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3章

上一章:第052章 下一章:第05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意大利。

斯夸罗的心情复杂到了极点。

九代目将一则消息交给他, 授意让他将这份情报发给远在极东之地的赤松流。

艾斯托拉涅奥家族完蛋了,是被一个叫兰兹亚的家伙搞完蛋的。

如今这厮正被黑手党监狱追捕,以斯夸罗的经验来看, 叫兰兹亚的哥们恐怕很快就会被抓进黑手党监狱了。

斯夸罗看完情报内容后,心中唏嘘不已。

他认识Xauxus时, 赤松流已经离开彭格列了, 不过斯夸罗听九代目提过赤松流的事。

当年赤松流从那个家族的实验室逃出来,无意间碰到Xauxus, Xauxus曾向赤松流许诺干掉艾斯托拉涅奥。

出身贫民街并成为黑手党的Xauxus很明白, 人体实验本来就是黑暗世界内的一部分, 这种事是不可能杜绝的。

但Xauxus还是这么说了,他并非为杜绝实验而做出这个决定,他只是愿意给伙伴庇护, 并帮伙伴报仇而已。

“这种事交给你来做,太为难了。”

赤松流却拒绝了Xauxus:“最起码也要等你成为彭格列十代目才行,那还要十年时间, 太久了。”

“什么?十年?垃圾!我才不会用这么久的时间!”

“哦,那等你当首领了我再回来吧。”

“那就这么约定了!垃圾!”

“行, 你当首领了我就回来。”

斯夸罗叹了口气, 现在想想,赤松流这句话真是一语成谶。

九代目知道Xauxus无法成为十代目, 可是Xauxus又和赤松流做了这样的约定,听到这句话并复述的九代目到底是何心情呢?

赤松流六岁离开彭格列, 他一个小孩子逃亡, 彭格列真的找不回来吗?

恐怕是九代目授意不要再找回来吧?

因为Xauxus和赤松流的约定是根本无法完成的。

既然如此,不如让赤松流自己离开,并非Xauxus没有完成约定, 而是赤松流自己先失约了,错不在Xauxus身上。

这是属于一个父亲对自己儿子的偏爱,他放任了赤松流独自逃亡离开欧洲。

九代目几次宽容赤松流,恐怕也有过去的愧疚因素在其中吧。

如今赤松流已经是远东之地的黑手党组织中层干部,不可能再加入彭格列。

Xauxus也不需要完成当年的承诺,更何况他并非九代目亲子,不可能成为十代目。

真是物是人非啊。

斯夸罗叹息许久,然后他将这份情报传递给了拉克·阿克曼明面上留在意大利的居所,斯夸罗相信赤松流有办法拿到情报的。

与这份情报一起传递到远东之地的,还有魏尔伦的相关信息。

斯夸罗嘟囔道:“看在你对boss还算上心,以及上次放你鸽子的份上,买一赠一,多给你一份消息吧。”

远在横滨的赤松流并不知道即将得到塑料小伙伴的馈赠,他找了太宰治帮忙。

“幻术师,那是什么?”太宰治虚心请教,他还真没听说过这种职业。

“一种可以改变人认知的可怕的家伙。”

赤松流举了个例子:“他们甚至可以半夜进入你的睡梦中拉着你读一晚上论文。”

太宰治:“…………”

他诚恳地说:“睡觉时还要看论文,那有点可怕。”

随即太宰治神色严肃起来:“可以改变一个人的认知……这是类似精神系异能吗?”

赤松流点头:“是啊,精神力太弱的人会被幻术师控制,我怀疑横滨来了一位幻术师,正在浑水摸鱼,你帮我找找他在哪。”

“你的异能无效化应该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克制幻术师的幻术。”

赤松流解释说:“让别人去肯定会被幻术师的幻术骗得团团转。”

“……那不如让梦野久作去试试。”

太宰治提议。

赤松流茫然脸:“梦野久作?那是谁?”

“哦,你不知道他,你去北美后森先生在医院里找来的孩子,那孩子有六七岁了吧?异能力叫脑髓地狱,媒介是他手上的小娃娃,施展条件是受到伤害。”

太宰治提醒赤松流:“你别被他骗伤口。”

赤松流听后一愣,骗伤口?

他对此评价说:“如果每次要发动异能力还要让自己受伤,那这异能力太鸡肋了吧?”

太宰治笑了笑:“我们经常受伤,没关系的。”

赤松流下意识地看向太宰治,目光扫过太宰治身上缠着的绷带上,心下叹息。

太宰治的能力是异能无效化,似乎是很厉害的异能。

但这意味着太宰治想要击败敌人,必须依靠体术和枪术,而敌人想要伤害他,也只能依靠正常手段,所以他身上总是会留下很多伤口。

赤松流说:“既然你有想法,那幻术师的事就拜托你了。”

太宰治挑眉,他问赤松流:“找到后呢?”

“你不是和魔人先生有合约吗?”赤松流随口说:“拿他的情报塞给他,正好还人情。”

太宰治听后噗得乐了:“正合我意。”

之后几天里,太宰治带着梦野久作天天出门,织田作之助这个保镖再一次体验到了以前赤松流在纽约时受到的款待。

各种炸弹啦、枪手攻击啦、路人袭击啦……等等全都冒出来了。

织田作之助向太宰治和梦野久作展现了精湛的开车技巧,太宰治大呼小叫,觉得好刺激。

梦野久作扒着窗户看着外面的人,眼睛亮亮的,哪怕车子有些颠簸,他也很高兴。

毕竟比起关在禁闭室里,他更喜欢出来玩嘛。

大约三天后,赤松流辗转接到留在意大利线人传来的消息。

那是一封加密的电子邮件。

赤松流接到邮件后,先是警惕地问哈桑:“斯夸罗免费给我送情报?真的假的?他不是故意坑我吧?”

