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章

上一章:第092章 下一章:第09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织田作之助开车, 太宰治坐在副驾驶,中原中也、赤松流以及广津柳浪一起坐在后排,汽车向着赤松流订好的温泉旅馆开去。

虽然车子里坐了五个人, 不过港黑的车都是欧美那边过来的走私车,内部空间很大, 后排坐三个人倒也不太挤。

太宰治一边感受着车窗外吹来的微风, 一边分心听着后面赤松流教中原中也怎么辨认间谍。

最近港黑来了很多新人,毕竟扩招了嘛。

中原中也手下鱼龙混杂, 正缺这方面的教导, 赤松流就拿着中原中也部下们的档案, 一边看一边点评。

中原中也学的很认真。

尾崎红叶在北美时教过他一些,不过赤松流处理间谍的手法更细腻,宛如春日细雨, 润物无声,甚至有些间谍都不知道自己暴露,就莫名其妙地死在了任务中, 投放间谍的组织还以为是意外折损。

“大部分人都会觉得,间谍被抓到后一定会被刑讯, 因为间谍会知道很多东西, 所以不少间谍都接受过刑讯训练,有些优秀的间谍甚至会在刑讯的时候反向从审讯人口中得知更深层次的消息。”

赤松流举了个所有人都知道的例子:“比如费奥多尔, 他就能做到这个地步,通过抓住审讯人的把柄, 弱化自己的威胁, 让对方主动生出利用自己的心思,他就能逃出生天,跑路时再顺手将审讯人干掉……他经常这么做。”

唔, 其实赤松流和费奥多尔半斤八两,他当年在默尔索也是这么跑出来的。

“不过这其实没必要,间谍这种东西,哪怕他没掌握重要条件,为了活命,他能将假的说成真的,将没有的事说成已经发生过的事。”

赤松流总结说:“不要去理会间谍的小把戏,你就不会被间谍欺骗了。”

中原中也听后若有所思,太宰治调侃说:“赤松先生真了解,你以前也喜欢这么折腾审讯你的人吗?”

赤松流坦然地说:“这样最有效率嘛。”

中原中也听后看了赤松流一眼,他仔细看手里的档案,默默记忆着。

他知道自己在这方面的确不如太宰治,更别说赤松流了,不过织田作之助私下里说过这个问题。

“比不过很正常,我没见过再比他们聪明的人了,所以别想着比过他们,按照你自己的目标向前走就行了。”

织田爸爸这么说:“比如我是小流的保镖,那么不管他做什么,只要专注地保护他就行了,不用担心会打破他们的计划,因为多来几次后,他会自动将你的反应算进去的。”

中原中也谨记前辈给的忠告,他问赤松流:“所以如果我发现间谍,不用想太多,干掉就行了,是吗?”

赤松流赞许道:“就是这样。”

“因为某人是没能力利用间谍设伏的。”太宰治懒洋洋地说。

中原中也哼了一声:“我不需要设伏,我会光明正大地将所有来犯的敌人全都干掉。”

太宰治翻了个白眼,不想搭理中原中也。

赤松流翻完最近港黑新收的下层组织文件后,随口对广津柳浪说:“这个叫赤鹤的小组织可以铲掉了,大概率是伪装投奔的棋子。”

广津柳浪默默记了下来,准备明天晚上就动手。

太宰治听了一会后觉得没意思,就好像一个大学生旁听小学生课程,他主动问织田作之助:“织田作,你最近在做什么?养孩子吗?”

织田作之助摇头:“没有啊,流帮忙找关系,我将孩子们送到港黑资助的孤儿院了。”

“最近除了在小流出门时开车,大部分时间都跟着西川做福利院工作。”

织田作之助露出笑容:“这几天我在跑工地,负责现场施工进度,确保建造的福利院工程没有被偷工减料。”

太宰治:“有发生什么好玩的事吗?”

“也不算是好玩的事吧?有工人没有绑好安全带就进行高空作业,差点摔下来,被我及时接住了。”

织田作之助说:“还有刚搅好水泥,结果天降大雨,材料废弃后需要重新购买材料,财务那边的人派我去水泥厂要材料,水泥厂老板狮子大开口要五倍价格。”

太宰治噗得乐了:“然后呢?”

织田作之助一脸无辜地说:“我请小流批了个条子,带着一小队黑蜥蜴去水泥厂,拉走了老板一整个仓库的水泥,没掏钱。”

太宰治又笑了:“留了一条命呢。”

织田作之助继续说:“基础建材的质量倒是挺好,都是政府那边的大厂子拉来的,当然,价格也高得离谱,管理财务的那个同僚说,这是赤裸裸地讹钱。”

赶上港黑当冤大头,政府部门当然使劲薅羊毛咯!

“然后呢?”太宰治饶有兴致地问。

“一个同僚说对方钢筋品质不好,不值得那么多钱。”织田作之助:“对方拿出各种证书并说可以现场试验,要是质量不好他们不要钱。”

“然后财务部那个同僚就去后勤拿了国际上最新型号的燃爆弹,将钢材炸成了马蜂窝。”

太宰治又哈哈大笑起来。

他笑得极为畅快,眉梢眼角都舒展开来,风吹过他秀美的脸庞,让他看上去多了几分朝气和生机。

中原中也思考的时候眼神望窗外看,视线转动间不经意从后视镜看到了太宰治的笑容。

他有些惊讶,原来这条青花鱼也是会这样笑的吗?

