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章

上一章:第061章 下一章:第06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赤松流瞪着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同样瞪着赤松流。

几秒后, 中原中也败阵下来。

不过他依旧坚持自己的意见:“告诉我原因。”顿了顿,他那双蓝色眼睛里有点迷惑和委屈:“红叶大姐说你会和我解释的。”

赤松流:“…………”

这次是他败阵下来,他无奈地说:“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 你才能骗过魏尔伦。”

中原中也撇撇嘴,他小声说:“那你会很危险, 魏尔伦见到兰堂一定会追上去的。”

赤松流安抚中原中也:“这你不用担心, 我有办法跑路。”

到时候让哈桑爸爸假装兰堂,被追上了就跳海化为魔力粒子消失, 根本不会被发现猫腻。

中原中也还是用狐疑的眼光看着赤松流。

据他所知, 不管是马蒂勒那边还是织田作之助, 都没提过赤松流的战斗力,只说赤松流是个很聪明的人。

想想自己和太宰治搭档时,皮皮鲸太宰治三天两头被敌人抓走, 类比一下,中原中也有理由对赤松流的战斗力报以怀疑。

赤松流看出了中原中也的坚持,他不得不退后一步:“要不我将织田调到身边, 让他来帮忙,如何?”

“而且如果真的出现危险, 你就在我面前, 大不了我叫织田作之助和你一起强杀魏尔伦,你觉得呢?”

中原中也听后神色略微松动。

赤松流提醒中原中也:“就是你可能得不到关于荒霸吐的信息了, 这样也可以吗?”

中原中也看了一眼赤松流,他道:“没关系, 首领那还有一份, 我会努力晋升为干部的。”

既然晋升为干部就能得到讯息,那干嘛要让赤松流冒险?

赤松流听后心中一动,他对上中原中也那双湛蓝色的眼眸, 眼前这个青年是在关心他吗?

他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这样啊,我明白了,那就这么定了,若是情况太过危急,我会示意你联手的。”

中原中也这才笑起来。

“对了,关于魏尔伦的事,我没有和太宰说。”

赤松流冷不丁道:“我听森先生提过他和你的关系……嗯,若是他插手捣乱,我不确定魏尔伦会不会逃出生天,所以你自己注意一下。”

中原中也表示明白,他觉得若是太宰治知道这件事,一定会努力搅黄的。

“他会在我即将拿到资料前毁掉一切吧!”

中原中也咬牙切齿地说:“然后看我愤怒的样子大声嘲笑我,我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

赤松流额了一声,虽然猜测的方向错了,但中原中也还真是了解太宰治的性格啊。

赤松流是担心若太宰治听说了魏尔伦的事,会不会猜到兰堂没死。

毕竟当时太宰治拉着中原中也离开了,港黑其实没有得到兰堂的尸体。

赤松流的说法是投入海中了,但若是太宰治起疑,调查当时从横滨离开的私人游轮,再联想到马蒂勒的合作,一定会发现端倪。

哈桑提醒赤松流:【你瞒不了太久的。】

赤松流一脸深沉:“幸好我有所准备,这几天你记得帮我接一下国际包裹。”

哈桑刚开始没反应过来,慢了半拍才意识到什么。

他怪叫道:【你之前找菲勒定制的人造人残次品……你、你用来伪装兰堂的尸体吗?】

【不对啊!兰堂死了一年了,哪里能找到尸体?】

“那就要问异能特务科了,这个部门真是太可恶啦!”

哈桑:【…………】

你牛逼。

说服中原中也、并将任务交给他后,赤松流这才松了口气。

赤松流一边盘算着接下来要做的事,一边拿起电话找太宰治。

太宰治已经和森鸥外汇报完工作,回自己办公室了,他接了内线电话:“赤松先生?没休息吗?”

赤松流笑着说:“太宰,我们合作吧。”

太宰治略有惊讶地看了一眼电话,他们俩不是一直在合作吗?

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内线电话里说的这么含糊,这是特指费奥多尔吗?

“五千亿呢?将五千亿交给那个脑容量还不如金鱼的蛞蝓,能行吗?”

太宰治大概率能推测出五千亿谋划的背后还有特殊目的,不过他没想到赤松流半中腰撒手不管,反而盯上费奥多尔了。

之前赤松流不是不搭理费奥多尔吗?为什么突然改变态度?

“你不是联系复仇者监狱了吗?”

赤松流提醒太宰治:“这是个不错的机会。”

早上太宰治突然出手将六道骸卖给复仇者监狱,从费奥多尔的角度来讲,就是异能特务科对费奥多尔潜入横滨一事做出了坚决而有力的反击。

这很有官方的风格。

至于为什么是港黑联系复仇者监狱,其实也不难猜测。

异能特务科不可能真正下场联系黑暗世界的势力,那么找一个代理处理这件事就是天经地义了。

港黑这边,太宰治虽然和费奥多尔有合作,但他们这类人玩合作,难道不是写作合作读作背刺吗?太宰治反手将费奥多尔卖给异能特务科,有问题吗?

