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上一章:第101章 下一章:第10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赤松流和老板再一次达成共识。

两人的心情都不错, 森老板也不在意赤松流去欧洲做什么了,反正只要不牵扯到港黑就无所谓。

赤松流回去做准备,森鸥外叫来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听后有点意外:“出差?去欧洲?”

“热情的老板死了。”森鸥外看向中原中也:“中也君, 当年先代首领死亡,那段时间港黑的日子很艰难, 那时你身为羊的首领, 应该很清楚一旦大组织的首领更换出现问题,会衍生出多大的麻烦和混乱吧?”

中原中也闻言忍不住抬手压了压帽子。

他当然知道啊!当时他们羊组织趁火打劫偷了不少港黑的物资, 甚至还暗中袭击了很多次。

中原中也经过这段时间的锻炼, 进步不少, 他立刻就明白了森老板的意思:“您是说让我跟着K先生去意大利趁火打劫?”

森鸥外满意地点头,中原中也的反应不错,他说:“不是你跟着K, 而是你带着部下去欧洲出差,你为主导。”

中原中也:“……哈?”

“中也君,你应该也知道K的能力, 他可以伪装成你的部下去欧洲,你在明面上吸引热情新老板的注意力, 他会在暗中行事, 看看是否有利可图,如果对方无懈可击, 那自然不必说,K有资格确定是否要延续盟约, 直接签字就行了。”

森鸥外微笑说:“但如果热情的新老板能力不足, 我想K有着充足的建立分部的经验,他可以建立北美分部,建立一个欧洲分部也不算什么。”

中原中也了然:“我明白了, 我会做好诱饵,顺便武力支援。”

森鸥外提醒中原中也:“你也跟着学一学,若是这次K对你的评价达到了干部的水准,明年你就要去北美替换太宰了。”

中原中也听后呼吸不由得一窒,他、他可以向着干部的位置前进了吗?

他重重点头:“是!”

赤松流将自己的工作收拾了一下,一部分打包让人送给老板,他拿了剩下一部分去找尾崎红叶。

尾崎红叶有点惊讶:“出差?欧洲那边出问题了吗?”

“热情老板死了,有利可图。”

赤松流冷笑道:“港黑和热情的关系虽然没有彭格列的盟约深入,但热情每年通过我们港黑往国内输入了大批毒品,是我们的重要合作伙伴。”

这都是先代首领留下来的渠道,森鸥外继承港黑后,为了维持稳定,暂时没做任何改变。

尾崎红叶皱眉:“我昨天在一个商业宴会上碰到了某外交部的先生,上面的意思是希望我们在粉末生意上收敛一下,但这里面的利益……”

粉末生意是一大笔钱,若是断了这部分利益,港黑会遭受巨大损失。

即便港黑有了开业许可证,是政府方面不公开不承认的合作者,但森鸥外终究是港黑的首领。

尾崎红叶不知道森鸥外会怎么想,他是赞同上面的看法呢,还是会维持港黑的利益?

“所以我才要过去看看。”

赤松流提醒尾崎红叶:“粉末生意虽然利润巨大,但比不得一个异能开业许可证,万一咱们的许可证被吊销了,老板会哭的。”

“……即便我们不做,总会有人做,内陆对这方面的需求一直居高不下。”

尾崎红叶皱眉,她不看好赤松流的想法,“还不如我们从根源上掌控一切。”

“森先生应该心里有数。”

赤松流说:“不仅是粉末生意,还包括和热情的同盟条约,否则也不会让我过去了。”

——本来是他自己申请出差,此刻反而变成了森老板老谋深算,要求赤松流出差了。

尾崎红叶听后眉目舒展开。

她担心森鸥外为了讨好政府而忽视港黑利益,不过既然森鸥外命令赤松流亲自去欧洲考察,那她就放心了。

然后赤松流拿出一堆文件,讪笑道:“这些拜托您了。”

尾崎红叶嘴角抽了抽,她叹了口气:“早点回来。”

紧接着赤松流回到办公室,他又叫来西川:“芥川和敦呢?”

西川:“他们回去休息了,您叫他们?”

“不用,我要去意大利出差,他们归首领分配工作,你不用给他们做情报支援了,他们也是时候学会和别的情报小组配合了。”

赤松流这么说着,然后话音一转:“不过关于他们的课业,还需要你操心,每天一本练习题,绝对不能松懈,知道吗?”

西川刚松了口气,觉得不用再带问题儿童,结果听说还要给他们做作业辅导,不由得头大了三圈。

他委婉地说:“我宁愿给他们做情报支援……”

作业辅导会死人的!真的会死人的!!

赤松流哑然,他向得力部下承诺:“等我出差回来,我给他们找专业的辅导老师。”

西川幽幽地盯着赤松流:“真的?”

赤松流脸色刷地冷下来:“你在质疑我吗?这个月奖金没了!”

西川:“…………”

行吧,你是上司你最大,不就是你的奖金被扣了嘛!

“坂口安吾交代剩下的钱了吗?”赤松流又问。

“交代了,我已经让人去核实了。”西川回答。

赤松流满意地说:“给他换身衣服,弄点简单的日常用品,他也跟着我去出差。”

西川有些惊讶地看着赤松流,他若有所思:“您在培养他吗?他的能力的确更适合作为您的直属部下。”

赤松流呵呵笑:“也许吧,先看表现。”

能活着回来再说。

西川叹了口气,一脸失落,自嘲地说:“是属下无能,没有异能力……”

“不,你比他重要多了!非常能干!”赤松流认真地说。

西川惊喜不已:“那我这个月的奖金……”还给我?

