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上一章:第123章 下一章:第12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挂了电话, 太宰治蜷缩在沙发里。

书房里寂静无声,只有他一个人。

太宰治的眼睛无意识地看着虚空一点,有些神思不属。

他其实是很相信赤松流的能力, 相信赤松流的谋算,相信赤松流无论如何都不会死, 相信他一定战胜所有未知的敌人。

可是为什么, 他心中还是有浓烈的不安和忐忑呢?

这次是笨蛋中也挡住了敌人的攻击,赤松流没有受伤, 所以没中共喰, 那下次呢?

费奥多尔已经确定了赤松流的身份, 他一直在追逐着过去的柯瑞派因、现在的赤松流,以后若是敌人暗中窥伺赤松流,随时随地都准备袭击他呢?

太宰治深吸一口气, 以前费奥多尔找不到赤松流,不需要担心。

但因为赤松流在东京湾的那一场烟花,让森先生抓住了把柄, 不得不成为了干部,费奥多尔自然能顺着线索查出赤松流的身份。

以后赤松流肯定还会经常出差, 不管是欧洲还是北美, 亦或者东南亚,港黑的业务范围越来越广, 敌人的可趁之机太多了!

如果让赤松流一直留在港黑本部呢?

太宰治脑海里刚浮现这个念头,就想起了森鸥外。

森鸥外是港黑的首领, 他让赤松流出差, 赤松流能不去吗?

虽然自己也是干部,可是没道理一件事让两个干部去干,也没可能一直让一个干部出差, 另一个干部留守的。

太宰治啧了一声,而且他很快想到另一点。

就算让赤松流留守本部,森鸥外会乐意保护赤松流吗?

如果森鸥外得知赤松流的过去,如果他发现将赤松流交出去能为港黑换取更远大的利益,森鸥外会出卖赤松流吗?

不用问森鸥外,太宰治就在心里得出了答案:森鸥外一定会这么做!

因为在森鸥外心中,组织内的一切成员都是组织的奴隶,包括他这个首领!

太宰治那双鸢色的眼眸逐渐有血色渗透,冰冷的可怕。

这一刻,名为野望的火焰在他心底燃烧起来。

港黑首领这个位置并非是他想要获得的权柄,而是为了保护重要之物必须拿到的力量。

于是太宰治竟真的开始思考如何踢掉森老板,自己上位当港黑首领。

首先必须将中原中也踹出去,中原中也是森鸥外最忠实的支持者,也是最不好应付的强悍战斗力,不能让他留在本部。

其次是赤松流,这件事不能让赤松流发现。

太宰治并不想将赤松流牵扯到这件事中,而且就他观察,赤松流和森鸥外之间有着无言的默契,太宰治不确定在森鸥外陷入危局时,赤松流是否会冷眼旁观。

最后就是怎么干掉森鸥外。

太宰治开始盘算起来,港黑内部的人是不要想了,他要不要去找弗朗西斯聊聊天,问他借点人手?

不过这些都是以后需要考虑的事了。

太宰治的脸色冷冽下来:“先去砍SPW一刀,顺便和他们联手抓捕魔人先生。”

正好SPW也发布了关于费奥多尔的通缉令,显然SPW基金会的老板被费奥多尔骗了很愤怒呢。

太宰治垂眸思考了一会,他按了桌子上的通讯器。

很快织田作之助推门进来:“怎么了?”

“陪我去见一见SPW的负责人。”

太宰治微笑着说:“据说对方老板有停止时间的能力,不知道织田作你的天衣无缝是否可以规避这项能力?”

“我也不清楚,我只能看到5秒到6秒以后的画面。”

织田作之助想了想说:“而且必须是生死关头的情况,如果我不会受到伤害,自然也看不到未来的画面。”

太宰治叹了口气:“真是头疼。”

织田作之助:“怎么了?”

“这次赤松先生差点出事呢,中也中了敌人的小花招,根本派不上用场。”

太宰治抱怨说:“赤松先生已经被敌人锁定了,以后要时刻小心暗中的攻击,我很担心他。”

他看向织田作之助:“要不织田作你去一趟意大利吧?”

织田作之助皱眉:“我打电话问问小流。”

于是正在和哈桑讨论为什么太宰治突然生气的赤松流接到了织田爸爸的电话。

赤松流反而松了口气:“我明白了,太宰这是生气我陷入了危险之中!”

哈桑不置可否,他总觉得太宰治那句骗子好像指的不是这个。

织田作之助问赤松流:“听说你这次差点出事?”

赤松流老实地回答:“其实我当时躲开了,但是中也以为我躲不开,就挡在我面前了,我的近身战斗技巧其实不差,你知道的。”

织田作之助听后神色略缓,他是知道赤松流具备战斗力的。

“……说起来,你好像没和中也对练过吧?”

