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

上一章:第044章 下一章:第04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若是普通人想到多年未见的老友上门拜访, 那一定很高兴吧。

奈何赤松流的老友五花八门,内涵太丰富,赤松流第一个想的是自己的情报怎么泄露出去的, 对方为什么会找到横滨。

“我去年不在横滨,他没可能知道我在这边的。”赤松流飞速分析说, “情报是在一年前泄露出去的。”

如果是精准狙击的话, 敌人应该去北美,而不是跑到横滨搅浑水。

“既然泄露这么久才找过来……那就不是专业人士或者情报贩子搜集的情报, 我的信息应该是被人当做无关消息顺带出去的。”

“我换了名字, 还做了新的身份资料, 当年分开时我才七岁半,他绝不可能从文字资料里找到我,是影像资料?还是图片资料?”

赤松流心想, 难道是横滨市政府航拍横滨城区制作风景片,将他当背影摄录进去了?

这可真是太糟糕了。

哈桑问:【你打算怎么做?】

赤松流没回答,他沉吟片刻才说:“找到GSS的据点了吗?”

哈桑大队们早早散入横滨内部, 巡查安全屋,检查各处产业、保证术式安全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重新接续空了快一年的情报运作。

GSS重新扩大势力, 不仅需要收拢人手,更需要足够的武器支援。

而且人又不是木头, 那么多彪形大汉凑一起行动,吃喝拉撒都需要有保障, 赤松流才不会相信GSS会自带大厨, 他们要么直接定饭店套餐,要么点外卖,除此之外还有别的可能吗?

哈桑沉默了, 他正在接收其他哈桑传回的信息,过了一会才给出回答:【有大致线索了,利用港黑这边的情报进行交叉锁定,应该马上能确定据点范围。】

赤松流叹了口气,他认命地拿起内部电话,恨恨地说:“太宰治这个小混蛋肯定正等着我呢,不知道他拿到了我什么把柄。”

与此同时,太宰治坐在自己办公室里,他在等赤松流的电话。

他面前放着一张照片,正是他从GSS据点现场拿回来的那张,照片正面是两个女孩子的自拍合影,背景是蹦蹦跳跳的赤松流。

照片背面写着格拉斯尼瑟斯纳。

这是音译,俄语的意思是红色的松树。

暗指谁自然不言而喻。

显然这位来自死屋之鼠的魔人先生是来找赤松流的。

自从拿到这张照片后,太宰治就处于一种极度兴奋和高速烧脑的状态。

他仔细回忆那天港黑和GSS的战斗细节,当时只剩下几个GSS的成员守卫着那个据点,现场很凌乱,好像整个据点是临时转移的,对方是接到消息后急匆匆跑路。

如此一来,拿到照片的人会误以为照片是太过匆忙而落下的。

但太宰治不这么认为。

他和这位魔人先生来回过招了两次,不认为魔人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换而言之,这是魔人先生特意留下来的。

刚开始,太宰治以为这是魔人先生的挑拨离间,让港黑怀疑赤松流。

可是紧接着太宰治自己否定了这种可能,因为赤松流有近一年的时间没在横滨了,他一直在北美开分部呢。

赤松流不在横滨这件事,知道并关心的人只有港黑高层寥寥几个人。

所以魔人先生的目的不是挑破港黑内部高层分裂,他其实是想祸水东引,让港黑将搜查的注意力放在这张照片上。

一个武装组织,在打击敌对组织时,从现场找到了相关照片,那必然会去查一查的。

这才是魔人先生的目的。

太宰治觉得这件事太有意思了。

他立刻联系了自己认识的几个情报贩子,以私人名义购买关于格拉斯尼瑟斯纳的情报。

太宰治一无所获。

远东地区的黑暗势力里,并没有关于格拉斯尼瑟斯纳的任何情报。

太宰治并不气馁,他又让人私下调查赤松流。

横滨作为关东地区的港口城市,和国际上几个船舶走私组织有不小的联系,太宰治也认识几个相关的联络负责人。

他考虑到横滨地界是赤松流的地盘,为了不打草惊蛇,太宰治找了国际方面的情报贩子。

赤松流在北美地区还是有点名气的,因为去年他一直在纽约和组合打商业贸易战,让其他纽约黑帮看够了笑话。

国际方面的情报贩子给太宰治送来了资料。

价格不低,内容很少,太宰治一目十行地看完,然后他打开了附录的照片。

看到照片的一瞬间,太宰治悚然一惊。

照片上的人穿着黑色西装,带着黑色帽子,他微微侧脸,似乎在和身边的人说话。

但那不是赤松流,而是赤松流的副手西川。

西川侧脸说话的那个人,才是赤松流。

可是从照片角度来看,西川的侧脸比较清晰,旁边低头的赤松流是模糊的,他就像是背景一样。

除了港黑内部中高层人员,其他任何买到这份情报的组织,看到照片后一定会下意识地将西川当做赤松流。

太宰治看着电脑屏幕,呆滞了很久。

最后他删掉了这份资料。

是在被拍照的瞬间,下意识地避开正面吗?

