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章

上一章:第056章 下一章:第05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横滨的夜晚很热闹。

中原中也和织田作之助喝酒, 两人聊了很多,因为都在北美出差,也都和马蒂勒的干部对练过, 两人的共同话题出乎意料的多。

中原中也非常意外港黑里还有这么一位脾气和得来的人,而织田作之助觉得身边这个大男孩真是个好孩子, 简直是港黑最后的良心了。

中原中也和织田作之助一起喝酒到深夜, 与此同时,太宰治回到港黑后将梦野久作送到特殊的休息室, 他一摇三晃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经过这些天的探查, 太宰治基本确定了幻术师的行动规律和范围, 他在横滨地图上来回画了几下,再进行线路交叉和分析,一个小时后, 他得出了幻术师藏匿地点。

太宰治拿出手机,给费奥多尔发消息。

“大消息!我们接到情报,柯瑞派因出现在横滨了!”

“我上次的推测错了呢, 这是他的地址,交易完成了, 魔人先生。”

太宰治发完消息后等了一会, 对面有消息回复过来。

“多谢提醒,交易结束。”

另一边赤松流看着手上的情报, 头都大了三圈。

哈桑:【找到地址了,他们躲在这里。】

有了太宰治的线索, 结合着哈桑们的情报, 赤松流略一分析自然得到了相同的结论。

哈桑按照地址远远地探查了一番,告诉赤松流,位置没错, 就是那。

赤松流看了看地址,皱眉道:“他们?”

【对,是三个孩子,看起来只有六七岁的孩子,具体年龄未知,毕竟人体试验嘛,你懂的。】哈桑强调说。

赤松流听后眼睛微微睁大,随即他咬牙切齿:“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就知道拿小孩子做人体试验!

哈桑说:【反正那个家族已经覆灭了,幻术师应该是其中之一,三个孩子能从意大利跑到横滨,费奥多尔费了不少心思。】

【你要怎么做?要和对方接触一下吗?】

赤松流沉默良久才道:“还是要的,他也算帮我报仇了。”

【这八成是个陷阱,费奥多尔正等着你跳进去呢。】哈桑提醒赤松流,【小心中计。】

“就算知道这是个陷阱,我也肯定会跳进去,费奥多尔一定这么想,真是太恶心了。”

赤松流愤愤不平,忍不住又骂了一遍钟塔侍从。

更令他生气的是,费奥多尔的谋算是成功的,赤松流哪怕知道是陷阱,也不得不亲自去一趟。

因为想要和幻术师建立沟通渠道,必须要亲自见一面,只要让幻术师确定了目标精神波动,对方才可以用入梦的形式找上门。

“他这是防着我让线人当替死鬼。”

赤松流喃喃地说:“费奥多尔一定在那孩子周围布置了眼线,只要我出现,费奥多尔就会收网了。”

【见一面不难,问题是怎么撤退。】哈桑见赤松流已经做出决定,就帮忙思考怎么跑路了,【费奥多尔身边那个长头发的异能力者是感知系,明显是针对你的。】

赤松流头疼地说:“烦死了,我为什么这么难?”

哈桑微笑说:【这种事要问你自己啊,为什么当年做事不顾后果?】

赤松流立刻反驳:“后果?那是什么?如果做事瞻前顾后,我坟头的草都一米高了!”

哈桑卡了一下,对于赤松流的这个理论,他倒是认可的。

毕竟生死一瞬,只有活下来了才能考虑以后。

哈桑:【那你要去吗?现在去?】

赤松流重重地叹了口气:“去还是要去的,但也不能一点准备不做就去,让黑蜥蜴准备接应我。”

哈桑诧异地说:【你不在意暴露的问题了吗?】

赤松流微笑说:“太宰肯定会将消息传给费奥多尔,那么港黑的人手出现在附近想捡渔翁之利,也能说得过去,对不对?”

