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枕头都摆在一起了

上一章:第49章 放任自流 下一章:第51章 上面的风景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梁银凤行走在黑暗的路上有些胆战心惊,但心里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淹没了一些恐慌,因为比路上更恐慌的事情是今晚的陪睡。总算到了砖厂。

白天忙碌的机器房里和架道上已经沉寂无声,唯有烧砖的大窑上亮着几盏灯,几个夜班出窑的工人推着砖车在窑门口进进出出。厂部的院子里显得更加寂静。那边工人的宿舍里亮着灯,还有一处亮着灯的地方就是办公室里厂长的那个房间里。梁银凤走进厂部的院子,就看见那间亮着灯的厂长办公室的窗子上已经遮上了紫色的窗帘,这样的情景让她下意识地身体一哆嗦。

办公室长长的走廊里一片渗人的漆黑,十来间房屋,唯有厂长室那个门上的孔里透出灯光来,梁银凤马上意识到,今晚这空旷的办公室里唯有自己和齐老x了。她惊休地想象着这该是怎样一个身心苦痛的夜晚。但她努力强迫自己:放松,以柔克刚。来到那个透着灯光的门口时,她觉得腿有些发软,呼吸急促,她在门外站了一会,稳定情绪,然后才抬手轻轻地敲了两下门。很快门开了,齐老x横粗的身体几乎把房门堵得严严实实。

齐老k眼睛里是喜悦而得意的光芒,痴迷地扫视着一脸害羞的梁银凤。“你还挺懂礼貌啊,还知道敲门呢!”说着就去拉她的手。“不敲门怎么行?怕打扰了你的什么好事儿,就像那天我来时你和那个女的对账的事儿!”梁银凤没有拒绝他的手握着自己的手,她努力遵循着自己想好的原则:放松,顺从。

“宝贝儿,你是不是有点吃醋啊?怎么还记得那件事儿?”齐老x已经改变了对她的称呼,显然已经以情人自居了。梁银凤对这一声宝贝心里是反感地一激灵,但嘴上似乎没有反驳什么,只是接着他那个话茬说:“你好像不打自招了?你和女会计对账我吃啥醋啊,再者说,就算不是对账与我有啥关系?我干嘛吃你们的醋啊!”说着她已经坐到了一把椅子上。

齐老K依旧拉着她的手,用脚踢过一把椅子坐到她身边。“宝贝儿,以煎是没啥关系,从今晚开始,我们就有关系了!以前你只是在我的梦里,看得见摸不着,醒来的时候一场空啊!有一次梦里,我还真的爬上你的身体呢,可还没等插进去就他妈的被什么搅和醒了!真遗憾啊!”“你咋这么色呢?

一门心思想说这些肮脏的话,那肯定是你编的瞎话吧?我这样一个半老女人值得你那样梦寐以求?”梁银凤涨红着脸,忍受适应着男人在这个时候的一贯淫言秽语。

“不是编造的!绝对不是!我真的没少梦见你啊!我也不知道为啥对你这样一往情深,可能前生我们就不是一般的关系吧!”齐老K被肥肉挤得很小的眼睛里闪着冲动的亮光。“你可别说的那样肉麻了,我知道男人在这个时候嘴巴都抹了蜜,无非就是为了那一件事吗!”梁银凤力图调解自己拘谨的心态。

“宝贝儿,你咋就说男人那样呢!难道你们女人就不渴望那方面的舒服快”齐老K的手已经转移到她的大腿上,尽管是隔着裤子,还是贪婪地抚摸梁银凤娇羞地低下头,颤声说:“我们女人可不像你们男人那样没出息!有啥可舒服快乐的?不就是你们发泄那点事儿吗!”齐老K惊异地看着她。

“宝贝儿,看来这些年你的女人是白做了,竟然没有体味到那其中的快乐?你是在你男人身上没有得到女人应该得到的那种神仙般的满足吧?怎么会是男人发泄那么简单呢?女人是水,男人是鱼,交合在一起那叫鱼水之欢!彼此都欢快!你是没尝到那美好的滋味儿吧!那今晚,我就让你好好尝尝,也别白做女人一回呀!”

梁银凤含羞不语。她当然尝到过那种欲仙欲死的美妙,但那种情态只能是自己的男人才能给的。别的男人都是禽兽。黄老二,大老齐都是禽兽,眼前这个身体肥壮得让人生畏的男人也好不了哪去,她似乎已经看到了野兽影子。

梁银凤下意识地偷看着那张双人木床。齐老K准备得可真充分,不但被褥已经铺好,就连两个枕头都摆在一起了。

( 狐家屯的孽事儿 )

推荐热门小说狐家屯的孽事儿,本站提供狐家屯的孽事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狐家屯的孽事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49章 放任自流 下一章:第51章 上面的风景
热门: 他的国 权力巅峰 阳谋高手 余罪 婚托男女的非常私密 偏爱 偷性窃爱 山村如此多娇 流氓艳遇记 都市超级医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