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章

上一章:第034章 下一章:第03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我想你也知道了, 我是欧洲异能局的谍报员,因为接到命令所以来横滨抢夺异能体。”

“不过保尔,就是我的搭档背叛了我, 我们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我试图控制荒霸吐为我所用, 结果荒霸吐失控了, 我和保尔,还有那些来追击的人, 再加上那个异能研究所……全都被荒霸吐的火焰吞噬了。”

“再之后你找到了我, 我一直在港黑工作, 前段时间我和GSS战斗时,有几次羊组织牵扯其中,我见到了中原中也, 总觉得有些熟悉。”

“他长得有点像保尔。”

“慢慢的,我记忆就像是斑驳的碎片,一点一点浮现, 我想起了我是谁,想起了我来远东的目的。”

“我没想过要回去, 对我来说, 人生就像是一个不断漂流的小舟,因为停靠的目的地不同, 会给我带来未知而刺激的新鲜感。”

“但是我当时没想起保尔怎么样了,他是我的搭档, 我想知道他怎么样了。”

“最快的方法就是找到荒霸吐, 读取他的记忆,结果……”

“我没想将你牵扯进来,如果事情成功, 我得到荒霸吐后,有足够的力量威慑港黑,你不会有事;如果事情失败,你遭到我的袭击而住院,这件事就和你没关系,我是这么想的。”

“只是没想到与中原中也的战斗中,我受到冲击,想起了保尔的事,我……”

说到这里,兰堂闭了闭眼,他停下脚步,哪怕太阳升起来,日光照射在身上,也无法驱散他心中的冷意。

兰堂为了过去的搭档撕裂了现在的羁绊和生活,得到的事实却是过去的搭档背叛了他。

在明晰这一点的瞬间,兰堂就没有了活下去的动力。

但是赤松流的存在,改变了兰堂的想法。

也许他前半生的确信错了人,可是柳暗花明,他又得到了另一份信任。

“所以你是怎么回事?”

兰堂说完了自己的过去,看向赤松流。

“菲勒说你叫柯瑞派因,虽然这的确是你姓氏的英译,但他言谈间对你很熟悉,还说你和他们是一类人?”

赤松流耸肩:“我和中原中也一样,也是异能试验品。”

兰堂的眼睛微微睁大:“什么?”

“不过我不是横滨异能研究所的试验品,是意大利那边的,哦,记得帮我圆谎啊,我骗森先生说,我和荒霸吐是一起的。”

赤松流语气轻快地说:“我从实验室逃出来,先去了英国,确定了一些事情后,又穿越欧洲大陆,从东欧进入西伯利亚,来到海参崴,最后踏入横滨。”

兰堂忍不住嘶了一声:“你那时候多大?”

“五六岁吧?”赤松流随口说:“到横滨时八岁,那几年的生活真的是太乱了,所以我才说和您遇见后,我头一次明白岁月静好这个词的含义。”

同样是六岁离家出走的兰堂深刻明白小孩子在外面闯荡的艰辛,他忍不住抬手拍了拍赤松流的肩膀:“都过去了。”

“马蒂勒起源于意大利,核心干部会时不时地请假去欧洲,我就是在那时候和他们搭上联系的,我那时候小嘛,他们人很好的,看到我一个小孩子流浪也不容易,帮了我不少。”

赤松流含糊其辞,没有细说,反正大差不差。

“至于菲勒说我们是一类人……唔,所谓不死者其实是喝了某种炼金物品的效果,这个您应该知道了吧?”

兰堂点点头:“菲勒大致和我提了几句。”

“我本身是试验品,被赋予了一些奇奇怪怪的知识,和他们掌握的炼金术算是同源的力量,我们在合作搞研究,所以菲勒才这么说。”

赤松流看向兰堂:“我在这边的研究还需要兄长您来盯梢,您将作为我和马蒂勒的沟通桥梁,可以吗?”

兰堂自然不会反对,他只关心一件事。

“安全吗?”

赤松流笑了笑:“安全,只是一些材料上的研究,不涉及人体。”

兰堂这才放心,他说:“那你有异能力吗?”

赤松流眨眨眼,笑嘻嘻地说:“您猜?”

“有的。”兰堂说:“小时候你会自言自语,我有时候还以为你是精神分裂症。”

赤松流了然,当年他捡回兰堂后,因他小孩子的体能和耐力太烂,不得不私下请哈桑帮忙,估计兰堂发现了端倪。

不过那时候兰堂没有记忆,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就没当回事。

赤松流抬手压了压帽子,下一秒,他就变成了菲勒的脸。

“看我像不像?”说出的声音竟也和菲勒一样,甚至身高穿着都跟着变了!

兰堂惊讶地看着眼前完美无瑕的‘菲勒’,忍不住叹息道:“这能力太强悍了。”

“是啊,所以我对森先生说,我只能变脸,不能变声音和身高衣服。”赤松流变回来后对兰堂说:“兄长可别露馅。”

兰堂:“你做的没错,的确要谨慎一些,能力和底牌保留的越多越好。”

“那兄长的异能力呢?不仅仅是扔亚空间小方块吧?”

赤松流虽然之前听哈桑实时转播过兰堂火力全开的样子,但他并未看到。

当时他不敢将视觉同步到哈桑身上,毕竟强者对于视线是极为敏感的,哈桑可以实时观察而不被发现,不代表赤松流也行。

兰堂笑了笑:“要我展示给你看吗?”

“可以吗?”赤松流惊喜地说。

于是兰堂现场告诉了赤松流,他的彩画集可以强悍到什么地步。

在听说兰堂可以轻易捕捉空间的裂缝,还可以不断生成新的空间,空间覆盖面积甚至广阔到一个小农场的地步时,赤松流整个人都懵逼了。

“他这么强的吗?”赤松流忍不住问哈桑,“超过我的想象啊!!”

