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上一章:第114章 下一章:第11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就在里苏特抓回普希金时, 热情方面爆出一个消息。

港黑代表和热情老板发成争执,最后甚至引起了冲突,港黑代表愤怒地带着人离开了热情据点, 并放话说要和一切与热情为敌的组织面谈。

而热情新老板也迅速发下通缉,要求所有部下立刻寻找港黑代表, 甚至不用去找某个胖子和有照片的费奥多尔?

整个南意大利瞬间哗然。

热情原来的盟友也放弃了热情, 转而将目光投向其他组织了吗?

不过有点奇怪啊,热情怎么和港黑崩了?热情甚至不去管对峙的涅罗家族和袭击特莉休的某胖子, 而是专注地抓捕港黑代表, 这有点不对啊?

港黑代表做了什么?

一时之间很多人都打听港黑代表的联系方式, 他们不仅想要和这位从远东之地来的使者谈一谈合作的事,同样想试探得知为什么港黑和热情闹崩了。

此刻正是共喰第二天上午十点。

接到消息的里苏特也很动心。

“热情以前的毒品生意都是从远东那边运输过来的,远东那边的盟友位置至关重要, 乔鲁诺那个小鬼不想再做毒品生意,可以不要这个盟友,我们必须要!”

里苏特召集自己的属下开了个小会, 白兰没参加,赤松流拿着通讯器让白兰听现场, 他自己倒是参加了会议。

会议上, 赤松流见到了鼻青脸肿的普希金。

不过普希金没认出赤松流,毕竟现在赤松流是拉克·阿克曼, 柯瑞派因和赤松流是谁?他拉克·阿克曼不认识。

会议上还有里苏特收拢过来的原热情干部,其中就有制作毒品的干部和小组。

对方抱怨乔鲁诺·乔巴纳脑子有坑, 毒品这么好的生意居然要砍掉, 既然那个小鬼不做,那他们自己做!

赤松流面上不动声色,心里有点无语。

怪不得热情会出大乱子, 乔鲁诺这是砸了大半个热情组织的饭碗啊!

问题是你砸了饭碗好歹给个新的,没准备好新饭碗就砸旧的,事情不是这么做的!

哈桑:【你小心,坂口安吾是特务科间谍,他拿着你的权限也说港黑禁毒,将来森鸥外问你这件事,你怎么交代?】

赤松流倒是不以为意:“没关系,我估摸着森老板也是要慢慢禁掉这玩意的,我们是有牌照的组织,不可能像过去一样肆无忌惮。”

按照森鸥外的说法,三刻构想保护横滨,负责黑夜的港黑不仅要取缔这些例如粉末以及人口贩卖等买卖,甚至还肩负一定的监督和压制职责。

赤松流耸肩:“不过这种事要先搞清楚港黑内部成员的想法,保证内部不乱,再细细探查,以雷霆之势直接一锅端,否则那些疯狂的毒贩子会做出什么事……唔,你看到了,热情不就出乱子了?”

哈桑听后深以为然:【你心里有数就好,等等,你将权限给坂口安吾,不会最初就打这个主意吧?】

“坂口安吾这么好的韭菜,不用一用太可惜了。”

赤松流笑嘻嘻地说:“他有黑白两道做后盾,他不做这事,谁做?”

赤松流一边分心和哈桑聊天,一边听着里苏特和几个热情干部讨论港黑代表的事。

很快里苏特就做出决定,他让一部分人带着普希金去共喰其他投靠乔鲁诺的人,又让赤松流作为中间商,联系港黑代表。

赤松流自然没意见:“我会尽快联系对方的,不过港黑代表刚和乔鲁诺那边闹翻,为了防止被乔鲁诺找到,可能藏得比较深,我需要一些时间。”

里苏特点头:“越快越好。”

赤松流:“是。”

会议结束,普希金跟着几个人去搞乔鲁诺的手下。

胖子普希金被里苏特揍得怀疑人生,所以此刻看起来很老实。

不过在普希金等待里苏特的几个部下收拾装备时,一个人躲在走廊门口对他招了招手。

那是一个普希金很多年没见过,但是再见面却还是一眼认出来的人。

格拉斯尼!

普希金的眼睛一下子直了。

他左右看看,发现里苏特的人都在挑选装备,于是普希金就慢吞吞地挪到门边。

他没出门,只是在门边坐下,侧脸看着门另一边的人。

赤松流的头发变长了,和费奥多尔类似,他侧着脸看过来,正好挡住鬓角,只看得到白皙削瘦的面容,他黑色的眼睛一如过去静谧深邃,看过来时满是温和。

“好久不见了,亚历克斯。”

赤松流微笑着和胖子普希金打招呼。

普希金阴郁着脸,他哼了一声,不搭理赤松流。

赤松流发出悠长的叹息,眉宇间有些没落:“……果然你生气哩,当年是我不好,我欠你一句再见。”

“明明是对不起好吗?”

普希金小声嘟囔,他说:“你和费佳一夜之间全没影了,你知道我多惨吗?我混在流民里,从八十斤瘦到了五十斤!!”

赤松流:“…………”

他强忍住笑意,努力保持歉疚的表情。

一个十岁的胖墩从八十斤瘦到五十斤,真是不容易啊。

赤松流轻声说:“我想你应该知道,我和费佳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他叹息道:“我和他没有对错,也和你无关,连累你了,真是抱歉。”

普希金哼唧了一声,他瞥了赤松流一眼:“你是来求我的吗?”

赤松流莞尔:“是啊,我是来求你解开异能力的。”

普希金得意地说:“那你叫我哥哥!”

赤松流笑了笑:“我叫你哥哥没什么,只是你帮我解开异能力,不会被费佳骂吗?”

