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橘子

上一章:第9章 橘子 下一章:第11章 橘子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二天清晨,姜如羽如往常一般被闹铃叫醒。

她坐在床上发了会呆,才爬起床洗漱。

林巧妍昨天比她料想中回来得要早得多,反正她到家时林巧妍已经洗完澡了。

倒是没说她什么。

“傅老师今天有事,上不了课,待会你自己复习。”

林巧妍先是给她倒了杯牛奶,看着她就着牛奶把面包吃掉大半后,才接着刚才的话头,状似随意地提起。

“小羽,你现在也快要高考了,有没有想过要考哪所大学?”

姜如羽吞咽的动作停了下来。

自初三毕业时那场翻天覆地的争吵之后,母女二人都十分默契地不再提起这件事。

尽管林巧妍经常对她耳提面命,不要把注意力放在学习以外的地方,却也没有提起“跳舞”这两个字。

其实姜如羽知道,这不过是因为她从不会做出打破她们两人之间平衡的事,即使是一定要在手机上看舞蹈视频亦或是外出录制,她也会藏着掖着不被林巧妍发现。

但该来的迟早要来。

姜如羽放下还有一小半的面包,喝了口牛奶润喉,而后才开口。

“我想过的。”她故作浅描淡写地说,仿佛只是在说一件比晚饭吃什么还要寻常的事:“我想考京舞。”

“京舞?”林巧妍似是思考了片刻才想起来这所学校,眉心拧起:“小羽,京舞是艺术生才能考的,不是你这种普通文化生。”

“我知道。”姜如羽平静地直视她的眼睛:“我打算转去艺术班。”

桌下的手不自觉地捏紧衣角,姜如羽将背脊挺得笔直。

她知道接下来会是怎样的一场狂风暴雨。

她在挑战林巧妍这么多年以来的绝对权威。

因为她用的,是‘我打算’。

不是简单的说说而已,更不是小心翼翼同她商量的口吻。

而是,我打算。

我在通知你,我要转去艺术班。

如她所料,林巧妍平静无波的脸上,瞬间出现了一丝崩裂。

“姜如羽,你清楚自己在说什么吗?”她竭力压抑住自己的火气,可话里那股怒气已然在不知不觉间蔓延开。

林巧妍以为那一次的强硬足够打消她不知何时萌生出来的念头,没成想她居然将自己的心思隐藏了如此之久。

“妈妈,我是认真的。”捏着衣角的劲儿愈发得大,她几乎是在强迫自己跟林巧妍对抗:“希望你能尊重我的决定。”

“小羽,我以为你长了几岁,会更明事理一点。”林巧妍按捺住想要发火的冲动,逼着自己耐心同她解释:“你现在已经读了一个多月的高三,在这个时候转去艺术班,到时候别说京舞,你连普通综合二本的舞蹈专业都上不了。”

“更何况我很早就对你说过,舞蹈必须从小学起,你小时候没有打好基础,京舞怎么可能会要你?而且京舞是国内舞蹈类高校的最高学府,就算你从小学习舞蹈,考上京舞的可能性也很小的。”

与当年一模一样的说辞,如何能打动她?

“妈妈不是的。”姜如羽着急地摇头:“京舞近几年新开设了街舞专业,对基本功的要求没有其他物种那么高。而且我们上一届有个学姐就是高三从文科重点班转入艺术班的,她就是考上了京舞的街舞专业……”

“小羽,这些都是极个别的例子。”林巧妍的声音骤然间冷下来:“就算是新开设的专业,也不会收那种毫无基础的学生,不然这所大学跟大街上随处可见的补习班有什么差别?还有,读这个专业出来你准备做什么?无非就是去普通机构做老师,或者是做个连名字都没有的小伴舞。街舞专业出来的学生,正规的剧院是不会收的,他们只要传统舞蹈专业的学生。你不要过于异想天开了,做好现在眼下的事才是最重要的。”

“我会很努力很努力的,我也可以成为极个别的例子。”她感觉到林巧妍已经濒临发怒的边缘,声音下意识弱了下来;可她又不允许自己就这么放弃,近乎固执又恳求地望着林巧妍:“妈妈,你相信我,我真的可以的,我会很努力很努力练舞,做小伴舞也行,做街舞老师也没有关系,我真的很喜欢跳舞……”

“够了!姜如羽,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听我说的?”林巧妍猛地站起来,狠狠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我告诉你,你想转去艺术班,绝对不可能!”

“你别给我想当然,没有我的允许,你绝对不可能踏进艺术班的大门!”

“这是关乎你一辈子的选择,我绝对不会让你由着性子胡来!”

委屈、不甘、不解、愤怒迎面扑来,从她的脚底窜上脑门,‘嘭’一声在脑门上炸开,如湍急的细小河流,钻进她的大小脑、喉咙血管五脏六腑、身体中任何能够钻进去的地方。

为什么她永远都这么强势。

为什么她就觉得自己一定是正确的?

