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上一章:第89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修灵界天亮得早, 云子宿清晨出门时才不过寅时, 天色就已经大亮了。

云吞趴在他胸前口袋里, 只探出一个毛绒绒的小脑袋。他们两个是中央小岛特批的唯二住客,出门没多久,就远远望见了那条金灿灿的通道。

云子宿迈步走近, 朝阳正从通道背后缓缓升起。初升的日光映在通道上,将这原本的就耀眼的光束染得更加明亮。

今天不是凡俗界传送的日子,所以整个中央小岛都很安静。一人一猫站在距离通道不远处的高台上, 安静地凝望着这绚丽又灿烂的日出。

直到日头高照, 通道的光芒逐渐隐没在白日的光线中,云子宿才慢吞吞地带着云吞走了回去。

这样的日出, 他已经看了整十年。

回到住处已经是辰时,更准确些说, 是八点零五。云子宿的腕表“滴”地响了一声,一条消息从腕表屏幕上跳了出来。

【大型虚拟现实网游《凡仙传》赛季末大战拉开序幕!最终任务将于今晚20:00准时发布。仙魔之争, 等你来战!】

云子宿扫了一眼就没再管它。《凡仙传》是一款由三大仙宗共同出资设计运营的虚拟现实游戏,主策划是曾一手打造了凡俗界最热门网游、却在四十岁罹患癌症的游戏策划师,不过现在, 他已经到了修灵界, 癌症不癌症的完全没影响了。

《凡仙传》的用户人群极为庞大,毕竟服务器是用灵石堆出来的。而且这个游戏内玩家的立场对立非常鲜明,游戏里经常能看见一身仙气飘飘的正道和一身邪气四溢的邪道单挑乃至于群殴的场面。

不过线上PK总比线下肉搏节省资源,对于清理完恶兽后亟待休养生息、再承受不住人丁损失的修灵界来说,这个游戏发挥了不可磨灭的重要作用。

游戏内测时, 就有人给云子宿送来了测试资格,不过和其他同道相比,云子宿上线的次数很少,他的更多时间还是花在了另一件事上。这次之所以会关注赛季末大战的事,也是因为游戏五周年所推出的一个大型线上挑战赛。

根据内部消息,这个线上赛的最终任务物品是一枚法印。而任务的流程也是依据现实改编,玩家需要组队完成一个个任务和挑战,获得进入凡俗秘境的资格。在凡俗秘境中最先寻到法印的队伍则会获得最终的冠军。

云子宿之前没怎么玩过游戏,现在自然也没什么心思去和人组队,他至多只是看看资料片,要不是制作团队来找他特邀顾问,他也不会花心思去关心这个。

线上的虚拟法印,再怎么也比不过线下的实物。

给小豹猫装好一碗甜虾,云子宿就自己去了工作间。云吞在客厅里狼吞虎咽地吃掉鲜虾,都没来得及吞完,就带着鼓鼓囊囊的脸颊跟了过去。

工作间很宽敞,里面有一整套的铸造工具。模具,铁锤,熔炉,应有尽有。云子宿端坐在熔炉前,把自己的灵力送进去,看着火苗从微弱至旺盛。

他伸手要去拿铁钳,云吞已经拖着沉甸甸的长棍跑到了他手边。云子宿把铁钳接过来,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

从来这的第一年开始,云子宿就一手打造了这个工作间。他在这里度过了绝大部分的时间,像是每天去通道旁看日出一样,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

