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上一章:第153章 下一章:第15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新年过后没多久, 中原中也就带着西川去北美了。

中原中也走了之后,森鸥外也要出门。

去年港黑在国际上的影响力突飞猛进。

港口黑手党先是重塑了与热情的盟约,再得了北美大势力SPW的支持, 借着这股势头,港黑不断扩张势力。

虽然碍于特务科和军警的制约没有向关东发展, 港黑转而向东南亚发展, 如今已经开始涉足这片区域的海上贸易和走私线路。

不过东南亚一向是粉末生意的温床,鉴于港黑去年的扫荡行动, 东南亚的势力对港黑颇为忌惮, 港黑的扩张显得有些无力, 激起了很多势力的抵制。

森鸥外对此并不在意,扩张受阻也能变相让港黑显得温和无害一些,实际情况怎么样他们港黑自己心里清楚就行。

之前赤松流在意大利和热情首领乔鲁诺·乔巴纳签署了同盟协议, 如今港黑履行了相关协议,乔鲁诺非常高兴,认为港黑是一位值得郑重对待的盟友。

而港黑首领终究是森鸥外, 哪怕赤松流可以为代为签署条约,首领之间的会晤也是必须的, 所以当乔鲁诺发来消息说能否开启加深盟约的会谈时, 森鸥外欣然同意,并打算去欧洲出差。

赤松流问森鸥外:“要护卫吗?”

森鸥外自认为有些武力值, 而且他身边也一直有黑蜥蜴精锐防护,所以他说:“不用了, 我带护卫队去就可以了。”

坂口安吾作为去年港黑扫荡行动的负责人, 又曾和热情通力合作过,也被森鸥外带去意大利出差了。

二月,赤松流送走了森鸥外, 一时间,整个港黑似乎都安静了下来。

尾崎红叶依旧负责新人训练和外部商务洽谈,赤松流负责情报,太宰治负责日常事务。

本来赤松流以为太宰治又会将日常工作堆给自己,结果出乎赤松流的意料之外,太宰治好像真的成长起来,变得沉稳可靠了似的,他居然每天自己完成了日常文书工作!

天啊,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为此赤松流和尾崎红叶喝下午茶时,还感慨说:“一眨眼几年过去,太宰居然也变得沉稳可靠,真是不可思议。”

尾崎红叶想到当初那个行为荒诞中透着冷意的黑发少年,也很感慨:“人都会长大的,说起来太宰有十八岁了吧?”

赤松流算的比较清楚,他说:“年中十八岁,还有几个月。”

尾崎红叶突然看向赤松流:“你马上要二十岁了吧?二十岁可是个大日子,恭喜你要正式成年了。”

赤松流哑然:“您不提我都忘记了。”

岛国这边二十岁才算正式成年,允许喝酒了,但这个规定对港黑成员来说形同虚设,想想天天喝酒还容易上头的中原中也……

赤松流咳嗽了一声,他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对了,我要成年了,红叶姐有为我准备成年礼吗?”

尾崎红叶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她抬手点了点赤松流的脑门:“放心吧,我为你准备好了。”

赤松流闻言露出得意的神情。

尾崎红叶莞尔,随着年龄的增长,赤松流已经越来越少露出这样少年人的模样了。

“你也长大了。”

尾崎红叶的眼神有些悠远,她想起了很多年前先代首领还在的日子:“时间过得真快。”

似乎猜到了尾崎红叶在想什么,赤松流笑着安慰道:“以后会更好的。”

尾崎红叶喝了一口红茶,慢慢笑了。

太宰治最近的生活相当规律。

他除了日常巡视港黑的地盘,处理黑蜥蜴搞不定的事情,就是回办公室写点无聊的文件,看看千篇一律的情报:今天这里闹事了,明天有人砸场子,后天港黑的下辖的某个组织里多了个间谍……

好吧,其实挺无聊。

尽管生活很无聊,但总会有点不一样的小乐趣。

比如芥川银到他身边当文秘后,太宰治惊讶地发现芥川银真的比她哥哥能干太多了!除了武力值可能没芥川龙之介强悍外,其他完胜芥川龙之介!

这一刻,太宰治不得不承认赤松流有挖掘人潜力的天赋。

那天晚上他们在树林里散步,他带回的芥川龙之介现在还是一根筋拐不过来,芥川银已经能深刻领会上司的意思了!

不过芥川龙之介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的。

太宰治发现芥川龙之介写的文稿挺有趣的,他甚至将文稿拿给织田作之助看。

织田作之助同样认为芥川龙之介很有天赋:“芥川君的文笔里自带一股刀锋之感,读完后令人心生悸动之感,可惜了。”

若是芥川龙之介从小进修文学,可能会有更高的成就吧。

只可惜芥川龙之介在这方面没什么兴趣,他更希望得到太宰治的认可。

太宰治冷笑连连:“难道我要对芥川说,你去拿个文学大赏吗?”

织田作之助认真地说:“也许能行。”

赤松流倒是差点将香槟喷出来:“你们是在开玩笑嘛?”

lupin酒吧,森老板出门后,赤松流、太宰治以及织田作之助就经常来这里喝酒聊天摸鱼了。

工作是永远都做不完的,反正老板不在,下面又有能干的部下,为什么不摸鱼呢?

太宰治也看了织田作之助写的关于赤松流的文章。

他和赤松流的感想一样,认为织田作之助写的非常好:“为什么不出版呢?”

织田作之助接连被两个挚友这么说,也有些了点信心:“真的可以吗?稿子数量还不够吧?再等等,等我写完安吾的那份。”

太宰治听后不满意了:“有他的都没我的吗?”

