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上一章:第150章 下一章:第15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新年宴会上, 赤松流换上了久违的浅咖色西装外套,脖颈处系着深红色的领带,胸前还别了一只玫瑰, 下身穿着同色长裤,脚上穿着深咖色皮鞋。

赤松流也没戴帽子, 黑色发丝散落下来, 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头发也慢慢长长了一些, 虽然有哈桑帮忙修理, 但赤松流没有将头发剪短。

对于魔术师来说, 头发也是蕴含魔力的材料,赤松流的老朋友韦伯·维尔维特就是个长发帅哥,对于此刻缺乏魔力的赤松流来说, 任何可以积蓄魔力的手段都要用上。

此刻他单手插在裤兜里,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远处的海景,有阳光洒在他身上, 让他整个人都散发着暖暖的感觉。

因站位方向外加散下来的黑色鬓发的缘故,远处的森鸥外看不到赤松流的神色。

不过根据赤松流周身轻松的状态, 和他面前有一点反光的玻璃可知, 赤松流是在笑着的。

——他当然笑的很开心,森老板给他的红包格外大。

太宰治站在赤松流身边。

太宰治还穿着他那身黑色大衣和黑西裤, 里面是白色衬衫。

只不过可能新年的缘故,太宰治罕见的佩戴了一条深蓝色的领带, 而且领带也没有打结, 而是用一枚足以闪瞎人眼的蓝宝石盘扣卡在脖颈的位置,为青年增添了几分贵气和优雅。

太宰治侧脸和赤松流说着什么,从森鸥外的角度来看, 太宰治的神情温柔的不可思议,尤其是那个眼神。

鸢色的眼眸里闪烁着明亮的光彩,不知道是因为阳光洒过来的原因,还是因为太宰治看的人是赤松流,总之,这眼神柔软宁静的不像是太宰治会有的。

也许是太宰治自以为藏的很好,也许是森鸥外的经验太过丰富,森鸥外在看到这样的眼神瞬间,心就突兀沉了下去。

他知道这种眼神代表着什么意思。

太宰治居然对赤松有这样的感情吗?可是之前完全没征兆啊!

森鸥外在头疼的同时,也开始胃疼。

他仔细回想这一年,太宰治年初就滚去北美出差了,赤松流一直在横滨工作,除了去意大利出差浪了一回,之后哪里都没去。

隔着一个辽阔的太平洋,这太宰治是怎么被丘比特之箭射中的?

就在森老板纠结时,尾崎红叶端着酒杯走到玻璃窗前招呼赤松流。

听到尾崎红叶的声音,赤松流和太宰治同时扭头看过来,森鸥外清晰地看到太宰治在转换注视对象时,眼神的细微变化。

从柔软的、暖暖的、深沉的眼神,一瞬间切换到了温和的带点笑意的样子。

或者说,只要注意到周围有其他人在,太宰治就会下意识地将自己的感情隐藏起来,绝不外露出丝毫。

至于赤松流……

森鸥外仔细观察赤松流,没从赤松流脸上和眼神中看出任何端倪。

太宰治喜欢他,赤松流知道这件事吗?

如果不知道,那就是太宰治在单恋了?如果知道,赤松流心里怎么想?

森鸥外对于部下之间的办公室恋情没什么插手的意思,只要不妨碍正事,感情羁绊的加深也有助于港黑的稳定。

可另一方是太宰治啊。

森鸥外一瞬间甚至想,如果另一方是中原中也,他就完全不担心了!!

爱情是个很疯狂且充满魔力的无形存在,森鸥外年轻时也曾沉迷过,但最后他还是放弃了。

为了前途、为了理想、为了未来,森鸥外斩断了一切会失控的情绪,这才有了现在冰冷理智、将一切都可以放在利益计算得失之中的森鸥外。

太宰治能理智地对待情感问题吗?

不需要用脑子想,森鸥外就得出一个结论:不会。

一旦太宰治真的陷入其中,他会做什么?

什么?踢掉森鸥外成为港黑老板,和部下发展办公室恋情?

不不不,森老板当然不会这么想,这太扯淡了。

森鸥外只是想到了另一个可能,如果太宰治找到了真爱——天啦撸,这个猜测只是想想就觉得可怕——那太宰治会不会拉着赤松流一起去死?!

想想太宰治过去的丰功伟绩,想想他那些创新到令人细思恐极的自杀方法,森鸥外忍不住心中烦躁起来。

太宰治自杀什么的,现在森鸥外已经不在意了,他有足够的人手,也足以掌控整个港黑,有没有太宰治都无所谓。

但是太宰治自杀还要拉着港黑得力干部去死,那就让森老板非常恼火了。

那就要问另一个问题了。

赤松流是有一定战斗力的,如果太宰治正面坑赤松流,赤松流有能力避开吗?

森鸥外想到之前尾崎红叶提过赤松流的战斗力,他心下稍安。

赤松流应该可以发现太宰治的小手段。

但赤松流和太宰治的私交很好,是非常信赖太宰治的。

那如果太宰治端给赤松流一杯毒酒说要一起殉情,估计赤松流可能就真当开玩笑一样喝掉毒酒了!

而且谁能保证谈恋爱就一定能天长日久?

