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章

上一章:第047章 下一章:第04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GSS的小年轻还不知道眼前两个更年轻的人其实是大魔王。

他拒绝了费奥多尔的请求后, 就试图将费奥多尔轰出去。

已经很多年没人敢在费奥多尔面前这么莽了,费奥多尔开口,语气越发柔和。

“既然首领问过了, 我自然是相信首领的,只是既然他已经没什么用了, 就让我和他聊聊吧。”

费奥多尔静静地看着这名GSS成员, 狭长的眼眸里仿佛有冷光闪过:“反正他被捆着呢,我不会靠近的, 您去休息吧。”

太宰治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 他觉得这个倒霉鬼要是再不滚蛋, 费奥多尔就要动手了。

不过可能是不想在太宰治面前暴露过多,当看到GSS成员还有些犹豫时,费奥多尔又好脾气地继续说:“首领是去确定情报了吧?一旦情报为真, 会有大行动,若是能在行动前能多休息一会也是好的,您说是吗?”

GSS成员觉得此言有理, 于是他叮嘱了几句:“要小心,别让他跑了!”

然后这厮就真的圆润地滚蛋了。

对方离开后, 太宰治心下觉得可惜, 面上诚心诚意地说了一句:“真是难为你了。”

带着这么些猪队友还能从港黑的围剿中逃出生天,眼前这戴着白帽子的家伙是个厉害角色啊。

费奥多尔微微一笑, 他慢慢坐在太宰治不远处的沙发上。

“还好,我只是为迷途的羔羊指引方向而已, 最终的选择由他们自己决定。”

“……那你来找我有事吗?”太宰治问。

“难道不是你来找我吗?”费奥多尔说。

“啊呀, 时间紧迫,我们不要浪费时间了。”

太宰治轻笑起来,虽然被捆成了粽子, 他的态度却极为轻松,似乎眼前的人不是敌人,而是许久未见的朋友。

“行啊,一起问怎么样?”费奥多尔含笑道:“我们彼此的真实目的……”

太宰治笑吟吟地说:“好啊,看我们想的是否一样。”

两人停顿了一下,随即同时开口。

“你利用GSS找的人是谁?”

“你找到那个人的信息了吗?”

他们互相对视着。

许久后,太宰治才笑眯眯地说:“看样子你在GSS这里什么都没查到。”

“似乎港黑那边也没消息啊。”

费奥多尔叹息道:“否则来的不会是你,港黑最年轻的骨干太宰治,你会直接用我要找的人做局,引我进去的。”

“但我还是来了,我对吃下你掌握的GSS的势力很有兴趣。”

太宰治的脸上挂着真诚的笑意,他说:“死屋之鼠的首领费奥多尔先生,做交易总要公平一点,对不对?”

“能让你花费这么大力气寻找的人,我也挺有兴趣的。”

太宰治笑着说:“我们帮你找人,你将GSS送给我们算是报酬,你觉得怎么样?”

费奥多尔同样笑着说:“可我怎么知道你们会不会赖账呢?”

太宰治失笑:“干我们这行总是有风险,正因为高风险,得到回报时才会有惊喜啊。”

费奥多尔同样失笑,他大概能了解太宰治的想法,可以说他们两个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同一类人。

费奥多尔注视着眼前的太宰治,他突然觉得自己跑到横滨找格拉斯尼,还能买一送一出现一个太宰治,真是神灵对他的恩赐啊。

“好吧,我告诉你。”费奥多尔慢悠悠地说,“那个人叫格拉斯尼瑟斯纳。”

太宰治皱眉:“我什么都没查到,你确定是真名吗?”

费奥多尔赞许道:“没错,那其实是假名字。”

太宰治哦了一声,眼中闪过一丝光亮:“愿闻其详。”

真名不会是赤松流吧?

“他叫柯瑞派因,位居钟塔通缉榜排行第一名。”

费奥多尔诚恳地说:“他是我重要的伙伴,我失去他很久了,一直在寻找他,希望港黑能联系上他。”

太宰治:“…………”

哇哦!太宰治脸上流露出了惊奇之色。

这不是他作假,而是真的惊到了。

真是万万没想到啊,赤松流还有个叫柯瑞派因的假名,这个身份居然被英国钟塔通缉?!还是位列第一名?

“他做了什么?”太宰治适时地将脸色从惊奇切换到了忌惮和谨慎上,心里越发好奇了。

费奥多尔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道:“我只提醒港黑一件事,格拉斯尼是个骗子,他最擅长的就是背叛,小心被他骗了哦。”

额,太宰治听后有一瞬间心情复杂。

他想起了前几天和织田作之助喝酒时,织田作之助说的话。

当时织田作之助说赤松流擅长用真话编织谎言,太宰治忍不住调侃赤松流是专业的骗子。

当时织田作之助回答说:“骗子?不,他不是骗子。”

“用马蒂勒那边的说法,小流是艺术家,语言艺术。”

听到这个词后,太宰治直接被刚喝下的酒呛住了。

神特么语言艺术,总觉得将艺术这个词扣在赤松流的脑袋上,一点都不搭好吗?

