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章

上一章:第037章 下一章:第03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不怪赤松流开脑洞, 主要是九代目的话太有歧义。

Xanxus不是他儿子,所以不能当十代目,那不就是说九代目被人戴绿帽了吗?

下一秒, 斯夸罗惊叫起来:“什么?可是当年您收养boss时,可没说过这话啊!”

赤松流:哦, Xansux是收养的啊, 真是看不出来。

“我那个时候无法反驳。”

九代目的神情很疲惫:“Xansux有着那样的火焰,又已经被带到我面前, 如果我否认, 先不说Xansux会怎么想, 那些觊觎彭格列力量的人……Xansux会被怎样对待,斯夸罗,我想你应该明白吧?”

对上那个孩子看着自己带有期待和不安的眼神, 九代目无法说出你不是我的孩子的话。

这一切都因他当年的软弱所致。

但是九代目不后悔,他不后悔收养Xansux,他是真的以这个孩子为荣。

听到九代目的回答, 斯夸罗整个人都怔怔的。

赤松流先是听的有滋有味,然后他浑身一个激灵, 脑海中只剩下一个想法:我命药丸!

九代目将这种事告诉他,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有把握赤松流不会说出去。

还有什么比死人更保守秘密吗?

赤松流心里已经在哀叹了,好在来的是哈桑, 不是他的本体。

但他的异能力秘密估计又要暴露一些了。

赤松流开始盘保留多少,怎么保留, 面上倒还稳得住, 只是露出了些微震惊的神情。

他甚至还能一心两用,装模作样地叹气说:“……原来是这样,我推测Xanxus的身体出问题, 原来是这种问题。”

幸好没说是九代目的问题……

斯夸罗喃喃地说:“boss知道了这件事?”

九代目叹息说:“有检测报告为证,否则Xansux怎么会向我发动叛乱?”

斯夸罗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他的脸上闪过悲伤和愤怒,最后全部化为平静,然后他下意识地看向赤松流,眼神中露出了些微杀气。

赤松流知道了这个秘密却不是彭格列的人,这对彭格列来说是个严重的威胁。

九代目将斯夸罗的神情变化看在眼里,他欣慰地对里包恩说:“你带着斯夸罗离开吧,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斯夸罗,请你保密,可以吗?”

斯夸罗和里包恩同时惊讶地看着九代目。

斯夸罗干巴巴地说:“我绝对会为boss保密的,但是……”

若是说出Xanxus不是九代目的儿子,那Xanxus得到的就不是冰封的待遇,而是被直接处决了。

但是赤松流也知道了啊!难道就这么放过他?还是说九代目要将人招揽到彭格列?

里包恩的目光也落在赤松流身上,不确定地说:“您确定?”

“我确定。”九代目语气温和地说:“斯夸罗,我知道你想什么,没必要。”

既然被九代目这么命令了,里包恩就拎着还想说什么的斯夸罗离开了。

只是临走时,这位世界第一杀手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赤松流,仿佛要将他记在心里一样。

一时之间,会客室只剩下了九代目和赤松流。

赤松流维持着笑容看着九代目,心里有点犯嘀咕。

九代目放松身体,他坐在椅子上,同样微笑着说:“拉克,我面前的你,不是真正的你吧?是类似幻术师构建的虚拟身体,真正的你恐怕躲在别的地方。”

赤松流忍不住在心里哇哦了一声。

牛逼,不愧是九代目,彭格列祖传直感太特么作弊了!!

赤松流微微欠身行礼,他继续笑着,一言不发。

只是此刻的笑容无端多了一些莫测和神秘。

九代目轻叹:“我不会告诉森首领关于你的事,也请你不要说出Xanxus的事,可以吗?”

赤松流的神色稍微认真了些,他微微颔首道:“遵从您的意愿。”

九代目指了指面前的椅子:“坐吧,反正是一个虚拟的身体,随时都可以消失,就当陪我这个无聊的老头子说说话吧。”

赤松流走到椅子前坐下,他好奇地问:“您是怎么发现的?直感?”

九代目笑着点头:“对,直感,彭格列有幻术师,你现在给我的感觉太轻柔了,我直觉觉得是假的。”

赤松流略一沉吟,他闭了闭眼,将身体控制权交给哈桑本人,他的意识后退了一些。

哈桑开口,模拟赤松流的语气说:“那这样呢?”

九代目一愣,他惊疑不定地仔细打量着赤松流:“你这是……”

赤松流重新掌握主控权,他问九代目:“我刚才那种状态,您有什么感觉吗?”

九代目斟酌着字句,他说:“在刚才一瞬间,你好像消失了,就如空气一样。”

赤松流:“那现在呢?”

“那种感觉还有,或者说一直存在于你身上,只不过你本人比较鲜活,那种感觉极淡。”九代目说完后关切地看着赤松流:“怎么?你身上有什么东西吗?很麻烦吗?”

赤松流心中一暖,他笑了笑:“不算麻烦,问题不大,只是解决了我一个疑问。”

赤松流之前一直觉得奇怪,为什么每次太宰治在他身边时,哈桑们总是觉得难受?为什么太宰治能那么肯定地说他有异能力?

