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章

上一章:第036章 下一章:第03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赤松流下了飞机, 低调地出了机场。

马蒂勒的私人飞机会立刻返航,这是单程票,他们不包返回。

当然赤松流也不需要。

刚踏出出口, 热情好客的意大利黑车司机轮番上阵问赤松流要不要坐车。

赤松流微微一笑,开口就是流利地还带点本地口音的意大利语:“不需要, 我认路。”

这些黑车司机一听就放弃拉客了, 都是本地人,大家知根知底, 没法骗。

赤松流出了机场, 到附近的公交站坐了公交, 车上,他又遭到了小偷的热情照顾,赤松流同样热情地照顾了对方的手腕。

等到了他以前租的住处, 赤松流身上的西装都被挤出了褶子。

“真是纯朴好客的地方啊。”赤松流感慨说。

他拿出一把钥匙,开门进了这栋二层小别墅。

这是属于拉克·阿克曼名下的隐蔽安全屋,赤松流在欧洲有不少这样的产业, 没办法,以前黑历史太多, 他必须多留一点退路, 否则容易凉。

尽管一两年没来了,房间内外并未有什么问题, 只是里面落了一层灰而已。

每次赤松流飞欧洲出差,哈桑们都会出来巡查一遍安全屋, 就怕要用的时候没水没电没信号没物资, 那就惨了。

赤松流暂时安顿好了后,给广津柳浪发了个消息,表示一切正常。

接到了赤松流的定期平安信后, 分部的广津柳浪松了口气,心情平静了许多。

——看样子就只是一次普通的交流吧。

赤松流本人躲在安全的公寓里,哈桑们出门撒花,其中一个伪装成了赤松流的样子,按照之前的方法联系了斯夸罗。

当天晚上,某个酒吧内,斯夸罗姗姗来迟。

依旧是在吧台,依旧是赤松流和斯夸罗两个人,暗中有幻术师帮忙隐藏,两人交换了情报。

“以前的医务人员?”斯夸罗听了赤松流的调查——实际上是推理出来的信息——缓缓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以前的医疗组组长的确是负责boss的身体检查,原来是boss的身体出问题了吗?可恶!我居然没发现!!”

赤松流:“所以你能搞来Xanxus少爷的血或者头发吗?”

斯夸罗想了想说:“虽然boss被冰封了,但如果要找,我还是能找到一些boss的血的。”

赤松流很惊讶:“真的?我以为都被销毁了。”

他指的是医疗方面留存的记录和血样。

“不是,我和boss以前经常打架练手。”斯夸罗回忆说:“旧衣服上应该有boss的血块。”

“你的衣服……难道不是交给仆从清洗吗?”赤松流诧异地说:“你会自己洗衣服?”

“胡扯什么呢?当然是丢给后勤处理,我是说小时候啦。”斯夸罗语气烦躁地说:“我家一直都是彭格列的成员,我小时候碰到boss,被他折服,后来加入巴利安,日常用品的确走后勤那边,但是……”

赤松流了然:“原来如此,你最初还未加入巴利安时的东西还在家里。”

“对,我抽空回家找找。”有了调查方向,斯夸罗眉宇间的阴郁消散了很多:“对了,关于魏尔伦,我有情报了。”

赤松流眼睛一亮:“怎么说?”

斯夸罗不屑地说:“那家伙的私生活混乱,出任务时还因为私生活问题搞了搭档,被抓回来后关了这么多年,他又找前妻走关系,最近才被放出来。”

“搞了搭档?”赤松流在心里记了一笔。

斯夸罗摇摇头:“嗯,好像是个罕见的空间能力者,实力很强,只可惜折在了那次任务了,巴黎方面极为震怒,但既然叫兰波的家伙已经死了,剩下的魏尔伦怎么说也是个强者,这不,关了几年又开始出任务了。”

赤松流微微眯眼,他低声问:“魏尔伦的能力是什么?”

“不知道,好像是强大的幻梦能力。”斯夸罗的神色严肃了一些:“类似幻术师,具体情况不清楚。”

赤松流缓缓点头:“我明白了。”

斯夸罗瞟了赤松流一眼,他说:“你要杀魏尔伦?加入巴利安,我将他的脑袋送你当球踢。”

赤松流嗤笑:“没必要,干掉他有什么难的?”

斯夸罗心中一凛,他仔细打量赤松流,没看出赤松流身上有强者的气息,有点泄气地说:“大骗子。”

这倒不是说赤松流骗他,而是说赤松流八成会骗别人当刀。

赤松流语气温柔地说:“我又没骗你。”

斯夸罗:“…………”

赤松流说:“那我等你的消息。”

斯夸罗点点头:“两天后碰面。”

他嘴上这么说,心里想的却是如果找到Xanxus的血,他肯定要先自己查一查的。

毕竟身边这家伙是有名的骗子,万一将情报泄露出去呢?

赤松流等了两天,两天后在那间酒吧里,他没等到斯夸罗。

一瞬间,危险的警报弦拉响,赤松流转身就想走。

然后他看到一个带着黑色帽子的小婴儿出现在旁边的椅子上。

“ciao~”彭格列的最强杀手里包恩露出可爱的笑容:“九代目有请。”

赤松流:“…………”

垃圾斯夸罗!!还能不能行了你个蠢货!!

