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章

上一章:第083章 下一章:第08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在说什么呢?”

太宰治推门进来。

正抱着小熊娃娃玩的梦野久作表情一僵, 他下意识地抓住织田作之助的衣角。

织田作之助摸了摸梦野久作的脑袋,笑道:“在说慈善。”

太宰治微微眯眼。

织田作之助最先和中原中也坐一起,后来赤松流来了, 梦野久作很自然地坐在了织田作之助身边,赤松流索性坐在中原中也一侧。

太宰治的脚步停了停, 他给了梦野久作一个警告的眼神, 然后走到赤松流另一边坐下来了。

太宰治点了一杯威士忌:“做慈善?你要开福利院吗?”

赤松流笑着说:“织田先生收养了几个孩子,我考虑这次事件里咱们港黑也损失了一部分人手, 我们总要照顾他们的家人, 若是有孩子双亲都没了, 我们不好收养的话,不如直接开一个福利院。”

太宰治说:“即便如此,港黑投资的福利院一定会上政府监控名单吧?”

“那也比挂我们名下强吧?”赤松流说:“福利院出来的孩子好歹可以上学, 可以去别的地方,甚至可以走正规途径出国,他们拥有更多的选择。”

太宰治听后沉默了, 他想起最初赤松流说希望他去上学的话,而中原中也想起羊组织里的那些孩子, 抿唇道:“只收咱们港黑成员的后裔吗?”

“当然不是咯~我们投资, 但管理者不是我们。”

赤松流晃动着酒杯:“可以请一些专业人士打理,北美那边不就有各种救助组织吗?我们也可以找社会人士。”

中原中也一点就透:“我懂了, 可以提升港黑的影响力。”

赤松流笑着点头:“所以森先生应该不会拒绝的。”

中原中也说:“我支持,小孩子的确应该得到妥善安置和好的教育。”

太宰治嗤笑道:“是哦, 某人会说英语吗?”

中原中也立刻反驳:“别小看我啊!我在北美出差已经会掌握口语了!”

“真的?太不可思议了!某只小狗居然会说英语啦!”

“你说什么?混蛋太宰!”

中原中也和太宰治隔着赤松流吵闹了起来。

赤松流夹在中间哭笑不得。

织田作之助高兴地问赤松流:“如果真的能建立一所福利院的话, 我可以去做义工吗?”

“当然可以,只要我这边没什么事,你做什么都行。”

赤松流探头隔着中原中也与织田作之助碰了碰杯, 他说:“说点别的吧,军警已经从港黑滚蛋了吗?”

中原中也对太宰治做了个粗鲁的手势,他重新坐好说:“他们天天在横滨乱转,我都不好看场子了。”

中原中也毕竟在那个异能设施里晃荡了一圈,还用了异能力,哪怕军警误以为是风系异能力,也不知道袭击者的样貌和发色,但红光是遮盖不住的,最起码最近一段时间中原中也要避避风头。

织田作之助说:“他们昨天撤离了,那些军警虽然蛮横,但不是不讲理的,对普通民众很有礼貌的。”

太宰治冷不丁问:“有遇到能力者吗?”

织田作之助摇头:“我分不出来,不过的确有几个气势不凡的人,我没敢多看,远远避开了。”

就在此时,侍者端上来一杯热牛奶,这是梦野久作的饮品。

中原中也哈哈一笑,他端起酒杯:“让军警一边去,庆祝K先生晋升为干部~干杯~”

太宰治拉长语调,语气戏谑地说:“啊呀~我也是干部了哦~要不要将某人调来做直属干部呢?”

中原中也斩钉截铁:“我坚定拒绝!”然后他得意地说:“再说了,流也是干部啦,我可以当他的直属部下~”

流?太宰治瞥了中原中也一眼,他呵了一声,对赤松流说:“赤松先生,我想要中也当直属干部,你不要和我抢好不好?”

中原中也连忙看向赤松流。

赤松流正要敷衍过去,却见太宰治恶劣地拿出手机调出半年前纽约日报的新闻,在中原中也背后来回晃了晃。

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赤松流立刻换了说辞:“中也,你和太宰本来就是搭档,我以前是红叶姐的搭档,她晋升干部后我就成了她的直属部下,所以按照惯例的话,你的确归太宰哦。”

中原中也:目瞪口呆.jpg!

“哈哈哈哈!”太宰治放声大笑,赤松流这理由说的真是合情合理哎!

织田作之助倒是看到了太宰治的小动作,他无语地说:“话虽如此,如果中也不乐意的话,也不太好吧。”

中原中也咬牙切齿:“我会向首领拒绝的!”

太宰治恶劣地说:“我可是干部~干部拥有一定自主权的~”

于是这俩人又一次隔着赤松流吵闹起来。

梦野久作端着牛奶,他想喝但是要干杯,于是他拉了拉织田作之助的袖子:“还要干杯吗?”

