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上一章:第146章 下一章:第14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森鸥外打量着眼前的青年。

一年过去, 太宰治不仅个子拔高了,气质也越发深沉,他会露出温和的笑容, 只是这笑容不达眼底,疏离而客气。

乍一看来似乎没什么, 普通人都是如此, 但这种普通套在太宰治身上,就很不对劲了。

太宰治进一步成长了, 他学会了伪装, 不再将无聊和傲慢的态度显露出来, 然而这才是最危险的状态。

赤松流也是这样的人,但比起眼前的太宰治,赤松流的伪装更完美, 同时他有着足够坚定的信念和行为准则。

森鸥外在意识到太宰治的变化后,脑海中那根警报弦立刻被触动了。

这是基于一种长期处于危险之中的人天然会有的敏锐感觉。

亦或者,看着眼前的太宰治, 森鸥外想到了过去的自己。

就如赤松流曾和哈桑聊天时说过,每一个成熟稳重的疯子背后, 都有一段发疯的历史, 森鸥外也不例外。

森鸥外的黑历史也不少,只不过他当时在军队中, 那些黑料到底如何造成的根本说不清,再加上森鸥外有老师罩着, 自然被彻底埋葬了, 只当没发生过。

但这不妨碍森鸥外通过自己来推测眼前的太宰治。

孩子养大了,估算一下时间,该到叛逆期和发疯的年纪了, 唔,要警惕。

想到这里,森鸥外脸上的笑容越发和煦,似乎对于太宰治提出的SPW和组合的话题很感兴趣。

“哦?你是说,魔人试图在两个组织之间做点什么,我们港黑可以趁机捡漏吗?”

太宰治笑了笑,他的语气有些漫不经心,似乎随口一提而已。

“SPW的空条阁下太正直了,菲茨杰拉德又太自信,魔人费奥多尔本身并没有太强大的力量,死屋之鼠也只是情报屋而已,他如果找菲茨杰拉德谈合作,菲茨杰拉德大概率不会拒绝。”

太宰治说到这里,脸上笑意加深:“谁让组合在金融领域有不少资产?魔人在意大利损失不小,他总要想办法赚回来的。”

森鸥外饶有兴致地看着太宰治:“你似乎想让港黑和死屋之鼠谈合作?你就不怕港黑被魔人利用吗?”

太宰治略微惊异地看了森鸥外一眼:“有赤松先生在,他盯着魔人,您还担心这个吗?”

森鸥外唔了一声:“我本打算让中也替你的。”

太宰治拉长语调,有些不满:“什么嘛?那个小矮子要当干部了?让他去给赤松先生打下手再学一学?要不然北美内斗,咱们只是看着,岂不太亏了?”

不占便宜就是吃亏,难道要坐看费奥多尔左右通吃吗?

森鸥外若有所思:“组合和SPW都是我们港黑的盟友啊。”

“别逗我笑了,森先生。”太宰治抬眸,许是森鸥外的错觉,他总觉得太宰治的眼眸在某个瞬间变成了血色,太宰治说:“盟友这种东西,不就是用来吞并的吗?”

森鸥外沉默了一会,他说:“的确如此,不过先不着急。”

随即森鸥外语气温和地说:“你出差了一年,好不容易回来,这几天给你放假,你好好休息一番吧。”

太宰治听后眼睛一亮:“哇哦,难得休假,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完他笑嘻嘻地离开了。

等太宰治离开,森鸥外有些头疼不已。

是啊,盟友这种东西,就是用来吞并的,他和太宰治也算是盟友啊。

当初森鸥外干掉先代首领上位,太宰治是见证者。

那时港黑局势复杂,如果太宰治拒绝当见证者,他和森鸥外会一起被先代首领的势力撕成碎片;如果森鸥外踢开太宰治单独上位,森鸥外会遭受港黑内外的质疑,也会被守旧势力针对。

所以那时森鸥外和太宰治迫于外界压力,是最牢固的同盟者。

可是现在局势变了,森鸥外坐稳了首领的位置,太宰治却也成长起来,可以独当一面,具备一定势力了。

那这份盟约还要怎么执行下去?

更重要的是,太宰治知道森鸥外是怎么上位的。

如果太宰治有样学样,干掉森鸥外,再说自己得到了首领的命令接任首领之位呢?

森鸥外稍微假设了一下那样的场景。

尾崎红叶会拒绝吗?她不会,港黑变好变坏对她都没影响。

赤松流会拒绝吗?他也不在意,他只在意港黑是否能维持横滨的安定,这个组织是否能正常运转。

中原中也会拒绝吗?哦,他肯定会提出异议,可是他一个人独木难支。

毕竟港黑是需要一个首领的。

四个干部里,谁最有可能当首领?那必然是太宰治啊!

森鸥外想到这里,抬手揉了揉太阳穴,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屁股下面这张代表首领位置的座椅似乎生针了。

等等,再等等,森鸥外自认为还是比较了解太宰治的。

虽然太宰治如今变得危险起来,但这小子并没有要承担一个组织的觉悟和责任心,即便太宰治可以这么做,他应该也不会动手。

毕竟当组织首领,真的是一件很累人也容易秃头的事啊!

森鸥外暗中提高警惕心,但还是决定再观察一段时间,也许是因为太宰治去北美出差,时间太长没见面,继而产生的错觉呢?

