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番外二

上一章:第39章 番外一(下)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雪山绵延,山峦与大地一片银白色,路旁雕栏玉砌,结冰的电线杆在车窗外一掠而过。

阳光洒下,耀得人睁不开眼。周瑜戴着墨镜,倚在窗旁看景色,孙策在拆一包零食。赵云在前座听音乐开车,吕布在旁边打PSP。孙策不小心把零食拆了个“天女散花”,撒了吕布一头。

“哎!”吕布怒道。

“嘘。”孙策忙指指周瑜,说,“在睡觉,别吵醒了。”

周瑜摘下墨镜,看着孙策。

“哦,没有睡啊哈哈哈!”孙策说。

吕布怒吼道:“睡你个头啊!”

吕布从前排侧身过来,和孙策扭打。

赵云大声道:“开车呢!别打架!”

吕布和孙策一阵混战,赵云忙过来分开他俩,吕布头也不抬,怒道:“周瑜你拉偏架!”

周瑜:“……”

寒假将近,诸多沙滩运动告一段落,假期的校园里也空空荡荡的。母亲出国探亲,元旦假期,周瑜反而无处可去。孙策要带周瑜回家,周瑜却不愿意。最后,孙策和吕布合计了下,干脆带着各自队里不回家的队员,来北方滑雪、泡温泉。

先是坐了三个多小时的飞机,下来以后还得租车,开八个小时的车,周瑜简直命都去了半条。然而小时候多在温暖的南方,所以看到下雪时还是有种惊叹感。

“你睡会儿。”孙策又说。

周瑜有点晕车。路实在太难开了,所幸赵云驾驶技术很好,才没让他吐出来。

“我老家以前就在北方,”赵云说,“比这里更北。一到冬天,室外零下二十五度。”

“挺漂亮。”周瑜两眼转圈圈,已经有点不行了。

“一个北方人。”吕布笑道,并拍拍赵云的肩,说,“到南方来冲浪,有意思。”

赵云一笑置之,将音乐开得大声了点,越野车扬起雪粉,一路飞驰。

然而,两个小时后,天色渐暗,雪原外一轮血红色的落日。

吕布一脸郁闷,说:“这还是你老家啊!”

“对不起对不起。”赵云和孙策开始查GPS定位。

“我觉得咱们从刚才那条路开始就走错了。”孙策对照地图。

赵云说:“没有错,我很肯定是这边。”

周瑜站在雪原前,突然有股强烈的冲动——想扑进这白茫茫的平原。三秒后,孙策“哟呵”一声冲出来,朝着地上一个飞扑,留下了雪白的人印。

周瑜心想:神经病。

孙策搓的雪球倏地飞来,砸了周瑜一头。

“你!”

周瑜和孙策开始扭打,最后循例是孙策讨饶。两人躲在车后,周瑜毫不客气地把他推到雪地里去。

孙策拍拍身边,说:“来。”

周瑜索性也躺了上去,正在查路线的赵云朝他们喊道:“小心感冒!”

两人并肩躺在雪地上,太阳最后的光辉转过山岳与雪原,从周瑜的头顶悄然消逝。那一抹红光给雪地染上了绚烂的光辉,仿佛是江边燎原的大火,又仿佛是城中明灭有时的万盏花灯。

“喂。”孙策拍拍周瑜的手,问,“上次你说的,人有前世,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周瑜漫不经心说,“就是经常做梦,断断续续的,像电视剧,这集播了,还有下集。”

“啊?”孙策莫名其妙道,“什么样的电视剧?”

“古装脑残剧。”周瑜随口答道,“常被吐槽的那种。”

孙策一听就起了好奇心,缠着周瑜让他复述,幸而吕布在车前喊道:“走了!上车了!”

四个男人一辆车,这次换孙策开车,油已经加满了。然而冬天北方天黑得早,刚开了几公里,天就完全黑了下来。周瑜只得坐在副驾驶上,拿着手机开GPS给孙策指路。

“你到底会不会?”吕布问。

“就是。”周瑜笑着教训孙策,“还能不能好了。”

“哎!”孙策被吵得烦死,说,“都闭嘴!相信小爷的技术!”

赵云说:“孙策方向感好,信他的没错。”

“还有半小时就到了。”孙策扔了条毯子给后座的吕布,说,“你睡会儿!”

吕布身高一米九,在车里被挤得和沙丁鱼似的,摊也摊不开,只好歪在赵云大腿上睡觉。前头周瑜开始混乱了,黑灯瞎火的,孙策在路上一通乱开。

吕布一觉睡醒,已是两小时后。

“几点了。”吕布说,“还没半小时?”

赵云:“……”

孙策一头黑线,只得硬着头皮说:“马上到。”

“到你个头啊!”吕布吼道,“滚开!我来开!”