普希金的表情僵硬了一下,眼神有些飘。

赤松流小声说:“你等第三天末尾解开就行了。”

普希金一愣:“第三天末尾?”

“嗯,或者等我和费佳分出胜负之后解开也行。”

赤松流塞给普希金一张不记名卡:“拿去买买买吧。”

普希金面色古怪地说:“你不怕我失约吗?”

赤松流眨眨眼,眉眼弯弯地笑了起来:“亚历克斯,除了最后那次,我此前从没骗过你吧?你也从没骗过我,我为什么担心你失约?”

普希金闻言怔了怔,他看着对自己笑容温和的青年,仿佛时光倒流,回到了十年前。

明明是个瘦小的孩子,顶着半长的鸡窝一样的头发,却在荒野里发现了被饿晕的他。

“爷爷!这里有个人昏倒了。”

然后他就被这个人捡了回去,刚开始普希金以为这是个女孩,直到很久以后才知道是男孩,他还很生气,觉得自己被骗了。

每次他生气地指责对方时,对方总是眨眨眼,温温柔柔地笑着说,我没这么说过。

是啊,格拉斯尼的确没说过,只是不反驳而已。

普希金一时之间不想再说话,他摆摆手:“你走吧,我记得了。”

赤松流微微欠身,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

普希金有些怔忪,突然脑袋被拍了一下,他猛地抬头,这才意识到里苏特的部下已经做好了装备选择,准备出发了。

一个人叫嚷道:“喂,胖子,发什么呆,走了!”

普希金唯唯诺诺地应了,他冷不丁发现一件事,刚才里苏特开会时,格拉斯尼不在场。

格拉斯尼找自己时,也是私下里偷偷摸摸找过来,难道说……

费奥多尔说过,要么是格拉斯尼,要么是格拉斯尼的合作者柯瑞派因,二者之一一定躲在抓捕他的势力之中。

普希金看了一圈,发现跟着自己出动的几个热情元老都是替身使者,格拉斯尼刚走,那么考虑到刚才出席会议的人……

啊,他知道了,那个臭名昭著的拉克·阿克曼是柯瑞派因!

不过好奇怪啊,费佳说柯瑞派因和格拉斯尼是一伙的,但为什么格拉斯尼要偷偷摸摸地来找他解除异能力?

里苏特似乎也并不知道特莉休和港黑双黑之一中原中也中了共喰的事。

普希金想不明白,想不明白就不想,他将消息传递给了伊万,伊万传递给了费奥多尔。

费奥多尔已经通过普希金,掌握了里苏特的据点位置。

此刻听到普希金说格拉斯尼的确在那个据点里,不由得大喜。

不过紧接着他听到格拉斯尼偷偷找普希金时,费奥多尔敏锐地察觉到了不对。

里苏特不知道特莉休和中原中也的事,可以解释为格拉斯尼要隐藏身份,假装柯瑞派因找来的情报员。

但格拉斯尼找普希金延后解除共喰,这里面就有很大的文章了。

“他应该希望立刻解开,解开后,中原中也这个战斗力就彻底解放了。”

费奥多尔自言自语地说:“可是他没有这么做,而是要求延后。”

费奥多尔:“难道说……”

想想格拉斯尼当年从默尔索逃出来的年纪,再想想格拉斯尼和柯瑞派因之间的关系,费奥多尔的眼睛渐渐亮了起来。

“涅罗是柯瑞派因的势力,不是格拉斯尼的。”

“原来如此,你是不是也想借我的手干掉柯瑞派因?”

费奥多尔越想越觉得没错。

“你以前不得已和柯瑞派因合作,现在你有了自己的势力,也长大了,自然要想办法将过去彻底埋葬掉。”

“而柯瑞派因可能发现了这一点,他在欧洲经营多年,对里苏特有较深影响,所以他隔离开了普希金和格拉斯尼,就是不希望格拉斯尼身边的中原中也恢复战斗力。”

“一旦中原中也恢复,格拉斯尼脱身而出,柯瑞派因无法再利用格拉斯尼。”

“格拉斯尼想要脱身,但又想利用我干掉柯瑞派因,所以需要让普希金延后解除异能力,做出一副他还受到柯瑞派因控制的假象,以安柯瑞派因之心。”

费奥多尔长出一口气:“这是个机会!”

共喰第二天,十二点,赤松流在吃饭。

他昨天六点下的飞机,八点遇到袭击,忙碌了通宵和一上午,早已饥肠辘辘。

白兰和赤松流一起吃披萨,斯佩多幻化人形去和里苏特谈港黑的合作了。

赤松流一边吃着披萨,一边和听着哈桑幻象们报着各自位置和状况。

先是跟着里苏特部下出去释放共喰的普希金,他们那一队人进展顺利,正在不断挑场子。

哈桑啧啧不已:【这胖子的能力真好用,不过你为什么不立刻让他解除共喰,反而要延后时间?】

赤松流慢条斯理地咬着披萨面上的芝士拉丝。

“为了让费佳想到,控制涅罗的人不是我,是斯佩多,也是柯瑞派因。”

“为了让费佳知道,我和柯瑞派因之间有分歧。”

“为了让费佳明白,柯瑞派因也在威胁我。”

“为了让费佳认为,我想杀柯瑞派因。”

赤松流一口吞了大团芝士。

“只有这样,费佳才会放心地从藏身之地走出来。”

“我才有机会干掉他。”

上一章:第114章 下一章:第116章
热门: 旱情:风流留守少妇 过门 你猜我下个世界是谁 不想和校霸谈恋爱怎么破 再不女装大汉就要亡了! 重生是为了和死对头一起好好学习 装A后被死对头标记了 仙君座下尽邪修 代嫁 春潮浪荡,禁忌狂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