哈桑认同赤松流的判断:【此言有理,但要是太宰真的派人去黑吃黑,你就暴露了。】

赤松流胸有成竹:“没事,我可以用帮助幻术师修复身体为理由,策反幻术师帮忙跑路。”

哈桑听后信服道:【好吧,你心里有数就行。】

赤松流继续说:“你再分出一个幻象去费奥多尔的据点守着,万一他没去现场,你就直接干掉他。”

哈桑觉得不太可能:【你别小瞧自己对费奥多尔的吸引力,我觉得他即便不在现场,也一定在附近盯着,不可能还留在据点里等你找上门。】

赤松流:“万一呢?有备无患。”

哈桑:【行吧。】

随即赤松流给黑蜥蜴的广津柳浪打了电话,让他堵住某几个路口,如果有人从这里撤退,往死里打!

广津柳浪立刻领命,点齐人马出动了。

赤松流换了一身黑色风衣,里面罕见地穿了军装,军靴肩章流苏和各种链子全饰品齐全。

在夜色的遮掩下,他离开了港黑。

赤松流的离去并未引起任何人注意,也没人发现他离开了港黑。

而在下一层楼办公室里的太宰治看着魔人先生发送来的交易结束这几个字,嘴角微微上扬。

既然这个幻术师是费奥多尔找来的,据点暴露的话,肯定要想办法撤离吧?

他要不要让港黑的人守在附近坐收渔翁之利?

一个幻术师,听起来似乎挺有趣的,若是抓到港黑审问一番,也许能搞清楚幻术师和精神系异能力者的差异?

反正那是柯瑞派因,是魔人先生要找的目标,他们港黑提前出手抓走了,似乎也没关系。

合作归合作,合作结束后反目成仇,也很有黑手党风格对吧?

——只能说赤松流的确了解太宰治,太宰治真的打算黑吃黑了。

想到这里,太宰治联系了黑蜥蜴的广津柳浪。

他笑眯眯地说:“你去这几个地址,带着人先堵住路,如果遇到有人撤离,立刻往死里打。”

广津柳浪看了一眼地址,有些尴尬,他低声说:“……太宰先生,赤松先生在十分钟之前就让我们到达这几个位置了,我现在就在现场。”

太宰治:!!!

本来敲着二郎腿在办公室打游戏的太宰治差点摔地上。

他一个鲤鱼打滚站了起来,语气紧绷着:“你说赤松让你们先去了?”

广津柳浪点头:“是的,我已经带人守在这里了。”

太宰治想也不想就挂了电话,他立刻联系织田作之助:“织田作,你在哪里?”

织田作之助:“……lupin酒吧,我在和中原君喝酒,怎么了?”

太宰治听后气不打一处来:“你立刻……”

话说出一半,他又停下来了。

赤松流故意甩开织田作之助,亲自去踩那个陷阱,为什么?

赤松流之前强调过好几次,他说干情报这一行最好不要露出真面目,但为什么这次去了?明知道是陷阱还往里面跳,是不是自己忽略了什么?

织田作之助在电话对面连声询问:“太宰?太宰?”

太宰治强笑了一下,他道:“没什么。”

太宰治挂了电话,目光落在地图上打着×的那个点。

是了,那个幻术师有问题!费奥尔多请来的这位搅浑水的幻术师,才是赤松流不得不入局的关键点!

难道费奥多尔找到了真正的柯瑞派因?因为涉及到了自己的过去,所以赤松流跳进了陷阱里?

原来如此,这的确是一个鱼饵,但是一个带毒的鱼饵,可以将目标调出来的鱼饵。

太宰治长出一口气。

死屋之鼠费奥多尔·D吗?

不愧是被赤松流忌惮厌恶的存在,的确有两把刷子。

但赤松流为什么敢亲自去?赤松流的异能力并不是战斗系啊!

他也没带织田作,中也那个混蛋居然拉走织田作喝酒了!