吕布刚上去,不到五分钟,车轮陷坑里了,大家只好又一起下来推车。一入夜,气温骤降,冷风冻得三个人直哆嗦,周瑜在车里挂挡,说:“我给你们助点兴。”说着开了收音机。

孙策拖着鼻涕,听到收音机里传来天气播报:

“今夜起将有大范围暴风雪过境,请各位做好防寒准备……”

外头三人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恰好汽车发动,吕布扑倒在雪地里,吃了一嘴的雪。

“等等我啊!”吕布喊道。

车停下,吕布钻上车,周瑜挂挡,踩油门,从小路上转了个弯,朝黑暗的山峦里开去。

“朝哪开?”孙策问。

“少废话。”周瑜漫不经心道。

越野车在满是冰渣的路面上飞驰。外面的雪越下越大,赵云说:“要不就在车上过一晚?”

“取暖外加开车,汽油耗得太快了。”周瑜说,“刚才你们推车的时候,我看到山那边有一点光,可能有人住。”

“万一是星光呢。”孙策说。

“那就抱着取一晚上暖吧。”周瑜哭笑不得道。

孙策说:“这个提议不错。”

众人:“……”

雨刷摆来摆去,孙策把车前窗擦了下,果然看见远处有一点光,大家齐齐松了口气——得救了。

山脚下静静地伫立着一栋小楼,前头还有个院子,楼外立着根电线杆,电线杆上亮着灯,周瑜把车停下,说:“在这里先借住一晚上吧。”

话音未落,电线杆上的灯滋啦滋啦地闪了几下,灭了。

周围一片黑暗,小楼里半点光也没有,风雪在背后怒号,唯独车灯照出飘扬的鹅毛大雪,世界一片寂静,三层小楼犹如鬼屋一般。

四人推来推去,最后赵云去敲门。

“有人吗?”赵云说。

“没吃饭啊!”孙策说,“大声点!”

“你来你来。”赵云做了个请的手势。

孙策忙朝周瑜背后躲,赵云又敲敲门,说:“有人吗?”

没有听到狗叫,赵云说:“没人?不至于啊,刚才电灯都亮着。”

吕布说:“要不还是算了,换一家吧。”

“方圆十里就这一家。”周瑜说,“不住这家就只好睡沟里了。”

吕布大喊道:“有人吗!”

门突然一开,现出一张枯干的老脸,四人吓得齐声大叫。本来躲在周瑜身后的孙策战战兢兢,连忙把周瑜护到自己身后。

一个老头戴着覆耳棉帽,双手揣在袖筒里,眼睛无神。他走出来几步,经过石化状的四人,走到电线杆前去,慢悠悠地伸出手,那抬高的手还不住发抖。

众人:“……”

老头抬起来的手指一直痉挛,四人被他怪异的举动骇得魂飞魄散,吕布示意大家别怕,自己却不住朝后退。

“那个……老人家。”赵云说。

老头背对四人,保持着那个僵直的姿势,足足一分钟后,抓住了虚空里的什么,朝下一拉,“咔哒“一声。

“啊——”孙策和吕布一起大叫。

老头又拉了一下,又是“咔哒”一声,电线杆高处的灯亮了起来。

是灯绳,周瑜险些被吓虚脱。

老头转过身,白了他们一眼,说:“什么事?”

“借借借……借宿。”赵云说。

老头答道:“进来呗。”

有了光,环境似乎显得稍微正常了点。

吕布去把车停好,三人跟着老头进去,见院里有个拆下来的招牌,旁边都是废砖烂瓦。赵云抓着一支手电筒,左晃右晃,跟着进了一楼后院。

老头推开门,露出黑漆漆的一条走廊,说:“几个人?身份证登记一下。”

周瑜看得心里发毛,开始有点后悔了。

“有暖气吗?”孙策问。

“烧锅炉。”老头答道,“等着吧。”

孙策拿到钥匙,三楼,和周瑜、赵云上楼去。

“301。”孙策问,“你们呢?”

赵云说:“我们316。”

一个在最东边,另一个在最西边,分别属于走廊的两个尽头。

周瑜:“……”

“住吧住吧。”孙策说:“别磨叽了。”

两人推开门进去,房间倒是收拾得很干净,却只有一张大床,周瑜也懒得去让换了,他筋疲力尽,倒在桌上。

“吕布!”赵云在走廊里喊道。

孙策猛然想起,对了!吕布呢!停车停到哪里去了?

“吕布!”

“吕布呢?”

“我不知道,不是停车去了吗?”

孙策与赵云面面相觑。周瑜马上下楼,在二楼栏杆上朝外望,只见车停在院子外头,吕布已不见了踪影。

“吕布——”赵云大吼道。

“我在这里……”

吕布的声音很小,赵云顿时松了口气,孙策到处问:“在哪?”

