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大结局(下)

上一章:第119章 大结局(上)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除非兄嫂在成亲前便有行过夫妻之礼。

柳香从前一直都以为大伯和大嫂是那种极为重礼重规矩的人, 不像二爷和她。像是那种超乎礼法的事,他们是绝对不会做的。哪知现在……

得知此讯,柳香是又震惊又觉得好玩。并且思量着, 一会儿等到了京郊后,她得好好找嫂子说道说道这个事。

再有就是,兄嫂能再得子嗣,她也为他们而高兴。大房毕竟是有爵位要继承的,而如今约定成俗的是只有男嗣才能继承爵位, 所以,她才是希望大嫂这胎能是个小郎君的。

见妻子这会儿一心扑在了这事上, 早不再盯着他吵了,赵佑楠反而说:“你看,你凡事以大嫂为榜样。那大嫂现在有了身孕, 你是不是也……”

“你做梦!哼……”柳香并不给他任何见缝插针的机会。不过, 其实她心里也未必如她说的那样排斥再生一个。

她也希望自己可以多子多福, 墩哥儿如今也大了, 或许此刻再怀一个,她和大嫂还能做个伴呢。

也未尝不可啊?

其实生孩子虽然很疼,又危险, 又不舒服。不过,生出来后, 看着那粉粉软软的一团蜷缩在自己怀里时, 她又觉得, 其实做母亲也是很幸福的一件事。

墩哥儿虽然很多时候都特别调皮,不听话,但他给这个家带来的快乐绝对是很多的。

见妻子面有松动,赵佑楠逮着时机趁机说:“和嫂子一起怀孕, 前后脚生产,一起坐月子。日后咱们两房的孩子相差不大的话,还能凑一起办周岁酒,多好?最重要的是,兄嫂育子有方,你我皆佛如,若是得一个和他们二人孩子差不多岁数的孩子的话,日后还可直接把这个孩子丢过去,让他们帮忙教养。这样一来,你我皆有时间继续忙自己的,二来,孩子有兄嫂那样品德端方的人教养,可不比扔给乳母嬷嬷们的好。”

柳香有在很认真的考虑他的这个说法,就快要被他说动的时候,忽然就反应过来。

“少诓我,你忙我忙,兄嫂就不忙了吗?”她说,“别以为兄嫂是好欺负的人,到时候,孩子是谁管,还不一定呢。”

赵佑楠笑了,翘起二郎腿,有些成竹在胸的说:“你瞧兄长培育明霞就知道了,他们对后嗣的教养是十分看重的。若大嫂这胎真得一个郎君,那可是赵家未来的侯爷,你以为,大哥会不好好花心思管教?只要他花了心思,管一个是管,管两个三个不也是管么?不过是顺手的事罢了。”

柳香笑问他:“那若是兄长把孩子扔给你呢?你又不差。若是侯府未来侯爷能有你这般,也未尝不可啊。”

赵佑楠有一瞬沉默,然后目光坚定表情严肃的说:“那我就带他孩子去青楼。”

柳香没忍住,倒是笑了起来。

她细细想了想,觉得这种事情,放荡不羁的二爷是绝对能够做得出来的。

到了猎场后,柳香安顿好立即就去了隔壁卢秀慧的营帐。明霞见到婶娘过来找娘说话了,忙来给柳香请了个安。知道母亲和婶娘肯定有体己话要说,她也识趣的道:“母亲和婶娘说话,我去找墩哥儿玩。”

柳香说:“二爷正要带着墩哥儿去骑马呢,你去正好。”

“是。”明霞笑着就走了。

明霞一走,柳香四下望了望,然后忽然就凑到了卢秀慧耳边说:“嫂子有事瞒我!”

卢秀慧一听就知道她所指为何事。

不过,这事其实也是个意外,她也没以为那次会怀上的。而且,她也没打算瞒她,是打算等再过些日子,等胎坐稳了,再告诉她的。

要怪就怪侯爷嘴快,竟一时失言让二弟听出了端倪来。

“你坐下来,我且说与你听。”卢秀慧揽着她一起往床榻上坐去。

坐下来后,卢秀慧小心翼翼伸手摸自己小腹,然后说:“我上次怀孕,还是十一年前。这一胎我盼了许多年,如今来了,我格外珍惜。希望是个儿子,这样,我的任务也算完成了。”其实卢秀慧是想生一个儿子的,只要有了嫡长子,日后再怀上,无论是儿是女,都很好。

“不过,就算再是个闺女,我也很满足。像明霞一样贴心懂事,也是很好的。”

柳香知道兄嫂的心愿,也知道他们肩上的担子。所以,她严肃了说:“兄嫂的为人,定会感动上苍。所以,定会求仁得仁的。”