赤松流:“…………”

哎,这年头手下不好带了。

赤松流复杂地说:“你的成长真是令人欣慰啊。”

西川谦逊不已:“这是您教的好。”

就在赤松流将中岛敦和芥川龙之介打包塞给尾崎红叶时,北美马蒂勒那边也在讨论热情换老板的事。

马蒂勒本就起源于意大利那不勒斯的某个监狱里,他们是遵循古老传统的克莫拉,如今南意大利出事,他们立刻就知道了。

“迪亚波罗啊,他可惜了。”

麦扎先生看着手上的情报,和菲勒说:“那是个有能力有手腕的人,白手起家打下这么大的基业,结果……”

菲勒喝了一口威士忌,他问道:“我们要派人回去看看吗?”

“那是肯定的。”麦扎先生说:“要不你回去一趟?”

菲勒开心地说:“好!最近港黑派来的小鬼简直让人头疼,我不想和他玩了。”

麦扎先生哈哈笑:“他一直缠着你?”

“没办法啊,我和他有不少业务对接。”

菲勒苦恼地说:“那小子太精明了,谈事情的时候不经意间试探我一句,我根本防不胜防!”

菲勒向来是行动快过大脑的,最初被太宰治使诈时,差点说漏嘴。

菲勒郁闷不已:“他问的都是柯瑞的事,那小子好像笃定我知道什么,总是盯着我。”

麦扎先生想了想:“那我抽空和他谈一谈吧。”

“他这么执着于柯瑞,一定有原因。”

难道是关系不好?

菲勒笑嘻嘻地说:“那就麻烦你啦。”

随即带着绿帽子的青年高高兴兴地订机票出差了。

于是这天晚上,当太宰治熟门熟路地跑到马蒂勒掌控的酒吧,准备继续去找菲勒玩牌时,才略微惊讶地发现菲勒没来。

平时菲勒坐的位置坐了一个穿着褐色西装笑眯眯的中年人。

太宰治挑眉,他虽然没见过对方,但尾崎红叶交接时给他看过照片。

这是马蒂勒那边的干部之一,据说脾气很温和,性格很绅士,叫麦扎。

太宰治心中一动,他对身边的织田作之助说:“我和那位先生谈点事情。”

织田作之助扫了一眼,确认是同盟家族的干部,就道:“那我在这边吧台等你。”

太宰治叹了口气:“其实你可以先回去的。”

织田作之助用平淡的语气说:“以前小流也经常这么说。”

“而每一次我提前回去后,都会被紧急电话叫回来。”

太宰治嘴角抽了抽,只能放弃。

在太宰治和织田作之助说话时,麦扎先生已经注意到了太宰治和织田作之助。

麦扎先生对织田作之助点了点头,织田作之助微微欠身,然后去旁边吧台了,太宰治脚步轻快地走了过去。

太宰治坐在麦扎先生旁边,这是一个小圆桌,位于角落里,不起眼,但却可以看到酒吧所有的位置。

“太宰治。”太宰治和麦扎先生自我介绍后,就招手让侍者上了一杯柠檬香槟。

麦扎先生听到后笑容顿了顿,柠檬香槟,赤松流常喝的酒。

他若有所思,等侍者离开后,他道:“我是麦扎。”

“菲勒出任务了,我听说你找他问赤松的事?”

太宰治的香槟很好做,侍者很快送了上来,太宰治摇晃着酒杯,笑眯眯地说:“不能问呢?”

麦扎先生语气温和地说:“不是能不能问的问题。”

“太宰君,在我们这行当生存的人,是很忌讳追着调查一个人的过去。”

麦扎先生慢慢说:“没有人天生会踏入黑暗,默契地不问过去,只在乎眼前和现在,才是我们的常态。”

“过去的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那就说明不重要。”

麦扎先生诚恳地说:“每个人相遇的时机不同,对一个人的认知和感觉也不同。”

“赤松和菲勒的相遇,必然和你与赤松的相遇不同,你与其从菲勒口中去勾勒赤松是什么样子,不如亲自去问他。”

太宰治沉默了,他慢慢喝着香槟,轻轻说:“我问过,可我不敢全信。”

麦扎先生听后噗得乐了,他赞同地说:“这倒是真的,因为对赤松来说,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自然不值一提,所以他总是说的很含糊。”

太宰治呵了一声,他语气平淡地说:“我们的确看重现在,但过去塑造现在,没有过去的经历就不会有现在。”

“我想了解他的过去。因为只有彻底了解了他的过去,才能判断出他现在最真实的模样。”

麦扎先生有些惊讶地看着太宰治:“你为什么想要找到他的真实呢?”

太宰治看着手中的香槟酒杯,金粉色的酒液里面不断向上升腾的小气泡,像是一个个闪烁的光点,灵动而轻盈。

太宰治抬起手指,轻轻弹了弹酒杯的边沿,发出了清脆的回响。

“我想让他认可我。”

并非前辈看待后辈的认可,而是更加平等的,可以交付一切的信赖和依靠。

已经活了三百年的麦扎先生摸了摸下巴,他仔细看了看太宰治的眼神。

他说:“你这是喜欢他吧?”

太宰治:……???

上一章:第101章 下一章:第103章
热门: 花滑大魔王 绝品天医 致命密码:女行长的金融帝国 霸总是我事业粉 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 江湖全都是高手 兵王归来 乡村大土豪 我的信息素有毒 神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