不过现在看着眼前的费奥多尔·D,太宰治突然就觉得自己运气还是不错的。

按照织田作之助的说法,赤松流不说谎言,只会用真实编织谎言,所以太宰治自己想差了一些事情,但眼前这哥们呢?

这哥们不仅没意识到这一点,还被赤松流背叛了!

他比自己还惨啊!

太宰治勉强保持住自己的表情,生怕一不小心流露出幸灾乐祸的笑意。

太宰治:“多谢你的忠告,不过具体如何,我会自己判断的。”

——他回去就找英国那边的情报贩子买钟塔的通缉名单!

费奥多尔正要继续说话时,突然外面传来了枪声。

有GSS的成员在愤怒咆哮:“敌袭!”

太宰治和费奥多尔同时看向某个方向,下一秒,有玻璃瓶破碎的声音,紧接着爆炸声响起,整个楼层都被震动了,头顶上的废弃房梁往下簌簌落灰。

费奥多尔轻笑起来,他起身推门准备离开:“看样子你们港黑的人要过来了,我就不奉陪了。”

太宰治的手指一动,身上的绳子立刻散开,他灵巧地跳起来,并一把抓住费奥多尔的胳膊:“别走啊。”

费奥多尔猛地回头看太宰治,眼眸里满是冷意。

——他的异能力没有动静?

“干嘛这么惊讶地看着我?”太宰治下意识地反问,然后他露出思考的表情。

下一秒,两人异口同声:“你的异能力是被动发作的?”

费奥多尔用全新的眼神看太宰治:“异能接触无效?”

太宰治探究地看着费奥多尔:“接触后造成致命伤?”

一瞬间,仿佛有镜子出现在他们之间,透过镜面,他们看到了另一个何其相似的自己。

“太宰!”

织田作之助的声音出现在走廊上,太宰治扭头看过去,就见织田作之助一个翻滚,伴随着火光和枪声,他冲了过来。

织田作之助背后有GSS成员在射击,但不知道是他们的枪法太烂,还是织田作之助早就预知到背后的攻击不会伤害到自己,他按照自己的节奏蛇皮走位,根本没搭理背后的攻击。

在即将冲到太宰治面前时,织田作之助突然足下发力,跳了起来。

太宰治正要说话,织田作之助一个飞扑,不仅将太宰治扑倒了,还扑倒了太宰治身后的费奥多尔。

背后有爆炸猛地扩散开,烟雾弥漫。

地板和墙壁再度震颤起来,头顶有碎裂的板子落下来,砸在地上,荡起更多烟尘。

扑通一声,织田作之助、太宰治以及费奥多尔三人呈夹心状一起撞击在地。

两个人的重量压在费奥多尔身上,贫血还身体不好的费奥多尔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

太宰治有个名为费奥多尔的垫子垫着,倒是没受什么伤。

倒地后他立刻一手压在费奥多尔的胸前试图站起来:“你怎么来……”

剩下的话被太宰治吞回肚子里,因为织田作之助直接往太宰治的脸上扣了一个防毒面具。

太宰治下意识地扶住面具,透过面具的眼睛部位,他看到织田作之助丢出了个什么东西。

……催泪瓦斯?!

下一秒太宰治整个人身体腾空,视野向下,双手下意识地抱住了织田作之助的腰。

他、他居然被织田作之助像是袋子一样抗在了肩膀上?

织田作之助同样单手卡住太宰治的腰,然后大踏步向前飞奔。

但由于太宰治挡住了织田作之助的视线,织田作之助没注意地上还有一个人,一脚踩到了对方的胸口。

倒霉的费奥多尔刚想站起来,就又被踩地上了。

太宰治幸灾乐祸地对费奥多尔比划了个再见的手势。

织田作之助顾不得太多,他匆忙说了一句:“抱歉哈。”

然后织田作之助急速飞奔,他按照之前看好的路线,在某个瞬间突然侧身踹门,进去后先是随便几枪干掉GSS的留守人员——橡胶弹,打耳朵,耳蜗震颤会站立不稳。

织田作之助直接从三层楼窗户处跳窗,像是大鸟一样落下。

太宰治先是不受控制地呈自由落体状下落,然后腹部重重卡在织田作之助的肩膀,他忍无可忍,直接吐了起来。

呕——

织田作之助在半空就双手用力将太宰治丢了出去,然后他就地翻滚顺势卸力,站稳后轻轻一跳,又接住了落下来的太宰治。

一辆车直接冲了过来,车门开着。

织田作之助拉着太宰治跳了进去,下一秒,车门关闭,车子在背后GSS的枪炮声中呈S型一路飙出,扬长而去。

上一章:第047章 下一章:第049章
热门: 养了一只小狼崽 邪医特种兵 论死遁的一百种方式[快穿] 禁欲老攻总想宠坏我 这个omega甜又野 我亲手养大的白眼狼都在觊觎我的遗产 气运之子为我神魂颠倒 想您亲我 荒野求生直播间[美食] 魅魔的庄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