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章

上一章:第045章 下一章:第04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当天晚上, 织田作之助分别接到了太宰治和赤松流的电话。

太宰治:“出来喝酒啊~一起玩啊~”

织田作之助:“好。”

赤松流:“我最近忙着整理情报,不会出门,你先当太宰治的保镖吧, 他一直和GSS针锋相对,我有点担心他。”

织田作之助:“好。”

织田作之助挂了电话后, 喃喃地说, “正好太宰找我喝酒。”顿了顿,他感慨:“某种程度上来说, 他们真有默契啊。”

久违的Lupin酒吧, 织田作之助过来时, 太宰治已经坐在吧台上喝酒了。

看到织田作之助进来,太宰治笑嘻嘻地招呼对方:“织田作,快来, 你怎么来的比我还晚?有任务吗?”

织田作之助在太宰治身边坐下,他和老板打了个招呼,要了一杯蒸馏酒后, 对太宰治说:“没什么任务,我今天休息。”

织田作之助呼出一口气, 他扯了扯领带:“我先回家洗澡, 还去吃了咖喱,又去小流家了。”

“他家里落了很多灰, 我帮忙打扫了一番,还将他换下的西装和落灰的衣服都送到干洗店去洗了, 又帮小流订了最新一季的衣服, 这才来晚了。”

太宰治:“…………”

也许是织田作之助的错觉,太宰治的表情在某个瞬间很僵硬。

不过下一秒太宰治脸上又满是笑容,这让织田作之助以为眼花了。

太宰治端起酒杯, 和织田作之助碰了一杯:“欢迎回来,我叫赤松先生出来喝酒,他说有工作。”

织田作之助唔了一声,他喝了一口,慢慢说:“他要处理的文件和情报比较多,我很少见到他出去放松。”

“真是敬业啊。”太宰治感慨了一句,他好奇地问织田作之助,“纽约那边怎么样?有意思吗?”

织田作之助流露出温和的笑容:“很有意思。”

太宰治似乎被这笑容所感染,他摇了摇手里的酒杯:“和我说说那边的事吧。”

提到纽约的生活,织田作之助的神色明显舒展开来。

他给太宰治说了大城市的开放,纽约人的热情和自由性格,还说了马蒂勒的一些干部和分部里发生的事。

“总体来说,那边会更开放,更自由,他们都很会玩的。”

太宰治凝视着织田作之助,他发现这个男人周身气息极为轻松,过去一年的出差生活让织田作之助多了几分开朗和明快。

太宰治垂眸,他笑了笑:“赤松先生也很喜欢那边的氛围吧?”

“嗯,他很喜欢。”

织田作之助难得流露出无力的神情:“他和马蒂勒那边的干部男扮女装跑到敌对势力的赌场出千,最后我和马蒂勒的人将他们捞出来,开车绕了大半个纽约,还给警局塞了好多钱,才将这件事抹平。”

太宰治听后眼睛睁大,他大笑着催促织田作之助:“真的假的?没听说过啊!快说说看,到底怎么回事?”

“我是他的保镖嘛,他那次甩开我说去买热狗,结果就出了这档子事。”

织田作之助瞥了一眼太宰治,“他怎么可能让这种事传回港黑?最后说是马蒂勒那边的线人做的,小流没敢说自己亲自去了。”

太宰治听后有点可惜,一时之间竟有种去北美出差的冲动。

那边关于赤松流的线索和情报会更多吧。

“不过那之后小流向我承诺再也不会单独跑出去了,就没再发生类似的事了。”

织田作之助放下杯子,他对太宰治说:“小流给出的承诺一般都不会反悔,马蒂勒那边也挺信任小流的。”

太宰治听到这里心中一动,他用漫不经心的语气说:“哦?看样子那边很满意赤松先生啊?说说看?他们怎么评价赤松先生的?”

“嗯,他们对小流的评价很高,说小流是个重视承诺的人。”

“不过有个叫罗尼的家伙说,小流说的话都是真的,却能奇异地达成谎言的效果,如果被绕进去了就完蛋了,他们和小流协商时,也很担心自己中计哩。”

织田作之助看向太宰治,说出自己的想法:“其实我觉得是那帮人想太多吧,小流其实很好懂的。”

太宰治:“…………”

不知道为什么,织田作之助又一次觉得太宰治的笑容有点略微僵硬。

“很好懂……吗?”太宰治眼神微动,他突然笑道:“那织田作呢?你有写小说吗?”

“有啊。”织田作之助回答说:“我试着写了几页,但总是不太满意,最近在看写作基础,正琢磨呢。”

听到这里,太宰治的目光落在织田作之助身上,他不由自主地微笑着:“是吗?我以为你在那边很忙,根本没空写小说。”

织田作之助歪头:“还好吧,小流大部分时间都在据点处理情报和各种事务,我在旁边守着没事,就看看书书练练笔什么的,小流也很支持我。”

——虽然隔三差五要小心天降炸弹什么的。

“光说我了,太宰你呢?”织田作之助关切地看着太宰治,“我听小流说你升职了,工作方面有遇到麻烦吗?能处理吗?”

