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3章

上一章:第062章 下一章:第06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斯佩多看着眼前的青年, 眼神在某个瞬间变得深邃幽深。

如果说哈桑是最了解赤松流的伙伴,那么斯佩多就是此世最了解赤松流的敌人。

赤松流从哈桑噩梦中醒来后就需和斯佩多斗智斗勇。

这还不是最惨的,后来钟塔侍从半夜敲门, 两人不得不在阿加莎的眼皮子底下搞合作,想办法从默尔索里逃出来, 所以他们相互之间暴露的东西太多了。

斯佩多知道赤松流来自别的世界, 也知道赤松流的目标是什么。

当然,赤松流也知道斯佩多是哪根葱, 明白他想干什么。

有趣的是, 他们都觉得对方的目标很傻×。

斯佩多觉得是无论如何都要回到自己世界的人真是傻得无药可救, 要什么单程票,当然是想办法玩往返啊!

赤松流觉得斯佩多活了百年居然还执着于与初代彭格列之间的理念之争,那位初代都死了百年, 斯佩多还想着攫取彭格列证明自己,简直神蠢。

因为都觉得对方蠢,又想暗搓搓地看对方的笑话, 所以也不会将自己的想法和意见说出来,可偏生他们都拿对方无可奈何, 于是他们俩不得不捏着鼻子签了互不干涉的平等条约。

此刻赤松流警告斯佩多不要拿着柯瑞派因的身份玩的太过分, 斯佩多虽然恼怒自己被威胁了,却只得悻悻地扯扯嘴角, 没说什么。

让斯佩多感兴趣的是另一件事。

草菇头的青年似笑非笑地看着赤松流:“你最近心情不错?认识了志同道合的伙伴?还是有了羁绊深厚的朋友?”

斯佩多熟悉赤松流这样的精神状态,他当年和彭格列初代目相遇后就是这样。

加入那个家族, 和家族伙伴一起保护家园, 那样美好的日子如梦似幻,甚至哪怕现在回想起来,斯佩多还是会忍不住露出温暖笑容。

若是往常没将注意力投射到这边也就算了, 因为六道骸的幻术入侵,斯佩多注意到赤松流用他的马甲骗人,自然会加强关注。

如此一来,赤松流的精神波动稍微大一点,都会被斯佩多注意到。

“那个黑头发的年轻人,是叫太宰治吧?”斯佩多笑吟吟地说:“真是年轻有为啊。”

这说的是赤松流早上和太宰治在森鸥外办公室走廊遇见的事。

显然斯佩多昨晚就来了,或者说在六道骸对赤松流使用幻术,触发了斯佩多设置的幻术防御后,斯佩多的注意力就投射到了赤松流身上。

赤松流闻言瞥了斯佩多一眼,他没有隐藏自己的情绪,或者说在幻术大师面前隐藏是很没必要也很蠢的事。

“对啊,他在保护我呢。”

赤松流露出高兴的笑容,想起太宰治试图保护自己的行为,他得意洋洋极了:“而且不止这一个,比如中也,我没想到他是个单纯的好人。”

会因为假扮兰堂的危险,而拒绝从魏尔伦那拿资料,宁愿自己升职为干部,也希望赤松流安全……中原中也看着实力强悍,其实是个单纯善良的人。

斯佩多发出一声幽冷的嗤笑,他想起透过赤松流的眼睛看到的中原中也,他道:“那不是人,是个怪物,披着人皮的怪物。”

赤松流微笑着说:“我们都是如此。”

斯佩多一想也对,就不说什么了。

“你呢?你还躲在犄角旮旯里看着彭格列吗?”

总是被动防御不是赤松流的风格,他主动问斯佩多:“我看了柯瑞派因的通缉,你最近一直在南意大利活动吧?我记得那边是热情的地盘,你想利用那个组织?”

斯佩多唇角露出冰凉的微笑。

“有光就有影,这些年彭格列变得软弱了,热情是一把不错的刀,彭格列剃掉的东西可以由热情接手,我会让彭格列明白黑手党的真正含义。”

赤松流听后沉默了。

他是理解斯佩多的。

彭格列这些年的确在逐步转移业务,不过九代目年纪大了,他的老伙计有点多,九代目又顾念旧情,很多事情做的拖拖拉拉的。

虽然彭格列依旧是意大利那边的无冕之王,但不少新兴组织都在跃跃欲试地试图将彭格列扯下王座。

黑手党是以暴力起家的,如果洗白上岸,先不说自我阉割容易降低整体实力,单说空出来的黑色业务……不会消失,反而会有新的组织出现接手这些事情。

诚如斯佩多所言,因为有光明,才会有阴影,有黑暗,这是根植于人性深处的东西,是绝不可能消失的一面。

彭格列的巴利安不就是在做这些见不得光的工作吗?

