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上一章:第100章 下一章:第10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斯佩多离开后, 赤松流立刻让哈桑调集欧洲方面的情报。

意大利那边还没有关于热情换老板的消息,显然斯佩多在战斗现场,估计热情老板的尸体还没凉透, 他就急匆匆地来找赤松流了。

赤松流对哈桑说:“最迟明天中午会有消息。”

这半个晚上和一上午对于那个乔鲁诺·乔巴纳来说非常重要,如果能立刻联系到热情其他干部, 并得到半数认可, 控制一部分地区的力量,他就能坐稳老板的位置。

但如果他失败了, 那明天会有无数意大利黑帮蜂拥而上, 试图吞噬热情遗留下来的庞大地盘和财富。

黑暗世界里的争斗就是这么残酷迅捷, 根本没有退缩的可能。

哈桑:【你要提前和森鸥外说吗?】

赤松流耸肩:“森老板估计知道我有欧洲的渠道,明早再说吧。”

知道赤松流有渠道,和发现赤松流的渠道如此牛逼, 是完全两个概念啊!

哈桑:【你打算带谁去?那个坂口安吾?】

赤松流思考了一会说:“带着坂口安吾和中也去。”

【哎?你带中原中也去?我以为你会带中岛敦和芥川龙之介。】

哈桑奇怪地说:【你最近不是一直在教导他们吗?】

赤松流冷静地说:“毕竟是去和斯佩多打配合,要防止斯佩多暗中捅刀,他们两个的精神力是无法阻挡斯佩多的幻术暗示的, 但中也可以。”

中原中也身为人工异能合成安全装置,若是精神力太差, 早就力量失控了。

饶是斯佩多也不敢保证能彻底控制发疯的中原中也, 所以他不会对中原中也下手。

“至于坂口安吾……”

赤松流笑了笑:“如果斯佩多控制坂口安吾给我找麻烦,我正好可以干掉坂口安吾。”

哈桑:【你心里有数就行, 不过如果你去欧洲,我那个伊桑小号估计会魔力不足, 你那一大队狗子怎么办?】

赤松流想了想说:“经过上次大混乱, 横滨地下魔力已经走上了良性循环,不如我引出一点魔力流,设置一个简单的魔力供应装置。”

“这样即便我出国出差, 你这边也可以通过魔力装置暂时补充魔力,怎么样?”

哈桑听后精神一振:【不会耽误地下魔力积蓄吗?】

赤松流:“你消耗的魔力比起地下魔力系统需要的魔力完全不值一提,没关系的。”

哈桑:【那不如趁半夜去做了吧?明天你可能就要出差走人了。】

赤松流点点头:“行,你替我在这里装样,我去设置魔力供应装置。”

赤松流花费了一点时间,在自己的安全屋之一设置了一个简易的供应哈桑恢复魔力的装置,将哈桑的一部分魔力供应链接迁移到了装置上。

这样哈桑可以直接从装置补充魔力,而这个装置链接着地下魔力系统,以后赤松流再出差,也不会放松对横滨的控制了。

第二天,赤松流拿了昨晚的行动报告以及欧洲情报节略去找森老板。

森老板正在吃早饭,他喝着咖啡看着横滨港口的景色,心情极好。

看到赤松流拿着一叠厚厚的资料来找他,森老板脸色微变,出什么事了?

他放下咖啡杯:“昨晚抓的人有问题?”

赤松流摇头:“他是个小问题,有麻烦的是欧洲那边。”

森鸥外的神色严肃起来,他是知道赤松流有欧洲那边的私人渠道,港黑这边距离太远还没消息的时候,赤松流先拿到了消息,还找了过来……

“我们的同盟组织出问题了?彭格列?”

“不是彭格列,是热情。”赤松流叹了口气,将早上拿到的意大利情报放在森老板的三明治盘子旁边:“热情的老板死了。”

森鸥外的眼睛微微睁大,他立刻拿起情报一目十行地看了起来。

看完后森鸥外啧啧道:“十六岁……热情换了个新老板啊。”

赤松流看向森鸥外,语带笑意:“南意大利可是很大的,不知道这位乔巴纳先生能否彻底掌控这片土地。”

森鸥外立刻明白了赤松流的言外之意,这是要开个欧洲分部的节奏吗?

“最近港黑在横滨名气太大了,我们需要安静下来。”赤松流笑眯眯地说:“不如去欧洲开拓地盘。”

在黑暗世界里生存,没有什么激流勇退,有的只是一往无前。

这条道路充满了荆棘和死亡,一旦心生懈怠,必然会被后面的人追上来,踏入黑暗世界中的人只能向前走。

如今港黑在横滨发展到了一定阶段,他们有牌照,在努力吞掉一切横滨的不法势力。

但由于之前那场大混战,港黑得到了切实的利益,很多人都开始忌惮港黑,所以这段时间港黑都显得很乖巧,又是开福利院又是帮政府走私高科技。

只是港黑可以装乖巧,却不能真的乖巧了,他们必须从别的地方弥补这方面的损失。

森鸥外沉吟片刻,他看向赤松流,认真地问:“你想做什么?”

赤松流挑眉。

森鸥外不是傻子,上次赤松流拿着一叠情报说我有个想法,可以帮港黑搞来牌照。

森鸥外欢喜地应了,结果赤松流差点骚断腿,一番大手笔将所有人都坑得不要不要的,黑锅像是批发一样丢出去。

森鸥外能理解赤松流这么做的理由,赤松流要给兄长报仇嘛。

但这次呢?这次赤松流又拿着一叠情报说我有个想法,可以帮港黑开欧洲分部。

听听,是不是很耳熟?

