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

上一章:第049章 下一章:第05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在五千亿引发横滨黑暗势力大震动时, 太宰治推开了赤松流的办公室门。

一进去,太宰治就是一愣。

他是熟悉赤松流的办公室的,毕竟之前曾在这边帮忙兼学习。

不过此刻办公室里摆满了桌子, 各种仪器堆在一起,技术人员正在疯狂敲键盘, 似乎极为忙碌。

赤松流坐在里侧的小桌子前, 正在和一个情报员低声说着什么。

看到太宰治进来了,赤松流对那个情报员点点头, 那人低头行礼后离开了。

赤松流丢开笔看向太宰治, 脸色有些紧绷:“怎么了?”

有事可以打内线电话, 但太宰治直接找上门,这是出什么要紧的事了吗?

太宰治环视了一圈,赤松流起身推开旁边的休息室:“这边说话。”

休息室里没人, 太宰治先进去,赤松流紧随其后,他关上门, 刚转身,太宰治就压住门, 堵住赤松流。

黑发青年问:“这就是森先生给你布置的工作?五千亿?”

赤松流听后不明所以, 这小子骤然压过来居然有点压迫力了,太宰治长高了吗?

他绕开太宰治, 走到休息室的沙发前坐下:“对啊,怎么了?”

太宰治侧身看着赤松流, 他沉默了一会才走到沙发对面坐下。

“森先生想要吞了整个横滨?异能特务科不会坐视不管吧?”

“没关系, 目标就是异能特务科。”

赤松流没想那么多,直接透底了,毕竟计划后期还需要太宰治配合。

“消息已经传出去了, 估计森先生很快就会召开干部会议了,你是干部后补,后期也要你配合,森先生会和你提这件事的。”

赤松流觉得这不算什么隐瞒,顶多是老板的命令而已,太宰治不会这么小心眼,因为没和他说这件事而生气吧?

太宰治想的却和赤松流截然不同。

他动了动唇,从怀里拿出一份文件直接摔在赤松流面前。

那是他花钱从英国情报贩子那买来的关于柯瑞派因的情报内容。

太宰治:“你被英国钟塔通缉,现在又想上异能特务科的逮捕名单?”

太宰治不相信赤松流没有被异能特务科盯上,毕竟赤松流已经是干部后补,再进一步就是干部,政府部门肯定会专门给赤松流做档案。

以前赤松流的警戒等级应该不高,毕竟他很注意保护自己的信息,年纪也小,但这次的五千亿太引人注目,异能特务科一定会想方设法探查到最细节的部分,赤松流根本无所遁形。

赤松流怔了怔,他接住文件后第一反应居然是:“你在担心我吗?”

太宰治:“…………”

黑发青年大开眼界。

一般人被这么掀老底,难道不是心虚或者尴尬吗?

但赤松流的反应居然是高兴!!

是的,坐在赤松流对面的太宰治用他引以为豪的观察力可以发誓,赤松流整个人都散发着高兴的气氛,这根本做不得假!

太宰治承认,他被眼前这个人深深吸引了。

因为每次赤松流的反应都超出了他的预期,赤松流就像是潘多拉的盒子,打开后根本不知道会冒出希望还是露出绝望。

更令太宰治无言的是,赤松流还开心笑着对他道谢:“多谢你的关心。”

太宰治觉得有点可惜,他其实很想看赤松流变脸生气的样子。

“不客气。”太宰治坦然接了这声道谢,他饶有兴趣地看着赤松流:“你不看看我都查到了什么吗?”

赤松流从善如流,拿起手上的文件看了起来。

文件内容是关于柯瑞派因的通缉令。

通缉令上写着柯瑞派因的年龄不详,性别不详,身高和面容都不详,备注标了会易容变装,无法从外形上判断。

然后是通缉金额,赤松流看着一长串的零,有一种将变装成自己的哈桑卖给钟塔骗赏金的冲动。

最后是一连串的丰功伟绩。

赤松流看的表情简直要裂开了。

这上面有暗杀,有诈骗,有黑吃黑,还有各种恐怖袭击案件……

这这这,这根本都不是他干的啊!!

哈桑温和地提醒赤松流:【别忘记还有一个人会上柯瑞派因这个号。】

赤松流卡了一下,哦,想起来了,另一个知道他是柯瑞派因的人是彭格列初代雾守D·斯佩多。

D·斯佩多是一个牛逼的活了百年的幻术师,他伪装成柯瑞派因干坏事,然后将黑锅丢到赤松流头上,简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

想到这里,赤松流突然心平气和了。

他对哈桑说:“所以柯瑞派因是斯佩多的马甲,和我有什么关系?”

哈桑呵呵笑:【你对面前的太宰治说吧。】

在赤松流看资料的时候,太宰治像是猫咪观察猎物一样,紧紧观察着赤松流的表情和情绪,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正如赤松流看到那份资料时内心崩溃,太宰治在拿到从英国情报贩子那得到的资料时,也忍不住喷了茶水。

柯瑞派因的通缉源于十三年前,按照时间推算,那时候赤松流估计就五六岁。

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被钟塔通缉,还是通缉榜第一名?

