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上一章:第148章 下一章:第15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赤松流对于太宰治嫌弃森鸥外这件事, 并没有什么别的想法。

或者说整个港黑上下,大家都知道森鸥外和太宰治是师生,老师宽容地看着学生调皮捣蛋, 学生时不时地冒出小爪子挠一两下,噎一噎老师。

在赤松流看来, 这是这对师生的特殊相处模式。

毕竟不管森鸥外还是太宰治, 他们都是聪明人,聪明人总是要试探彼此的底线, 并跃跃欲试地让对方多后退几分。

比起森鸥外和太宰治的师生关系, 赤松流更苦恼怎么说失控的事。

“说实话, 如果不是你问,我是真不想说这个。”

这真的算是赤松流的黑历史。

太宰治提起精神,眼睛亮极了:“说说呗, 我想听。”

这句‘我想听’的语调带着俏皮和撒娇的感觉,赤松流纠结了几秒,最终一败涂地。

“好吧, 我当年穿过西伯利亚冰原时,状态有点糟糕。”

赤松流做回忆状:“不过我在欧洲时的状态最危险, 类似于一比九。”

太宰治:“一比九?”

“对, 一天24小时,我能清醒的时间只有三小时不到, 大部分时间里我都处于一种危险的状态,就是……嗯, 类似发疯的、神经病的、疯子脑回路状态中。”

赤松流的表情堪称一言难尽:“我就是在这时候碰到钟塔侍从的, 当时的我真是……”

不怪钟塔那边发布那么高的通缉令,赤松流打了个比方:“我当时其实就类似于发疯的费佳,甚至比费佳更糟糕。”

费奥多尔蛊惑人还需要说话, 当时赤松流身上的【恶】的气息几乎要溢出来了,有时候只是和一个心怀恶念的人对视一眼,就能让对方被恶念侵蚀,从而做出理智状态下不会做的疯狂之事。

“离开欧洲时,我的状态好了一些。”

赤松流斟酌着字句:“彭格列那边帮了不少忙,所以我和那边有一些私人关系。”

太宰治闻言思考起来:“我听说彭格列的火焰有净化的效果。”

“差不多吧,他们是用戒指储存力量的,我就用了宝石。”

这里面并没有什么因果关系,但被赤松流这么一说,就好像他因为彭格列的大空戒指,发现了可以用宝石稳定体内的危险封印物。

赤松流又道:“进入西伯利亚冰原时,我的状态基本稳定在五五之间。”

太宰治这次立刻理解了赤松流的意思:“就是半天清醒半天发疯?”

“对,甚至只要不受到刺激,一天都能稳定状态。”

赤松流掠过了先遇到果戈里的事,直接说起了费奥多尔:“我就是在那种情形下遇到了费佳,你也算了解费佳这厮了,你觉得他会不会刺激我?”

太宰治拉长语调哦了一声,显然不需要赤松流再说什么,就能想象出费奥多尔干了什么糟心事。

“所以那真是堕落神灵吗?”

太宰治目光炯炯地看着赤松流,表情鲜活而好奇。

正是因为这样的表情出现在太宰治身上很不可思议,所以当太宰治这样看赤松流时,赤松流根本说不出任何敷衍的话。

许久后,赤松流才说:“不是的。”

太宰治的眼睛微微睁大,他不可思议地说:“那费奥多尔……”

那个虔诚的信徒岂不是完全被骗了?

“远超于人类想象的力量,被称为神也很正常。”

赤松流突然换了个话题:“你出门一年,梦野久作面上不显,其实他私下里找织田问你什么时候回来。”

赤松流:“那个孩子对你是有依恋之情的。”

太宰治皱眉,为什么赤松流突然提起梦野久作?

“……等等,难道是精神系的合成异能?”

太宰治猛地反应过来,有中原中也那样纯粹的力量,那自然会有精神系的异能研究项目,毕竟精神系的异能是最棘手的。

赤松流的精神状态格外强大,正是因为他本身就在时时刻刻对抗着体内的精神系合成异能,所以他从来不怕梦野久作!

赤松流能和幻术师达成同盟也是因为强悍的精神力,只要赤松流不陷入幻术师的精神幻术,他自然不怕幻术师!

赤松流改变面貌的异能,真的只是换脸吗?是不是另一种特殊的精神幻术?任何一个看到他的人,眼睛都会被精神系异能欺骗,所以才呈现出换脸的状态?

“心怀恶意的人会从我身上看到恶,所以我格外喜欢那些善良正直的人。”

赤松流坦然道:“每当看到那样的人,我就会同步生出一股难以言喻的幸福。”

这会让他有一种自己的努力和挣扎并不是无用的。

他其实已经收到回报了。

太宰治看着眼前的人,不知道该说什么。

如果让各国政府知道这里有一个人工的野生精神异能者,一定会发疯一样将赤松流抓走吧?