突然间吕布又不说话了,那一刻周瑜汗毛倒竖,背后一阵凉。一刹那,楼梯间下吕布大喊一声,紧接着是有什么钝物击中头盖骨的声响,赵云直冲下去。

“在哪?”三人聚在天井里,背靠背,四面环顾。

然而回答他们的,只有大雪落地的“沙沙”声响。

“嘘。”周瑜示意安静,后院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三人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山村碎尸案。赵云的神经绷得濒临极限,抡起一把铲子,冲进了后院。

“赵云,你们在哪里……”吕布的声音极其虚弱,紧接着是铁器拖在地上的声音。

三层小楼伸手不见五指,赵云拿着灯四处照,墙角被灯光照出一片阴惨的白色。

“啊——”孙策突然大叫一声。

“吕布!”

吕布从旁边房间冲出来,惊魂犹定,又是一声大喊。

四人乱七八糟,周瑜喊道:“镇定!”

“我我我……”吕布喘着气说,“你们没事吧?”

“你没受伤?”周瑜说。

“我不小心碰翻了一个桶。”吕布说,“就在那走廊里。”

周瑜:“……”

赵云说:“你声音怎么忽大忽小的?”

“我不知道啊。”吕布奓毛道。

周瑜试着进了走廊,喊了声:“吕布。”

回音:吕布吕布吕布……

周瑜让孙策在外面听,果然听不见。

走廊的隔音效果做得太好了……

刚刚吕布探头出来喊了一声,他们就听见了,再在走廊里喊,声音又变小了。

虚惊一场。大家简直要被吕布给吓死,轮番教训了一次,吕布耷拉着脑袋,一句话也不敢顶。

就在这时候,孙策骤然发现楼梯拐角上站着一个人,又吓得大叫起来。

“真是够了!”周瑜说,“能不能别疑神疑鬼的!”

孙策战战兢兢指拐角,周瑜一见是那老头,也被吓得不轻。

“叫这么大声干吗?”老头说。

“没……没事。”赵云扶额答道。

“有饭吃吗?”孙策平复下来。

“给你们找找。”老头说,“待会儿下来。”

他们各自进了房间,一看时间,晚上九点。吕布在走廊尽头说:“能不能不在这儿待了。”

“不行!”赵云揪着吕布,把他扔进房里去。

房间开始有了点暖气,孙策从落地窗朝外看,说:“这农家乐装修得还不错。”

“那老头在做什么?”周瑜探头看了一眼,见老头子在烧锅炉,又开了餐厅的灯。

过了半小时,吕布过来敲门,说:“电话里说可以吃饭了。”

四人到餐厅里去,餐厅里开着温暖的灯,一张桌子上铺了桌布,四菜一汤,电饭锅里放着饭。众人如得大赦,坐下吃饭。吕布看见柜子里还有啤酒,就开了一瓶。

“这里应该是个刚装修好的滑雪山庄。”赵云说,“我刚刚看见锅炉房后面有个仓库,仓库里还有滑雪板,好几套。”

吕布伸筷子挟菜,说:“该不会是上一次来住的客人留下的吧。”

众人:“……”

吕布马上道:“我不说了。”

“这菜味道还不错。”周瑜说,“比学校食堂好吃。”

孙策说:“你们猜猜,这是什么肉?”

大家终于崩溃了,一起朝着孙策怒吼道:“你能不能闭嘴!”

孙策只得自动闭嘴,继续吃,心想我是真的好奇这是什么肉。

吃到一半,餐厅的灯开始狂闪,门缝里漏进来一点风,灯一边摇一边闪。

大家动作僵住,抬头看着吊灯。

三秒后,灯灭了,世界一片黑暗。

“停电?”赵云说。

突然间,餐桌上突然传来“咔”的一声。孙策紧接着发出痛苦的闷声。

周瑜马上喊道:“孙策!”

孙策喉咙中发出奇怪的声响,吕布马上起身,碰翻了椅子。

赵云吼道:“冷静!”

吕布拿着灯一照孙策的脸,只见他面目狰狞,顿时吓得狂叫一声。

周瑜说:“噎住了!是噎住了!”

吕布:“……”

一分钟后,赵云在抽屉里找到蜡烛点起来。孙策勉力喝下水,把饭吞了,嘿嘿笑。

周瑜彻底无语了。

大家点着蜡烛,继续吃饭。

孙策说:“烛光晚餐也不错。”

“不错个鬼啊!”周瑜怒吼道。

老头子来了,说:“断电喽,高压线可能被大雪压断了,先凑合着吧。”

这天晚上,周瑜只好在房间里点起蜡烛,幸而暖气还是有的。

孙策点着蜡烛洗澡,热水很足。然而片刻后,吕布过来敲门,说:“我们房间的蜡烛,点几次灭几次,怎么办?”

