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上一章:第106章 下一章:第10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费奥多尔原本选择的目标显然是赤松流, 否则最开始的狙击不会对着赤松流来。

费奥多尔希望赤松流和热情前老板的女儿一起中普希金的异能力,这样不仅让热情和港黑敌对,还最大限度地削弱了港黑的力量。

毕竟中原中也是玩不过费奥多尔的, 很可能被算计成费奥多尔的打手。

但很可惜,赤松流没中招, 所以费奥多尔立刻发来信息, 信息内容估计是……

“他是不是来找我合作的?”赤松流在心里问哈桑。

哈桑:【bingo~答对了。】

赤松流深吸一口气:“怪不得最初的狙击是对着我来的。”

哈桑有点疑惑:【他怎么确定你的身份?你之前不是藏的很好吗?】

“因为我是干部了。”赤松流倒是早有预料:“大混战事件中,唯有两方人能确定罪魁祸首, 一个是异能特务科, 他们一定知道自己被港黑扣黑锅了。”

“另一个人就是费佳, 我送他军警的最高通缉令,他肯定会查清楚这是怎么回事的。”

“港黑拿到了异能开业许可证,交出了那份军警内部的机密报告, 再结合着之前太宰和我的合作,费佳猜到我在港黑是顺理成章的事。”

赤松流语气淡淡:“我成为干部,他肯定会查干部K的资料, 这段时间的间隔太短了,干部K是情报部赤松这个消息还没彻底抹掉, 费佳看到我的姓氏就能猜出来。”

在上一次大混战中, 因赤松流一时不察忽略了森老板,森老板不满之下提拔赤松流当干部, 引发了现在的连锁反应。

赤松流想起兰堂对他的警告,一定要小心谨慎, 一着不慎就会满盘皆输。

现在报应来了。

哈桑:【你要回复吗?】

赤松流:“要的, 我要搞清楚他想干什么,我来意大利是临时决定的,大前天晚上斯佩多才找我, 前天我坐飞机过来,今天飞机刚落就遭到袭击,攻击来的太快了。”

“费佳是临时拉我入局,也就是说他已经布置好了,认为这里不是我的主场,我只能找他合作,才会直接对我动手。”

赤松流慢慢微笑起来:“但他不知道斯佩多在欧洲布局的时间更长,那可是以百年为单位的漫长时光。”

D·斯佩多已经死了。

他之所以能活到现在,全凭一股执念。

后来斯佩多认识了赤松流,赤松流帮忙刻画在魔镜上稳定灵体的魔术符文,斯佩多的力量开始变得越来越强,灵体稳定后也可以逐渐凝聚实体了。

只是一个执念就能让一个灵魂在世间留恋百年,某种程度上,赤松流是非常佩服斯佩多的。

哈桑:【你要先联系斯佩多?我觉得费奥多尔不会想不到这一点,他肯定知道柯瑞派因在欧洲有势力。】

“是啊,上次我用斯佩多的样子去见费佳,他一定在查斯佩多是谁。”

赤松流笑眯眯地说:“但这是斯佩多要操心的事,与我何干?”

哈桑:【你不怕斯佩多与费奥多尔合作?】

“所以还是要先弄清楚费佳的目的。”

赤松流话音一转:“先别管费佳的短信,你去将阿克曼这个身份的情报权限链接到这个安全屋的电脑里,将基础情报交给坂口安吾处理,我联系斯佩多要更机密的情报。”

哈桑:【好。】

赤松流对坂口安吾打手势,两人离开了里间。

赤松流问坂口安吾:“对于一来这里就被袭击这件事,你怎么看?”

坂口安吾皱眉,他说:“我们之前在开会讨论热情更换老板的事,我们遇到袭击会不会和这件事有关?”

“有人想要破坏港黑和热情的盟约,以削弱热情的力量?”

坂口安吾知道的事情太少了,他说完这个理由后,自己都觉得不太对:“可是没必要啊,即便要削弱热情,在我们没表态之前,攻击我们是不明智也是不必要的啊。”

赤松流点点头,他走到房间桌子前,按了按桌子的机关,下一秒,他从桌子夹层里抽出一台超薄的笔记本电脑。

坂口安吾眼睛一亮:“可以外接资料库吗?”

“可以。”赤松流问坂口安吾:“会基础情报搜查吧?”

坂口安吾点头:“会。”

赤松流:“我将密码权限打开了,你来进行情报整合分析。”

赤松流让开位置,他拿出手机:“我再联系几个朋友。”

与此同时,菲勒在罗马下飞机,然后他看到了几个眼熟的黑衣大汉。

他的眼睛微微睁大,这不是……港黑的人吗?

这几个黑衣大汉自然是与赤松流等人分开坐飞机的部下,他们在罗马转机去那不勒斯,正在办理转运手续。

菲勒到达罗马,顺着通道要去出口,他打算坐火车去西西里那边,不过嘛……

他拿出手机,给赤松流打电话。

赤松流刚要联系斯佩多,就接到了菲勒的电话。

看到电话的一瞬间,赤松流吓了一跳,菲勒怎么给他的打电话?难道太宰出事了?

他立刻接听:“怎么了?”

“该我问怎么了吧?”菲勒靠在墙壁转角处,笑嘻嘻地说:“我在罗马见到你们的人了,那几个人有点眼熟,好像是中也君的部下吧?”

“你们港黑也要来意大利分一杯羹吗?”