“……你说心怀恶意的人会从你身上看到恶,但我没这种感觉。”

最早太宰治认识赤松流时,可不是现在这个态度,虽然很隐晦,但的确带着一些恶意的试探。

赤松流理所当然地说:“因为当时的我已经很稳固了,我来到横滨后可是安安静静地生活了好多年,兄长和织田先生都很照顾我,红叶姐虽然失恋了,但旁观那场美丽而纯澈的爱情,对我也多有裨益。”

“所以兄长的事对我来说影响很大。”说到这里,赤松流神色骤然柔和下来:“在看到车里有你在等我时,我真的真的很高兴。”

“森先生虽然有点烦人,但也算是个有意思的上司。”偶尔和上司玩点小游戏也算是生活调剂:“还有和我类似的中也在,我很喜欢现在的港黑。”

“这个地方对我来说是一个锚点,所以当然不会有那种恶的感觉啦。”

看到赤松流脸上流露出的真诚笑容,太宰治也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

“是吗?那费奥多尔的运气可真烂。”

太宰治想,自己在正确的时间碰到了赤松流,没有产生糟糕的过去与回忆,这可真是太好了。

“是啊,在那个海滩上,我虽然要杀费佳,但也想解开他的心结,毕竟他变成这样有我一部分责任。”

赤松流耸肩:“不过算了,反正他以后不会再找我了,随他便吧。”

太宰治笑了笑:“是啊,他要毁灭世界呢。”

听了这么久,眼前火锅了的汤料变得粘稠起来,太宰治喝了一口,觉得太咸了,索性不吃了。

他放下勺子,问赤松流:“你确定费奥多尔不会将你的事告诉钟塔吗?”

太宰治冷静地说:“如果费奥多尔和钟塔合作,你就麻烦了。”

赤松流当然思考过这个问题:“钟塔不可能直接派人过来,毕竟钟塔是隶属于不列颠的正规组织,如果要入境,必然会被特务科和军警针对。”

“钟塔只能走隐蔽渠道,暗中派人抓捕我。”说到这里,赤松流语气轻松极了:“但横滨是港黑的地盘,我自然是不怕的。”

可是港黑的首领是森鸥外,不是你啊。

太宰治深深地看着赤松流,并未说出这句话。

他只是说:“我们去珠宝定制店吧,我看看选什么配饰。”

“好啊。”赤松流欣然同意。

两人吃完结账走人,一路有说有笑地来到和港黑有些关系的珠宝定制店。

店铺经理一看赤松流和太宰治的打扮,面色就是微变,再看了看太宰治那标志性的绷带,立刻亲自迎了上来:“两位先生看中什么了?”

赤松流随口说:“我们自己有宝石,想定制配饰。”

店铺经理连忙将两人引到柜台角落里,他给服务员打眼色,亲自接待两人:“配饰有很多,不知道是二位都需要还是……”

太宰治随口说:“我用的,戴在身上。”

他拿出那块美丽的蓝宝石:“不要切割,不要戴在手上的。”

戴手上拿枪不方便。

经理看到那块宝石,倒吸一口凉气。

横滨穿黑西装还有能力拿出这等市面上根本见不到品级的宝石的人,肯定是港黑的大佬们!

经理更慎重了,他仔细打量了一下太宰治,建议制作腰带,肩带,手环还有挂坠等等,但都被太宰治否定了。

前两者会挡在衣服里,后者会乱动,战斗时容易丢失。

赤松流想到中原中也戴的颈饰,随口说:“不如做胸针?卡在衣服上?”

太宰治低头看旁边摆放的镜子,他比划了一下位置说:“那做领带的装饰扣吧。”

经理看了看太宰治领口的黑色领带:“可以,您不需要再系领带,直接卡扣就行了。”

“那就这个了!”太宰治一锤定音:“多少钱?”

经理连忙摇头:“不用,只是加工一下而已,不需要付钱。”

赤松流笑了笑:“那什么时候能好?晚上来拿可以吗?”

经理飞速说:“可以的,我马上安排手艺好的师父制作,晚上就可以取。”

这么贵重的宝石留在店里,万一丢了,可不是赔款能解决的,而是很可能被港黑丢进大海里喂鱼啊!加班也要立刻做完!

于是赤松流和太宰治将宝石留在店铺,为了以防万一,赤松流还是让部下盯着这家店,万一宝石丢了,他会心疼死的。

两人继续压马路,终于在下午四点多时来到lupin酒吧。

坂口安吾正一个人在这里喝酒。

赤松流很震惊:“天啊,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织田作之助呢?

坂口安吾嘴角微微抽搐,他放下蒸馏酒吐槽道:“我为什么不能一个人在这里喝酒?”

虽然这么吐槽了,他还是解释了一句:“和一个情报贩子有情报交易,我拜托织田去拿情报,我在这里等他。”

织田作之助一个人行动反而安全,坂口安吾也不像赤松流和太宰治那样喜欢放飞自我,能安全地等情报,干嘛要亲自去现场?

赤松流顿时肃然起敬:“你居然能搞定织田先生,我让他离开一会,他都不听的。”

坂口安吾无语:“难道不是你的信用度太低吗?”

然后他看向了赤松流身边的人:“这位就是刚回来的干部太宰大人吧?”

太宰治上下打量着眼前戴着眼镜的年轻人,扬起一抹笑容。

他凑到坂口安吾身边坐下,饶有兴致地说:“你就是那个卷走五千亿的人?真是有胆子。”

坂口安吾淡定地说:“那次行动不是K先生主持的,我只是钻了空子而已。”

太宰治语调微扬:“哦?那你是被K亲自抓回来的咯?”

坂口安吾想到自己在温泉了被狗子们扑倒的事,表情有点难看。

赤松流更是哈哈笑了起来,他拿出手机准备找照片:“是啊,坂口是被我养的边牧们抓回来的~”

太宰治立刻震惊脸:“那群狗还在港黑呢?!”

上一章:第148章 下一章:第150章
热门: 别想骗我谈恋爱[电竞] 曾经风华今眇然 被迫和敌国太子联姻的日子 侯卫东官场笔记4 超级宠兽系统 迢迢 狂野村妇:贪恋美人沟 口不对心 穿书后我变成了Omega 嫁给前男友他爸[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