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朝暮(29)

上一章:第96章 朝暮(28)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话还没说上两句,就开始问儿子。”李墨说。

姜卿儿掂掂脚尖,“你是丢下我们赫儿了?”

“你这是欲加之罪。”李墨挑挑眉梢,牵起她的手往越过屏风,只见里头的蒲团上仰面躺着一个小男孩。

穿的是淡青色的小僧衣,脖子上挂着一串佛珠,像极了小和尚,他睡得真香,迷糊着用小爪子抓了下脸。

李墨道:“施主问的是不是这个小沙弥?”

姜卿儿瞧着这两个一大一小的假和尚,李墨模样还格外的认真,她好气又好笑,“你这做爹的可真行。”

“我倒是想把他留在宫里。”李墨说,“那要是你生我的气怎么办?”

姜卿儿上前去把儿子抱起来,李墨却怕她把他弄醒,从方才开始儿子就坐在他身边,起初还有模有样的,敲敲木鱼,对什么都好奇,折腾好一会儿,才睡着的。

姜卿儿把儿子抱在一旁的软榻上放好,再盖上薄被,睡也没个睡相的,这当爹的也不管管。

弄好之后,姜卿儿看向李墨的面庞,伸手抱住他,在八年前,她从未想过自己会过上如今的生活,就算不尽人意,那也是命,她认了。

现在她很庆幸有他在,姜卿儿轻轻道:“谢谢你在我身旁。”

李墨心绪微动,低首闻过她的柔发。

正此时软榻上有了丝动静,本该安睡的小太子静静地看着二人,眼睛圆圆的,带着睡醒来的惺忪,然后开口喊了声娘。

姜卿儿敛眸,从李墨怀里抽身出来,把儿子揽过来,这小小的僧衣在他身上还挺合衬,她关心问着儿子何时同他父皇来的。

李君赫的话说得不明,说是娘亲一走,父皇便带他来的扬州。

这孩子不苟言笑的,低着眉就跟他父亲似的,撇了一眼李墨,便伸手让姜卿儿抱着,儿子总是喜欢娘多一点。

李墨微抿着薄唇,坐在榻旁,手搭在膝上,这杜若寺早是翻修的,之后就没得空带姜卿儿来看过。

念着她放不下从前,思来想去,他便推了政务,带着儿子赶来寻她。

姜卿儿想四处看看寺院景色,于是便出了禅房,候在门口的一众侍卫见到皇帝在此,大惊失色,青云更是愣了神,还未想明白,就被令退下了。

赫儿本来跟在李墨身后,捏着他爹的袈裟,小短腿嘀嘀嗒嗒跟着走,没过一会儿,就被姜卿儿抱入怀里。

寺院的石径延长不少,树木在落着叶,一切都显得如此宁静,曾经的槐树早已被移植,不复存在。

李墨手捻佛珠缓缓走在前头,一袭玄色袈裟隐隐带着禁欲感,看起来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只有姜卿儿知道,这个人力气大得很,那股子蛮劲总撞得她哽着声求饶。

姜卿儿撇开目光,这十月初寒,山间野猫也该来寺中避寒了,开口道:“也不知如今杜若寺还有野猫吗。”

李墨放缓了步伐,“听寺中主持提起,有是有的,不过少了。”

姜卿儿道:“是没有喂食的人了。”

李墨停顿片刻,侧过身来,“应许吧。”

姜卿儿歪下头,李墨淡淡一笑。

曲廊尽头,幽静沉寂,借着这份宁静,李墨单手捧着姜卿儿的面庞,他低首吻住朱唇,尝尝那唇齿间的滋味。

怀里的小太子眨眨眼,瞧着二人,有几分懵懂,爹娘总是亲亲,他也不是第一次见了。

片刻之后,李墨松开姜卿儿,指尖轻抹她唇瓣上的水润,她面颊有些红。

李墨则从姜卿儿怀里把小太子接过去,执起她的手,入亭落中去。

此时天空尽头是一片晚霞,借着青山高远,美不胜收,别有一番风情。

姜卿儿轻轻道:“方才在佛钟亭敲钟的,是陛下吧。”

李墨揽着怀里的李君赫,衣袖被小家伙攥得发皱,一大一小的父子俩看起来有些令人发笑,他侧眸看向姜卿儿,“几年没敲,都有些拿不准节奏了。”

“还和以前一样。”姜卿儿眉目弯弯,把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这么久来,难得有如此宁静的时候。

直到晚霞褪去,他们才离开亭落,用过斋饭后,夜幕早已降临,赫儿还小,容易累,坐在蒲团上玩一小会儿,就开始昏昏欲睡。

寺院清幽,禅房内的榆木灯,火光摇曳。

赫儿已被嬷嬷带下去歇息,桌面上的那串白玉佛珠,晶莹剔透,仍旧是那一百零七颗。

洗漱之后,姜卿儿替着李墨脱着僧衣,袈裟上系着金环,穿戴的整洁,越是整洁便越想弄乱它。

姜卿儿心绪微起,将手伸进僧衣底下作乱,抬首看向李墨,眉目间有着淡淡的平静,又任她乱抚着肌肤纹理。

那袈裟掉落在地上,姜卿儿踮起脚尖,亲亲李墨的喉结,惹得他心头微烫,便伸手托着她的细腰,目光直勾勾地看着她。

姜卿儿眼眸带着一丝娇媚,瞧着他不作声。

李墨抬手轻抚她的耳垂,沉声道:“想要做什么,说出来。”

他的手指轻柔温热,闹得姜卿儿心里痒痒的,她把李墨推倒在榻上,俯身压上去,轻轻道:“想要夫君。”

姜卿儿的面颊娇红,小手解开他的僧衣,今儿让她压他一回,哼哼。

见此,李墨玩味地笑起,询问道:“今儿何时开始想的?”