只是有时候,成果和投入的时间并不一定能形成真正的正比。

时间如流水飞逝,再睁眼时,屋外天色已经暗淡了下来。云子宿望向面前炉火,看见炉中成型方印时,却连一点期待都罕见。

模盒被取出,用灵力稍稍降温之后,就被铁钳打开,内里的方印露出来,已然是成了型。

无论是炼丹或是炼器,越是高阶者,耗费时间就越长。像这种不足半日就成型的器物,自然不会是什么佳作。

云子宿的脸上已经连失望的情绪都看不到了,他把方印存到了一旁的储物袋里,那里面,已经攒了不知道多少失败品。

他在炼器方面的才能,似乎一点都没能随着转世继承下来。云子宿也隐约猜测过,是不是因为天印威力太甚,他才被天道剥夺了继续锻造的资格。

然而即使有猜测,他也从未停止过铸造法印的尝试。

从工作间里出来已经是傍晚,云子宿给云吞准备完晚饭,就抬头看了一眼日历。

随着通道开启,再加上以灵石作为动力的天然优势,修灵界的科技进展几乎可以用一日千里来形容。即使是在仅有两个常住客的中央小岛,这里的各类家居设备也一应俱全。

日历是智能的,不只时间,连温度湿度节庆纪念之类都会显示出来。而现在,在明晃晃的日期下面,就仔仔细细地标注了一行小字。

【距两界通道开启十年纪念日仅剩七天。】

十年了,云子宿想,他的视线下移,就望见了日历下面的一方玉台。

玉台光泽温润,上面端放着三样物品,一柄六孔箫,一把无垠剑,和一枚男士戒指。

玉台前方不远处还放着一碗冰淇淋,因为灵气的滋养保护,冰淇淋始终保持着刚刚被制作出来的模样,一点都没有融化。

那冰淇淋是云子宿从凡俗界带过来的,这是他从一家西餐厅买来的东西。他当时买了两杯,这家冰淇淋又贵又难吃,不过云子宿还是把另一杯完完整整地吃掉了。

那家餐厅是他和韩弈因为相亲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云子宿望着玉台出神,然后怀里就突然一沉。吃完晚餐的小家伙自己跳到了云子宿怀里,还伸出粉嫩嫩的爪垫努力伸长手摸了摸他的脸颊。

云子宿低头朝它笑了笑,就把人抱回了卧室。

夜晚是最漫长的,屋里有灯,也有足够的光源,但云子宿习惯了在天黑之前休息。这也是他为什么选择修灵界的原因,这里的白天总比凡俗界要长。

金丹以上的修士可以辟谷,也可以放弃睡眠。十年时间里,因为天赐恩泽,即使把大量时间用来炼器,云子宿依然从元婴初期升到了化神期,在整个修灵界,比他修为更高的人也不过百位。

但即使如此,他依然没有放弃睡眠。云子宿从不独自面对黑夜,就像他下雨天从来不会外出一样。

幸好云吞也长大了,它慢慢恢复了真实的体温。不管是漆黑的深夜,还是雷鸣交加的雨天,变回原形的云吞就像一个安心又温暖的火炉,烘烤着潮湿的心。

一夜寒霜过,故人入梦中。

第二天日出之后,云子宿带着云吞回来,这次他罕见地没有去工作间,而是拐去另一个房间,把那里认真打扫了一遍。

云吞跟着他来屋里,上窜下跳地督促一团血水拖地擦墙,屋里很快被打扫干净,云吞也抬头望向了云子宿。

“我要闭关半个月,”云子宿一边把血水收回来,一边和云吞说话,“吃的东西我都分好类放在了冰箱,你每天自己过去拿,好不好?”

云吞甩了甩尾巴,嫩嫩地“喵呜”了一声。

云子宿蹲下来,摸了摸它的后背。

“我没事的,别担心,之前不也都过来了吗?”

云吞用脑袋顶了顶他的掌心。

“你照顾好自己,乖。”云子宿捏捏小家伙的耳朵尖,“等我闭关结束带你去吃海鲜大餐,嗯?”

“咪呜!”

“好,我保证,我也和你一起吃。”