涉及到两个组织之间的事,菲勒向来公事公办,马蒂勒起源于意大利,这里算是马蒂勒的半个故乡,所以菲勒提前给赤松流打招呼,是希望港黑的人不要在意大利做的太过分。

“别说分一杯羹了,中也受伤昏迷不醒,我头都大了三圈。”

赤松流苦笑道:“我就在那不勒斯,你也来了?如果方便的话,帮我个小忙吧,帮我将中也藏起来,我需要全力应付袭击我们的人。”

“……那不勒斯那边这么乱了吗?热情不是有新老板吗?他没控制住局势?”

菲勒皱眉,他是知道中原中也的战斗力的,连那个非人类都陷入昏迷,那不勒斯没变成废墟吧?

“你先过来吧,我给你地址。”

赤松流想起暗中盯着他的费奥多尔,语气发冷:“放心,是我的老朋友,和意大利这边没关系,我估计是他想做什么,趁机拉入我局而已。”

“既然如此,我满足他。”

赤松流如此说:“你将中也带走,我才能无后顾之忧。”

菲勒听后忍不住咋舌,看样子柯瑞派因很生气呀。

不知道是谁惹怒了他,怎么这么蠢呢?

菲勒强调说:“好吧,如果只是将人藏起来,我可以帮忙,但如果你有什么行动,恕我不能出手哦。”

“放心,我懂你们的规矩。”

赤松流松了口气:“这次谢了,我欠你个人情。”

将中原中也安置好,赤松流猛地反应过来:“等等,菲勒,你怎么知道港黑来意大利了?”难道港黑来意大利的消息已经被人广而告之了?不至于吧!?

菲勒说:“我在机场见到你们的人了,他们在等转机,你们不是一个航班?”

赤松流心思急转,他道:“不是,我提前半天到达。”

“对了。”菲勒突然对赤松流:“你对热情的新老板有了解吗?”

赤松流一愣:“只有明面上的情报,怎么了?”

菲勒斟酌着字句:“你应该听说过,SPW基金会吧?”

赤松流的神色严肃起来:“听说过,据说是石油起家,专注于科学研究的基金组织。”

SPW基金是美国一位石油大亨建立的组织,这个组织多年来一直持续在科技和医疗方面投入巨额资金,是美利坚深藏不露的巨型财团。

赤松流之前在北美开拓业务,听马蒂勒方面提过这个财团,他本来是有点合作的小心思的。

只是恶魔罗尼私下里提醒赤松流,他说那个财团可是干掉过外星生物、弄死过吸血鬼还在孜孜不倦地追寻着非人力量的财团。

财团老大似乎掌握着可怕力量,罗尼劝赤松流别浪翻船了,翻船了也别找马蒂勒,省的牵累他。

赤松流彼时和组合老大弗朗西斯合作出了点小问题。

他们去印第安自治区建设工厂,因为印第安那边有自行法律,一般银行不会出贷给当地民众,但赤松流和弗朗西斯并不在意,他们放出去的贷款怎么可能拿不回来?

不过弗朗西斯和赤松流有一点差异,赤松流对印第安那边的酋长提出的不允许更改任何土地和河流形态表示赞同,弗朗西斯觉得这特么是扯淡。

赤松流深知土地是有灵性的,更何况是被印第安祭祀了很多年的土地,当然不能随意更改土地形态。

弗朗西斯则不然,他觉得我投钱了,我建设工厂了,我出贷了,那自然要以我的意志为准则。

赤松流被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弗朗西斯觉得赤松流脑子有坑,印第安酋长觉得弗朗西斯脑子有坑,赤松流觉得他们俩人脑子都有坑。

一个信仰着自然灵、已经快被自由美利坚同化的印第安都这么难搞,更别说隐藏在水面下的SPW基金会了。

当魔术和科技相结合,效果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啊!

有个代名词可以称呼这种形态:炼金术。

于是赤松流虽然知道SPW基金会,但谨慎地保持了观望,没有过于探究这个势力。

好在罗尼私下里表示,这个基金会做事似乎很正派,只要符合法律法规,基金会不会突然半夜敲门说你是吸血鬼我要代天消灭你云云。

所以赤松流对SPW基金会敬而远之,此刻听到菲勒突然提起SPW基金会,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热情的新老板乔鲁诺·乔巴纳,难道他……”

“具体情况不清楚,但SPW基金会现在的老大的确很关注这件事,也提前派人过来了。”

菲勒纠结地说:“你知道的,我们老板和SPW的关系很好,我这次来顶多中立,你如果要搞热情,我不可能帮忙。”

赤松流沉吟片刻,他啧了一声,做出了决定:“既然新老板背景深厚,那就加入他吧,他以后是我们港黑的盟友了。”

是港黑的盟友,却不是拉克·阿克曼的盟友。

拉克·阿克曼的盟友是斯佩多介绍的代理人里苏特·涅罗嘛。

菲勒松了口气,他并不想和赤松流玩中门对狙,太危险也太浪费了。

“你等着,我马上到你们那边。”

挂了电话,赤松流看向正在飞速浏览基础情报的坂口安吾,一个计划渐渐成型。

他露出了和善的微笑,走到坂口安吾身边:“坂口君。”

坂口安吾一抬头就对上了赤松流异常柔和的笑容,他差点下意识地将电脑砸过去——之前赤松流想杀他时就是这么笑的!

“坂口君,我想和你谈谈。”

赤松流看着坂口安吾仿佛在看一株茁壮成长的韭菜。

上一章:第106章 下一章:第108章
热门: 史前养夫记 满朝文武只有朕是O 美食主播必须十项全能 过门 霸占全村美妇:山村美娇娘 捡个天师回家镇宅 我的美女干姐姐 强制婚姻ABO 黑道悲情1 理想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