哈桑心说你也知道自己的信誉很烂啊?

等赤松流细看了情报内容后,整个人都惊呆了。

哇塞,斯夸罗给了两份情报!这是天降馅饼吗?

情报之一自然是关于魏尔伦要来横滨的事,这本身是赤松流计算的结果,不意外。

但另一件事就让赤松流目瞪口呆了。

艾斯托拉涅奥家族被一个叫兰兹亚的人彻底覆灭,从此除名,兰兹亚正被黑手党监狱的人通缉。

赤松流读了好几遍,有些不可置信。

“真的假的?那个家族全完蛋了?!”

赤松流忍不住问哈桑:“覆灭那个家族很简单吗?”

哈桑斩钉截铁地表示:【不,很难,他们家族也有火焰武器,当时你身体素质太差,魔力不足,我们无法长时间保持战斗水准,能跑出来已经是极限了。】

更何况当时欧洲还在打仗,哈桑需要留魔力保护尚且年幼稚嫩的赤松流。

既然哈桑都做不到,赤松流不相信资料上这个叫兰兹亚的家伙能做到。

也就是说,兰兹亚只是一个替罪羊。

“幻术师……”赤松流喃喃地说:“只有幻术师可以操纵他人,迷惑人的感官,让他们自相残杀,覆灭整个家族。”

【嘶,你是说艾斯托拉涅奥家族的事是费奥多尔请幻术师做的?】

哈桑惊叫道:【这不太可能吧?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帮你报仇好向你道歉吗?】

这简直是国际玩笑啊!

“……哈桑,你记得那个家族实验内容吗?”

赤松流抬手捂脸,心情非常糟糕:“当时我还不清醒,只有你最了解里面的情况,你说,这个幻术师,有没有可能是人造的?”

有了一个人造的荒霸吐,再来一个人造幻术师,好像没问题吧?

哈桑卡了一下,哑然不语。

当年赤松流被抓进艾斯托拉涅奥家族的实验室时,他的意识完全沉浸在80+哈桑的记忆里,根本无法掌握身体的主动权。

哈桑自己操纵着孩童的身体,从实验室跑出来,然后一路向西,目标英国伦敦时钟塔。

哈桑模糊地意识到这个世界好像不太对,所以他想去伦敦塔确认一下御主记忆里的魔术协会时钟塔是否还存在。

半道上,赤松流攻略了大约二十个哈桑,能大概率清醒一段时间。

这期间赤松流和哈桑算是平分24小时,也就是这时候,他遇到了寻找神奇物品的彭格列初代雾守D·斯佩多。

赤松流刚清醒没多久就要和D·斯佩多斗智斗勇,根本顾不上实验室的事。

之后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等他回到欧洲又再度被艾斯托拉涅奥家族追杀,没有一天安生日子。

——哦,被Xauxus庇护的那段时间倒是得到了充足的休息,所以赤松流一直记着Xauxus的恩情。

赤松流八岁之前的人生颠沛流离,短短两三年就比大部分人的一生都惊心动魄,知道他在横滨镭钵街捡到了兰堂。

在赤松流看来,他是遇到兰堂后开始转运,日子过的滋润起来。

正是太过明白人类能恶毒到何种地步,赤松流才会立刻想到了人造幻术师。

哈桑问:【你要怎么做?】

“既然魏尔伦要来,是时候调中原中也回来了。”赤松流闭了闭眼,很快就冷静地说:“幻术师的事交给太宰,我相信他能搞定的。”

赤松流从不怀疑太宰治的能力,前提是太宰治认真工作。

赤松流叮嘱哈桑:“你跟进这件事,一旦发现幻术师的痕迹,立刻告诉我。”

哈桑:【你要将人拉入港黑吗?】

赤松流:“这是搪塞森先生的理由,我自己的话,更想给他一个新身份和一大笔钱,让他去别的地方重新开始,最好别再掺和到黑手党的事了。”

【你在开玩笑吗?别再掺和?他已经是一位优秀的幻术师了。】哈桑:【他一只脚已经踏入了黑暗世界,不可能再脱身了。】

赤松流叹了口气,神色有些怅惘地道:“我懂,所以我想见见他,看他自己是什么想法,最起码也要看看他的身体如何。”

“那个幻术师既然是试验品,他逃出来后恐怕没想过如何保证身体健康成长的问题。”

“不是谁都和我一样出身魔术师家族,对身体构造极为了解,也不是什么人都和哈桑你一样,可以快速而准确地帮我处理伤口。”

赤松流语带嘲讽:“他身上恐怕还残留着实验反应和后遗症,想想当初我们逃出来时的情景。”

“我用这个理由策反他脱离费奥多尔的控制,成功率应该极高。”

“剩下的看他自己了,路是自己选择的,我也有自己的路要走,以后是敌人还是朋友,就看机缘了。”

【我明白了。】哈桑听后语气温和地说:【我会盯着这件事的。】

上一章:第052章 下一章:第054章
热门: 离婚前上了结婚节目 脱粉再就业 快穿之反派BOSS皆病娇 攻略对象出了错 孽情:错爱的女人 宠你向钱看 发光体 影后有堵墙(GL) 霸总是我事业粉 公子他霁月光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