一人一猫聊了好一会,云吞才恋恋不舍地走出了房间。

房门从它面前关上,云吞低头转了一圈,又跑过去用头顶了顶门。

门关好了,没能顶开。

尽管知道对方已经听不见,云吞还是低低地叫了几声。

你要专心闭关修炼,不许再偷懒哭鼻子了呀。

云吞知道这半个月是什么日子,从七年前这个时间,云子宿就开始闭关了。前三年的时候,他总熬不过记忆太过深刻的那一天,第二年失控时,还险些去破坏了那条金灿灿的通道。

后来,它的饲主就慢慢冷静了下来。他控制不住自己,索性去闭关修炼,意识抽离了,也就不会再撕心裂肺地疼。

云吞甩了甩尾巴,它独自留在客厅里,这个屋子很大,可是害怕空旷安静的却不是被留在门外的它。

云吞想了想,它就地打了个滚,一只金色豹纹的猛兽凭空出现,看起来威风凛凛,矫健又漂亮。

猛兽留在了房间门前,它安静地趴在门口,帮人掠阵。

又过了两天,就到了凡俗界一月一度的开启通道的日子,这次又有不少修士,还有一些只有一点点灵根,但是在基建或者科研方面大有研究的人,被一起传送了过来。

前者来是修炼,后者来是援建——自然,不是毫无回报的公益援建。修灵界多得是灵丹妙药,延年益寿、治病救人都是小事。

也正是这种互通有无,修灵界和凡俗界才能在遭受过恶兽掳掠之后这么快地恢复过来。

每次通道开启,都能迎来一大批好奇又紧张的新人,比起他们,一月目睹一回的云吞早已处变不惊。不过这次,它却隐约察觉了一点不同。

变回威风凛凛、足有半人高的原形,云吞没用几步就来到了通道的出口处,这里惯例有修士组织登记检查,他们早就认识了这只大猫,平时见它过来,也从未有过阻拦。

但云吞过来时,他们却似乎没在忙登记的事,而是围在了一起,不知在讨论些什么。

就算恢复了原形,云吞的动作依然不受阻碍。它灵巧地从几人中间穿过去,然后一眼就看见了被包围的——

那居然是一个婴儿。

婴童身上裹着一件宽大的外套,身下还睡着一个不只从哪找来的篮筐。一旁从通道那边过来的修士没见过云吞,见它凑过来,吓得连忙把婴儿连衣服带篮筐抱了起来。

云吞连眼神都不屑甩他。它才不吃小孩。

等负责登记的修士解释完,抱着婴儿的新人才似信非信地把篮筐重新放了下来。云吞没理他,它听见几人讨论说,这小家伙是从通道里面被发现的,把第一个看见他的修士吓得不轻。

要知道,通道可不是电梯,它只有外围一圈保护膜,内里的路都是每次临时搭建的。那个小家伙没在路面上,而是躺在保护膜里,它背后就能看到若隐若现的无尽黑暗和万丈深渊,直让人看得心惊胆战。

发现他之后,一群修士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小家伙捞上来,为此还耽搁了传送的时间。他们不知道这婴儿哪来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安置它,就只能硬着头皮把它抱到了修灵界这边。

但是修灵界的修士也还没想好怎么办,婴儿太小,看不出有没有灵根,他们商量了好一会,也没决定好是把人送到普通人家养,还是带回宗门看一看。

他们正讨论着的时候,原本似乎睡着了的婴儿突然睁开了眼睛。

刚出生的婴儿只能看见十几厘米范围内的东西,这个小家伙的眼睛也是雾沉沉的,让人分辨不出他在看些什么。一旁的修士见它醒了,刚想提醒大家,却见小家伙突然自己伸出了手——

然后直接握住了云吞那条毛绒绒的长尾巴!

云吞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它又疑惑又愤怒,但命运总是难以抗争,等一群人热火朝天地开始重新继续登记流程时,威风威武又威严的大猫却不得不叼着一个篮筐,垂头丧气地回了家。

云吞没养过崽,更别说人类的崽——它自己都还是个崽崽!

云吞感觉很委屈,它只能委屈地去翻冰箱,把留给自己的鲜奶分给别的小崽。

这个小崽子倒是还算听话,除了一直不肯松开它的尾巴。云吞忍气吞声,贡献完鲜奶还得贡献尾巴给人当被子盖。

等小崽自己抱着鲜奶嘬的时候,云吞抬头看了看那扇紧闭的门。

还有十二天。

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小崽被云吞暂时安置在了客厅沙发里,不过每天清早天亮时,小家伙却总能出现在不同的地方。云吞自己也感觉很奇怪,它晚上习惯了受着云子宿护住他,即使对方在闭关,也没有改变这个习惯,一到晚上就去门口掠阵,为了不让小崽跟自己睡地板,才特意把婴儿放到了沙发上。

这种莫名的现象发展到第五天时,云吞终于没办法继续无视下去。它的尾巴差点都卷不动对方了——那个小崽不只每天晚上乱跑,还和吃了灵石一样蹭蹭蹭地长,才几天时间,就从婴儿变成了五六岁的模样。

难道自己的鲜奶里有增长剂?可它喝了怎么没事?