“有啊,你的已经写完了。”织田作之助说。

赤松流和太宰治同时产生了兴趣:“拿来看看啊。”

织田作之助写的关于太宰治的文章不算长,他认为太宰治是个想吃糖都害怕伸手的孩子。

“他知道糖是甜的,应该也是想要去吃的,可他不会向前走,只会看着那颗糖被别人拿走。”

“我不觉得他是在礼让他人,也没想过是不是另一种温柔。”

“因为对于他来说,甜和苦都是无所谓的,甚至于当糖果被消化掉后,那股甜味消失,人心中会油然生出的失落更加苦涩。”

“他早早预料到了这样的结果,所以他只会停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其他人为那颗糖果发狂。”

“他是个不可思议的胆小鬼。”

“……不过最近他有些变了,虽然不太明白原因,我却也由衷地为他高兴。”

“我曾为上一个朋友与世界的隔阂而担忧,我也在为这个朋友的沉郁孤独而头疼。”

“虽然我还没想好怎么帮上个朋友真实地踏入这个世界,可这位朋友的眼睛里有了一点点的光亮。”

“尽管很微小,却亮的骇人。”

“我想守护这样的光。”

赤松流看完后感慨不已:“织田,你不应该去写小说,你该去当心理医生。”

太宰治摩挲着手上的稿子,他沉默许久才笑着说:“是啊,织田作,你要不要去大学里兼修心理学?我觉得很适合你。”

织田作之助歪头,他苦恼地说:“我没想过去进修的事……啊,去进修心理学之前,是不是去读一读文学比较好?”

赤松流出主意说:“先出版吧,出一本散文集,然后拿着作品去报名,这样被收录的概率高一些。”

再有坂口安吾那边的特务科运作,问题不大。

太宰治问织田作之助:“安吾的写了多少?能先看看吗?”

“写了一半,还差一些。”织田作之助并没有隐瞒的意思,他让两个朋友帮忙看稿子:“安吾的话,有些地方还不确定。”

说起坂口安吾,织田作之助觉得这是个神奇的人。

“他是个冷静、理智、聪慧的人,或者说我的朋友大多如此,我远远比不上他们。”

“不过比起前面的友人A和友人B,这位朋友会有一种发自身心的骄傲和自信。”

“友人A也是自信的,不过平时很难感受到他强烈的坚定自信感,友人B同样自信,他的自信甚至于傲慢,让人下意识地听命并服从。”

“友人C不同,他的骄傲是属于精英的,一种看破了大多数的社会真相,明明傲慢轻蔑地注视着他人,但还是会一边抱怨一边帮其他凡俗之人解决各种麻烦。”

“这也可以称之为施舍和怜悯,只是很神奇的,这样的行为由友人C做出来,不仅会多让他看起来越发有趣,还会让人觉得他很可靠。”

太宰治看完后有些新鲜:“哦?安吾是这样的人吗?嘴上抱怨身体很诚实?”

赤松流莞尔,他中肯地评价说:“坂口的确很可靠,事情交给他,绝对不会办砸。”

太宰治虽然和坂口安吾一起喝酒聊天,但没和坂口安吾共事过,此刻听了赤松流的评价后,他倒是产生了几分兴趣:“等安吾从意大利回来,让他来我这边吧。”

赤松流:“他直属于首领,你自己去和森先生说。”

太宰治笑了笑,他冷不丁说:“对了,我们还没拍过照片吧?”

他拿出手机,将镜头对准三个人:“一起拍一张?”

赤松流:“好啊。”

咔嚓,快门的声音响起,时光仿佛在此凝固。

另一边,森鸥外并不知道下属们在摸鱼,他这次去意大利不仅和热情老板乔鲁诺进行了会谈,还去彭格列转了一圈。

通过对比热情和彭格列,森鸥外越发意识到一件事,那就是老牌的黑手党家族底蕴的确深厚,在这样的势力中,首领的存在虽然是重要的,可也不是最重要的。

首领是会更替的,家族要想长存,必须有足够合理且行得通的传承制度。

彭格列是通过门外顾问的特殊地位来监督家族首领的更迭。

甚至有不少次首领被敌人干掉了,都是门外顾问迅速集结家族力量,一方面保护新的候选人,一方面带领家族抵抗敌人。

而热情这个新兴组织就不行了。

只是前任老板迪亚波罗死亡,热情组织就陷入了困顿之中,若非SPW给与了资金和技术支持,热情恐怕早就不再是南意大利最强大的势力了。

森鸥外重重叹了口气。

这一刻,他处于非常复杂的纠结情绪之中。

森老板觉得自己身体挺好,还能再干个十多年。

太宰治是一个非常合格的继承人,但他会忍耐十多年,静静等森鸥外自然下台吗?

继承人不优秀,森鸥外头疼;继承人太优秀,森鸥外同样头疼!

不过这点纠结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森鸥外就又恢复了冷静和理智。

森鸥外是个喜欢将一切都掌握在手里的人,既然太宰治无法控制,那就先踢出去。

大不了将干部的位置留着,等需要了再将太宰治忽悠回来?

至于怎么忽悠回来……

森老板淡定地想,若是首领换代,估计那时候他早死了,那剩下的难道不是港黑干部们的事吗?

上一章:第153章 下一章:第155章
热门: 卡给你,随便刷 基建王座 假正经男神 断袖对象他又高又大 艳绝乡村 反派消极怠工以后 我在原始做代购 尼姑庵的男保安 镇魂 张三丰异界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