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0章

上一章:第059章 下一章:第06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太宰治满面笑容地迎接赤松流, 他给了赤松流一个温暖的怀抱,语气温柔极了。

“夜游好玩吗?”

赤松流被太宰治这格外柔和的态度吓得一哆嗦,他连连告饶:“这次多谢了, 要不是你,我麻烦大了。”

太宰治呵呵笑, 眼神扫到了不远处织田作之助的车子, 他看到了坐在副驾驶的中原中也。

然后太宰治眉梢微挑。

很难形容中原中也看过来时的眼神,那双蓝色的眼眸里有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些微羡慕和渴望。

对于身为荒霸吐安全装置的中原中也来说, 家人是一种特别的存在。

兰堂造就了他, 赤松流是兰堂弟弟, 那四舍五入一下,是不是说明他也是有可以称为亲人存在的?

太宰治呵呵笑,他故意凑到赤松流身边, 伸手拉住赤松流的胳膊,还在赤松流耳边说话:“和我好好说说你的麻烦,好不好啊?”

赤松流没注意到太宰治的异样, 他扫了一眼周围的守卫,笑着说:“回办公室再说。”

进入港黑大楼, 太宰治松开赤松流, 慢吞吞地跟在后面。

太宰治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

因为刚才靠的很近,他发现赤松流的后背衣襟有些潮, 这是汗渍吗?

太宰治先是觉得惊讶,难道之前情况已经危急到这种地步吗?

随即他心生得意, 啊呀, 运筹帷幄如赤松流,也有算漏的时刻。

然而得意过后,却是猛然涌上的庆幸和欢喜。

太宰治微微一愣, 自己这是……

两人回到办公室,西川见到赤松流后欲言又止。

赤松流安抚西川:“是太宰帮忙报警的事吗?没事,他的电话来的恰到好处,你不用担心。”

太宰治总不可能用他自己的电话报警吧?再结合着西川的样子,赤松流轻而易举地猜到之前发生了什么。

西川松了口气,他微微欠身行礼,帮忙倒了两杯水,体贴地关上了休息室的门。

休息室里,赤松流脱去外面的风衣,里面的白色衬衣果然有汗渍,赤松流抬手扇风,端起水杯一口喝干。

太宰治坐在沙发上,似笑非笑地看着赤松流。

赤松流没搭理太宰治,他先给广津柳浪打电话。

广津柳浪已经撤退了,他汇报说:“敌人的确很强悍,他们硬是从军警的包围中撕开了一条路,有巨大的石人开路,我还看到一个有着雾霭色长发的男子,两人离开了。”

赤松流皱眉:“你看到他了?他看到你了吗?”

“没有,我躲在车里,没露面。”广津柳浪说:“因为您叮嘱说异能力者不要露面。”

赤松流松了口气:“那就好。”

广津柳浪含蓄地说:“这次行动,是您汇报还是我递交报告?”

赤松流说:“我来吧,我明早和boss说这件事,你们都闭紧嘴巴。”

广津柳浪心中一松:“遵命。”

虽然赤松流有暂时命令黑蜥蜴的权限,但为保险起见,两边都需要往森鸥外那递一份报告,这样能让老板更安心。

挂了电话,赤松流看向太宰治,神色有些凝重:“以后对付费奥多尔和涩泽龙彦时要小心了。”

听到一个新名字,太宰治抬眸看过来,他若有所思:“涩泽龙彦?他就是让你紧张的原因吗?”

赤松流嗯了一声,他放松身体靠向椅背:“费奥多尔用一个虚假的幻术师搅浑水,我今晚去见他,用的是柯瑞派因的样貌去的。”

太宰治一愣,费奥多尔的幻术师好像就用了柯瑞派因的名头,赤松流又说用柯瑞派因的样貌……

“你是假装成真的柯瑞派因吗?”太宰治听后直接笑喷:“他弄个假的吸引你,你假装真的去见面?”

赤松流一本正经地说:“是啊,我觉得这样很合理。”

太宰治笑倒在沙发上,他连连点头:“对,的确很合理,冒出来一个假货,真货肯定要来看看怎么回事。”

“但我没想到冒出了个涩泽龙彦。”赤松流的神色阴沉下来,“他是圈子里有名的收藏家,可以将异能力者的异能变成宝石收集起来。”

这是哈桑刚从别的情报渠道紧急搞来的消息,消息很简单,也比较流于表面。

不过结合着哈桑亲身体验,赤松流得出结论:“我怀疑涩泽龙彦可以将异能力者的异能取出来。”

太宰治听后微微眯眼,他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取出来啊,我倒是挺好奇,我的异能力是什么样子的。”

不过随即他看向赤松流,微微皱眉:“即便如此,你也不至于如此头疼吧?你的异能力百貌是变换样貌,那种情况下虽然会露出真面目,但对你的战斗力而言并没什么削弱?”

赤松流沉默了,噫,糟糕,露出破绽了。

赤松流心思急转,他很快找到了个不错的借口:“我的异能力有副作用的。”

太宰治回忆道:“……容易造成对自身人格认知混乱?”

赤松流咳嗽了一声,他低声说:“就是精神分裂。”

太宰治先是有点不明所以,紧接着他猛地反应过来:“你是说若是失去了百貌这个异能力,你这个人格会消失,会分裂出很多个人格?”