哈桑:【他能将荒霸吐踩到地上揉扁捏圆,你觉得呢?】

“那将来圣杯降临固定锚点后,请兄长帮忙开辟空间就行了啊!”

赤松流看兰堂的眼神都有些变化,兰堂这个人就是他的希望之光啊,害的他之前还纠结最后要去算计果戈里,现在看来根本不需要啦!

哈桑:【只要他乐意,他应该能做到。】

赤松流认真地说:“从今天开始,他就是我爸爸了!”

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荣升为爸爸等级的兰堂还在说:“我可以通灵死尸作为近战,之前被我控制的人是先代首领,现在自然不能用他了,我还需要给自己找个趁手的人偶。”

赤松流问:“一定要强者的死尸吗?”

兰堂摇头:“也不是,人偶的强度取决于他本身和我自己的认知,这是双向的。”

“那我们做一个吧。”赤松流说。

兰堂:“……做一个?”

“对啊,马蒂勒有人造人技术,我们调整人造人的身体素质,您赋予人偶的实力和性格,你可以在自己的亚空间准备很多个人造人,需要哪个用哪个,这不更方便?”

赤松流先将脑洞开在了战斗上,紧接着因为职业因素,他又生出一些歪主意:“等等,也许还可以利用某些尸体,做一些有趣的事,比如谎称可以复活死人,让死去的儿子拿到继承权,再干掉父亲什么的……”

兰堂嘴角抽了抽,一瞬间,时光仿佛回到了港黑,回到了赤松流做暗杀计划、而他们黑蜥蜴执行的日子。

他抬手点了点赤松流的脑门:“别想这么多了,你不是说今天休息吗?”

“走吧,农场那边种了蔓越莓和草莓,我记得草莓已经可以吃了,农场还养了几匹马,要骑马吗?”

兄弟俩愉快地在农场度过了一天。

与此同时,广津柳浪也带着一帮人踏上了前往纽约的飞机。

广津柳浪是黑蜥蜴里的百人长,他是老资格了,实力也不错,为人稳重谨慎,比较适合去赤松流那帮忙。

当年赤松流加入港黑时九岁,广津柳浪才三十二岁。

那时赤松流的便宜兄长兰堂还是黑蜥蜴的底层人员,面对自家老哥的上司,赤松流的嘴巴可甜了,后来他去了情报组,也经常和广津柳浪合作,俩人私交甚厚。

不过因为先代首领对部下有私交这一点很忌讳,赤松流经过尾崎红叶事件后,明面上和广津柳浪淡了关系,私下里怎么样那就只有他们俩知道了。

如今广津柳浪接到首领的命令,让他去北美支援赤松流,广津柳浪虽然明白这个任务极为重要且很难,但想到背后有赤松流,他就又充满了信心。

广津柳浪去的很是时候,他到达纽约的当天,赤松流带着人去机场接人。

路上他们遭到了敌人的袭击。

纽约本地黑帮对于新冒出来的远东小组织极为不满,而且马蒂勒也是有敌人的,看赤松流不顺眼的人太多了。

怎么切断马蒂勒新开发的走私线路?简单,干掉远东过来的组织成员就行了。

之前赤松流让大家宅在家里别出门,纽约黑帮只能确定大致位置,做不到精准狙击。

这次赤松流带着人去接广津柳浪,纽约本地黑帮自然很快就锁定了赤松流等人的行踪,

这边的黑帮行动简单粗暴,他们在大白天直接派了几十个人拿着大口径的冲锋枪霰弹枪对着赤松流的车队噼里啪啦疯狂倾泻子弹。

……然而预料到这一点的织田作之助提醒了大家,于是在车队被袭击的同时,广津柳浪带来的黑蜥蜴同步朝着冒出来的敌人射击。

敌人袭击港黑,港黑有准备。

港黑袭击敌人,敌人没准备。

战斗局势瞬间逆转,最终来袭击的人全都被解决了,赤松流这边损失了五个人。

赤松流让人厚葬伙伴,他扫了一眼来袭击的人,立刻命令广津柳浪带人去某个酒吧。

“半小时,搞定他们的大本营,然后将这些尸体丢到这个地址。”

赤松流报了一个位置,这是攻击他们的小组织背后的大黑帮开设的会所。

“你们需要加快速度,要小心,这边警察速度很快,而且都配枪,我们的人太显眼了。”

赤松流说:“我会让马蒂勒帮忙安排撤退通道的。”

广津柳浪自然相信赤松流的善后能力,他打了个响指,露出笑容。

“遵命,保证完成任务。”

赤松流含笑点头,他同样相信广津柳浪的能力,老爷子经验丰富,是老手了。

广津柳浪带人走后,赤松流给罗尼打了个电话,又让部下过去当中间人,保证广津柳浪和黑蜥蜴完成任务后可以顺利从马蒂勒的渠道撤退。

将事情全都搞定后,赤松流对织田作之助说:“不用安排接风宴了,晚上马蒂勒那边会办庆功宴,我们直接过去吧。”

织田作之助:“庆功宴?这算搞定了吗?”

“不算,但是个好兆头。”

赤松流笑着说:“我们的业务要步入正轨了。”

上一章:第034章 下一章:第036章
热门: 反穿后我成了四个死对头的白月光 情色校园 审神者暗堕计划[综] 悠然乡村生活 无双 染上你的信息素 末世夫夫现代种田日常 情迷苗寨 好一个骗婚夫郎 [综英美]魔法学徒