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5章

上一章:第074章 下一章:第07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太宰治将大佐没了的消息告诉了中原中也和织田作之助。

中原中也非常震惊:“什么?大佐老爷子没了?!”他愤怒地去捶桌子:“可恶!”

太宰治叹了口气:“这是魔人的计策, 他用自己当诱饵将我骗了出来……”

这是个无解的计谋,毕竟对于港黑来说,这边的谋算更重要。

织田作之助嘘了一声:“中原君, 别激动。”

他这么说着,眉眼间也有点暗淡, 大佐是老资格的干部了, 织田作之助对这位干部还是比较了解的,是个老派的稳重人。

中原中也闭上嘴, 表情依旧很难看。

太宰治看了看中原中也和织田作之助, 他道:“说说吧, 你们这边进行的如何?那张照片是怎么回事?”

原来中原中也已经将拍的照片发给太宰治了,所以太宰治过来后第一件事就去找赤松流。

看样子他以前的推测都是错误的,兰堂是真的死了。

中原中也拿出手机调出照片, 他看着照片上的兰堂,重重地叹了口气:“就是那样呗,我和魏尔伦潜入进去, 发现了这位老哥……”

“我最开始以为是赤松先生假扮兰堂,但潜入的时候赤松先生在织田先生的保护下做情报支援, 进去时应该见不到兰堂才对。”

中原中也出来后仔细回想当时的场景, 他发现了一些细微的矛盾之处。

比如他去仓库里找掩盖面貌的东西时,赤松流就在外面帮忙了, 可是进入地下通道后,他还是见到了一个初入军警设施如无物的兰堂。

织田作之助说:“在横滨出现的兰堂是小流假扮的, 但来到东京军警的秘密研究所后……”

中原中也:“当时兰堂的确可以不受检测随意出入那个设施, 魏尔伦曾说过一句话,他说那不是阿蒂尔,那只是个试验品。”

太宰治陷入沉思之中。

这一切太过巧合了, 巧合的让人心生怀疑:赤松流知道军警研究所里有兰堂的试验体吗?

如果赤松流知道,那这一切恐怕都是他的谋算。

他调查魏尔伦,发现兰堂的尸体被军警抢走做实验,他想干掉魏尔伦并抹掉军警的实验,但依靠他个人的力量是做不到的,所以才会有异能开业许可证的事?

也对,如果只是为了干掉魏尔伦,赤松流完全可以让中原中也直接打过去。

即便森先生对此有微词,赤松流应该也不会在意吧?森先生也不会因为这种事真的惩罚赤松流,可赤松流没有这么做,而是提出了五千亿计划……

所以从一开始,赤松流的目的就是毁掉这个军警的研究所!毁掉一切关于兰堂尸体的实验研究!

费奥多尔同样查到了这个,所以他也会去军警的研究所,他想要拿走兰堂的实验资料。

如果兰堂的实验资料落入费奥多尔手里,不管赤松流愿不愿意,他都会被这个诱饵钓出来,踏入费奥多尔的新一轮圈套。

而且最妙的是,即便费奥多尔失败了也没关系,只要趁机引走太宰治,留在横滨的涩泽龙彦就解放了,他可以引起更大的骚动和混乱,以此掩盖费奥多尔的真实目的。

自以为彻底想通的太宰治长出一口气,他心想,怪不得赤松流那么忌惮费奥多尔,这家伙果然如恶魔一样可怕。

——已经偷渡离开远东之地的费奥多尔打了个喷嚏。

——伊万:“主人!您这是受凉了吗?”

太宰治刚想清楚这些,就听中原中也说:“我想这次的事情,赤松先生应该提前查到相关情报了吧?”

中原中也当时被吓得不轻,又被军警追杀,上天入地安全后,中原中也总算有功夫仔细思考当时的情景了。

“他提前查到了兰堂被当做试验品的资料,所以故意自己假装兰堂,不仅利用魏尔伦毁掉了兰堂的实验,还用军警干掉了魏尔伦,至于我……”

中原中也啧了一声:“只是个诱饵吧?”

太宰治轻笑起来:“这不是显而易见吗?只有你能吸引魏尔伦。”

赤松流再怎么假扮兰堂,也还是会有破绽,没看军警实验的试验体立刻就被魏尔伦识破了吗?

“我觉得,我们需要统一一下汇报口径。”

太宰治看向中原中也和织田作之助:“这件事肯定要告诉森先生,但怎么说,说什么,说多少就很重要了,一不小心,森先生恐怕会惩罚赤松先生。”

森鸥外向来认为每个人都是组织的一部分,如今赤松流却利用组织达成私人目的,森鸥外怕是会被气死。

织田作之助很诚恳地说:“这种事是个人都没法忍吧?”

中原中也压了压帽子,他问太宰治:“喂,太宰,你有什么想法?”

太宰治飞速思考起来,他慢慢说:“军警的研究所被袭击,他们肯定不会往外说任何相关消息的,若是有人试图打探,一定会遭到军警的怀疑并被报复。”

“只要军警封锁消息,森先生不清楚具体情况,我们就能将这件事含糊过去。”

太宰治说:“中也,你冲入研究所和军警战斗,抢了资料就跑出来了,这期间赤松先生给你做支援,织田作开车撤离,这是事实。”

“你这么对森先生说即可,至于是否看到了兰堂,以及兰堂和魏尔伦战斗的事,你就当没看见吧。”

太宰治和赤松流心有灵犀的将黑锅往魏尔伦头上扣:“真正确认那个试验体是兰堂的人是魏尔伦,只要魏尔伦不冒出来说见到了兰堂,没人会相信这件事的。”

织田作之助皱眉:“可是我们逃出来时,魏尔伦好像被军警围了,不确定是否死了。”

太宰治沉默了一会才说:“如果这一切真的是赤松先生的谋划,魏尔伦是不可能活着离开军警研究所的。”

太宰治想到了赤松流的过去,这个男人应该有不少老朋友吧?