要说里面没猫腻,太宰治是绝对不信的。

而且资料里记录的关于柯瑞派因的光荣事迹,和赤松流本人其实对不上。

最近一条关于柯瑞派因的情报是去年,资料上说柯瑞派因去年在意大利搞恐怖袭击,可实际上赤松流去年在北美纽约开港黑分部。

太宰治看完资料后思考许久。

要么是赤松流神通广大,连钟塔内关于他自己的通缉信息都篡改了;要么就是费奥多尔找错人了。

前者不太可能,至于后者嘛……

太宰治亲自和费奥多尔交流过,他觉得费奥多尔似乎不是蠢货。

而费奥多尔还说了另一个名字格拉斯尼瑟斯纳,再加上钟塔上关于赤松流异能的描述,太宰治最终得出结论。

柯瑞派因曾经是赤松流的名字,但后来被另一个人拿走了。

赤松流改名叫格拉斯尼瑟斯纳,这是个俄语音译,说明赤松流曾去过西伯利亚,在那里他碰到费奥多尔,骗了费奥多尔后又逃到了横滨。

这就能很好的解释为什么钟塔通缉上的柯瑞派因罪行累累,却又和赤松流本人对不上。

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费奥多尔找的人的确是赤松流,而赤松流的确知道真正的柯瑞派因是谁。

按照织田作之助的说法,赤松流基本不说谎。

那么关于试验品的事,赤松流的确不曾骗自己,太宰治想,赤松流八成是钟塔的异能实验品,他被一个叫柯瑞派因的人偷了出来。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赤松流为什么五六岁时被通缉。

在太宰治观察赤松流的时候,赤松流看完最后一页资料。

他将资料丢在桌子上,表情很微妙:“……这都什么鬼?”

太宰治也笑了,这笑容有些舒展,让他看起来活泼了一些。

赤松流这句话不仅隐晦地表达了开诚公布的意思,也变相肯定了太宰治的猜测。

“是啊,这都什么乱七八糟。”太宰治抬手撑住下巴,他笑吟吟地说:“我和魔人先生有合作哦,他找柯瑞派因呢。”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赤松流淡定地表示:“自己的合作自己解决,别耽误接下来要做的事就行了。”

太宰治略有惊讶地瞥了赤松流一眼,他若有所思:“没关系吗?你确定?”

赤松流呵呵笑,费奥多尔要找的人是斯佩多,和他赤松流有什么关系?

太宰治突然又拿出一张照片放在赤松流面前:“那格拉斯尼瑟斯纳呢?”

赤松流看到照片的一瞬间,立刻明白自己是怎么暴露的了。

这明显是来横滨旅游的人自拍照片,发布到网络上后,不知怎么的被费奥多尔找到了。

赤松流忍不住发出感慨:“所以说干我们这行的,还是少出去乱窜比较好,不定什么时候情报就流露出去了。”

太宰治兴致勃勃地说:“魔人先生说你是他的伙伴,找你很久了。”

赤松流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互相捅刀的伙伴吗?他找我是想干掉我吧?”

“说说看吧。”太宰治笑眯眯地说:“我花费了这么多钱和精力,总要有一些收获的。”

赤松流不太想说黑历史。

只是他看了一眼身前的太宰治,诧异地发现了黑发青年的眼中竟罕见地有光在闪动。

赤松流抬眸问太宰治:“你为什么想知道?”

太宰治想说有趣,有意思,就是想知道。

可是话到嘴边,他突然反应过来,若是仅仅自己觉得有趣,就去挖掘对方内心的黑暗,是不是有点过分?

眼前的人不是他的部下,也不是他的敌人,他若是肆无忌惮地探究……

一瞬间太宰治有些茫然,他想说个其他的靠谱的理由,比如说帮忙掩盖痕迹,比如说小心森先生知道,比如说可以利用魔人先生……

但这种理由是骗不了赤松流的。

最终,太宰治脸上的神情不自觉地淡下来,然后他又扬起一抹笑容:“算了,对你来说这种事其实很无聊吧?不过既然魔人先生找过来了,你真打算放任不管吗?”

赤松流静静地看着太宰治,直到太宰治不自在地将那抹虚伪的笑容卸下去,他才开口:“你只是想知道,对不对?”

太宰治没说话,眼神微黯。

出乎太宰治的意料之外,赤松流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他说:“这其实是好事啊。”

太宰治眼中那种虚无消散了,他诧异地看着赤松流。

却见赤松流微笑起来。

赤松流笑眯眯地说:“想要知道某件事,想要探寻事件的真相,这种想要的心情,对事情的好奇心……不正说明你作为一个人在鲜活的生长着吗?”

太宰治:!

上一章:第049章 下一章:第051章
热门: 桃色艳遇 我和极品女人的那些事 全校都以为我A装O 史上第一混搭 命中注定[末世] 陛下万安 听说师父暗恋我 让你见识真正的白莲花[快穿] 顶级流量又撞脸了 禁区:厂花红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