也正是彭格列的巴利安名声太过响亮,九代目才能对外保持仁慈稳重的掌权风格。

没有力量,就没资格谈仁慈。

本来Xauxus是九代目的继承人,他的脾气性格很得暴徒们的青睐,让一直被九代目压着的激进派觉得可以继续等Xauxus成为十代目,彭格列的风格必然会发生转变。

激进派因为Xauxus的存在而耐着性子当鹌鹑,意大利的地下世界才会呈现稳定局面,斯佩多不就是如此吗?

然而Xauxus叛变了,又因为自身血脉问题被踢出了继承人候选,彭格列的未来一下子变得不确定了。

赤松流已经可以预见几年后彭格列的势力会发生变化、意大利局势陷入混乱的情景了。

“……那要看九代目的身体健康如何了。”赤松流说:“我上次见九代目,他的身体还很好,大空和晴火焰双重加持,最起码他还能活蹦乱跳十年以上。”

“没关系,我等得起。”斯佩多想起自己最近潜伏的西蒙家族,露出温和的笑容:“加藤朱里,你离他和他的朋友远点。”

赤松流啧了一声。

“好吧,互换,彼此彼此。”

斯佩多注意到了横滨,赤松流已经提前预见了意大利的乱局,于是两边互相沟通一下,别破坏对方的布局。

“不过你要能和我说点情报,我不介意帮你个小忙。”

斯佩多话音一转,他盯着赤松流:“摇篮事件是怎么回事?”

赤松流一愣,他诧异地看着斯佩多:“你不知道?!”

“我只知道明面上的消息,彭格列九代目的梦境有雾守保护,我不好探查。”

斯佩多的脸色有些阴郁,他也不忌讳地告诉赤松流:“正是因为满意那个孩子,我才暗中干掉了另外三个首领候选人,但现在Xauxus居然被冰冻了!?那继承权就会回归当年初代乔托那一脉了!!”

赤松流卡了一下,这老哥太惨了。

很难说斯佩多对彭格列初代目乔托到底是什么看法,但后来斯佩多跟着彭格列二代目当雾守,可见斯佩多是不满意初代目的理念的。

如今斯佩多干掉三个候选人,留Xauxus一个独苗,然而斯佩多恐怕万万没想到这根独苗有问题吧?

赤松流啧啧道:“我答应了九代目不往外说,不过……”

斯佩多看向赤松流,赤松流微微一笑:“你可以去斯夸罗的梦境里转几圈。”

呵,蠢货斯夸罗!

要不是他犯蠢,之前赤松流怎么可能被里包恩抓住?还暴露了一些异能力的秘密!

是时候要点利息了。

斯佩多听后微讶:“代管巴利安的那个小子?可是我之前去查过,他什么都不知道啊!”

“现在他知道了。”赤松流懒洋洋地说。

“好,那你呢?”斯佩多问赤松流:“你要什么帮助?是帮助那个叫六道骸的小子吗?”

赤松流轻笑起来:“不用,复仇者马上就要来抓他了,我觉得外面的世界有点危险,先让他去局子里蹲几年,养好身体再说。”

斯佩多呵呵笑,他就知道会这样。

赤松流这个人,看起来很温和,某个瞬间却也足够冷酷残忍。

赤松流对斯佩多说:“我的确有个请求,请你扮演我的兄长。”

斯佩多哇哦了一声,表情变得微妙起来:“用幻术?”

“对,我给你找好身体了。”赤松流想到即将漂洋过海而来的芭比娃娃,只要剥掉外壳就是一个长着兰堂脸的人造人,露出了和煦的笑容:“你操纵着那个身体划水,偶尔出来露露脸,说两句话就行了。”

“哦,对了,他的能力样子是这样的,麻烦你用幻术伪装一下了。”

赤松流打了个响指,四周默尔索那玻璃牢房变成了金色方块:“空间系的异能力。”

斯佩多从赤松流这里拿了剧本,他看完后颇为感慨:“你比过去青出于蓝了。”

赤松流谦虚地说:“谢谢夸奖,我也在长大嘛。”

赤松流从睡梦中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了。

他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

哈桑:【是不是斯佩多来过了?】

作为赤松流的契约从者,御主的精神若是出现问题,他是可以察觉到的。

赤松流嗯了一声,他坐起来揉了揉眼睛:“和他聊了聊,顺便达成了友好的合作协议。”

赤松流起身洗漱,顺便换了一身衣服,他揉了揉肚子,打电话让人送饭。

赤松流坐在办公桌前,等饭的时候,他对哈桑说:“菲勒给我邮寄的国际包裹来了之后,就交给斯佩多,让他操控。”

哈桑听后佩服不已:【可以的,由斯佩多控制的话,兰堂那种空间异能就可以用幻术模拟的,绝对能骗过魏尔伦。】

赤松流露出惆怅的表情:“啊,我要扮演一个发现哥哥没死,但哥哥还是死了,出现的是个实验体哥哥的悲伤弟弟了。”

哈桑:【…………】

上一章:第062章 下一章:第064章
热门: 侯沧海商路笔记 栀子ABO 天灾之重回末世前 我的大小魔女 全仙门都逼我换道侣[穿书] 被师尊鲨了后我重生了 夜色深处 贴身高手 最强技能系统 快穿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