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章

上一章:第046章 下一章:第04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二天天亮时, 赤松流基本敲定了计划步骤,他给森鸥外传真了一份。

在森老板看计划的时候,赤松流坐在自己办公室, 看似休息,实则闭着眼睛问哈桑:“查到了吗?GSS的据点?”

哈桑不愧是最强的谍报大队, 他表示:【搞定了, 我们中的一个已经替代了GSS的一个成员,潜伏进去了。】

赤松流精神一振, 他飞速道:“是不是费奥多尔?”

【就是他。】哈桑给与了肯定:【要干掉他吗?】

赤松流唇角泛出一丝冷意:“急什么?赶着送上门, 不利用一番岂不太浪费他的心意了!?”

哈桑提醒赤松流:【上次的事你做的不厚道。】

赤松流:“他活该!东乡保护了我们, 费奥多尔做了什么?若非东乡是不死者,他当时就真的死了!”

赤松流口中的东乡田九郎是不死者,他也是一位炼金术师。

东乡田九郎在18世纪成为不死者后, 一不小心被冰冻在北极二百多年,好不容易全球变暖,东乡田九郎总算从北极跑出来, 顺着西伯利亚冰原向家乡赶去。

半路上,那位不善言辞的老头碰到了逃亡的赤松流和被流放的费奥多尔。

然后他们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钟塔侍从太没用了!”赤松流忍不住咒骂道:“他们追我的时候像疯狗, 那么大一个费奥多尔, 他们居然没干掉,还让他跑了!”

哈桑说了一句公道话:【在钟塔侍从眼中, 你的价值要比费奥多尔强太多了吧?】

另一个哈桑同样没忍住,他说:【你骗费奥多尔在树林集合, 结果你跑路了, 将他丢给追来的钟塔侍从,钟塔侍从肯定认为他是你的替罪羊,怎么可能真的抓他?】

【费奥多尔又不是傻子, 他的嘴巴能说出花来,即便被钟塔侍从抓了,他也能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你凭什么觉得钟塔侍从会抓他不抓你?】

赤松流恼火地说:“你们是帮他还是帮我的!?”

哈桑们立刻闭嘴了。

最先开始说话的哈桑细声细气地说:【我们只是提醒你一些常识,不要对自己有错误的预估和评价。】

就在赤松流想要挽起袖子和哈嗓们辩论三百回合时,桌子上的电话响了。

森老板来电话,表示第一阶段的计划没问题,可以开始搞了。

森鸥外就喜欢赤松流的高效。

老板要做什么,下属立刻拿出计划,实施的成功率还极高,对比另一个虽然也聪明但不听话的太宰治,森鸥外怎么看怎么觉得赤松流好用。

赤松流得了森老板的命令,只能挂了电话,悻悻地放过了哈桑们。

他电话通知休息的部下:“回来开工了。”

计划如期展开。

不过鉴于这个计划的前期是情报和流言的处理,不需要行动部门的配合,所以隔了一天后,赤松流又给太宰治打了个电话。

他表示不能让织田作之助摸鱼,这样容易被森老板抓把柄。

“让他暂时跟在你身边保护你吧。”赤松流如此说:“你不是在查GSS吗?请说那边的情报员是个硬茬儿,你玩的时候注意自己的安全。”

一直在思考怎么查赤松流的太宰治自然听出了赤松流的言外之意。

赤松流是真的不介意自己查下去吗?还是说赤松流觉得自己查不出什么?

太宰治暂时记下了这一点,嘴上说:“硬茬儿?我倒是没看出来,那位魔人先生是真的能跑,GSS被他当球踢呢,我好几次都扑空了。”

赤松流心说费奥多尔将GSS玩在手心不是天经地义吗?钟塔侍从都眼瞎了!

“反正你注意分寸,织田在北美增加了不少经验,他当保镖绝对可靠。”

说完这些赤松流就挂了电话。

目标已经有动作了,流言的酝酿就在这几天了,赤松流是真的没空再想费奥多尔和太宰治了。

工作更重要。

赤松流选择的目标是一个曾和港黑合作、却又反手将港黑情报卖出去的异能者。

这异能者的异能力和金钱相关,据说他本人就极为富有,赤松流让合作的会社放出去一笔要洗的钱,那异能力者八成会上钩。

若是对方半道劫走这笔钱,赤松流就可以安排下一步的谣言和资金变动记录了。

赤松流美滋滋地想,有哈桑盯着,随时可以干掉费奥多尔;有费奥多尔乱蹦跶,正好可以吸引太宰治的目光。

真棒。

另一边,太宰治被赤松流的话气乐了。

他仿佛能感觉到赤松流的态度:你随便玩吧,玩成什么样都行,别将自己玩没了。

太宰治决定亲自去会一会这位魔人先生。

于是某天,保镖织田作之助很自然地被太宰治甩了。

看着空荡荡的汽车和一脸无辜的黑衣大汉,织田作之助觉得额头青筋直蹦。

恍惚间,他想到了去年的赤松流。

“我去买个热狗,织田先生你在这里等我回来。”

然后下次再见面,织田作之助穿过枪林弹雨将女装大佬赤松流从赌场里抢出来。

“我去买个游戏充值卡,织田作你在这里等我回来。”

然后太宰治就玩失踪了,织田作之助稍微联想了一下赤松流,他已经可以想象自己从GSS的老巢里将太宰治捞出来的情景了。

织田作之助深吸一口气,他打通了赤松流的电话。

“流,太宰失踪了。”

此刻的赤松流正盯着屏幕上的资金变动,一旦目标使用异能力夺取金钱,他就要开工了。

他拿着电话说:“你涂墨水了吗?”

