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驴跑了

上一章:第66章 可怕的怪物 下一章:第68章 乘虚而入的野兽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随着黄老大最后一个离开,齐老大的新房里便彻底清静下来,气氛倒显得尴尬和沉闷。梁银凤一声不吭地低头坐在炕沿边,眼睛的余光却在惊悸地捕捉着大老齐的一举一动。

尤其是大老齐支起老高的裤档让她不寒而栗,她知道里面躲藏着的畜生一般的巨物,将对自己造成多大的摧残。先前她还巴不得那些人留在屋里,虽然忍受着一些污言秽语,但起码构不成什么威胁,此刻屋子里就剩他们两个的时候,无边的恐慌席卷着她。

一颗心在随随地狂跳着。大老齐站在梁银凤面前,铜陵般的眼珠子贪婪地盯着她。大老齐兴奋躁动的连喘气都不均匀。这个梦寐以求的梁银凤此刻就坐在炕沿上,已经是自己的媳妇了,他像做梦一般有些不敢相信。但梁银凤就鲜鲜亮亮地坐在那里,还散发着女人特有的气息,这确实不是梦了。

想到每夜就可以搂着这样一个美丽的女人睡觉了,他全身血液都激荡起来,而且奔涌着流向那个地方,给那根巨物不断地冲着膨胀的能量。他眼神凝固在梁银凤红毛衣包裹着的山一般的包包上,瓮声瓮气地说:“媳妇,咱们上炕睡觉吧!”

媳妇?我咋会成了他的媳妇?梁银凤头脑一片混沌:我是胡有山的媳妇啊,那该是不久以前的事情啊,自己穿着红棉袄和胡有山在毛主席像前拜了天地的?那一夜她也是羞涩地坐到炕沿上,胡有山也这样叫了一声媳妇啊!可为啥突然间变成了这个怪物的媳妇呢?梁银凤依然痴呆潜懂地一动没动。“媳妇!快上炕铺被呀!”大老齐又瓮声瓮气地叫了一声。那只蒲扇般的手掌还握住了她的小手。

梁银凤终于从混沌中醒过来。是啊,已经是这个怪物的媳妇了,不仅此刻坐在大老齐的新房里,而且几天前还和他去了乡里领了结婚证呢!她清晰地记得在乡婚姻登记处,那个女办事员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大老齐也看着她,还奇怪地问了她一句:你想好了吗?那时她也是头脑混沌地点了点头。眼前就是这个铁塔一般吓人的怪物,已经是自己今后的男人了。

她不觉全身又颤抖了一下,急忙把手从他的大手掌里抽出来,说:“你着急·……就自己上炕铺被吧!”大老齐确实急得要全身着火,他甩掉鞋子,腾地窜上炕,把炕洞子踏得直忽闪。大老齐急三火四地从被厨子里拽出了新做的被褥。那是一床淡粉色的褥子和一床火红火红的段子被,还有两个绣着鸳鸯图案的枕头。

梁银凤惶恐不安地坐在炕沿边,眼神忙无目的般地慌乱着,样子像是扫视着这个称其为新房的屋子。大老齐原先猪圈般遍遏肮脏的屋子确实已经焕然一新:花纸裱糊的墙壁和棚顶,墙壁上还贴了两张胖娃娃画儿。棚顶上还拉上了几道喜庆的拉花儿,在棚顶那个灯泡的照耀下闪着多彩的光。靠西墙的立式衣柜和靠北墙的梳妆柜都是崭新的,炕上的被厨也是新的。

四面墙上都贴着鲜红的双喜字,尤其是窗户上的喜字特别大也特别显眼。粉色的窗帘在两边笼着。炕上铺着方块图案的炕革。总之整个屋子确实弥漫着新婚喜庆的色调。但这一切对梁银凤来说是那样的刺眼刺心,她说不出此刻是怎样难受的滋味儿。自己怎么就稀里糊涂地生活在这个陌生的屋子里了呢?而且今后漫长的岁月都要和这个怪物生活在这个屋子里。她几乎是不敢去想以后的事情,唯有此刻行尸走肉般地恍惚在这个屋子里。

转眼间,大老齐已经把被褥铺好,枕头也摆放好。他看了一眼窗户,窗帘还没拉,他又一步踏到窗户边,伸手把窗帘拉严实了。大老齐转回身,见梁银凤还一动不动地坐在炕沿边。

心里着火般地叫道:“媳妇,你咋还不上炕?我都等不及了!”梁银凤还是没有动。大老齐真的急了,一步就窜到炕沿边,张开粗胳膊,搂住她的腰肢,毫不费力地把梁银凤拖到炕上来。

( 狐家屯的孽事儿 )

推荐热门小说狐家屯的孽事儿,本站提供狐家屯的孽事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狐家屯的孽事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66章 可怕的怪物 下一章:第68章 乘虚而入的野兽
热门: 我剪的都是真的[娱乐圈] 我要干件大事[快穿] 我的明星夫人 反派之神的男人[快穿] 乡村极品高手 猎光 失恋后我闪婚了 摸骨师的春天 苦艾 组织部长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