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8章

上一章:第057章 下一章:第05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漆黑的小巷子里空无一人。

然而距离巷子不远的地方就有激烈的枪声, 有咒骂声,还有各种建筑轰鸣的声音,似乎有人在附近火拼, 还打得很激烈。

这里是一处废弃仓库后的运输通道,两侧都是仓库, 斑驳的墙皮不断脱落, 墙壁内的墙砖缝隙很大,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空洞。

六道骸就躲在其中一个仓库的二楼角落里, 他凭借着墙壁空洞暗中观察四周。

不远处的火拼是虚假的, 那是六道骸制作的幻术屏障。

一般人在被幻术欺骗后, 发现远处有火拼,肯定会想办法绕过那片幻术区域,这恰好会踏入六道骸留下的出入通道, 踩进陷阱里。

今晚头顶的月亮格外圆,还带着丝丝殷红,仿佛要滴血一样。

就在六道骸闭目养神之际, 不远处的火拼幻术突然出现了一丝不和谐之处。

六道骸猛地睁开眼,他直直地看着那个方向, 身体紧绷起来, 像是遇到天敌的小兽?

城岛犬立刻警觉起来:“骸大人?”

然后透过漆黑的空洞,不只是六道骸和他两个伙伴看到了, 躲在暗处的伊万和用监控盯着这边的费奥多尔也看到了。

一个人从火中缓步走来。

他像是漫步在河边的路人,身姿从容而华丽, 沉淀着令人窒息的黑暗和优雅。

他有着一头略长的头发, 脑袋后面还翘起了一些,远看像是茄子一样的造型。

他有着精致的面容和妖异的眉眼,唇边的微笑宛如魔鬼般高深莫测。

这人穿着一身军装, 看制式仿佛是百多年前意大利流行的装束,军装上佩戴者金色流苏肩章,右前胸有两层金色绶带缠绕,尾端自然下垂。

他外罩一件黑色风衣,腰间挂着一块怀表,脚上穿着军靴,此人单手拿着一把手杖,另一手掌心拿着一块精致的镜子,宽大的袖子上也缀着蕾丝和流苏。

他仿佛从遥远的时空穿越而来,微笑着站在了巷子里。

“以你的年纪来看,那个幻术还算不错。”

男子的声音低沉中透着沙哑,略带饶舌的意大利语宛如拉响的小提琴,带着现代人没有的优雅和矜持。

一道淡紫色的烟气出现在巷子中,六道骸手持巨大的三尖戟站在男子面前。

他的眼中满是敌意:“你是谁?”

“我?我是一个被时光淹没之人,一个来自过去的亡魂和幽灵。”

他如此说着,抬眸看来的动作带着傲慢和漫不经心:“本以为是他的骗局,没想到还真有意外收获,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茄子头男人居然现场招揽六道骸:“……要加入我的家族吗?”

“连名字都不敢报的胆小鬼,谁要加入啊?!”

六道骸握紧三尖戟,正要发动幻术攻击,就听对方说:“啊呀?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男人笑着说:“你以我的名号在这边搅浑水,就没想过会引来真人吗?”

六道骸一愣:“你是柯瑞派因?”

费奥多尔已经抵达了另一处隐蔽的安全屋,此刻他通过电子屏幕和通讯器听到这个对话,不由得低低地笑了起来。

“呵呵呵呵呵……”真是太有意思啦!

费奥多尔笑的直不起腰,他找来了一个假的柯瑞派因搅浑水,于是格拉斯尼就找了真的柯瑞派因来对线吗?

他们真是有默契呢。

不过这也解答了费奥多尔一个疑问。

为什么年纪那么小的格拉斯尼会被钟塔通缉,仅靠他一个人应该是做不到炸塌默尔索的,如果当时帮忙的是一个实力彪悍的幻术师,那整件事就解释的通了。

至于为什么钟塔没有通缉眼前那位幻术师,答案很简单,幻术师的能力太过bug,可以轻而易举地将黑锅扣给别人。

比如六道骸利用兰兹亚覆灭艾斯托拉涅奥家族,比如眼前这位柯瑞派因将黑锅扣在格拉斯尼头上。

另一边,六道骸确认眼前的人就是柯瑞派因后,准备动手了。

费奥多尔付钱了嘛,他正好缺钱,又是和幻术师比拼,六道骸也很好奇别的幻术师到底是什么水平。

“既然真的是你,那就去死吧!”

六道骸手中的三尖戟一碰地,四周景色骤变,脚下突兀变成黑色波浪,四周莲花妖娆生长,疯狂缠向幻术中心的那个男人。

假扮D·斯佩多的人自然是赤松流,面对六道骸的幻术攻击,赤松流适应良好。

废话!他见识过斯佩多的幻术,还从对方的幻术中逃出生天,反制对方并打下了魔术术式,他怎么会怕六道骸的幻术?

每一个魔术师的精神都饱经蹂躏,更何况赤松流脑海里还有八十加的哈桑和一个时刻在低语的此世之恶?

赤松流站在幻术中,对那些缠绕而来的冰莲视若无睹。

在幻术中比的是精神力,赤松流丝毫不惧,他打了个响指,拿起手中的镜子。

这是斯佩多施展幻术的媒介,赤松流拿了个同款镜子并在里面刻了魔术术式,此刻他激发术式,顿时有光亮起来。

六道骸连忙幻化岩浆保护自己,然而在光泄露过来的瞬间,那些光似乎组成了一个意大利文,这是……梦?