卢秀慧知道她是为何而来,索性主动和她招了道:“是!我和侯爷成亲前,就有了肌肤之亲。你一直以为我是那种恪守礼制的人,但其实我并不是。我小时候家教挺严的,我爹我娘我兄嫂,都对我寄予了厚望,所以,当时我每天都要学很多东西。”

“表面上看起来规矩,其实心里可叛逆了。以至于后来,我见到你后,就总想去过你的那种生活。”她笑说,“若不是遇见你,我也不知道自己还会表里不一到何时,也不知道自己还会端到何时。所以香儿,此生能遇到你、认识你,又和你这么好,真是我此生之大幸。”

柳香却觉得她太抬举自己了。她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个人了,又有什么好。

不过,柳香倒挺感激她对自己的认可的。

两个人关系好,柳香便也和她说了自己的想法。

“你我都是怀过孕的,都知道,其实女人孕期真的很受苦。我生了墩哥儿后,就有些怕了。不过,其实我也挺喜欢小孩子的,我还想生个闺女,生个漂亮得像年画娃娃一样的漂亮大闺女。所以,现在有你做伴儿,我决定也要尽快怀一个。”

卢秀慧倒是很希望她能和自己一起怀上,不过,怀不怀的都是讲缘分的。哪里能是说怀就能怀的。

但她还是愿意相信,只要二房夫妻想,就能怀。

柳香有为了怎么尽量避孕这事专门请教过女医,女医问了柳香的月事,然后给了她几个日子。告知不可在这几日行房,大概率是不会有孕。不过,子嗣缘乃是天定,凡事也并非绝对的。

柳香一直有照女医说的去做,并且赵佑楠也尊重妻子,愿意配合她。所以,这几年来,柳香的肚子当真就再无动静。

“走,出去瞧瞧去。”卢秀慧率先说。

正是午后,又正是浓春时节,气候十分的好。既来了这猎场,大家也都不愿再继续在帐篷里呆着,待得收拾好后,都出来挤一起了。

墩哥儿今年刚刚学的马术,早在来之前,就闹着要在猎场上骑马了。所以一到这里后,他都等不及了,非要父亲即刻领他去骑马。

赵佑楠没办法,只能依着儿子。

恰好,明霞也在。

望了望侄女明霞,赵佑楠对儿子说:“你姐姐的马术非常好,你从前没见过吧?不如叫她骑一回马给你看?”

墩哥儿立即拍手:“太好了。我要看姐姐骑马。”

明霞本来没打算高调的,但既然叔父这样说了,且这里又有这么多世家子弟瞧着。所以,既然她答应了叔父骑一回马,便也不会就这样含糊过去。

明霞弯腰,笑着捏了捏弟弟脸说:“那你看着,等你日后长大了,定要比姐姐强。”

墩哥儿最听姐姐话,姐姐说什么都是最好的。所以,姐姐这会儿让他好好看着她骑马、日后好好学骑术,他非常认真的严肃着他那张小脸答应了。

昭明帝也过来了,李如德见那些世家子都没察觉到陛下的到来,正要提醒,却被昭明帝一个无声的暗告制止了。

昭明帝挤在人群外,却也能清楚看到被众人围堵在马场内的那道亮丽身影。他就这样静静瞧着,面上笑容和煦。

而这个笑容,则在明霞一个漂亮翻身上马时,突然凝固住了。

目光中有惊讶,有意外,但更多的,还是欣赏。他怎么都没想到,不过才十岁的赵侯府千金,竟能有这般漂亮的骑术。

他那日还和她约好了,说是等到了春猎时和她一起骑马比马术。如今想来,怕是他也没这个机会去教她骑马了。

不过想想也是,赵家是什么人家,那可是一等军侯府,自赵老侯爷,到如今的赵侯爷兄弟,哪个不是马上功夫了得的。便是赵大小姐乃是女流之辈,那也是一等将军府家的女眷,左右寻常人家的女子是比不得的。