赤松流并不知奥森鸥外和太宰治之前微妙的关系变化。

他和中原中也聊了一会,中原中也接到森鸥外的传讯,让他上去汇报工作。

中原中也离开后,太宰治与他前后脚,推开了赤松流的办公室大门。

赤松流恰好将中原中也用过的杯子放好,他招呼太宰治:“谈完了?出去喝酒?”

太宰治怔了怔,他扬起一抹微笑:“好。”

聪明如太宰治自然看到了赤松流刚放回柜子里的水杯,哈,中也是个水杯待遇。

赤松流和太宰治散步一样离开港黑,太宰治笑着问:“不和织田作打个招呼吗?”

赤松流嘿嘿笑:“没关系,一般这个时候他都在坂口那边。”

太宰治扬眉:“坂口?那个在意大利大放光彩的新人?”

赤松流:“不,你该说是清扫横滨地下势力的挡箭牌。”

太宰治啧啧不已:“太惨了。”

赤松流:“是啊,居然敢卷我的钱,我当然要送他一份大礼。”

两人沿着街道朝lupin酒吧走着,此刻正是中午,周围饭店传出香气,赤松流停下脚步问太宰治:“要不要先吃点东西?”

太宰治倒是无所谓:“都行。”

他这么说着,眼睛突然扫到一家门头挂着螃蟹的店:“要去吃蟹!”

“好。”赤松流:“在北美那边很难吃到这边的蟹吧?”

太宰治耸肩:“我不挑吃的。”

赤松流摇摇头:“吃乃人生一大乐事。”

太宰治看向身边的人,他悠悠地说:“也没见你尝试各种美食啊。”

赤松流仔细回想了一下,其实他真的吃过不少本地特色菜。

不过这种事没必要说出来,他笑了笑:“对我来说,好吃就行了。”

进入饭店,两人坐在安静的角落,赤松流拿着平板点单,他选了蟹肉刺身和一份海鲜炒饭。

太宰治选了各种蟹的拼盘,还点了温泉蛋和蟹肉火锅。

也许是火锅蒸腾的热气带来了一些温度,太宰治那张苍白的脸看上去多了几分血色。

赤松流一边拿剪刀剪开蟹壳吃蟹肉,一边和太宰治随意聊天。

赤松流:“你穿的太少了,好歹多加一件羊绒的马甲。”

太宰治:“哦,刚坐飞机回来嘛,北美那边不算很冷。”

太宰治:“啊,还是这边的芥末味道好,纽约的芥末都是假的。”

赤松流:“这很正常,那边人不怎么吃这个味道。”

赤松流:“听说你当诱饵抓费佳?”

太宰治:“抓不住的,只是找机会和他谈谈。”

赤松流:“哦,我知道了,倒霉的弗朗西斯。”

太宰治:“噗,猜到了?魔人先生好像缺钱。”

赤松流:“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

太宰治:“谁让菲茨杰拉德的能力是钱呢,也许是钱带来的自信吧。”

太宰治:“在我看来,他只是个银行,我们将钱暂时存在他那而已。”

赤松流:“那不叫银行,叫可以随时割的韭菜。”

太宰治:“你不反对和费佳联合吗?”

赤松流:“有钱大家一起赚,为什么要反对?”

太宰治:“我以为你想干掉他。”

赤松流:“我的确想,但这不是没抓到机会嘛。”

赤松流:“估计以后他不会再出现在我面前了,即便有事,也只是打电话吧。”

太宰治:“那你知道他想毁灭世界吗?”

赤松流:“猜到了,放心吧,世界没那么脆弱,总会有人揍他的。”

太宰治:“噗,包括你吗?”

赤松流:“谁知道呢?也许天上掉下一块陨石,大家都完蛋了,也不用费佳算计来算计去了。”

太宰治:“哇哦!真的会有陨石掉下来吗?”

赤松流:“……你发一颗卫星上天,再通过计算轨道,和一个路过地球的天体撞击在一起,陨石不就掉下来了吗?”

太宰治:“……你还真想过啊?”

赤松流:“不是我想过,最近在看纪录片,小行星防御计划,挺有意思的。”

太宰治:“你居然有空看这个吗?”

赤松流:“天体研究挺有意思的,最近沉迷这个。”

毕竟提出灵子拟态的是阿尼姆斯菲亚家族,他们家从20世纪四五十年代开始就着手研究通过观测天体来预示未来,还建立了一个叫迦勒底的天文台。

最近赤松流和白兰的研究卡住了,俩人都在各自纠结怎么迈过某一步骤,所以赤松流会抽时间看这些东西。

太宰治垂眸,他突然一笑:“我最近在研究宝石。”

他这么说着,从衣兜里拿出一个小盒子,他打开盒子,放在赤松流面前。

那是一颗美丽的蓝宝石。

赤松流:!

上一章:第146章 下一章:第148章
热门: 穿成炮灰替身后我怀了崽 穿书后大佬们倒戈了 金玉瞳 好色小姨 队友除我都是gay 我在娱乐圈当天师[古穿今] 撩完偏执NPC后我跑路了 在反派心尖蹦迪[穿书] 不好好收费就嫁入豪门 元帅的炮灰配偶[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