下一秒光消失,六道骸定睛看去,发现眼前的男子微微侧脸,看着一个方向,神情有些凝重。

六道骸心下满是问号,他收起幻术,也看向那个方向。

有脚步声响起,很快走来了一个男子。

那男子有着雾霭一样的长发,眉目精致如画,他穿着白色长袍,气质飘忽而虚幻,笑起来时好像雾气朦胧勾勒的幻影。

“真是灼目的光,可惜两位不是异能力者,无法被我收藏呢。”

男子微微欠身,右手抚胸,语气温和地说:“打扰二位的较量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涩泽龙彦,是来追寻异能之光的。”

六道骸:“……kufufufu,你找异能找到幻术师头上?”

哦,提一句,六道骸从意大利语切到日语了。

赤松流学着斯佩多的标志性笑声笑了一下,心里提高了警惕,他问哈桑:“这是费奥多尔的新部下?”

哈桑的回答急速而紧迫:【速度撤退!这个人的异能力不太对劲,我们有种脱离你的躯体、契约中止的感觉!他的异能力和太宰治类似,是压制性的!】

赤松流:!

淦!原来在这里等着他呢!一个他从未听说过、异能力又极为特殊的超强异能力者!

若是这涩泽龙彦的异能力是压制其他异能力者的,那么不管赤松流带多少强者来找费奥多尔,最终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有伊万这个感知和范围异能力者,远处应该还有一个狙击手时刻准备进行物理打击。”

赤松流飞速算出费奥多尔的兵力,他很久不曾有这种紧张到极致的感觉了:“气息遮蔽能用吗?准备撤退。”

【不行,涩泽龙彦在眼前,如果我们和你切换,万一他突然发动异能力,我们可能会瞬间被阻断与你的契约。】

哈桑提出了异议:【如今我们在你体内还算安稳,契约联系比较牢固,若是出去了……】

简而言之,局面很严峻,需要你自己想办法跑路了。

赤松流心里咯噔一下,药丸。

不过他毕竟久经考验,哪怕情况变得岌岌可危,他还能一边哈桑商量计策,一边兴致勃勃地向涩泽龙彦套话:“异能之光?说起异能……”

他露出含蓄的笑容:“以前见过一个非常有趣的、介乎于魔幻和异能之间的事物,我对此有点好奇,所谓的异能之光是什么?”

这说的自然是他自己,赤松流故意抛出一个涩泽龙彦感兴趣的话题,试图拖延时间。

就在此时哈桑飞速说:【好消息,提前放出去的幻象没有这种感觉,他们可以找帮手。】

涩泽龙彦看向赤松流:“那是一种可以引导所有异能的特殊异能,据说就在横滨,我在寻找这个异能力。”

赤松流把玩着手中的墨镜,眼中笑意加深:“引导所有异能?这和……”

他说到一半又停下,故意吊人胃口,并在心里对哈桑说:“立刻报警!!”

哈桑:噗。

【好。】

涩泽龙彦向前一步,他道:“你有什么消息吗?当然,作为交换,我可以请你去我的龙彦之间看看我的收藏品,我收集了不少异能力,但他们都不是我想要的那一个。”

“那可真是太可惜了。”

赤松流露出遗憾之色,他摩挲着腰间的怀表,这是他仿造斯佩多制造的彭格列初代怀表:“有时候,想要的和得到的永远无法统一,也许这就是我徘徊于世的理由吧。”

涩泽龙彦听后对眼前的男子产生了兴趣,这话真是说到他心坎上了。

他正要开口继续聊,远处突然传来众多脚步声。

赤松流心中一动,他大喜,这是有人搅局吗?

在场几个人同时朝着那个方向看去,躲在暗处的伊万立刻向费奥多尔汇报:“主人,有大批军警赶过来了。”

伴随着这句话,汽车的紧急刹车声和多人奔跑的声音快速传来,还有刺耳的警笛声响起。

下一秒,一道刀光如天外长虹,直接劈向了这个阴暗的小巷子,站在最外面的涩泽龙彦微微侧身,刀锋擦着他的发丝斩下。

一个身穿西装的男子冲来。

赤松流一眼就认出,那应该是异能特务科下属的异能力者。

赤松流震惊不已:“哈桑爸爸,现在军警速度这么快吗?”

哈桑无辜极了:【不是我,我还没拨通呢。】

对方看到巷子里的情况时明显一愣。

或者说他没想到这里有三个人,其中一个还是涩泽龙彦!

作为能力罕见、效果特殊的异能力者,涩泽龙彦早就在异能特务科挂号了,异能特务科自然有关于涩泽龙彦的记录。

虽然没找到死屋之鼠的费奥尔多,能发现涩泽龙彦进入横滨也是一件大事!

赤松流看到那异能力者脸上的懵逼表情,内心几乎要笑出声。

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

不过随即赤松流又有些疑惑,军警和异能特务科为什么会来?

或者说,还有谁会知道这个地址?

下一秒,一个名字浮现在脑海。

……太宰治。

好吧,太宰治果然想黑吃黑,结果发现赤松流已经来了,就又帮忙叫了军警以防万一吗?

赤松流心下长出一口气,感激之情溢满心头。

“天啊,太宰治就是我的天使!”

这下算是坐实了他藏在军警特殊部门的可能。

他微笑着对六道骸说:“似乎有恶客,我的邀请一直有效,那么再见了。”

下一秒,赤松流利用哈桑的气息遮蔽,让自己看起来像是幻术消失一样,实际上是迅速融入到阴影里,溜了。

上一章:第057章 下一章:第059章
热门: 穿成男主的夫子后 你们谁看见我的龙了 奶爸圣骑士 我做英灵的那些年 地球上线(地球上线原著小说) 克夫:乡野情狂 我不是天生欧皇 反穿后我成了四个死对头的白月光 穿成恶毒渣攻后我怀崽了[穿书] 反派们重生后都爱上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