赤松流点点头,这也不算是谎话。

如果涩泽龙彦的异能力真的能作用在他和哈桑之间的契约上,那哈桑就会脱离赤松流,开了宝具的哈桑的确会分裂出很多个人格嘛。

不对。

太宰治察觉到了赤松流话里的漏洞。

涩泽龙彦会对赤松流造成威胁,因为赤松流会变成精神分裂者。

但一开始,赤松流并不知道涩泽龙彦会在现场,可他还是去了。

也就是说哪怕费奥多尔带了别的异能力者,赤松流也有把握从对方的攻击中脱身!

百貌这个异能力,并不是一个战斗类异能。

难道说,赤松流的百貌异能力并不仅仅是复制他人的容貌,还可以复制他人的战斗力?

太宰治被自己的猜测吓住了,这样的异能力也太可怕了吧?

赤松流扫了一眼神色淡淡的太宰治,又叹息道:“我见到费奥多尔请来的幻术师了,那是个看起来六七岁的孩子。”

太宰治听后一愣:“六七岁的孩子?”

他想到了港黑的梦野久作,这年头精神系的强者怎么都是个孩子?

“是啊,还是一个人造幻术师。”赤松流的神色有些复杂:“那个孩子干掉了对他做出实验的黑手党家族,带着另外两个试验品,在死屋之鼠的情报覆盖下逃到远东之地。”

太宰治听到这里猛地恍然大悟,他明白为什么赤松流一定会去踩这个陷阱了。

哈!只能说费奥多尔太可怕了。

魔人先生精准地推测出了赤松流的心态,知道赤松流一旦了解了幻术师的过去,绝对会联想到自己。

赤松流没打算将六道骸的事情掩盖下去,今晚和六道骸四目相对的一瞬间,他就在男孩眼中发现了刻骨的仇恨。

有如此强悍的幻术实力,又心怀仇恨,六道骸肯定能在黑暗世界中闯出名头的。

既然六道骸会成为黑暗势力的新星,他的过去也一定会被人扒出来,与其将来解释这件事,不如现在老老实实地说出来。

太宰治的心情蓦得柔和下来。

他说:“是因为自己,所以一定要去吗?”

“我想试着拉拢他,按照我得到的信息,那个幻术师应该是被迫接受了特殊改造,身体会出现副作用。”

赤松流的表情很难看:“我对这个比较了解,你懂的,我以前也遭过这种事。”

“用这个理由可以轻易将他拉到我这边,费奥多尔自然不足为虑。”

“只可惜涩泽龙彦出来搅局,我只顾得上自己,那个孩子……”

说到这里,他摇摇头,不再说什么。

太宰治了然,原来如此,赤松流早就算好策反对方的幻术师了。

这样一切就说得通了。

“各人有各人的道路,赤松先生,你不可能拯救所有人。”

太宰治语气温和地说:“今晚的确很危险,不过我想应该不会有下次了,对吧?”

赤松流看着太宰治的笑脸,总觉得对方似乎在生气,他有些头疼,这件事算翻篇吗?

他又不好直接问出来,只能干巴巴地说:“嗯,我答应你,不会再涉险了。”

太宰治得了赤松流的许诺,神情才真实了一些,赤松流不会违背正式做出的承诺。

他又提醒赤松流:“广津柳浪那,你去说?”

今晚他们俩人先后联系广津柳浪,广津柳浪肯定能发现这俩人之间情报没互通。

“我去说,广津先生会理解的。”赤松流试探说:“咱们俩对一下口径,你发现幻术师的踪迹,我亲自探查情报,广津先生接应,得到涩泽龙彦和费奥多尔部下的消息。”

太宰治点头:“好。”

赤松流心中一松,他又头疼起来:“我还要加班写报告,明早交给森先生。”

太宰治轻笑起来:“得了涩泽龙彦的情报,森先生肯定会觉得这一趟不亏。”

赤松流:“没错,这是个大消息。”

两人又随便聊了几句,太宰治离开了赤松流的办公室。

赤松流熬夜加班将晚上的行动伪装成正常的情报窃取,一篇报告写的花团锦簇,绝对找不出任何问题。

赤松流又和广津柳浪沟通了几句,老爷子心领神会,立刻选择性地忘记了太宰治的第二通电话。

广津柳浪能在港黑混这么久,自然深谙生存之道。

反正电话内容都一样,也许是太宰治和赤松流两个人之间的情报比拼小游戏呢?

——他一个黑蜥蜴的行动人员,还是不要掺和到大佬的谋算里了。

第二天清早,赤松流去见森鸥外,向老板解释了昨晚的行动,又聊了一下魏尔伦的事。

一切搞定,离开顶楼办公室,赤松流在走廊上遇到了太宰治。

太宰治也一夜没睡,不过他的神色极为轻松,似乎心情不错。

看到赤松流,太宰治笑眯眯地凑过来,他低声对赤松流说。

“我搞定那个幻术师了。”

赤松流一愣:“什么?”

“我查了查那个幻术师的消息。”

太宰治唇角的笑容格外冰凉:“他身上背负了意大利黑手党的通缉,既然不能拉拢,那就速度解决。”

“我联系了复仇者监狱,监狱守卫复仇者们会在今晚抵达横滨。”

太宰治语调轻松地说:“这样他就不能造成任何麻烦啦,他的身体问题会由复仇者解决,当然,如果复仇者们顺便将魔人先生也揍一顿,甚至能干掉涩泽龙彦,那简直太完美了。”

“毕竟复仇者好像是用特殊火焰战斗的对吧?”

“他们不怕涩泽龙彦的异能力。”

上一章:第059章 下一章:第061章
热门: 将军攻略 酒撞仙 乡村小保安 全世界都以为我是学渣 基建高手在红楼 做戏 仙界科技 全民皆萌宠 一剑霜寒 史前寡兽求生记[种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