织田作之助立刻道:“要的。”

他伸手拉住中原中也,又瞪了看戏的赤松流一眼:“好啦,今晚是庆祝会,先干杯庆祝吧~”

“干杯——~”

两杯香槟,两杯威士忌,外加一个牛奶杯,五个杯子碰到一起,代表了港黑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半夜两点,梦野久作已经困得睡过去了。

他睡着时也抓着织田作之助的袖子。

中原中也也睡过去了,不过他纯粹是喝醉过去的,虽然他喝醉时容易发酒疯,但有太宰治在,倒是无所谓。

赤松流对织田作之助说:“不如您送Q回去吧,我一会送中也。”

织田作之助道:“行,你自己回去没问题吗?”

赤松流失笑:“还有太宰呢。”

织田作之助点点头,背起Q离开了。

赤松流问太宰治:“你呢?是回宿舍还是回办公室?”

太宰治百无聊赖地玩着手里的杯子,他说:“不想回去。”

因为所谓的回去,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赤松流看着黑发青年懒散而疏离的眉眼,略一沉吟就笑道:“行,那我陪你吧。”

太宰治略有惊讶地看了一眼赤松流,他突然展颜笑了,心情昂扬起来:“我们去镭钵街转转吧?”

赤松流道:“好,上车,顺便送中也回去。”

赤松流开车将中原中也送回港黑大楼,然后转道去了镭钵街。

不过镭钵街那地方很乱,路径也很窄很小,离得老远,赤松流和太宰治就提前下车了。

两人走在漆黑的夜色中,四周昏暗看不清,脚下土地凹凸不平,还有垃圾和各种杂物,环境差劲极了。

赤松流脸上却露出了怀念的神色。

太宰治没有看漏这丝变化,他低声笑了起来:“我刚来横滨时,也被羊邀请过。”

赤松流中肯地说:“那个组织虽然蠢了点,但对于无依无靠的孩子来说,还是个不错的地方。”

太宰治凉凉地说:“是啊,会将人变得愚蠢无知,最后像是垃圾一样被死在路边。”

赤松流:“有些时候,人只能像垃圾一样活着,只有活着才有未来和可能。”

太宰治的眼神扫过黑暗中躁动的气息,大半夜两个陌生人跑到镭钵街,肯定会引起这边居民的注意。

太宰治心生厌烦,他不想被人打扰,索性指着另一边说:“那边有树林,去看看?”

赤松流语气温和地说:“今晚是陪你,你做主。”

太宰治指着方向的手顿了顿,心情又突然平静下来,宛如此刻夜空中洒落的月光,清浅平和。

他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侧脸对赤松流笑道:“那走吧。”

月光洒落下来,为黑发青年笼上了一层柔和的光。

赤松流静静地看着,他想,太宰治一定不知道,他现在这个笑容有多么真实温柔。

赤松流忍不住在心里对哈桑说:“恋爱真是个美妙的事,我刚才居然觉得太宰梦幻而美丽!!要知道之前在东京湾他拿枪指着我时,我还差点得PTSD。”

哈桑说:【你不是说不适合吗?】

打脸疼吗?

赤松流说:“我单恋,和他有关系吗?”

哈桑:【…………】

哈桑很诚恳地说:【我觉得你将来会被他打死。】

赤松流:“我现在是太宰的头号粉头了,他干嘛打我?”

哈桑:【你难道不知道明星会艹粉吗?】

赤松流:“你居然还看这种花边新闻?!”

哈桑:【你的女装照片都上纽约时报了,我为什么不能关注花边小报?】

赤松流:“…………”

“你在想什么?”

太宰治在前面走着,许是察觉到赤松流的走神,他突然回头问道。

赤松流立刻回神,他屏蔽掉哈桑,笑着回答:“想你。”

太宰治怔了怔。

赤松流继续说:“你喝的是威士忌,喝那么多酒,现在还这么有精神,真是厉害。”

太宰治听后神色突然沉郁下来。

是了,他想起一件事,赤松流平时喝酒只喝香槟。

最初他以为赤松流喝香槟是地域习惯,后来太宰治觉得兰堂爱喝香槟,赤松流跟着一起喝习惯了。

但现在看来,赤松流喝香槟,并不是上面那两个理由。

他喝香槟的真正原因是防止自己喝醉!

中原中也虽然刚开始喝香槟,后来改成了伏特加,还喝醉发酒疯。

可是赤松流自始至终都在喝香槟,他根本没考虑过让太宰治帮忙。

明明自己说过,无效化可以压制赤松流体内的异能。

明明说过,赤松流可以稍微依赖一下他的。

是不相信,还是拒绝?

太宰治闭了闭眼,他转身向前走。

赤松流有点惊讶:“太宰?”

从赤松流的角度来看,在他调侃太宰治酒量好后,太宰治就突然生气,并大踏步向前走了。

这是怎么了?

上一章:第083章 下一章:第085章
热门: 相公是男装大佬 驻京办主任4 一不小心和醋坛子恋爱了 邪男和109个艳妇 一不小心娶了皇后小姐姐 仕途 都市血影 功德簿·星海 [穿书]校霸心上小奶糕 偷性:小村诊所里的少妇缠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