姜卿儿道:“就从方才想的。”

李墨瞧着她的动作,“我不信。”

姜卿儿拍了下他的胸膛,道:“你爱信不信。”

话语间,他的上衣被她褪了个干净,身躯精壮,肌肉匀称,姜卿儿算是知道为啥李墨喜欢脱她衣服了。

李墨下意识舔唇角,道:“卿儿是早想做些坏事了。”

姜卿儿伏在他的身躯上,身子玲珑有致,一双凤眸尤为妩媚,“不可以嘛,大师?”

李墨的大手握着她的腰身,指尖轻轻摩挲着如纱般的布料,戏谑道:“可以,卿儿对我温柔点。”

姜卿儿咯咯地笑出声,双手捧住他的脸,“我不,把你办了后,我就抱儿子去,才不要你了。”

李墨蹙蹙眉头,委屈道:“真是无情,儿子哪有夫君好。”

说罢,他便将她抱起来。

姜卿儿还没得享受上位者的感觉,顿时就被李墨放倒在榻上。

李墨身躯高大,站立在床榻前,有着浑然天成的威严,他揽着她的裙摆,将下裳轻轻一抽。

姜卿儿忙道:“停停,做什么啊。”

李墨别开她的双T,勾着搭在肩上,正要俯身下来,认真道:“那就换我办了你。”

姜卿儿的小足格外好看,小巧玲珑,裙摆顺着白皙的纤腿滑落下来,姿态可谓是风情万种。

她玉足抵着李墨,不让他靠近,摇着头道:“我...我不要在下面。”

李墨瞧着榻上的人儿,衣裳凌乱,半露着秀肩,明媚妖娆,风韵自然。

他移开姜卿儿的小足,揶揄道:“想在上,然后自己来?”

姜卿儿的脸越发红扑扑,怎么越来越感觉是被他调戏,气呼呼道:“明明是我要做欺负你,调戏你的那个!”

说罢,她起身扑向李墨,他连忙抱紧她,一下子被扑进床榻里头,生了一些声响,着实猛了些。

姜卿儿微惊,李墨大笑起来,笑声清沉,“你小心点,若把床弄塌了,到时传出去,我可不怕害臊。”

姜卿儿瞧了瞧李墨,门外忙响起了脚步声,侍卫在房门前询问发生何事。

姜卿儿把脸埋进李墨颈窝里,脸蛋烫烫的,只听李墨笑了笑,回应一声无妨。

待侍卫退下后,姜卿儿抬起首,眼前的男人笑意不减,她不满道:“你还笑!”

李墨亲亲她的脸蛋,“都说让你对我温柔些了。”

姜卿儿哼唧一声,此刻灯火熄灭,视线变得昏暗,房间只有窸窸窣窣的衣物声。

李墨托起她柔软的身子,二人相视中情.意越浓,呼吸交缠在唇齿间,帐内气氛燥热。

这夜风花雪月,满是靡靡之音。

昏暗里,姜卿儿娇.媚地轻.声道:“嗯...我觉得...我有点亏......”

李墨的声线低哑,回应:“那换上面试试?”

**

由于盛京的政务较多,便不在扬州多做游玩了,翌日便回程归京。

清晨雾气蒙蒙,杜若寺的住持和尚皆出来恭送,在马车前,姜卿儿薄汗微起,耐不住腰疼,身旁婢女搀着上车。

回程的路上,姜卿儿依靠在李墨怀里补觉,身子乏累得紧,昨夜她上面试了,下面也试了,来来回回好几次,总之吃亏的还是她。

到底是谁应该温柔些啊,姜卿儿又气又恼。

一旁的儿子李君赫玩着白玉佛珠,见母亲体弱,便没有吵着她,板着脸的模样简直和父亲神似,性子初现,聪明且安静。

而李墨看看儿子,忽然开口道:“赫儿想要个妹妹吗。”

半梦间的姜卿儿也听见李墨的询问,却不动声色着,是也想听听儿子的回答。

李君赫抬起小脑袋,想了想,“妹妹会很烦人吗?”

李墨挑了下眉稍,“应该不会。”

李君赫点点头,眉目弯弯:“那赫儿要妹妹。”

李墨神色容和,回应:“朕会和你母后多努力努力。”

话音落下,姜卿儿扯一下李墨的衣襟,是有些脸皮薄,李墨掠过一丝淡笑。

李君赫看着二人相依,此时的他突然觉得佛珠不好玩了……

**

从扬州回去不久,便下起细雪,冬日严寒。

残冬腊月的某一天,太医请完平安脉后,永安宫的奴才欢欢喜喜地前去奉天殿报喜。

数月之后,没等来小公主降世,皇后诞下一子,名为昭景,母子平安。

推荐热门小说和尚他君临天下了,本站提供和尚他君临天下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和尚他君临天下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96章 朝暮(28)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茵为爱(成茵的奋斗) 狂野:与狼共枕 你是我大爷 网游之魔临天下 万能数据 七零之寡妇养娃 乡村野和尚 长乐歌 气球上的五星期 我喜欢你的信息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