周瑜:“……”

“赵云呢?”周瑜问。

“在洗澡。”吕布一脸既恐惧,又要装作若无其事的表情,说,“你你你……你去帮我看看。”

“别走啊!”孙策狂叫道,“别把我一个人扔在房间里。”

周瑜也不理他,过去看了眼,朝吕布道:“窗缝里有风!”

“哦哦。”吕布把蜡烛挪了个地方,点了起来。

不多时,孙策洗过澡也来了。

赵云和吕布的房间倒是两张床的标间。孙策说:“大家今晚就睡一起,别分开了吧。”

“是啊是啊。”吕布马上附和道。

周瑜哭笑不得,赵云又说:“你在我房里洗,水热的。”

“打牌吧。”

孙策光着脚,占了一张床,和周瑜一起坐着。吕布躺在另一张床上,赵云坐在床边,拉了张椅子过来打牌。

“输一盘,讲一个鬼故事。”孙策提议道。

“你自己说个够吧!”周瑜怒道。

“那我说了……别走啊,不说不说,说笑话行了吧。”孙策说,“我怎么觉得冷飕飕的……”

“窗子关不严实。”赵云过去试了下,窗缝总是漏风,外头雪太大了。

“你不打?”孙策朝周瑜问。

四个大男生,各自洗了澡。

周瑜靠在床头,看着孙策烛光下的侧脸出神。

“说说你的梦吧。”孙策揶揄周瑜。

“什么梦?”赵云倒是第一次听说。

周瑜一脸“我和你不熟”的表情,懒懒道:“算了,不想说。”

吕布问:“近来睡得不好?”

周瑜看着吕布,突然说:“你知道不?你上辈子是孙策的师父。”

“嗯?”吕布莫名其妙道,“怎么说?”

孙策顿时抓狂道:“不可能!”

周瑜笑了起来,开始说他的梦。窗外暴风雪渐渐小了下去,化为温柔的鹅毛大雪。赵云、孙策与吕布一边打牌,一边听他的梦。

巢湖上的碧水与长天一色、洛阳的烽火与黑烟、吴县的千军万马……听着听着,三人都不知不觉地停下。

春来漫山遍野的桃花,飘向湖面,随着湖水的涟漪荡开,继而化作一艘艘横亘于赤壁前,江心上的船,燃起烈火。

在这么一个冬夜里,他们仿佛被周瑜带回了久远的过往之中。

“后来梦里的我。”周瑜悠然说,“在一个厅堂内等着什么,那个道士,似乎交给我两张符,我就捏在了手里。”

说到这里,一刹那房间充满光明。

“哦——”吕布笑道,“来电了。”

“来电了。”赵云笑着说。

“来电了。”孙策饶有趣味,推推周瑜,说,“接着说啊。”

就像一场梦境,最终醒来,周瑜淡淡道:“没有了,说也奇怪,梦里出现的人,是你们的脸。”

“开玩笑吧。”赵云说,“不可能,你六岁就认识我了?”

吕布洗着牌,说:“他上辈子欠你的。”

周瑜也没法解释,只是笑笑。周围一片光明,一来电,山庄里便温暖了不少。

“回去睡觉吧!”孙策说,继而把周瑜打横抱起来,回房去。

翌日清晨,周瑜是被孙策摇醒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外头是一个全新的冰雪世界。

天地间下着小雪,滑雪山庄已没有昨夜的恐怖气氛。孙策说:“看!”

山庄背后,居然就是吕布和孙策订好的度假村,远方还有一个滑雪场区,缆车上上下下。周瑜哭笑不得,原来已经到了,只是绕了个方向。

“喂!”吕布在楼下朝他们喊道,“后院朝高处走,有个温泉!我们先滑雪去了!”

孙策应了声,和周瑜下去泡温泉。

漫天的雪花融化在这露天温泉里,落在孙策的短发上,结了冰。

“喂。”孙策蹲在温泉里,看着周瑜,说,“昨天晚上,你记得吗?”

“怎么?”周瑜莫名其妙问。

“他们说,我上辈子欠你的。”孙策说。

周瑜:“”

孙策又道:“我有一句话,从你来寝室那天就想对你说。”

“什么?”周瑜又问。

孙策说:“以前我也做过一个梦呢。”

周瑜一怔,孙策看着周瑜,笑了起来,说:“小时候,有个小孩,一脚把我踹了下水……”

雪花纷纷扬扬,从温泉岸畔席卷出去,洒向辽阔的大地。松林一侧,传来周瑜的声音:“……所以呢?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喂!猴子!你给我住手!”

番外二·完

推荐热门小说江东双璧,本站提供江东双璧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江东双璧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9章 番外一(下)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嫁给暴君后我每天都想守寡 主角对我因爱生恨后我穿回来了(快穿)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信息素被校草占领的日子 山村小医师 主角们都以为我暗恋他 我的公主重生了 村长的后院 刑侦档案 调教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