡在身后,黑夜笼罩而下,令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姜如羽以为他是有什么话要说,结果等了好一会儿都没能听他嘴里蹦出一个字。

她挣了挣手,傅意抓的紧,分毫未动。

姜如羽恼了,话也说的毫不客气:“你还没把借口想好吗?”

“我……”傅意少见的动了动嘴,却还是没能说出什么来。

那部手机……

心里越来越烦躁,傅意闭了闭眼,心想着干脆如实招了算了。

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还能永远骗人家小姑娘自己是个家里揭不开锅的穷佬吗?

不如早点解决,生气了再好好想想怎么哄回来比较实在。

抓着手腕的拇指无意识摩挲了下,傅意组织了下语言,正打算如实招来时——

身后蓦地传来熟悉的叫骂。

“傅意你个废物弟弟跑你妈的华景街修手机啊?老子上班陪一群小屁孩说两个钟的白痴英语小嘴皮都磨烂了还要绕来绕去跟他妈钻墙角的水管工马里奥似的去给你拿手机?”

傅意:“……?”

姜如羽:“……?”

他机械般地转过身,一个黑影自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落入他怀中,陈彦从灌木丛中的小道走上来,看见此时的场景更气了。

“还你妈撩妹?”他翻了个白眼:“一部手机修你妈两个月的人有个屁资格撩妹?”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了更新了呜呜呜里里更新了

陈彦这个王八羔子傅意妈妈在这里谢谢你了呜呜呜

里里本来要去澳门看演唱会的呜呜呜都抽到跟爱豆合照了,昨天被爸妈连夜接回家不让去了,只能把票给卖了呜呜呜我好伤心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好难过呜呜呜呜呜

结果今天在家这边去看医生,医生说啊你这个不是麦粒肿哦是霰粒肿,我一听啊好开心噢结果医生下一句来了“如果不行还是要切开哦”我???????

在这里祝里里的宝贝们六一儿童节快乐!!!里里抽两个200三个100给大家过了节买意哥买不起的JJ牌手机!!!

在最后里里感谢一下亲爱的月酿滴手榴弹!!!茗叶滴地雷!!!营养液的我手机滴百度不知道为啥看不到了下次再感谢你奥!

不说了呜呜呜里里去敷眼睛了眼睛要瞎掉了

推荐热门小说橘子味喜欢,本站提供橘子味喜欢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橘子味喜欢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24章 橘子 下一章:第26章 橘子
热门: 狐媚惑主 大神总想掰弯我 最佳婚配 终极教师 裸婚:80后的新结婚时代 吾家妻贵 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大国重工 天庭清洁工 只记花开不记年(末路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