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死的力气都没有了

上一章:第81章 罪恶的延伸 下一章:第83章 姑嫂两个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大老齐粗壮的手指几乎都陷进那白嫩的肉包包里,他野性地发着力。梁银凤感觉胸前的肉像是被野兽揪扯着,猛烈的剧痛让她忍不住大叫。

“大老齐,你想干啥?你这个禽兽!快松开手!”梁银凤的痛苦叫声刺激得大老齐无限快慰,他铜陵一般的眼睛闪着可怕的光。“你现在已经是我大老齐的媳妇了,你的身体都是我的,我想咋弄就咋弄!媳妇你这肉球子还不算大,我想让她再大点儿呢!嘿嘿嘿!”说着,大老齐手下继续发力,这次是铁钳一般揪住那嫩肉狠狠地往起拽。

梁银凤疼得额头直冒汗,她拼命地地想把大老齐的那两只手从自己的胸前挪开,可费了很大劲儿也无济于事,那两只熊掌就像扎根在那上面一样,疼痛还在加剧着。大老齐终于把特大号的手掌撤离了梁银凤的前胸,再看时,果然那两个肉球球比原先大了,那是肿了,见嫩的肉上全是指抓的紫红印痕。梁银凤用手轻轻揉着,嘴里骂着:“你这个禽兽!”大老齐瓮声笑着:“媳妇,这还没完呢!我还没吃顺顺儿呢!我已经很久没有吃到女人的顺顺儿了!”大老齐说着,紫红的脸膛就凑上去,大嘴里喷着热气就凑上去。

梁银凤全身颤抖,惊悸地叫着:“你轻点儿,都让你个抓肿了!”大老齐的厚嘴唇子已经狠狠地叼住左边包包上的珠子,吱吱地吸吮,用舌尖滚动,但这只是前奏,紧接着牙齿便咬着,狠狠地咬着,那是变态的兽性。梁银凤顿时疼痛难忍,凄厉地大叫着。

大老齐左右开弓,几乎不放过每一寸山地,但侵袭过后,嫩白的肉球上,指痕之上又是累累的牙痕。

梁银凤战栗着,痉挛着,叫喊着。大老齐终于抬起了大头,看着新娘子肉山上的累累痕迹,得意而满足地怪笑着。揉了一遍上面的风景,大老齐开始转移庞大的身躯,把头颅缩进梁银凤下面的神秘区里,瞪着怪兽般的大眼珠子看着。

他感觉有些奇怪:他的液体已经喷到那里面快过一个小时了,可那液体还在往出渗淌着,好像刚刚滋润过一样。他变态地用手指抹了一点那液体,吮到嘴里吧嗒了一会儿,也没品出什么奥妙。他已经来不及去想什么了,折磨这个地方的兽性开始了。大老齐先是把一根手指捅进去,之后是两个手指,然后是三个手指,四个手指·……野蛮地在里面搅弄着……梁银凤已经痛不欲生,汗珠子又开始滴落,那个地方已经伤痕累累了。

又过了一会儿,大老齐感觉硬功已经拉满了,但大老齐还疯狂在可怕的变态里,他野兽般地想另辟蹊径,付诸他兽性的快活。他让梁银凤把身体翻过去背对着他。梁银凤正在不情愿地犹豫的时候,他竟然自己动手,野性地把她的身体翻过去趴在褥子上,整个后身对着他。大老齐啪啪地在上面拍了两下,眼睛盯住后面那个门户,他想野蛮地侵占这个地方。

他手擎巨物接近了那个封闭的地方,猛然发力,罪恶的犁桦开垦着不该开垦的地方。那个时候,大老齐又想起了先前梁银凤说过的坟地里的事情,醋意融入到折磨的兽性里,他一边发力一边问着:“坟地里的那个男人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还没嫁过来就给你男人戴了绿帽?”随着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梁银凤差点昏厥过去,一声尖叫几乎将屋顶冲破。

但她不能承认坟地里的意外,她知道,这个变态的畜生一旦印证了那件事,会更加不择手段地折磨她。她咬着牙说道:“我不是说过了吗?那个男人是想侵犯我来着,可后来被别人给冲走了!没有啊,什么都没有发生的!”尽管很费劲儿,但楔撅子一般的感觉让大老齐痛快淋漓,甚至比破*还要刺激*感无边。这就是畜生想要的结果。可他还变态地想着关于坟地里的事情。

“你骗谁呢?会那么巧会被冲散了?你准是被那个男人给忙活了!你说,有没有那事儿?”大老齐嚎叫着,果然是野兽的嘴脸。“没有,你不信我也没办法!”她忍受着野兽的在后面的折磨。“我让你不说实话!一会儿就让你后面开花儿!”大老齐的变态和醋意可泊地交织在一起。对梁银凤来说,畜生的每进出一次,都是刀刮一般的疼痛。她大叫着。“大老齐,你这个畜生……”

大老齐感觉被箍裹得火辣辣的,每一次进出都像旱地拔葱般费劲,但那是难以言喻的激荡感觉,就像即将决堤的洪水撞击着,他用意念控制着阀门,一次又一次延长着兽性的时间。

( 狐家屯的孽事儿 )

推荐热门小说狐家屯的孽事儿,本站提供狐家屯的孽事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狐家屯的孽事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81章 罪恶的延伸 下一章:第83章 姑嫂两个
热门: 支教桃园村:恋上女人的床 女人的秘密 师尊在透过我看谁 红杏墙外 火爆天王 我的日本文艺生活 帽子和绷带 乡野小农民 龙王的女婿 古董花瓶他成精啦![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