云吞百思不得其解,小崽又不喜欢说话,它只能等晚上天黑之后,难得一次没有守着云子宿,而是跟着这个奇奇怪怪的崽走了出去。

小崽走路已经非常稳当,他一个人来到了通道旁边,这个月的开启时间白天刚刚结束,通道也已经被关闭了,只剩一节金色光环与地面相连。

所以云吞跟在后面,也没怎么心急——左右这小崽子跑不到哪儿去。

结果它根本没能想到,这个胆大妄为的小崽居然走进光环内部,然后自己伸手撕开了通道封印,向前一步就迈了进去!

??!

云吞满头问号,它几步快跑过去,探头朝被撕开的通道口看了过去。

然后,它就看见了一场最为壮阔华美的景象。

两界之间暗流涌动,无尽罡风咆哮撕扯,誓要将所有东西撕成粉碎。这无边暗境的攻击威力连云吞都不想招惹,然而那个看起来仅有五六岁大小的小崽,却在一片凶猛的激荡中肆意舒展着自己的躯体。

小崽近乎贪婪地吸收着两界之间无穷无尽的能量,他的躯体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着。

烈风化为所用,星海织作外衣,不过一个小时,他再转过头来时,已然变成了十七八岁的成年模样。

云吞被余波吹得晕头转向,已经稍稍往后退了不少,但即使如此,它依然清楚地看清了那个在广袤星空中自己发光的人。

眉目英挺,眼眸深邃,他的身体是疾风骤雨捶打出的完美无瑕,他的面容是无尽黑暗中无法磨灭的耀眼英俊。

云吞不认识这张陌生的面孔,但它认识这个人。

这场面如此奇妙又蔚为壮观,云吞却忍不住又后退了一步。

它郁闷地想,怪不得这家伙眼睛都没睁开的时候就能捏它尾巴。

这一夜,正是通道被打开整十年的节点。

之后又过了几天,十七八岁的男孩已经长成了二十几岁的成熟模样,云吞也再没分享过自己的鲜奶——这人吃的是天地精华,哪还用得上它那几盒零嘴。

它也没再跟人从夜里出去过,比起看男人怎么在广袤暗境中耍帅,云吞还是觉得守着云子宿更重要。

从第十二天起,男人就不在夜里出去了,但是云吞倒是宁愿他出去——这人一不出门,竟然就开始和它争起了守门的活!

最可气的是,它堂堂一只十岁的凶兽怨灵,居然被人伸手掐住后颈,就从威风凛凛的原形变回了巴掌大小的奶猫。

云吞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抢守门的活持续到第三天时,依然以单方面碾压的结局告终,云吞甚至开始怀疑,在男人眼里,自己的行为是在撒娇,而不是在争抢。这人总是模仿着云子宿的模样揉揉它的肚皮拍拍它的后背,然后毫不手软地把云吞关进猫窝里。

不过这招用第三次就不灵了,等男人一回到房门前,云吞就从之前留下的缝隙里钻了出来。

它小心翼翼借着家具的遮挡跑回客厅,男人正站在修炼室的门前,一言不发地望着紧闭的房门。

在如斯恐怖的无边暗境中都能来去自如的男人,此时却像是隐隐生出了一种无措。

云吞晃了晃小脑袋,肯定是它看错了。

它不再耽搁,后退蓄力,打算趁其不备,撞开男人,夺回自己的位置。

计划非常精妙,效果也堪称完美。唯一一点遗憾,就是云吞用的力气似乎太猛了。它竟然一下子跳过了男人的肩膀,直直朝门板撞了过去。

“喵呜!!”

幸运的是,在撞上房门之前,云吞看见了男人伸出的手——这个人类还算有点良心。它这么想着却发现,在自己被接住之前,面前那扇紧闭的房门突然打开了。

云吞措手不及。

它就这么直直摔进了一个温暖又熟悉的怀抱里。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完结最后一章还是爆字数了,么么大家~

感谢所有追文的姑娘,感谢所有留言,感谢所有鼓励和喜欢,这篇文写的时候遇到了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的困难,但是现在都可以翻页啦,谢谢那么多眼熟的名字,无以言说,唯有感谢!

上一章:第89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子夜十 心似耀言 两小无嫌猜 锋芒 信息素被校草占领的日子 死亡万花筒 极品按摩师 破云2吞海 开封府宿舍日常 金丝雀宠主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