赤松流小时候自然做过战斗训练,只不过后来赤松流坐办公室没有出手的机会,紧接着织田作之助又成为了他的保镖,导致赤松流彻底成了文职人员。

“没有,他似乎认为我是个菜鸡。”

说到这里,赤松流也有些头疼:“哪怕我不是异能力者的对手,但对付普通人,我想还是没问题的。”

“你回头和他去训练场打一场,他就心里有数了。”

织田作之助给出建议:“否则还会发生类似的乌龙。”

赤松流嗯了一声,他又说:“是太宰和你说的?”

“嗯,他很担心你。”织田作之助毫不犹豫地泄底了。

太宰治撇了撇嘴。

赤松流笑眯眯地说:“告诉他不用担心,费佳不会再来找我了。”

织田作之助一愣,他自然也是听说过魔人先生的可怕,他皱眉:“为什么?”

“他已经从我这里得到了答案。”

赤松流叹息道:“其实我宁愿他不知道。”

织田作之助虽然听不太明白,但既然事情解决了,他就放心了:“只要他不再盯着你,就没事了。”

“是啊,我估摸着再有半个月就回港黑了,让太宰不用担心。”

赤松流心里很高兴,语调也变得昂扬起来:“与其担心我,还是让他担心自己的工作量吧,告诉他,无论多大的蛋糕,SPW都会给的。”

毕竟对于空条承太郎来说,伙伴是无价的啊!

织田作之助嗯了一声:“我知道了,你注意安全。”

太宰治看织田作之助挂了电话,忍不住抱怨:“织田作,你偏心!”

织田作之助:啊?

太宰治嘟囔道:“你都没训赤松先生!”

织田作之助歪头:“……因为已经没事了。”

这个红发男人直接说了最后一段:“小流说,魔人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不会再追他了,他再有半个月就回本部了。”

太宰治的面色微变。

已知赤松流是钟塔那边制作出来的人工合成异能,费奥多尔曾被赤松流坑到默尔索,费奥多尔一定了解赤松流的异能和一些实验资料。

而如今,费奥多尔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那会是什么?

难道是赤松流的异能合成方法?

不,这种东西,赤松流本身应该是不清楚的,就好像笨蛋中也不知道自己的实验一样。

太宰治抬手松了松领带。

可恶,他反而更担心更头疼了!

太宰治很快做出决定。

无论如何,他需要和费奥多尔见一面才行。

嗯?太宰治突然心中一动,有了个想法。

他是不是可以和费奥多尔联手干掉森老板呢?

……唔,需要从长计议。

赤松流并不知道自己一番话反而引起了不得了的连锁效果,他还在专心致志地研究白兰的平行世界能力。

世界和世界之间是有晶壁的,唯独白兰的灵魂仿佛不受这个限制,他可以自由地穿梭在各个世界之间。

赤松流对哈桑断言:“这是非常杰出的天赋,如果白兰去当魔术师,他一定会立刻掌握第二法,成为继宝石翁之后的第二法掌控者。”

哈桑:【那你有什么头绪了吗?】

赤松流:“有了一点想法。”

他对白兰说:“既然你的灵魂具备强大的穿越性,那就制作一个灵子拟态模拟器吧。”

白兰:“……那是啥?”

“就是将你的灵魂和肉体进行灵子转化,并拟态成另一个形态。”

赤松流解释说:“简而言之,就是将你的肉体和灵魂都拟态成另一个样子,这样没有了锚点,隔壁世界的你就无法定位了。”

白兰听后不明觉厉:“似乎很厉害的装置,但这样一来我也无法观测其他世界了啊?”

赤松流:“这是第二阶段,毕竟我也希望你帮忙寻找我要找的世界,所以拟态后如何施展你的能力,也是我要研究的课题。”

白兰看了赤松流给的计划演算,虽然计划上写着大部分看不懂的单词,但就逻辑推导上来说,灵子拟态这套理论似乎没什么问题。

“将身体和灵魂灵子化,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

白兰提问:“但是人要如何灵子化呢?”

“这个嘛……”赤松流想到自己在时钟塔曾看过的一个研究成果,他微笑道:“你听说过薛定谔的猫吗?”

白兰一愣,随即他眼睛一亮:“等等,难道是利用既存在又不存在的状态吗?”

赤松流连连点头:“差不多吧,先是不存在的状态,再进行扭曲和模糊,再变成存在的状态。”

白兰抚掌大笑:“原来如此,好主意!”

赤松流露出了孺子可教的神情。

于是两个科研人员陷入了热烈的讨论之中。

虎皮鹦鹉斯佩多看着两个创业同僚,再看看手上的关于造船厂的资金账本和资质文件,突然有种被迫社畜的错觉。

上一章:第123章 下一章:第125章
热门: 万界黑科技聊天群 官道无疆 我用医术拯救星际 瞪谁谁变猫[综] 禁欲老攻总想宠坏我 青春的死胡同 始是新承恩泽时 绿茶男配活不过三天 穿书之白月光gl 病秧子进入逃生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