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今晚轮到小花儿了

上一章:第83章 姑嫂两个 下一章:第85章 相同屈辱的夜晚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八月日八这个夜晚总算过去。金色的曙光从粉色的窗帘透进大老齐的新房里。大老齐死狗一般黔声四起地睡着,一条粗壮得像凛子一般的大腿依然搭在新娘子梁银凤赤裸的胯间。一夜兽性的腥风血雨让房间里弥漫着怪味的气息。

梁银凤也从昏昏沉沉的噩梦里醒来。大老齐的第三次兽性也才刚刚结束不到一个小时,那时她就虚脱地昏沉睡去。但明亮的曙色还是让她惊悸的心灵从一夜的凄风苦雨中醒来。

那是一个心惊胆战的屈辱不堪的夜晚。四十二岁又做了一次新娘子,但那样的新婚之夜竟然是世间最悲惨的新婚之夜,梁银凤可以这样确定。她几乎是在同禽兽同眠,而且是一夜无眠。这夜大半的时光她都是在野兽的身下度过的。大老齐在她身体里三次发泄,那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禽兽对她身体惨无人道的摧残和撕扯,那里面狼藉不堪,身体上伤痕累累,尤其是胸前的嫩肉上已经抓痕遍布,牙痕醒目。这一夜她一共昏迷了六次。

经历这一夜她才真正知道人们原先关于大老齐的种种传说的真实性。那个黄皮拉瘦的病病快快的可怜女人,千真万确是被这个禽兽给摧残死的。自己能忍耐过去吗?这才是第一夜,漫长地狱生活的刚刚开始啊!想到今后漫无边际的每个可怕的夜晚,她心里就震颤发抖,眼前就一片漆黑。如果有一天自己也在夜里被这个野兽给冲撞得死去,那别人会怎么说呢?那简直是羞辱不堪的死法!据说大老齐先前那个女人死的时候就是赤身果体的,胯间还满禽兽喷射的污浊。

那样去阴曹地府,自己有什么脸面去见胡有山呢?酶,就算不是那样,自己也是没有脸面再去见他了。就算不是为了见自己的男人,自己也不能那样肮脏不堪地死去呀?还不如自己先行了断了干净呢。于是梁银凤想到了死。或许死才是一切痛苦和羞辱的最好解脱,她想象着死是一种什么滋味儿?

眼下,死对她倒成了一种迷人的诱惑。可眼下她似乎连死的力气都没有了,她的身体已经被揉成了一滩真正的泥,胳膊腿和身上器官都似乎不属于自己了,唯有眼睛还可以转动,呼吸还在继续着。她动了动手,还算听使唤,但一点力气都没有。她开始试探着去搬弄野兽压在她胯间的那只腿,但做了四五次的努力都无济于事,那根沉重的柱子纹丝没动,正好压在自己的那个还在疼痛的地方,会阴处被挤压得憋闷难耐。

梁银凤喘息了一会儿,静静地运了一会儿力气,开始又去搬弄那只粗腿,几乎是耗尽了刚刚积聚的气力,总算把那条腿从自己的胯间给挪开了。可这一挪不要紧,又惹祸上身了,大老齐竟然被弄醒了。他睁开铜玲般的兽眼,正好看见她白白的身体和叉开的双腿。兽性的健壮又让他那个孽根莫名地有了某种反应,颤了两下又像气球似地慢慢鼓起来,虽然鼓不到原先的硕大,但还是有了类似的形状。大老齐又一翻身爬上了梁银凤的身体。

她的那个地方经历了一夜的冲胀已经狼藉敞开着,大老齐那根不软不硬的孽根还是很顺畅地顶进去。大老齐如法炮制地动作着,那个玩意在里面受到了良好的刺激,竟然又膨胀起来,顷刻间又把那里面胀满了。进进出出间,梁银凤不堪重负的那个里面又在剧烈地疼痛着,身体又在颤抖中痉挛。

野兽又在她身体上足足折腾了半个小时,竟然又第四次喷射了。但里面已经容不下那些东西,顺着胯间流淌着。大老齐喘息了一阵子,竟然无耻地说:“媳妇,你该起来做饭去了,我都有点饿了!”梁银凤心里悲哀得要死,有气无力地说:“我已经动弹不了,你想吃自己去吧!”

说话间,大老齐竟然黔声四起了。梁银凤又想到了死。但马上又被驱逐掉了那样的想法:就算死也得等再见儿子双十一面呀。猛然间她又想到了女儿大花儿,昨晚大花儿会不会被黄家那群畜生给糟践死?

( 狐家屯的孽事儿 )

推荐热门小说狐家屯的孽事儿,本站提供狐家屯的孽事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狐家屯的孽事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83章 姑嫂两个 下一章:第85章 相同屈辱的夜晚
热门: 侯卫东官场笔记3 喉舌:文字下的斗争 盗性偷情 一切为了道观 默读 公开前一天,老攻失忆了 小神仙 穿到古代当名士 东北往事2黑道风云20年 秘书长3·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