有费奥多尔那种的,应该也有能帮忙的强者。

“总之,关于魏尔伦和兰堂的事,你只当自己不知道就行了。”

太宰治这么说着,狐疑地盯着中原中也:“不过你有能力瞒过森先生吗?”

中原中也轻轻抬眸看了太宰治一眼,他嗤笑道:“你不用试探我。”

橘发青年想到在研究所里,不断逆行向前、试图寻找兰堂的赤松流,他问自己生气吗?

答案是否定的。

于是中原中也轻描淡写地说:“我又没瞒着森先生,只是没说出来而已。”

而且说与不说,都对港黑没什么影响,甚至说了还会影响港黑内部干部的团结,他为什么要说?

太宰治先是一愣,随即噗得笑了。

这不就是赤松流语言艺术大师的真谛吗?

织田作之助抬手拍了拍中原中也的肩膀:“我替小流谢谢了。”

中原中也有些不好意思:“不用,赤松先生也不容易。”

既然中原中也没异议,太宰治的神情舒展开,他又和两人聊了聊怎么汇报这件事,如果森先生提问了要如何回答,然后他们三人都各自休息了。

第二天天光大亮,赤松流美美地睡了一觉醒来了。

他没有立刻起床,而是保持着平稳呼吸问哈桑:“怎么样?有什么异常吗?”

哈桑将昨晚发生的事说了一遍,还说了太宰治等三人的商讨内容。

哈桑说完后,赤松流许久都没说话,他闭着眼似乎在睡觉,实际上是在努力平复情绪。

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达、深入人心并从骨髓中散发的暖意,这样的感觉让赤松流整个人都有些激动和气息不稳。

为了稳定情绪,赤松流甚至和哈桑调侃起来:“森先生太惨了,大家一起来骗他。”

哈桑笑眯眯的不说话,他知道现在御主并不是想聊天,他只是想说点什么。

“费佳也好惨,我没想到太宰治会认为费佳将他当诱饵……”赤松流想起这件事就觉得好笑:“他的信誉太烂了,不怪太宰这么谋算他。”

哈桑无语:【难道不是因为你伪装费奥多尔出现吗?】

赤松流理所当然地说:“那还是费佳做人太失败,否则我干嘛伪装成他?”

哈桑提醒赤松流:【织田作之助要来看你的情况了。】

赤松流立刻睁开眼,他打了个哈欠坐直,下一秒织田作之助推门进来,看到赤松流醒来后露出笑脸:“你醒了?”

织田作之助上前仔细观察赤松流:“……似乎好了?身体觉得如何?还不舒服吗?”

赤松流心情极好,此刻眉梢眼角都带着惬意和舒朗,他笑眯眯地说:“没事了,只是太累了而已。”

只是魔力损耗太过,身体超负荷引起的低烧而已。

哪个魔术师身上没有点后遗症和小毛病?

由于这种情况以前也出现过,织田作之助没在意,就道:“太宰昨晚到了,你还记得吗?”

“记得。”赤松流从沙发上起身,他随意整理了一下衣服,戴了帽子挡住翘毛的头发:“我记得安全屋有储备吃的,肚子饿了。”

吃东西可以补充魔力,赤松流话音落下,肚子就咕咕叫起来。

见到赤松流如此精神,织田作之助笑了笑:“我找到了牛奶和面包,稍微吃一点,回横滨再吃大餐。”

两人离开隔间,赤松流一出去就看到太宰治坐在沙发上打游戏,中原中也在喝牛奶。

“赤松先生?”中原中也眼睛一亮:“身体已经没事了吗?”

赤松流笑着打了招呼:“没事了。”

然后他坐在太宰治身边,拿起一盒牛奶一边喝一边问太宰治:“你昨天是不是说费奥多尔过来了?”

“嗯,他又走了。”太宰治盯着手机屏幕的游戏小人随口答道,然后下一秒他大呼小叫:“啊呀!就差一下!”

赤松流扫了一眼太宰治身上的风衣,随口说:“这衣服挺适合你的,送你了。”

gameover。

太宰治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字样,啧了一声,他丢开手机看向赤松流。

果然,赤松流眉宇间的疲惫已经没了,他又恢复了从容和沉稳,似乎昨天发生的事对他没有任何影响。

太宰治心想,这可真是个情绪自律到近乎机器的人,怪不得能和森先生合作愉快。

他问:“今天回去?”

赤松流吃着面包:“嗯,我提前预约了,一会去租车行提车,中午就能回横滨。”

太宰治听后笑了笑,果然魏尔伦已经完蛋了吗?

他很直白地问:“关于兰堂的事,你打算怎么办?”

赤松流轻轻一笑,他道:“本就不存在的事,什么怎么办?”

他说的很平淡,也很轻松,似乎一点都没放在心上。

然而这个男人越是云淡风轻,太宰治就越移不开眼。

他想要看到赤松流最真实的一面。

而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上一章:第074章 下一章:第076章
热门: 十里人间 团宠小王子[综英美] 人体了解一下 论扫尾工作的重要性(快穿) 复婚 我有一座随身监狱 男主为我闹离婚 荒村野性 港黑一枝花 捡到狂犬的病美人/劝君弃恶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