每年离婚的人还少吗?这要是俩人分手了怎么办?还能当同事吗?会不会将港黑拆的天崩地裂?

想象一下赤松流和太宰治因爱生恨、反目成仇……

森老板内心一阵窒息,感觉下一秒港黑就要完蛋了。

以前森鸥外还挺得意,认为有赤松流拉着太宰治,太宰治就可以为港黑所用。

当初有多得意,现在森鸥外就多后悔。

若真到了那一步,尾崎红叶定不会再留在港黑。

森鸥外只要略微想一想将来只有他和中原中也俩人收拾破破烂烂的港黑,心中就升起了无限凄凉。

他这首领真是太难了啊。

再想到之前太宰治说的与费奥多尔联手搞组合的提议,想想太宰治说的,盟友就是用来吞并的话语。

森鸥外立刻做出决定:还是找机会将太宰治踹出港黑吧。

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森鸥外笑眯眯地看着赤松流、太宰治和尾崎红叶聊天,甚至还有余裕举杯遥遥致意,心里却已经开始盘算怎么踢掉自己的学生兼干部了。

……只能说,他和太宰治不愧是师徒,真是心有戚戚焉。

太宰治并不知道自己的老师发现了他心中最大的秘密,尾崎红叶与赤松流聊天时,太宰治站在一旁旁听,就在此时,他听到了一个略微熟悉的声音响起。

“太宰先生!”芥川龙之介激动地来找太宰治敬酒了:“您回来了!看到您平安无事,在下非常高兴!”

太宰治漫不经心地扫了芥川龙之介一眼。

芥川龙之介穿着黑风衣,领口系着白色丝巾,整个人看上去比以前沉稳了一些,只不过看身形还是有些瘦弱,脸色依旧苍白。

太宰治嗯了一声,他随口道:“这一年都是K在教你,你和他学了什么?”

芥川龙之介听后脸色一僵。

要说赤松流教他什么东西,这真的是在胡扯了。

赤松流只是给芥川龙之介提供了一个沙包——中岛敦,提供了一个老师——国木田独步,还照顾了他妹妹——芥川银变漂亮了!

芥川龙之介思考再三,他干巴巴地说:“K大人鼓励我做文学创作……”

太宰治:“……?”

赤松流只是在某天将国木田独步的教导传达给了芥川龙之介而已。

太宰治觉得很新鲜,他问:“那你写了什么吗?”

芥川龙之介眼睛一亮,难道太宰先生真的对文学很感兴趣吗?

他立刻说:“在下写了一些文稿,您能帮忙看看吗?”

太宰治嘴角微微抽搐,不过芥川龙之介的话也的确引起了他的兴趣。

他点点头:“一会我让人去拿稿子。”

芥川龙之介听后激动地差点原地飞升。

芥川银看到自己哥哥要犯蠢了,连忙端着酒杯走过来。

在港黑,他们兄妹并未将亲缘关系展露出来,所以芥川银走过来时没和貌似大脑下线的哥哥打招呼,而是直接向太宰治敬酒。

芥川银恭谨地说:“太宰大人,之前多谢您的照顾了。”

太宰治的记忆力向来很好,虽然刚开始怔了一下,但很快就认出了芥川银。

太宰治略有惊讶地打量了芥川银一眼,他发现女孩抬头挺胸,没了过去的怯弱和惴惴不安,看上去沉稳可靠,比旁边的芥川龙之介强太多了!

女孩换上了一身深蓝色的长振袖,下身穿着黑色的袴,不仅展现了她独有的沉静气质,也方便行动,不耽误战斗和任务。

太宰治难得露出赞许之色:“不客气,你进步很大。”

芥川银听后心里高兴,她说:“若非您和K大人带我回来,也不会有今天的我。”

太宰治倒是多了几分聊天的兴致,他问:“你是在红叶姐那边吗?”

芥川银:“是,只是这两个月一直在K大人身边听令,K大人的业务能力很强,尾崎大人说让我跟着K大人学一学。”

太宰治赞同似的点头:“他的确擅长这个。”

他笑着说:“不过小银你干嘛穿这么重的颜色?你可以换个粉粉的振袖嘛。”

尾崎红叶都穿着大红和橘红的褂子,芥川银才十四岁,却穿这么老的颜色,不太适合。

芥川银露出腼腆的笑容:“这是K大人送的,我很喜欢。”

太宰治听后怔了怔,他意味不明地说:“他一向照顾新人。”

当年还未加入港黑的太宰治天天跑到赤松流的办公室,现在轮到芥川银享受这种照顾了吗?

太宰治皮笑肉不笑地说:“既然他这么看好你,你更要好好工作。”

芥川银立刻道:“是。”

下一秒,太宰治就道:“听首领的意思,以后K手里的一部分工作会交给我,既然你最近一直在他身边帮忙,应该很熟悉这部分业务吧?”

芥川银一愣,她的确算是赤松流的文秘:“是的……”

太宰治微笑起来:“我和K说一声,你来我这里帮忙吧。”

上一章:第150章 下一章:第152章
热门: 穿回来后他把豪门霸喵rua秃了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和18岁校草爹相依为命的日子 乡村艳色 每个世界都在苏(快穿)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流氓艳遇记 乡村大凶器 小姨多春 网游之少年绝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