原来是哈桑的固有技能气息遮断一直在持续发生作用,这算是个被动能力,会自动消除赤松流的存在感。

怪不得太宰治喜欢观察自己,还喜欢来和自己聊天。

赤松流心里有点郁闷,虽然他和哈桑之间的差别很小,但对太宰治来说,肯定还是能发现端倪的。

凑到一起说话的气息感觉,和离开一些的气息感觉,再到暗中观察时的气息感觉……太宰治像是一只躲藏在暗处的猫,估计早就察觉到细微差别了。

好在自己说异能力副作用是精神分裂,气息有变化好像也说得过去。

九代目看眼前的青年眉眼舒展开,似乎想明白了什么,不由得莞尔一笑。

“你心里有数就行了,不过我也有点好奇。”他问赤松流:“你为什么会过来帮斯夸罗?我相信你心中记挂着Xanxus,但绝不仅仅因为他吧?”

按照九代目对拉克·阿克曼这个人的情报总结,他不相信赤松流来意大利只是为了Xanxus,肯定还有别的事。

作为欧洲黑暗世界的无冕之王,九代目需要确保赤松流别玩火。

“是一个比较特别的异能间谍者任务。”赤松流坦然道:“您也知道,当年各国大战末期,我们那边沦为各国驻军场所,满街都是间谍,我发现港黑内部有间谍隐藏,就过来看看。”

“……你私下里过来探查,是想隐藏这个间谍吗?”

九代目的表情很微妙,“你们港黑刚换首领,难不成你想再换一个?!”

赤松流哭笑不得:“您想哪里去了?森先生当boss很合格,我没想过再换,我也没能力再换啊!”

略一沉吟,赤松流还是说了:“那个间谍是去探查人工异能的。”

“异能研究和实验?”九代目立刻露出理解的神色,赤松流就曾是试验品,怪不得他会私下探查这件事。

九代目叹了口气:“这种事哪里都没可能彻底禁止啊。”

“是啊,为了力量,人类会变成魔鬼。”赤松流同样语气沉重地说。

然后赤松流语气上扬:“恰好斯夸罗联系我说他总算自由了,我这不就被他忽悠过来了吗?”他有些讪讪地说:“若非您仁慈,我早就被打死了。”

九代目闻言露出了温和的笑容,他的语气有些感慨:“我只是觉得,就算有别的原因,但你还是会因为Xanxus的事情千里迢迢的赶过来……这对Xanxus是一种肯定,这说明哪怕没有彭格列,Xanxus依旧有着独特而优秀的品质。”

赤松流对于这一点是赞同的。

“您说的对,若他不在彭格列,在其他任何一个组织里,都一定会被当做首领。”

那是澎湃的、热烈的、愤怒的、刺目而张扬的火焰,属于暴徒的狂欢火焰。

至少赤松流认为,那些纯粹的黑暗人士一定会被这样的火焰吸引,诚如他对太宰治说过的话,拥有特质的人会互相吸引。

九代目闻言脸上流露出了骄傲的神色:“是啊,Xanxus很优秀的。”

然后他的目光落在赤松流脸上:“你也一样。”

赤松流笑了笑,他看了看夜色,站起身道:“夜已经深了,为了身体考虑,就不打扰您休息了。”

顿了顿,他说:“再次真诚感谢您的仁慈,我会铭记于心,他日若有所需,只要不妨碍到我自身,我会尽力帮忙的。”

九代目让里包恩和斯夸罗离开,也变相地帮赤松流保密了异能力,赤松流承这份情。

九代目露出笑容,他摆摆手:“去吧,年轻人的未来远大,不要局限一时得失,要学会放开。”

赤松流沉默了一会才慢慢点头:“您说的对。”随即他话音一转:“但是道理都懂,没几个人能立刻看透,我是如此,Xanxus如此,您不也是如此。”

随即他深深鞠躬,面容变得模糊起来,然后变成了带着面具的哈桑,最后化为黑色粒子消失。

九代目听后重重叹气,是啊,他们都是看不透的人。

另一边,赤松流本人已经坐上了夜班飞机。

是的,在被彭格列请到庄园时,他本体立刻跑到距离最近的机场,买了最新一班的机票,直接飞美国。

候机值机的时间加加减减,正好够与九代目聊天,等飞机要飞出御主和从者之间联络的最大控制范围了,赤松流才解除远距离术式。

飞机上,他揉了揉太阳穴,心想下次再不来欧洲了,来一次倒霉一次。

倒是哈桑安慰赤松流:【没事,你有机会报复回来的。】顿了顿,他补充说:【对了,我帮你将帽子拿回来了,不过只能走邮寄了。】

哈桑可没能力带着帽子一起回到飞机上。

“没关系,大不了我在曼哈顿重新定制一个。”

赤松流笑眯眯地说:“哦,对,你不提我都忘记了,斯佩多还盯着彭格列呢。我和他有契约,两不相干,仁慈的九代目,这我就没办法提前通风报信了。”

赤松流总结了一趟这次行程,好像不算太亏。

他拿到了魏尔伦的资料,还知道了Xanxus的秘密,虽然被九代目发现了真正的异能力,但九代目应该不会轻易说出去。

——这是个可以利用的好把柄,当然要在最关键时刻使用。

确定自己没浪翻船后,赤松流松了口气,他拿起飞机上的杂志,心情愉快地看了起来。

上一章:第037章 下一章:第039章
热门: 我独自美丽 完美大明星 干物妹也要当漫画家 我就想离个婚[重生] [综]我的土豪朋友们 娇艳人生 官票 惹火乡村 温柔童话 海怪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