等等,冷静,太宰治对自己说,

既然赤松流不得不去,以赤松流的警惕程度,他一定最好了万全准备。

太宰治的心慢慢落回肚子里。

所以不需要担心的,赤松流一定考虑好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太宰治还是觉得不安稳。

以费奥多尔的性格,布置了一个必然会成功的陷阱,那么面对掉进来的猎物,自然会用尽全力抓捕入网。

费奥多尔还有什么后手?

太宰治一无所知。

赤松流知道吗?

太宰治也不清楚。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赤松流真的出事了呢?

太宰治觉得眼前有些眩晕,很久之前赤松流说,他绝对不会死。

太宰治也从未想过赤松流可能会出事,他那么谨慎小心,思虑周全,他……

太宰治闭了闭眼,也许是他多事了,但还是再做一手保险吧。

想到这里,太宰治重新拿出电话,他刚要拨电话,猛地反应过来,他啧了一声,推门而出,冲到了赤松流所在的办公室。

太宰治冲进去,正在处理情报的西川一愣。

“太宰大人?”

太宰治拉住西川的胳膊低声问:“有空白干净的电话卡吗?打电话无法定位地点的那种?”

西川:“有,您要这个干吗?”

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个袋子,袋子里全是电话卡。

太宰治手指灵巧地拿出电话卡更换到自己手机上,他快速进入赤松流的休息室,里面更安静一些。

“太宰大人?”西川不明所以,他下意识地追了进去。

那毕竟是他顶头上司的办公室,里面还有很多机密文件啊!

但随即西川就傻眼了,因为太宰治打了一个报警电话。

“喂?警察吗?求求你们快救救我!我、我被堵在了非法交易的现场,呜呜呜,我要被杀了!其中一个人好像叫费奥多尔,求你们了,地址是XX丁目XX街道后面的废弃仓库。”

然后太宰治挂了电话,掰断了电话卡。

他长出一口气,赤松先生,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剩下的看你自己了。

西川:“…………”

另一边,赤松流快速穿过横滨的各个巷子,面容在不断变换着,最终定格成了D·斯佩多的脸。

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

今天他不是赤松流,而是上了马甲号的彭格列初代雾守D·斯佩多啦!

【可是你没办法模拟斯佩多的幻术。】哈桑无语道。

“没关系,幻术师的比拼比较玄幻,哪怕费奥多尔在现场也不一定能看到幻术世界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且在幻觉污染中做点什么简直太方便了,如果条件允许,赤松流不介意在费奥多尔的精神上打下一个暗示性魔术术式。

赤松流:“我只要能亲自和那个幻术师见一面,剩下的可以在梦境里谈,最后你用灵子拟态消散于空中,看起来像是幻术师突然消散似的就行了。”

哈桑:【好,那随时准备切换。】

一座废弃的仓库内,费奥多尔坐在软软的垫子上,他正看着电脑屏幕上的信息。

在回复太宰治的短信后,费奥多尔端起咖啡,他看着咖啡微微泛起的涟漪,唇角上挑。

“伊万,我们要准备迎接客人了。”

一个长头发的年轻人激动地说:“是,我的主人,我会好好招待客人的。”

费奥多尔压了压耳边的耳麦:“骸君,之后麻烦你了,来的极可能是危险的通缉犯,还请你帮伊万搞定对方。”

六道骸:“这是额外工作,你得加钱。”

费奥多尔露出温和的笑容,他回答六道骸:“没问题,价格翻一倍。”

六道骸哼了一声,算是应了下来。

费奥多尔轻轻哼着曲调,他拿起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演员已经就位,精彩剧目即将上演。

格拉斯尼,就差你了。

然后费奥多尔让伊万砸了电脑和主板,在伊万的保护下,从地下岩土中离开了。

远处盯梢的哈桑幻象摇摇头。

果然看不住啊。

上一章:第056章 下一章:第058章
热门: 宿敌骑竹马 青春的死胡同 讨情债 同萌会的一己之见 超喜欢你[娱乐圈] 妙医鸿途 乡村艳色 超品奇才 女主醒醒,你是男主的[快穿] 被全星际追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