中原中也竟有些高兴,若是搭档的色号能亮几度就太好了,身边天天有个想要自杀的厌世黑泥精,他也很头疼啊。

车子停在温泉酒店。

赤松流已经提前让人将行礼送过来了,为了安全起见,他索性直接包场了,今天晚上酒店只会接待他们几个人。

酒店老板亲自过来迎接,赤松流和对方聊了几句,拿了房卡对几个人说:“走吧,房间都是挨着的,先去休息,吃晚饭前能先泡一会。”

他们每个人都住单间,赤松流进入自己的房间后,换了浴衣,准备去泡温泉。

就在此时,哈桑突然通知他。

【有人盯上你了。】

赤松流不以为意:“一直都有人盯着我。”

【这次不同。】哈桑的语气有些稀奇:【对方似乎可以役使猫咪为使魔,那只盯着你家的三花猫太灵性了点,像是被人控制一样。】

赤松流推门的动作顿了顿,他想起兰堂说过的话:“异能力者无所不能。”

那么有类似于使魔监控的异能力也是很正常的事。

“不过如果对方将港口附近的流浪猫都变成他的眼睛,那就麻烦了。”

赤松流走在走廊上,他手里拿着一个小盆和毛巾,脸上虽然笑着,心里和哈桑商量:“哪怕我们对视线比较敏感,但如果是躲藏在暗处善于窥伺的猫咪,这样天天盯着我,万一露出破绽了呢?”

一旦被对方抓住空隙,麻烦就大了。

赤松流身上的秘密太多,他不能允许有人在暗处一直盯着他。

哈桑:【你要怎么做?】

赤松流说:“先将这只使魔干掉。”

哈桑:【确定吗?我动手的话容易暴露。】

就算干掉了使魔,隐藏在使魔背后的眼睛也会看到哈桑,甚至只要哈桑动了手,背后的人都会知道赤松流对自己住宅的防护与监控范围。

赤松流:“敦洗碗后忘记关水管,水流出来碰到了漏电的电线,猫咪踩到水里电死了怎么样?”

哈桑:【……行。】

赤松流写好剧本就不管了,难得的温泉度假,干嘛还要想这些?

再说了,哈桑爸爸是万能的,他还做不了这种小事?

中岛敦晚上自己热了便当,吃完饭后洗碗,虽然家里空荡荡的,但是想到赤松流给他布置了作业,就说明并不是丢下他不管,少年的心情就好了一些。

将厨房收拾好,中岛敦还很勤快地帮忙拖地扫地擦桌子,他没敢动赤松流的衣柜,因为去商场购物时,他听导购员包衣服时说什么有些料子要干洗有些料子不能洗云云。

少年不懂这些,他怕洗坏赤松流的衣服,所以只做了大面上的清扫。

他拎着水桶,拿着毛巾擦地,哈桑隐藏在房间里看着这一幕,总觉得赤松流带回来的不是个弟弟,而是个莴笋姑娘。

房间另一头的阳台,三花猫同样看着这一幕,大大的猫眼里也满是疑惑。

港黑的干部K先生突然收养一个孩子,难道就是为了打扫卫生吗?

就在此时,跪在地上擦地板的中岛敦少年起身时没注意,一脚踢到了水桶。

水桶里的水洒了出来,这本来没什么,然而中岛敦少年惊慌下一脚踩到水上,脚底打滑摔了个屁股蹲儿。

他摔下来时手无助地挥舞,下意识地去抓什么东西,然后碰到了桌子上的水杯。

水杯洒落在地,玻璃渣和水混合在一起,有水流碰触到了旁边落地台灯的电线,三花猫看的真切,那电线尾端居然露出了电线!!

……啊啊啊啊港黑干部这么抠唆吗?台灯还买露线的?!

三花猫没忍住,发出一声尖叫。

中岛敦下意识地回头看向阳台,就见一只三花猫从阳台上跳了进来,并对他挥舞爪子。

中岛敦连忙避开,并上前关窗户:“你别进来啊!万一抓坏沙发……”

猫咪直接飞扑到中岛敦脸上,中岛敦踉跄后退,避开了地面的水。

猫咪松了口气,下一秒,他被中岛敦抱了起来。

中岛敦一边揉脸一边无奈地说:“乖,喵喵,先出去好吗?一会给你倒牛奶喝。”

然后少年随手将三花猫放在了旁边的水里……

三花猫:“喵————————!!”

三花猫抬起飞爪,成功逃命,然而中岛敦被踢了一下,手撑地面碰到水,还是被电住了。

蓝光闪过,三花猫心有余悸地扭头一看,整只猫都傻了。

中岛敦不见了,变成了一只黑白相间的小老虎。

小老虎对着这只侵入到自家地盘的三花猫,露出了血盆大口:“吼——!”

以虎的恢复力,那点电流根本不算什么,但虎很愤怒,他自家地盘居然被一只猫窜进来并捣乱,简直岂有此理。

小老虎一个飞扑咬向三花猫。

三花猫忙不迭逃窜,他现在知道为什么港黑干部K要收养中岛敦了,原来这是个异能力者!

不过这异能力也太……

刺啦!老虎的爪子抓破了皮沙发,棉絮乱飞。

三花猫一个翻滚,从桌面狼狈滚过,桌子上的东西全摔到了地上,噼里啪啦很是好听。

老虎紧随其后,不过他到底没有三花猫身姿灵活,当三花猫在墙角转角的地方嗖嗖嗖上墙时,老虎只能在下面不甘地咆哮。

三花猫四爪撑墙,尾巴翘起。

喵生多年,头一次感受到了生活艰辛啊。

上一章:第092章 下一章:第094章
热门: 魔道之祖 成为女主的恶毒前妻 不死传说 哭包恋爱指南[穿书] 我是大玩家 极品按摩师 让你见识真正的白莲花[快穿] 进击的生活流(快穿) 校草太霸道了怎么破 大叔好凶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