织田作之助:“涂了,透明色的。”

赤松流这才道:“你稍等,我给你个地址,我会让黑蜥蜴去接应你的。”

织田作之助嗯了一声,挂断电话。

透明墨水是马蒂勒那边弄出来的小玩意——其实是赤松流和马蒂勒合作的私人业务——涂了那种带有微量放射性元素的墨水,在一定范围内可以追踪墨水痕迹。

很快,织田作之助就接到了一个短信,上面写着一个地址范围。

织田作之助招呼了太宰的部下:“跟我来。”

那部下说:“去哪?”

织田作之助:“去给汽车加油,顺便做点鸡尾酒。”

那部下一愣:“鸡尾酒?”

“对,莫洛@托夫鸡尾酒,再去向后勤申请一些闪光@弹和震撼弹。”织田作之助以非常老练熟稔的语气说:“要是能申请一些催泪瓦斯做掩护就更好了。”

那部下用敬佩的眼光看织田作之助:“这个,催泪瓦斯是管制品,我记得走私仓库里应该还有一些,不过这需要干部以上级别的大人们给批示。”

织田作之助记得赤松流就有尾崎红叶的权限,他说:“这个交给我来办。”

自由的美利坚人民火拼时武器装备向来齐全,织田作之助在北美出差一年,见识过奔放的黑帮火拼后,作战经验蹭蹭蹭地上涨。

织田作之助习惯性地列了一堆常用的东西,然后找赤松流打申请。

赤松流看都没看报告就直接批了。

织田作之助又不杀人,随便他怎么要武器都没关系。

得了赤松流的武器支援,织田作之助点齐人马拿好装备,雄赳赳气昂昂地去拯救太宰治小公主。

一个废弃的三层建筑内,GSS秘密据点。

某间无窗的房间里,太宰治被捆成粽子,有人拿枪指着他的脑袋。

GSS的首领狐疑地看着太宰治:“确定是他吗?他就是港黑那边的指挥?”

一个彪形大汉说:“就是他,全身缠着绑带的家伙,没有错。”

“看起来只是个普通的小鬼而已。”首领扫了一眼太宰治身上穿着的黑色大衣,像是小孩子穿大人衣服一样,他嗤笑说:“小鬼,想活命就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

太宰治的额头有血落下,他低眉敛目,看起来乖巧极了。

“别、别杀我!您问吧,我什么都说!”

首领:“告诉我港黑那边的人手布局!数量、武器、还有换防和巡视的规律!”

太宰治小心瞥了一眼对方,一副忐忑模样:“我、我知道的不多……”

首领:“知道多少说多少!”

太宰治随便说了一些边角料消息,然后他一脸期待地看着对方:“我都说了,能放了我吗?我、我可是森先生的弟子,他会赎我的!”

本来GSS首领是想等太宰治说完就直接干掉这小子的,听了太宰治的话,首领心动了:“真的?”

太宰治连连点头:“真的,您可以将我被抓的消息传回去,一定有人来和您接洽的!”

GSS首领狞笑起来:“接洽?不!我要当港黑的面杀了你!”

他摩拳擦掌地说:“看好这小子,其他人跟我走!”

首领决定先去验证一下太宰治的情报,然后就动手。

一时之间房间里只剩下了太宰治和拿枪指着他脑袋的人。

太宰治等了一会,房间门开了。

一个人走了进来。

太宰治抬眼看去,这是一个披着黑色大衣的年轻人,他有着半长的头发,戴着一个软软的白色帽子,一双鲜红的眼眸里冰冷而空虚。

年轻人看上去极为瘦弱,脸色苍白如纸。

看到他进来,拿枪指着太宰治脑袋的那个GSS成员皱眉:“你来干什么?”

年轻人慢慢说:“没什么,我只是听说抓到了港黑的人,来看看有没有什么情报。”

GSS成员自豪地说:“首领已经问出来了,没你的事了,你可以走了。”

年轻人,也就是费奥多尔看向这GSS成员,太宰治也抬眸瞥了对方一眼。

然后这两个人又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语。

所以有时候真不是他们觉得世界无聊,主要是身边的蠢蛋真的真的超级多啊。

上一章:第046章 下一章:第048章
热门: 机械降神 气运之子为我神魂颠倒 混世色医:乡下女人更疯狂 造物主实习指北 被渣的白月光杀回来了[快穿] 很纯很暧昧 真人秀直播中[娱乐圈] 大少爷的暧床小奴 我家花瓶靠实力火遍全国 天浴迷情:桃花谭的女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