她到底是林巧妍的女儿还是生下来给她操控玩弄的傀儡人偶?

那些从来没有反抗过的人,一旦反抗起来,剧烈程度绝对比任何人想象地都要激烈。

豆大的泪珠如洪水决堤般从眼眶内流出,顺着她的脸庞往下坠。

姜如羽蓦地狠狠将衣角一并攥入手心,握的死紧,力道大地连手背上的青筋都明显凸了出来。

“你凭什么就认为你是对的?”她声音偏软,寻常说话时听起来就像那种由里甜到外的舒芙蕾;此时因为哽咽,嗓子沙哑许多,虽然还是软绵绵的,但却莫名能让人感受到她糅合在一起的情绪。

“你的人生也是第一次,我也是第一次,你都没有经历过,怎么知道这条路行不通?”她抬起手背,唇线绷直,用着几乎是在发泄的力道擦拭着眼睛:“你根本就不是担心我考不上,你觉得我没有按照你给我规划的路线走,你会这么生气,压根只是因为我违背了你的指令。”

“是,没错,我是你的亲生女儿,但这不是你操纵我的理由!我也是人,我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有我讨厌的和喜欢的!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帮我做决定,从来不顾及我喜不喜欢、乐不乐意?你为什么一定要逼我去做我不愿意做的事情?”

“我是你的女儿,你为什么不能相信我?别人能行的,我为什么不能行?为什么学姐的妈妈就愿意相信她、支持她和鼓励她上京舞,你就不能做到?”

“从小到大我都对你百依百顺,这不代表我没有自己的思想。我喜欢跳舞,我愿意跳一辈子的舞,就算是因为跳舞穷一辈子我也愿意。”

“你也会说,这是关乎到我一辈子的选择,那凭什么由你来帮我做决定?你能不能讲讲道理?你选的专业我没有一个喜欢,我不想将就着过一辈子。这是我的人生,为什么不能由我自己来作抉择!?”

她从一开始气急的平静,到后来情绪越来越激动,最后的话几乎是喊出来的。

然而,她话音刚落,脸颊倏地剧痛,一个响亮的耳光稳稳当当地落在她的脸上,直接将她给打懵了。

林巧妍面上的怒气全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极度的失望。

“我从没想过,在你心里我居然是这种形象。”她或许是气急,亦或许是过于难以置信,声音平静,却无法抑制那从牙关里挤出来的颤意。

“你究竟什么时候才可以成熟一点?”她话里甚至含了隐隐约约的哭腔:“姜如羽,我拟心自问,我作为一个母亲,绝对没有对不起你。”

“姜如羽,你实在是让我太失望了。”

撂下这句话,林巧妍再也没看她一眼,离开了饭厅。

不多时,姜如羽听见家门被人狠狠摔上的响声。

那声响重得刺耳,几乎将她的心都快震碎了。

泪水不知什么时候止住,她站起来,一声不吭地收拾饭桌上的残局。

脸颊依然有微微的震感,提醒着她刚才在这里发生的一切。

杯子洗干净、垃圾收好扔进垃圾桶,她回到房间,倒在被褥中,近乎麻木地回忆林巧妍所说过的所有话。

真的是她做错了吗?

可是她说的哪句话是错的?

这些话她憋了整整三年多了,没有一句是因为冲动才脱口而出的。

为什么林巧妍不能理解她?

心里那股挥之不去的失落感,和难以言喻的难受交杂在一起,闷地她头脑发麻。

姜如羽从床头摸出手机,点开微信,映入眼帘第一条就是她和金诗意的聊天记录。

她们说的都没错,金诗意自己也亲口对她说,她就是高三开始进行艺考训练的。

那为什么,林巧妍就是不愿意相信她?

泪水再一次没绷住,一颗接一颗落入被褥中。

姜如羽盯了屏幕好一会,才如同下定决心般,开始打字。

她写了一遍又一遍,也将那段长长的文字读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抠不出任何一点点错误了,才按下发送键。

等林巧妍回来,她一定要把回信给她看,证明自己是没错的。

作者有话要说:呜呜呜里里对不起大家!!!对不起!!!!!

说好11点之前一定更新的又晚了呜呜呜!!!!!!!

我!!骂!!!我!!!!自!!!!!己!!!!!!

我明天真的不鸽你们!!!真的!!!!!!!!!!

鸽你们我就给你们咕一整页!!!!!!!!!!!!!

呜呜呜这两天让大家等那么久还没有diss里里无以为报只能给评论发红包了QAQ

推荐热门小说橘子味喜欢,本站提供橘子味喜欢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橘子味喜欢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9章 橘子 下一章:第11章 橘子
热门: 穿书后我策反了女主她弟 加油,你是最棒的 离婚协议 超级宠兽系统 沙雕元帅天天偷拍我 天辰 审神者暗堕计划[综] 魔尊和仙尊你俩人设反了 女仆的修养[快穿] 流放三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