明霞虽没有故意藏拙,但也没有倾尽全力。可即便是这样,也迎来了满场的喝彩。

诸世家子都有耳闻过赵家嫡长千金的名声,但却从未见过。当时听到传言时,只觉得是这赵家沽名钓誉,故意这样抬高自家闺女。可如今一见其风采,便是再无话可说了。

甚至,好几个夫人目光一直停留在明霞身上,已经开始打起要联姻的主意了。

柳香卢秀慧二人出来时,明霞正占尽风头。不过,明霞自小行事稳重,也知道过于夺目必惹嫉恨的道理,所以,也就骑了一回,就默默离开了。

昭明帝见状,也悄无声息跟了过去。

而此刻马场上,赵佑楠还在教儿子骑马。

卢秀慧现在身怀有孕,自然对学骑马没兴趣了。她十分贪恋户外的好时光,所以,便邀请柳香和她一起去几年前去过的那条小溪边走走。

柳香自然也想到了几年前,忙建议道:“既然去,不如把大伯和夫君都叫上吧。”几年前的那次秋猎随行时,四个人是一起去的,当时他们还诸事烦愁,心境不一样。

如今那些烦愁早一切都随风散去了,心境自然开阔。她想,若现在四个人一道去的话,想必会更惬意。

卢秀慧自然也赞同。

这会儿刚来猎场,新帝也没说要组织大家进林子去。所以,这会儿功夫自然都是大家自由活动的。赵佑楠兄弟二人见妻子“召唤”,自然就过来了。

赵佑楠把儿子教给一个亲信随从,叮嘱他好好教儿子。

四个人两两手挽手并排手,也没有多急,就这样慢悠悠的散着步往小溪边去。午后的光很强,却不烈,晒在人身上很舒服。

四人一起说说笑笑的,谈及的尽是令人高兴的事。

柳香见大伯生怕大嫂会伤着一样,一手扶着她腰,一手虚扶着她肚子,“狗腿态”十足,不由就想笑。毕竟,人前的赵侯爷和人后的,如今差别还是很大的。

见不得他们二人秀夫妻和睦,柳香也悄悄踮脚凑丈夫耳边去。赵佑楠见状,忙曲身迁就过来。

柳香在他耳边说:“我决定了。”

“什么?”赵佑楠挑眉。

柳香:“我决定要再生一个。到时候,就照咱们之前约定的那么做。”

虽说赵佑楠知道妻子早已动摇了,不过,当听到她亲口说出这些的时候,还是很高兴。于是,笑着就搂着人腰抱起转了个圈。

这一幕,惹到了身边的两个人。

卢秀慧:“你们方才在说什么悄悄话?”

柳香刚要说,赵佑楠却拉住了她,然后紧紧攥着她手在掌心,一边继续往前走,一边说:“我们夫妻二人的悄悄话,为何要告诉你们知晓?”又说,“想知道也行,那你们得拿秘密来换。”说罢,赵佑楠冲妻子眨眨眼,算是给了个眼色做暗示。

这种时候,自然是要和自己夫君站在一个阵营的。且,柳香和赵佑楠做夫妻这么久,早就楠化了,她便也接话说:“就是。你们想知道,就得拿秘密来换。我且问你们,你们肚子里的这个,是什么时候怀上的?”

“看破不说破,你们太过分。”卢秀慧气得跳脚。

便是之前给过暗示,也是彼此都心知肚明的。不过,说出来和不说出来,还是不一样的。

“香儿,没想到,你如今也这么坏了。”卢秀慧还是有些臊的。

赵佑樾却按住了她,不急不躁回了一句:“墩哥儿是什么时候怀上的,我娘子肚子里这个就是什么时候怀上的。”

柳香也有些臊红了脸,不过,此事却是她先挑起的,她却不好理直气壮。

赵佑楠一把护妻子到身后去,然后对着兄长说:“有你这么做大伯的吗?传出去外人得怎么说你。”

赵佑樾没说话。

卢秀慧却说:“可不是我们先挑的事儿,二弟可不该怪我们。”

赵佑楠却也不争论这个了,只和妻子相视一笑,而后拿只有“你懂我懂别人都不懂”的眼神说:“反正那件事情我们就这样定了。”

“哪件事?”卢秀慧问。

“不告诉你们。”柳香笑说。

笑完后,就拉着丈夫一起先跑了。

后面卢秀慧却被挑起了好奇心,追着问:“说事别说一半,到底哪件事啊?”

卢秀慧不能跑,赵佑樾则一直扶着妻子,生怕她摔着。

柳香夫妻二人停在了前面不远处,正等着他们。卢秀慧仗着自己这会儿怀了,故意说:“我现在胎还未坐稳,告诉你们,不能惹我着急不能惹我生气。你们要是想我好的话,最好别瞒着我,快些把刚刚你们交头接耳说的秘密告诉我。不然的话,等我回去后,向祖母老人家告状。”

赵老太君比任何人都重视嫡长媳的这一胎,为了感谢上苍对他们赵家的眷顾,老人家这几日都去了金山寺吃斋去了。为了以示诚心,老人家要吃满九九八十一天才会回府。

柳香说:“好啊,那嫂子去祖母那里告状。我正好想知道,祖母到底是更疼你一些还是更疼我一些。”

说是这样说,但等卢秀慧走近时,她也伸过手去,扶住了她。

阳光洒在几个人身上,欢笑间,尽显恣意。

【正文完】

推荐热门小说侯门娇香,本站提供侯门娇香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侯门娇香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19章 大结局(上)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朕,帝王,问鼎娱乐圈[古穿今] 狐家屯的孽事儿 嫁给男主的偏执叔叔[穿书] 偏执依恋 穿去史前搞基建 穿成万人迷替身的我只爱学习 得罪所有皇子之后 女配家里有金矿 宠你向钱看 逃生游戏boss是我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