赤松流要跑去欧洲开分部,主战场应该不牵扯到横滨,但是……

森老板觉得大家都互相知根知底了,那就抛开虚伪的试探和语言,不如直接摊开问你想干什么。

赤松流听到森鸥外这句话,略有惊讶。

出乎他的意料,森鸥外在某些时候也是挺坦率的嘛。

哈桑:【只是觉得没必要吧。】

赤松流沉吟片刻,他说:“的确有点别的业务。”

森鸥外:呵,我就知道。

赤松流先说了一件事:“我这次打算带着中也去。”

森鸥外惊讶地说:“你不是在带芥川龙之介和中岛敦嘛?”

赤松流说:“他们交给您了。”

森鸥外上下打量赤松流,心里居然更方了,赤松流竟将自己一手带出来的两个前途无量的战斗力送给他?

他警惕地说:“这不合适吧?”你要干什么?!

“……您想什么呢?”赤松流无语地说:“他们俩是完全的战斗派,和我与太宰的路子都不搭,更适合去黑蜥蜴,让合适的人去合适的地方是我一贯宗旨。”

顿了顿,赤松流又说:“我也是希望港黑越来越好的,这里是我的家,我为港黑考虑很正常好吗?!”

别老想着他在笼络人心啦培养自己部下啦,他根本不需要这么做好吗?

哈桑爸爸那百来号谍报大队拉出来,港黑整个情报组和九成黑蜥蜴都要歇菜!

森鸥外惊异地看着赤松流,许久后才露出笑容。

他道:“那我就多谢了。”

森鸥外突然有些了解赤松流了。

一直以来他只看到了赤松流的运筹帷幄,谋算人心,却忽略了赤松流本人是有理念的。

赤松流有仇必报,而在这基础上,他本人却是个眼界极为开阔,心胸开朗的人。

他能看到大局,可以不在乎同一阵营的点滴利益得失,他有着成熟的思想和行为准则。

他快十九岁了,看起来似乎很年轻。

可实际上,比起马上要十七岁还看不清人生方向的太宰治,赤松流是个真正意义上的大人了。

森鸥外将手里的资料放在桌子上,他邀请赤松流坐下来。

赤松流有点不明所以,还说什么?

森鸥外问赤松流:“你对现在的横滨怎么看?”

赤松流:“太乱了,人太闲了,天天惹事。”

森鸥外点点头:“我想要控制整个横滨的黑夜。”

赤松流:“我赞成,等我从欧洲回来,一年搞定。”

森鸥外说到这里,话音一转:“港黑控制横滨的黑夜后,要一直做下去。”

赤松流一愣:“不继续发展吗?那有点危险啊,有些时候是事情和机遇推着人往前走,您想停下脚步,时局恐怕不会允许。”

森鸥外笑起来,赤松流果然是理解他的。

他说:“我有个理想。”

赤松流在心里说了个bingo~

森鸥外有军方和政府渠道,和上面的官老爷藕断丝连,来港黑当首领,一定有他的自己的目的。

他看向森鸥外:“愿闻其详。”

森鸥外慢慢说:“你听说过三刻构想吗?”

赤松流略一愣神,立刻理解了这个想法:“三刻?三权分立?港黑控制黑夜,异能特务可控制白天?还差一个两者之间的组织?”

森鸥外心下叹息,赤松流太敏锐了。

但如果赤松流也赞同他的理念,推行三刻理念就更方便了!

森鸥外问赤松流:“关于黄昏由谁来制衡,你不需要操心,但如果真的能建立这样的稳定局面,你认为如何?”

“这不是挺好的吗?”

赤松流是真这么认为的:“黑暗的归黑暗,井水不犯河水,这本来就是黑暗世界里约定俗成的规矩。”

横滨会这么乱是因为这里是自由租界,其他各国不法之徒来横滨就有了法外豁免权,横滨政府根本无法控制这些暴徒。

若是港黑能彻底控制横滨地下世界,将穷凶极恶的家伙都弄死,再来个掌握黄昏的组织将擅自牵扯普通人的恶棍塞到监狱,最后政府依法处理普通人的案件,这不就变得有序而和谐了吗?

至于那些想要踏入黑暗世界的人,那就无所谓了,自己想死没人拦着。

听了赤松流的话,森鸥外仔细观察赤松流的神情,许久后露出温和的笑容:“我也是这么想,黑暗是必然存在的,但以什么样的形式存在,却由我说了算。”

这是含蓄地暗示赤松流,他即便加入了这个三刻构想的计划,也是有强大自主权的,不是政府方面的傀儡。

赤松流听懂了这句话,他赞同地点头:“当然,黑夜是什么样,自然是身处于黑夜之中的我们说了算。”

“既然在横滨要维持三刻构想,那国外的分部就更重要了吧?”赤松流看向森鸥外:“而且即便要维持三刻构想,私下里的一些发展也不用停下来。”

森鸥外笑着点头:“没错,具体怎么做由我们自己界定。”

他说了我们,还让爱丽丝推了酒车,倒了两杯葡萄酒。

赤松流微笑起来。

他拿起酒杯,和老板干杯,含蓄地表示自己乐意加入这个构想。

横滨越安全,他的目标也越好达成,在这一点,他和森鸥外的利益是一致的。

成年人的世界,没有什么意气相争,只有永恒的利益。

“愿横滨越来越好。”

“同愿。”

上一章:第100章 下一章:第102章
热门: 奉命穿书 这只男鬼要娶我 抱上空姐的大腿 恶魔少爷杠上拽丫头 我被男主的白月光看上了[穿书] 女配她只想种地[穿书] [综]狗子今天也一心向大义 挂职2 山村野情 史前寡兽求生记[种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