是有意识地伪装成身边的人,以混淆视听吗?

还是说,赤松流有能力将假情报扩散其他情报贩子手上呢?

如果是前者,赤松流是在躲避什么?他死活不乐意当干部,也许不仅仅是避讳森鸥外,更大的可能是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在港黑!

如果是后者,赤松流有能力在国际层面的资料上造假,换而言之,一切书面的关于赤松流的资料,全都是假的!

——甚至包括去年从兰堂住宅里拿到的那份人工异能研究的实验资料!!

是了,这就说的通了。

如果赤松流的过去并不是什么试验品,他只是从俄罗斯逃亡到极东之地,在镭钵街捡到兰堂呢?

赤松流那偏西式的口味和习惯,可能根本不是为了迎合法国人兰堂,而是……而是他本身就是欧洲长大的人呢?

他来自欧洲,所以对兰堂颇为了解,在发现兰堂的任务后,顺势给自己做了全套新资料?

太宰治想到赤松流说做资料时的轻松样子,啊,当初觉得一岁就被加入港黑的赤松流好惨的自己才是惨啊!

太宰治露出佩服的表情,甚至笑的很开心。

被人骗是一种非常新奇的体验。

太宰治在确定以前赤松流对他说的话掺和了很多水分后,第一时间不是愤怒和恼火,而是类似于‘他居然骗到我了!’以及‘我当时居然真的信了!’这种奇妙的感觉。

随即太宰治才开始思考,赤松流为什么要对自己撒谎。

任何人做任何事都有目的,当时赤松流用试验品的借口掩盖自己的过去,为什么?

他需要这么做吗?他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

太宰治想来想去,只能确认赤松流这么说后,中原中也会先天对赤松流有一份愧疚和在意,其他的……没了吧?

还是说,他是故意骗自己好感度的?

想到这里太宰治心中产生一股荒谬感,这有必要吗?

太宰治摇摇头,他觉得自己最近打游戏打太多了,可能脑子有坑才会这么认为的。

这一刻,赤松流的秘密引起了太宰治心中巨大的兴趣。

太宰治心底久违地升起了一股兴奋的感觉,那是对于他这类人来说罕见的刺激和未知。

今天赤松流和织田作之助回港黑,太宰治第一时间开车过去接这俩人。

在看到赤松流更换了黑色西装的瞬间,太宰治就忍不住想笑。

他略微试探了一下,赤松流应对的很完美。

太宰治又试图窃听,然而失败了==

既然窃听器暴露,那赤松流肯定心生疑惑,继而会探查最近一段时间的情报。

太宰治长出一口气,他拿起内线电话,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回去了。

他在办公室里等了一个多小时,接到了部下的电话。

对方请示太宰治,说主管情报那边的组长们打电话过来要关于最近针对GSS行动的报告文书和行动时所获的情报。

太宰治的嘴角上扬,来了。

他笑眯眯地回答:“按照规矩,都给他们吧。”

部下:“是。”

放下电话,太宰治笑的很开心。

赤松流会怎么做呢?他会来试探自己吗?

太宰治心里转悠着乱七八糟的想法,又等了大约半小时,确定这点时间足够赤松流看完关于GSS的情报后,他给赤松流打内线电话。

“赤松先生?”太宰治语气轻快地说:“出来喝一杯吧?叫上织田作,老地方见?”

来啊,给你个试探的机会~

赤松流笑着回答:“暂时不了,森先生给我布置了任务,我忙着呢,没空。”

年轻人,社畜的苦你不懂。

电话两边,两个人同时微笑着,空气似乎凝固了几秒钟。

然后太宰治笑着说:“这么忙吗?森先生太过分了吧?都没给你休息时间吗?”

——你是在避开我吗?

“我在飞机上睡过啦。”赤松流温和地说:“你和织田聊吧。”

——你去找织田作之助吧。

挂了电话,赤松流看着电话,他喃喃地对哈桑说:“他居然不问我?这是要自己查下去的意思吗?”

喝酒还叫织田作之助,这显然不是摊牌的意思啊!

另一边,太宰治也狐疑地看着电话:“他居然不问我!试探都没兴趣吗?难道我又猜错了?还是说魔人先生不算什么?他躲避的不是死屋之鼠?”

而且森先生布置了任务?目前除了打GSS外,还有什么值得赤松流认真谋划的任务?

上一章:第044章 下一章:第046章
热门: [三国同人]焚香祭酒 笼子里的他/生来被爱的他 替演 歌王 理想型 我就想离个婚[重生] 孽乱青石沟 功德簿·星海 苞米地的春情 刑侦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