赤松流立刻举手投降:“好的,没问题,我跟你走。”

里包恩嘴角抽了抽,第一次见到连挣扎和犹豫都没有的俘虏。

赤松流被人捆成粽子带回了彭格列庄园。

他只能庆幸自己来的不是本体,是伪装成自己脸皮的哈桑爸爸,万一彭格列真的杀人灭口,哈桑完全可以英灵化跑路。

赤松流被丢进了九代目的会客室,他在会客室里见到了同样被捆成粽子的斯夸罗。

一见面赤松流就疯狂咒骂斯夸罗,骂他水平烂,骂他没能力,骂他连累人,骂他没脑子擅自行动云云。

斯夸罗像是霜打的茄子,半晌都没吭声。

里包恩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他打断了赤松流的话:“你怎么知道斯夸罗自己行动了?”

赤松流理所当然地说:“因为我这边绝对没出纰漏!要不是他想自己查,怎么可能会被你们发现?!”

“闭嘴!鬼知道你会不会将boss的信息卖出去!”斯夸罗被骂的满脸血,没忍住,反驳了,“我自己看报告更安全!”

“现在我们都安全了!”

赤松流一看斯夸罗还有理了,立刻开始了新一轮的咒骂。

就在此时,咔嚓一声,九代目推门进来了。

老人看上去比上次似乎精神了点,他进门时甚至是笑着的。

赤松流立刻精神一振,他从地上咕噜起来,还很自然地弯了弯腰当行礼:“好久不见您了,您看上去气色好了很多。”

看到赤松流如此狗腿的样子,斯夸罗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九代目失笑,他示意里包恩解开绳子,里包恩拿出消音枪对赤松流的手腕绳索来了一下。

让里包恩惊讶的是,赤松流的神色没有任何变化,一派从容,好像完全不担心自己会被里包恩杀了。

这小子,好胆量。

里包恩脑海中刚浮现这个想法,立刻又释然了。

若是拉克·阿克曼没有这点胆量,那些骗过他的人早就将他抽筋扒皮了吧?

赤松流揉了揉手腕,他又一次微微鞠躬,语气诚恳极了:“向您致歉。”

九代目的神色严肃了起来:“你是代表你背后的组织过来,还是你自己?”

赤松流连忙说:“当然是我自己!”他慌得不行:“您可别给我们老板说啊!说了我就完蛋了!”

九代目哂笑:“也就是说,我若打了这个电话,你就可以永远留在彭格列了。”

赤松流内心崩溃,原来这老爷子还想挖墙脚呢!

赤松流苦笑道:“还请您高抬贵手,饶了我吧,我可不想被Xanxus少爷一枪打死。”

九代目好奇地说:“为什么这么说?Xanxus那孩子虽然活泼了点,但不是不讲理的人。”

听到这句话,赤松流忍不住想翻白眼,这滤镜太厚了吧?

倒是斯夸罗一脸您说的对的样子,而里包恩用枪压了压帽子挡住了脸。

赤松流沉默了一下,他说:“彭格列总是需要继承人的,Xanxus背负反叛之名,他已经不能担当彭格列十代目了。”

这句话说出口的瞬间,赤松流福至心灵地想到了一个可能:“等等!”

“Xanxus是故意的!他在用这种方式断绝自己登上十代目之位的可能性!”

如果成功了,Xanxus将成为首领;如果失败了,Xanxus彻底放弃。

“……您选择了新的彭格列十代目?”

赤松流的神色严肃起来,“如果您将我拉入彭格列,我要如何和新的继承人相处?他年我怎么面对Xanxus?而您真的放心我留下?”

“……我没有选择。”

九代目看到赤松流瞬息间想明白了某些事,他重重地叹了口气。

诚如赤松流所想,这位老人并不生气斯夸罗的行为和赤松流的窥伺。

因为这意味着养子Xanxus是有可以信赖的人,有愿意为Xanxus付出的人,身为一个关爱儿子的老父亲,看到儿子身边有这么可靠的伙伴,九代目当然很高兴!

而且这件事被他提前发现了,彭格列内部没人知道斯夸罗干了什么,九代目可以私下处理,只要让里包恩别说出去就能抹平此事。

至于赤松流……

他愿意为Xanxus想办法到欧洲出差,这样的人即便不加入彭格列而留在港黑,反倒能暗中保证彭格列在远东地区的利益。

彭格列一向对自己人很宽厚,既然斯夸罗和赤松流展现出了值得托付的品质,九代目也没想再隐瞒什么。

“如果Xanxus真的是我的儿子,那该多好啊。”

“……我一直这么想,但很可惜,他不是,彭格列指环会拒绝他。”

“他听到了我和伙伴的谈话,自己查出了这件事。”

“他没法当十代目。”

赤松流目瞪口呆!夭寿咯!九代目被绿了!?

是谁这么牛啤?

上一章:第036章 下一章:第038章
热门: 镇魂 快穿之男主他不好攻 五个男主非要当我好兄弟 乡野春床 问题儿童来自箱庭[综英美] 近身特工 橙红年代 他超凶超可爱[快穿] 人生规则 偷艳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