赤松流所谓的合作,其实是含蓄地暗示太宰治,他要当一个虚假的军警,和太宰治一起骗费奥多尔。

“我之前说过的吧?我们的目标是异能特务科。”

赤松流说:“费奥多尔要是转移目标,正好和我这边的目标重合了。”

太宰治心领神会。

赤松流打算假装异能特务科骗费奥多尔,又假装费奥多尔骗异能特务科吗?

可以的可以的,他很期待这出剧目。

太宰治发出了促狭的笑容:“我知道了,我会联系魔人先生和异能特务科的。”

赤松流的语气有些冷:“我很久没被坑的这么狠了,我这人向来不记仇,都是当天报复回去的。”

太宰治提醒赤松流:“小心中也拖后腿。”

“放心,我肯定要顾着中也这边,魔人先生这边还是以你为主。”

赤松流默默盘算,太宰治、费奥多尔以及异能特务科搅合在一起,另一边中原中也和魏尔伦的事才好处理。

太宰治爽快地说:“行,交给我吧。”

赤松流打了个哈欠:“那你先聊,我去睡一会。”

挂了电话,赤松流伸了个懒腰,疲惫如潮水一般涌来。

他松了松领带,走到休息室里的小床,倒头就睡。

不过他刚进入甜美的梦想,眼前景色骤然一变。

这是令他非常熟悉又有点头疼的地方,四周漂浮着一个个大大小小的玻璃制成的监牢,周围一片空白,像是漂浮在虚幻世界里的透明泡泡一样。

而他就站在其中一个牢房里,穿着白色囚衣,手上还带着手铐。

欧洲最神秘的监狱,默尔索。

赤松流满头黑线,他打了个响指,下一秒,他身上的囚衣变回了白色衬衣和栗色西装,头上也多了一顶帽子。

这是梦境世界,一切皆可变。

“ヌフフ~”一个标志性的笑声响起,不远处的玻璃牢房里多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穿着深蓝色军装的男子,男子衣襟敞开,露出了里面红色衬衫,他坐在玻璃牢房的床榻上,笑眯眯地看着赤松流。

“好久不见了,柯瑞。”

彭格列初代雾守D·斯佩多单手拖着下巴,他另一只手把玩着一面小镜子,虽然是笑着的,却莫名有种危险感。

“听说你用我的样貌露面,还帮我邀请了一个幻术师?”

赤松流看着斯佩多,手腕一抖,多了一张通缉令。

他微笑起来,这笑容竟是罕见的锋利和尖锐。

“好久不见,斯佩多。”

“我也有所耳闻,你似乎帮我增添了通缉令的数量和内容?”

两个人隔着两个玻璃牢房互相看了许久,斯佩多最先露出和煦的笑容。

“啊呀,看你背着这份通缉还活的很好,我真是很欣慰。”

比笑,赤松流怎么可能输?

他的笑容温暖而亲切:“看样子骸君的幻术没给你带来什么麻烦,这可真是太好了。”

“那个小鬼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

斯佩多不屑地说。

赤松流精准打击:“没办法,你年纪不小了,也许老年痴呆了呢。”

斯佩多笑道:“你虽然年轻,但不要乱搞,小小年纪就招惹太多幻术师,小心天天做梦。”

“呵,我倒是没见到骸君,只看到了你。”

赤松流有点遗憾,看样子六道骸已经暗中找过来了,奈何被斯佩多踹走了。

幻术师的世界就是这么不讲道理,实力强弱几乎一目了然,强者对弱者具有可怕的碾压性,根本没法对战,不存在以弱胜强的可能。

赤松流和斯佩多有契约,换而言之,赤松流的精神外围有一层名为斯佩多的力量屏障。

反之亦然,斯佩多身上有赤松流的魔术术式,若是他遭到精神系的异能攻击,会激起赤松流这边的魔力感应。

啊呀呀,倒霉的六道骸,这样赤松流也没办法告诉对方,复仇者要找上门了。

“都说那个小鬼还是太嫩了。”斯佩所哂笑,他看向赤松流:“不过你居然躲在远东之地,那可真是个好地方啊。”

赤松流用真诚而赞美的语气说:“那当然,这里可是彭格列初代boss热爱并最后定居的地方,怎么可能不好?”

斯佩多的眼神瞬间阴郁下来,他冷笑道:“那个软弱的家伙!”

他警告赤松流:“你用我的样子骗人,万一彭格列知道了,坏了我的计划,我和你没完。”

这次换成赤松流哂笑了。

他是被吓大的吗?

“我背了这么多通缉令,要是某天死掉了,临死前可顾不得那么多。”

赤松流同样警告斯佩多别太过分。

“反正都要死了,广而告之一些机密也是天经地义吧?”

“我不好过,大家一起完蛋!”

上一章:第061章 下一章:第063章
热门: 出轨女人的自白 官太太 东厂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天鹏纵横 官运 官路十八弯1 阴阳师系统 丈夫招夫 穿到古代当名士 至尊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