太宰治打个哈哈:“马马虎虎吧,其实不太难的,只是下面的人太蠢了而已。”

织田作之助:“是吗?那你开心吗?”

太宰治一愣。

织田作之助斟酌着字句,他慢慢说:“太宰,不管你做什么,我……嗯,小流也是,都觉得果然还是要自己开心,自己乐意才行吧。”

织田作之助以前是杀手,也曾沉浸在黑暗之中,这次回来见到太宰治,一见之下立刻就察觉到了一些萦绕在太宰治身上的东西。

如果是去北美之前,织田作之助恐怕不会直白地说出这样的话。

但在纽约,在曼哈顿,和马蒂勒家族的干部一起喝酒聊天后,织田作之助惊讶地发现北美那边的组织真的超级自由开放。

马蒂勒的干部甚至会聚集在宴会厅玩上一整天的多米诺骨牌!

他们还会按照课本上写的物理实验,凑到一起玩一些比较危险的实验装置。

据说他们以前试着用酒精玩戏法,还不小心烧了一整个仓库。

当然,他们都是不死者,怎么玩都死不了,但那种玩心和欢乐的氛围是真的令人羡慕和喜欢。

以前织田作之助害怕说的太近,会冒犯到自己的朋友,比如赤松流,比如眼前的太宰治。

但他从马蒂勒那边学到了一件事:有些话,哪怕会被打,也是要说出来的。

语言是有力量的。

之前和赤松流聊时效果好像不错,所以织田作之助看到似乎沉浸在黑暗中的太宰治,忍不住说的更深入了一些。

“如果让你觉得被冒犯了,我为我的话道歉,但是……”

织田作之助注视着太宰治,神色温和,带着一些鼓励和期待,他说:“可以的话,去北美那边出差吧,那边挺好的。”

太宰治沉默良久,才露出淡淡的笑容:“不,织田作,你不需要道歉。”

他如此说:“有机会的话,我会去的。”

太宰治垂眸看着手里的酒杯,金色液体微微荡漾着,巨大的冰球在里面沉浮着,像是他此刻的情绪,有着细微的震动,也有一些酸涩。

这一瞬间,太宰治突然释然了。

有些事情并不需要问,也许赤松流有自己的苦衷。

哪怕赤松流用真实编织谎言,用谎言编织美好的花朵,尽管花朵是虚假的,但在花开一瞬间的心动和温暖却是真实的。

暂时这样吧。

太宰治举起酒杯,和织田作之助碰了一下。

另一边,赤松流没去搭理喝酒二人组,他正兢兢业业工作呢。

他大概率猜到了太宰治知道了他隐藏了一些东西,不过赤松流觉得这不算什么。

他对哈桑说:“我没骗过他,我说的都是真的。”

哈桑呵呵笑,对此不做评价。

赤松流继续说:“再说了,让他查出来,对我有什么坏处吗?没有啊!”

赤松流觉得自己的过去虽然黑了点,但太宰治应该不会对森鸥外说,只要森老板不找事……好吧,其实森鸥外知道了也没关系。

“在拿到异能开业许可证之前,老板不会对我的过去有兴趣的。”

赤松流很肯定地说:“森鸥外自己的黑历史都一大堆,他有什么资格来bb我?”

谁没干过糟心事啊?森鸥外当年在军队里也过手很多见不得光的东西,赤松流要是想查,肯定一查一个准。

但这有意义吗?

“人要向前看。”赤松流信誓旦旦地这么对哈桑说。

哈桑懒得搭理这个御主,哈桑大队们忙着呢,忙着去找GSS的总部,忙着去找赤松流过去的老朋友。

哈桑心说你要真觉得人向前看,过去的事不重要,那你让我们找什么老朋友啊!?

口是心非的傻叉。

赤松流打电话让太宰治的情报支援小组将资料送过来,确定太宰治不会亲自过来影响哈桑大队的工作效率后,就彻底将GSS的事交给了哈桑。

赤松流开始专心做计划。

他需要将【天降钱财】这件事做实做细,毕竟他要套的人还包括了异能特务科,万一出点纰漏被对方发现问题,那就得不偿失了。

森鸥外派了两个会社的洗钱人才,他们配合赤松流的命令一起做了几个似是而非的现金流和资金链。

同时森鸥外给赤松流批了一千万美金作为行动本金,从森老板的角度来讲,他已经很大方了。

不过异能开业许可证值得这一千万,所以森老板出的很利落。

赤松流要根据情报选择几个小势力,要确定了消息酝酿并发散的地区,还必须保证没人能查到情报的最初源头,还要巧妙的将这笔资金分拆,最后换个汇率和单位,摇身一变,一千万美元就可以变成几十个亿什么的……

所以赤松流是真的忙工作,他是标准社畜,和喝酒逃绩效的太宰治是两个风格。

上一章:第045章 下一章:第047章
热门: 近身特工 兽心沸腾 情乱梨花村 我的小道观又上热搜了 欲望森林 怼妮日常 屑老板太喜欢我了怎么办 红男绿女 每个世界都在苏(快穿) 今天太子被废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